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专栏

0

霍华德·舒尔茨:说“不”者难成大业

我们判断自己,是根据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而别人判断我们,乃根据我们已经做成的事情。 ——亨利·华兹华斯·朗费罗《卡瓦纳》(1849年) 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故事,每个企业家的梦想是:想出一个伟大的点...

0

韩怀宗:也门咖啡 消逝中的阿拉伯狂野

埃塞俄比亚虽是阿拉比卡诞生地,但17世末至18世纪初,欧洲人最先喝到的咖啡却来自也门。当时的非洲或阿拉伯咖啡悉数从摩卡港出口,地利之便使得摩卡变成咖啡的同义语,“城墙之都”哈拉反而被喧宾夺主变成配...

陈丹燕:金赛尔的甜

大西洋边上的爱尔兰小镇金赛尔,是我爱尔兰旅行的最后一站,从都柏林的布鲁姆日开始,每天走来走去,渐渐从东部走向西部,南部,去到凯尔特音乐的老家,去到从灰白色岩石的缝隙里开出粉红野花的海岛,去到克拉克...

咖啡馆主的日常:你有真的蓝山咖啡吗?

   很普遍的,“台湾卖的蓝山咖啡,很多都是假蓝山咖啡”的印象深植人心。什么是《蓝山咖啡》很多人是搞不清楚的,即便如此,依然对蓝山咖啡豆的真伪存着莫大的疑问。    蓝山咖啡的定义我已经在之前已经...

韩怀宗:南大西洋咖啡因拿破仑而闻名

法国杰出军事家拿破仑堪称咖啡史上最浪漫、悲情的人物;他的白兰地私房咖啡、随身携带的圆柱形土耳其磨豆机,皆被传为美谈。他虽是18世纪中叶至19世纪初的人物,但老天冥冥中早在16世纪初便开始为他物色最...

霍华德·舒尔茨:我与星巴克相遇的故事

每天,我都几百次提醒自己,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取决于他人的劳动,无论逝者还是生者,我须尽一切努力以使自己配得上自己的所得。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正如星巴克并非我所开创,浓缩咖啡和重烘焙咖啡...

詹姆斯・费曼:杯测与咖啡风味描述

咖啡烘豆师花大量时间杯测,杯测是行业术语,指以评价为目的品选咖啡。杯测使我们能够评估从生豆商或者种植农获得的样本,并选择想要的。这也是我们确定哪个品种的咖啡豆适合什么烘焙度的方法。另外,它使我们能...

詹姆斯・费曼:自家烘豆的诀窍

自家烘豆的其中一种基本方法是:在烤炉里的带孔烤盘放上生豆,烘之。你可以购买复杂的烘豆用具与机器,但进行重大投资前,不妨先试试看此妙招。其结果是相当质朴的,当然你也不会这样来烘焙昂贵的巴拿马瑰夏咖啡...

詹姆斯・费曼:地狱的特别保留席 胶囊咖啡机

此前提过,口味是主观的。不同人偏爱不一样的咖啡,这不仅可能,而是很有可能。理性的人对很多东西持有不同意见,其中也包括咖啡。但我要明确指出:胶囊咖啡不但糟糕,而且错误—“糟糕”指胶囊咖啡机不可能产出...

咖啡馆主的日常:给客人讲麝香猫咖啡

店里的常客拿了一包豆子给我,包装袋上什么都没有写,一包豆子大约是半磅装。我问客人“这什么豆子?” 客人说“不知道,朋友拿给我的,什么都没有说。”我在想,他是不是想考我,看我能不能从豆子看出端倪,可...

詹姆斯・费曼:失业开启了我的咖啡事业

从能记事时起,我便对咖啡产生了自己的想法。对咖啡的兴趣如种子般在我四五岁时种下,那时我父母让我用开罐器打开他们的MJB绿罐咖啡。我像个成年人那样,用工具(危险的!)撬开咖啡罐子,当开罐器切入金属罐...

韩怀宗:威尼斯点燃欧洲咖啡火苗

16世纪伊斯兰教世界在惊涛骇浪中完成咖啡世俗化。这股咖啡激情于16世纪末叶至17世纪初,通过威尼斯商人、外交官、植物学家和出版物,“传染”给欧洲人,迸出灿烂火花。阿拉伯的波斯猫、郁金香、服饰和文学...

韩怀宗:郑和暗助咖啡世俗化

就饮料史来看,茶叶远比咖啡发展得早,也更顺利。茶艺对咖啡世俗化是否也有带头作用?答案是肯定的。明朝三宝太监郑和是伊斯兰教徒,于1405至1433年间7次下西洋,最远航抵红海滨的也门、索马里和肯尼亚...

