Tagged: 咖啡文化

英国咖啡馆文化何以繁荣400年不衰?秘诀就是两个字……不过我并不准备直接告诉你

英国比法国抢先一步引入咖啡。    法国在全世界人民的憧憬和赞美中创建了“波希米亚”咖啡馆这种独特的文化,而曾以“文艺咖啡馆”之名深受大众欢迎的英国咖啡馆,却在崇尚饮酒的俱乐部影响下逐渐衰败。咖啡...

在咖啡起源之地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见闻

两名工人在给咖啡豆包装袋缝口。咖啡是埃塞俄比亚最重要的出口经济作物 一、走进咖啡古国 到达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当天,我看到了传说中咖啡仪式的情景。 那是在下榻酒店的大堂,专门辟出了一个角落...

越南人种咖啡是古巴人教的吗?古巴咖啡的品质真是世界第一吗?看看这个香港人的解释

(古巴咖啡/谷歌图片) 咖啡、烟草和甘蔗是古巴的三大农作物。革命之前的古巴,全国经济就靠这三种东西支撑起来。三者之中,烟草是古巴原有物种,咖啡和甘蔗则是哥伦布发现美洲后才引进的。 今日的古巴物资贫...

想了解英国人?除了准点打开电视看英超之外,还可以在伦敦找家咖啡馆坐下来跟他们聊聊天就好了

在伦敦街头随处可见咖啡馆,白天到傍晚任何时候都能看到不少人在这里闲坐、聊天、看报纸、喝咖啡,既有衣着光鲜的白领,也有打扮随意的居家人士,还有工闲时短暂休息的蓝领阶层。到咖啡馆喝咖啡已经成为英国人生...

除了童话,安徒生还写过长篇小说《即兴诗人》,这件事只有去过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才有人告诉你

(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图片来自谷歌) 从西班牙大台阶上下来,经过每一阶上坐在杜鹃花边上的游人们和四月明媚的阳光,再经过一个喷泉,就到Via Candotci大街。两百多年前,一个希腊人到这里来,在...

花神咖啡馆冬夜静思:莱布尼兹、笛卡儿与沙特

“先生您呢?请问要来杯咖啡还是茶?” 服务生带着疲累又不耐的语气问道。毕竟是在这样的巴黎冬夜下,而且已接近花神咖啡馆的打烊时间。这是个充满挑战的夜晚,我觉得我需要喝些烈一点的饮料来支撑精神。我的同...

被人遗弃的老格林威治村及其不甘寂寞的咖啡馆

(图片/谷歌图片) 人一进纽约城,就会忍不住想钱,这是到别的地方所没有的感觉。第五大道车水马龙,云集了全世界最好的商品。只要有钱,它们下一分钟就可以是你的。这里的大商店减价时,英国女皇也会专门开了...

日本的长崎港以及异人咖啡馆

像日本其他的地方一样,即使是咖啡馆,它也同样井井有条,整洁如仪。褐色的桌椅和褐色的护壁板,椅背上有柔软而简明的曲线,像通常欧洲咖啡馆里会有的椅子一样。在适当的地方装饰着画了荷兰帆船与风车的木头鞋和...

《我的蛋男情人》导演自述:写剧本,是一个人面对电脑与咖啡的漫长孤独旅程

想起来,我的生活中不管什么时候,几乎总是有一杯咖啡在那里。 每天早上的固定仪式,睡眼惺忪下床,走进厨房烧水,等水开的时候随兴挑一款豆子,舀出固定分量倒进玩具般的手摇磨豆机,香气从迸裂的咖啡豆漫进鼻...

马德里和希洪咖啡馆

午饭以后的一段时间,走在马德里起起伏伏的老城马路上,就看到家家店铺关门,户户人家的木头百页窗哗哗地降下来遮住大窗子,这才知道,原来中午西班牙人要有这样正式的午休,很快地,街上就只有太阳散步了。要是...

魁北克老城和丁香园咖啡馆

走在魁北克老城里,总让人想起上海,那种淡淡的殖民地历史留下来的味道,一种不那么踏实的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似的气氛。 这是一个法国人留下来的老城,被称为是整个北美最古色古香的城市。虽然现在属于加...

巴黎的“两个丑八怪”咖啡馆及萨特的照片

“两个丑八怪”坐落在圣日耳曼小广场边上,在成千上万家巴黎咖啡馆里,它上了各语种的巴黎导游书,因为它是塞纳河左岸出了名的作家咖啡馆,甚至巴黎文学圈还在这里设立了一个文学奖,也叫“两个丑八怪”。 其实...

冯亦代:咖啡馆的余音

老友何为寄赠一册《老屋梦回》,一看便知是本忆念旧时岁月的书,其中有篇谈到《文艺沙龙和咖啡馆》的文章,读后掩卷,当年情景油然记起,因为你也是个于咖啡馆结不解缘的人。 我一向喜欢读外国文人的回忆文章:...

因为咖啡香 一段友情徐徐越过20余年

曾经,我是不喝咖啡的。那时候台湾的“咖啡文化”还没启蒙,大街小巷少有独一无二的个性咖啡馆、更没有超商普及的平价咖啡;在咖啡馆里喝咖啡,相对当年生活水平算是昂贵消费。 当时小姑久居美国,偶尔回台会特...

民国时期天津的咖啡文化,及溥仪在利顺德喝过的一杯咖啡

民国末年,天津起士林在上海开设分店,张爱玲是那里的常客。张爱玲对起士林情有独钟,她后来回忆:“在上海我们家隔壁就是战时天津新搬来的起士林咖啡馆,每天黎明制面包,拉起嗅觉的警报,一股喷香的浩然之气破...

槟城有咖啡馆也有咖啡馆文化 但品质却做不到物有所值

马来西亚的槟城在获得世遗的头衔之后,不懂由谁开始将咖啡馆的文化发扬光大,泡咖啡馆顿时形成了一股潮流。眼看咖啡馆是个大好商机,一些对咖啡一知半解的人儿也来分一杯羹,崛起了一大堆虚有其表的咖啡馆。 许...

让我轻轻的告诉你 巴黎的咖啡并不好喝 虽然江湖地位很高

就算没去过巴黎,透过电视媒体的渲染,巴黎咖啡这几个字早已深植人心,好像来到巴黎,一定得到这里点上一杯咖啡一探究竟。可是你知道法国的咖啡并不好喝吗?巴黎咖啡之所以有名,是咖啡馆的气氛与文化,而不是咖...

张楷模:咖啡馆的老人

仅巴黎市的中国餐馆,就多达3000家,这只是东方外来“吃文化”的“入侵”。而作为法兰西“喝文化”的产物的咖啡馆,在巴黎究竟有多少家,恐怕多得谁也说不清。 可以说,咖啡馆是各个时代聚集在巴黎的思想家...

雀巢发布胶囊咖啡机Eclipse 我认为它的诉求做偏了

今天,雀巢旗下Nescafe将在全球范围内发布其最新款的胶囊咖啡机Eclipse。 只看媒体刊发的官方通稿,会让人留下新产品略显花哨的印象,比如触控操作,又比如咖啡机自动转头等等;为了提振消费者对...

空中飘浮的鱼与一间咖啡馆的偶遇

住家附近的马路边,最近新开了一家美式风格的咖啡馆,L型的门面一边邻近宽敞的马路,一边挨着公园空地的红砖道,这条道上有一幅美丽的风景:就是配图里那充满热带风情的“鱼”景观。 每每从公园穿越经过,看着...

理查德·斯梯尔:咖啡馆的大亨

一个人要是不适应男人们热热闹闹的相聚,或是三五成群的妇女们,那么非常自然地,他就会喜欢我们在咖啡馆里发现的那种谈话。像我这样性情的人在咖啡馆里如鱼得水:因为要是无法谈话,他依然能够既为伙伴们所接受...

尤今:异乡咖啡缘

在怡保,有一种咖啡,称作“白咖啡”。    它色黑如墨,味道浓得香得你喝过以后死死地记得它那怪异的名字。叫它“白咖啡”,只因那质地上好的咖啡豆在研磨成粉以前,是用牛油炒过的。    从小便在家乡喝...

张洪:咖啡与茶

90年初,我在一家外国公司打工,每天泡在茶和咖啡里,靠这些与水混合的东西来驱赶昏昏睡意和疲劳。常常拿着两样杯子去洗,久而久之竟生出了些感想。    每次冲咖啡,随着热水落入杯底,立刻便能看到奋身而...

冯骥才:咖啡香飘三百年

欧洲人都喝咖啡,但知道自己这习惯始自何时,惟有奥地利。相传是入侵奥地利的土耳其军队战败撤退时,扔下了两袋子咖啡,维也纳人尝一尝,味道挺好,于是咖啡便在奥地利流行开来。据说这是1687年的事。   ...

张耀:17世纪下半叶咖啡进入欧陆的历史

咖啡最早的故乡离欧洲大陆十分遥远,而且来历扑朔迷离。 如果从近代举世著称的奥地利、法国、意大利等地的咖啡馆名城追根寻源,可以一直上溯到它最初由巴尔干半岛陆路和大西洋海路分头进入欧洲的历史。这两条相...

马尔克斯和他的咖啡馆大学

村上春树不喜欢学校“这东西”,无独有偶,加西亚·马尔克斯也说过:“我进大学课堂,好比进监狱牢房”。    跟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马尔克斯的父母当初指望儿子规规矩矩念完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做个衣食无忧...

除了土耳其咖啡能喝到咖啡渣之外,咖啡爱好者还得认识认识其他九个国家的特色咖啡

咖啡文化盛行全球,堪称“黑金”的咖啡不单单是提神效用,“一杯咖啡的时间”还能打破僵局、拉近双方关系、暂时抽离压力,对爱好者来说有时更连接美好记忆。而各国品味咖啡方式也大同,以下就来看看咖啡还能怎么...

强行奴役喂食 外表高贵的猫屎咖啡其实满杯血汗

又名“猫屎咖啡”的麝香猫咖啡味道香醇,是世界上昂贵的咖啡之一,每磅的价格高达三、四百美元,有的甚至一杯就要卖100多美元。但香醇咖啡的背后,其实是整个血汗的“奴役产业”,野生麝香猫恐都被关起来虐待...

金大佛:纽约最难忘的咖啡味

跨年前夕,一个人拎着大行李箱飞往纽约,展开万里寻友之旅。 我们事先相约在某地铁站碰面,好友L特别叮咛在我抵美后发个讯息给她,好让她盘算该何时出发和我喜相逢。 前往见面的地铁站前要先转两次车,这对擅...

一间没有围墙的咖啡馆的夏天

2012年台北天气最热的时节,我不幸就在台北。 那时我在温州街旁的大学上人生的课,酷热时节,顶着想像中比洗脸盆还大的光秃秃的太阳,因为你根本不敢正视它;光是太阳也就罢了,反正也不是第一天见面,更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