咖啡馆主的日常:大陆来的学生

大陆来的学生?可以说是学生吗?
       三个女生一进门,听她们口音就是大陆腔,北京腔,咬字清楚,翘舌的厉害。
   
 我说“妳们来自大陆!” 
“是呀!”
 “妳们自由行?”
 “对呀,现...

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仙人掌上的星宿

埃塞俄比亚时间,是以日出开始计算的。在赤道国家,太阳每天从地平线冒出的时间都很准确。一日里面,黑夜白昼各占一半,并没有南北半球的季节性日短夜长。那儿的鸡啼声说不定很同步,有彼此壮胆的情况下,也特别...

鲁迅笔下的“革命咖啡店”是哪一家?

1928年8月8日 《申报》刊登《上海珈琲》一文,文章作者称自己在这家咖啡店里遇到了龚冰庐、鲁迅、郁达夫、孟超、潘汉年、叶灵凤等 “今日文艺界上的名人”。见此,郁达夫和鲁迅马上撰文予以澄清。 郁达...

咖啡馆主的日常:想开咖啡馆?别想的太简单!

开店?没这么简单啦! 大约快两年前吧!有一个年轻人跑到Full House来,他说他来喝过一次咖啡,觉得我的咖啡很有魅力,他今天来是要跟我学煮咖啡,他要开咖啡厅。     我问他“咖啡厅要开在哪里...

咖啡的风韵:香、甘、柔、顺、滑、细、甜

咖啡,要在凉的时候喝。 你对我的感觉,请在人静之时慢慢品尝。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观念:“喝咖啡要趁热的时候喝”。 以前我也作如是想。但是自从验证了小李告诉我的:“咖啡要等凉了才好喝”,我就开始喜欢上...

咖啡爱好者说:我忘了为何喜欢喝咖啡

若问我,为何喜欢喝咖啡,我还真的答不上。 小时候,第一次喝咖啡,是家里泡的,称Kopi,黑黑的咖啡,加入糖搅拌,然后搭配饼干,觉得是绝配享受。一般上,我偶尔会在晚上做这样的事,同学知道后对我说“你...

叶永烈:一杯咖啡映双城

来来往往于上海与台北之间,很多人问我这“双城”有什么共同之处?大处且不论,我只从小小一杯咖啡说起……    走在台北大街小巷,咖啡馆星罗棋布,满城飘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难怪人称台湾“一半是海水...

王策:深入浅出认识咖啡豆 从种子到杯子

对于咖啡师而言,尤其是像我这样的比赛选手,咖啡需要被剖析,了解,重组。咖啡的三大状态,生豆,熟豆,液体,就是我们在此文中即将揭秘的主题。首先邀请各位和我一起来到位于中美洲,巴拿马的Ninety P...

吴则霖:赛事越来越多 咖啡冠军到底代表什么?

近年来咖啡相关赛事可以说风靡全球,台湾也不例外。究竟目前有多少种咖啡赛事呢?大概连我都记不住了。每举办一个竞赛,就会随之产生一个冠军,当然,还有很多的决赛选手和评审,常常有人开玩笑说这情况已经跟满...

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裂谷中恰特草

清泉岗机场的候机室,播放着一个有关非洲的旅游节目。 其实我并没有刻意观望那个电视荧幕。视网膜记下的,只是航班状态显示屏与及玻璃窗外停泊着的飞机之间的闪烁盒子,从里面释放出来的光线里,包含一些线条和...

马国亮:民国时候的咖啡及其刺激性

我说不喜欢咖啡,并不是说不吃之意,每个月里大概总要吃三四次。多吃不会,少少吃一点,倒也是很有趣的事。要我自已去动议弄咖啡吃,是很少有的。假如有一杯咖啡放在我面前,我却很很喜欢地把它灌到肚里。我常到...

沈西城:吃一杯咖啡

上海人管喝咖啡叫“吃咖啡”,养成此习始于七十年代留学东京,晨起上学,到车站附近吃茶店进早餐,早上有优惠,咖啡一杯,奉送多士和烚蛋乙枚,二百円即可充饥,留学生活苦,贪便宜,每早往光顾,日久跟咖啡结下...

咖啡馆主的日常:停不下来的男生

有一对男女,男生高高的,说帅倒还好,但是蛮有型的,看起来挺舒服的。他的女朋友就真的很漂亮,一头长发,大大有灵气的眼睛,也是高高的,两人其实挺登对的。男生来过几次,是大女儿国中同学的哥哥,对咖啡颇有...

何韵诗:浅焙的魅力

喝咖啡的人,无论是随便喝还是认真钻研的,一定有注意到豆子包装上,大多会写上”Dark Roast”或“浅焙”、“中焙”之類的字眼吧?知道每种烘焙程度的分别吗? 咖啡豆会因不一样的地理与处理方法而产...

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琥珀色的图腾

咖啡真是一样神奇的农作物。 无论是泰国种植稻米的农夫、又或是巴西出产甘蔗的工人,在日出日落、四季交替中努力经营,把汗水渗入泥土以换取回报。这种生活对他们说,是世代以来的习惯,也是生活所需。所以他们...

咖啡爱好者必读:AA是个什么东西?

肯亚AA、辛巴威AA、桑比亚AA、乌干达AA、巴布亚新几内亚AA、印度马拉巴AA… …看看这些有生产咖啡豆的国家,国名不一样,但是都有一个共通点,国名后面都有AA,AA代表什么? AA是咖啡豆的分...

沈志方:酒茶烟咖之徒

喝茶饮酒人人都懂,烟咖者,可不是抽烟的“ㄎㄚ”,乃香烟咖啡之缩写也。 1、我说,喝酒这码事儿啊…… 读中文系时最向往“放胆文章拚命酒”,竹林七贤、饮中八仙若手中无酒成何体统!李白无酒还像话吗?杜甫...

何韵诗:每天一黑物

从三四年前开始学习喝单品咖啡,到了现在,“为自己泡一杯咖啡”已变成了每天不可或缺的规律,在家里或在公司用心冲一杯黑物给自己,是每个繁忙工作天隆重又简单的小序幕。 先把今天想喝的咖啡豆从架上一包一包...

朱芳文:精品咖啡忙与茫之用机器替代人工

上海咖啡展上见到这款台湾产的全自动手冲设备(暂请忽略全自动和手冲之间的矛盾),有七种冲煮方式,可以同时间冲三壶咖啡。估计单价在7、8万人民币左右。 厂商准备采用的经营模式是租赁给咖啡馆,听起来挺有...

何韵诗:单品咖啡豆的不同面貌

家中长期放置超过两三包不同品种口味的咖啡豆,若加起放在公司的,总数应该维持在五六包左右。以一包大概200g,每杯咖啡用豆量20g,这样的量要两个多三个月才能完成,再看看咖啡豆的最佳期限其实是一个月...

咖啡馆主的日常:我教你煮咖啡是免费的

两个女孩子打从进到店里来,就一直站在放炉火的吧台前,点咖啡、闻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我在煮咖啡的时候,眼睛也死盯着整个过程。 她们问我用的器具叫什么? 我说Syphon。 她们说没有见到过。 我说...

何韵诗:你是为了什么喝咖啡的?

是活在我城太繁忙,睡眠无论如何追赶都补不回來,必须以咖啡因催眠自己“我好精神”?还是在乏味的日常里,到café点杯latte装文青,为生活营造浪漫感?女明星的话,不用说,九成是为了消水肿(笑)。 ...

咖啡馆主的日常:女子无才便是德

女子无才便是德,有点道理! 小小厢房有一个客人,安静地在看着书,啜饮着咖啡。 吧台一位男客,我正与他聊著有趣的话题;门开了,前后进来两位女士。 她们在台灯前坐下来。我过去送茶水,顺道问她们要什么咖...

Max:咖啡和人生本是一个圆

毫不讳言地说,自从咖啡进入了我的人生,再到我的人生无法割舍咖啡,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阶段,令我得到许许多多的启迪。换作以前,大概我会把我的人生比喻为一杯咖啡,或把一杯咖啡比喻为人生。而现在,我会告诉...

李清志:京都的咖啡馆

有人说:整个京都就是一座咖啡馆!这座城市的确有许多咖啡店,即便是去过京都多次,我还是可以找到没去过的咖啡店。好友哈利写过“人情咖啡店”一书,他去京都专找老派咖啡店探险;我也喜欢但却不喜欢像六矅社、...

咖啡瘾史:香料市集中的催情咖啡

许多人劝我不要搭乘从肯亚往伊斯坦堡的夜间火车,他们说这班火车比坐公车多花两倍时间(胡说),而且不安全(乱讲)又很闷热,曾热到乘客的衣服都着火(这倒是真的)。这是1920年代的火车,里面的椅子确实有...

咖啡瘾史:前往摩卡港

埃塞俄比亚人发现咖啡能引起幻觉后,与他们比邻的国家便跟着爱上这些令人着迷的豆子。有记载说埃塞俄比亚北边的埃及人,是最早染上咖啡瘾的。有些激进的学者更将埃及传说中的忘忧药(nepenthe)—特洛伊...

王士文:咖啡馆里的咖啡书写

历史本身是一种文化现象,而人类文化的淀积,是人类长期历史与社会实践中的产物,既是精神的也是物质的。因此,当我们提到“文化”此一名词时,它代表的不仅是学术与思想领域的常用概念,同时也是社会生活的日常...

咖啡馆主的日常:又遇到一个买蓝山的咖啡爱好者

又是来问蓝山的! 一位资深帅哥,骑着一部脚踏车,先是把车停下来,一脚踩在地上在外头探头探脑,大概是想定了,把车子摆好就走进来了。进来后在店内到处走一遍,我不发一语,静观。 最后来到我跟前,注视我很...

Andy Tsai:越南河内的老宅咖啡

人啊,当真是要富足到了一个程度之后才会开始欣赏老东西的美。社会的进步往前冲得不像话,该拆的拆了,该扔的扔了,然后到了一个程度之后猛然发觉自己周遭都是毫无美感的钢筋水泥丛林和四处横流的廉价塑胶制品,...

如果没有郑和船队,咖啡将会怎样?

就像红酒、蛋糕、冰激凌一样,咖啡自然也是从欧洲传入的“进口货”,但它的源头却不在欧洲,而且它传入中国的时间并不算晚。 关于咖啡,最早的文字记载出于阿拉伯人之手 咖啡的源头在哪儿呢?主流意见认为,在...

陈丹燕:柏林东的黑泵咖啡馆

开往黑泵咖啡馆的那路地铁是又老又旧的,经过了罗莎·卢森堡广场站。这个将近有一百年历史的地铁站,坐落在原来东柏林的地下,纪念与列宁同时代的著名德国社会主义者、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著名活动家罗莎·卢森堡...

刘纬雄:马来西亚的传统咖啡馆

随着岁月的流逝,父母的年老和离去,以及马来西亚传统咖啡店冲茶老手越来越少,有些美好往事已经难以追回。 牛油加央面包、生熟蛋和味道浓厚的美禄西茶,都是每一间传统的吸引顾客主要饮食。 传统咖啡店,各有...

林二汶:咖啡教会我的事

早晨总需要一杯咖啡,每次喝咖啡,我都会有一个在心中的小仪式。每喝下一口,我都会祈祷自己会再清醒一点,又或者更有智慧一点。我对咖啡有一点迷信,我相信这神奇的饮料会为人带来一些灵感和领悟,只要每天可以...

李桑:在埃塞俄比亚寻找咖啡母树

公元5世纪,非洲有位名叫卡迪的老牧羊人,总觉得自己的羊群最近有点怪异;怎会经常兴奋又活泼的模样?老牧羊人决定跟随羊只们进入Kaffa山林去看个究竟。原来,羊咩咩们都喜欢咀嚼一种植物的果子;它深红带...

陈丹燕:咖啡馆的厕所

1 慢慢地才发觉,原来自己难忘的咖啡馆,是那些连走廊尽头的厕所都不放过的地方。在这样的咖啡馆,本来只想去厕所方便一下,或者洗个手,好干干净净掰面包吃。 走到店堂深处通常总是昏暗的走廊里,穿过一桌桌...

狄恩·赛康:咖啡的内在世界

当你坐下来品尝一杯美味的咖啡,整个人沉浸其中,感受着咖啡的香气、滋味、酸度和质地时,你对于这杯咖啡的领会,表面上看来已经面面具到;然而,在这杯咖啡背后,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一个牵涉到文化、习...

狄恩·赛康:谁率先将咖啡带到世界?

衣索比亚可说是世上唯一一个将咖啡仪式内化得如此深刻的国家,相信没有人会对这件事感到疑惑,因为人们普遍认为这里是咖啡的发源地(除了某些声称叶门才是咖啡发源地的人);事实上,更精准一点地说,是一千五百...

陈丹燕:柏林的胡迪尼咖啡馆

在街角上的咖啡馆,常常有着朴素的外表,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外墙上有点斑驳剥落了,露天的桌椅上坐着人,看上去不怎么高兴的样子,一个紧紧向前贴着桌子,另一个则努力地向后靠去,连脚都不肯往桌下伸,而且垂着...

米丽安之井、皇帝御榻和卡尔迪的羊

埃塞俄比亚有四条铺设良好的主要干道,从首都阿迪斯阿贝巴往重要的方向发散出去。每一条道路都是由不同的欧洲援助组织兴建,但是都没有完成,只要兴建单位耗尽了资金或是失去了兴趣,路就不会再铺设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