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专栏

0

华尔街日报:你喝咖啡已经上瘾了吗?

随着南瓜拿铁大行其道,许多美国人可能发现自己排队买咖啡的频率高于以往。来杯咖啡无疑能在繁忙的早晨帮助自己集中精力,但却有一定的副作用。在最新的一期《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The Diagnos...

咖啡爱好者说:我养了咖啡22年 像是养孩子

我是李晓宇,75年的。95年有那么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专门做咖啡烘焙的工作室,歪打正着,在我之前还没有中国人做这个,所以莫名其妙的把这个“中国咖啡烘焙第一人”的帽子扣我脑袋上。当时脑子里的概念是,挣...

陈丹燕:巴斯克的无名咖啡馆

我从马德里一路北上,去西班牙苍翠多雨的北方海岸线旅行。 公路上的光景日益地斑驳和阴沉下来,乡村带有美丽鸟巢的天主教堂也一座比一座老旧,有些干脆破旧得只剩下一面完整的墙。穿着黑衣的老人,坐在那里一动...

詹宏志:有咖啡的生活

一 那是一个平凡而阴湿昏暗的冬日早上,空气冷冽,行人稀少。在德国曼因斯(Mainz)小镇的教堂旁广场上,太阳突然破云而出,本來暗淡冷清的广场一角刹那间充满了金色的温暖,教堂的尖顶和十字架也图划一般...

陈丹燕:柏林西的鲁卡斯咖啡馆

要是我们一起去柏林,我要和你一起去十字军山。那是柏林的一个区,三十年前柏林最时髦的地方。路过一个红砖砌起来的老水塔,路过一家开在半地下室里卖老家具的古董店,一家用竹子装饰的泰国餐馆,还有一个墓碑上...

提姆·温德柏:有机咖啡一定比一般咖啡好吗?

越来越多人偏好购买有机商品。每个人购买有机商品的动机多少有些出入。有些人想要对土地友善,有些人则只是想要活得健康。但是,咖啡豆在贩售给消费者之前,必然会先经过烘焙的程序,所以在最后喝到的咖啡里,几...

詹宏志:咖啡应有的样子

西方人在提到他们的日常饮料时,有一句俏皮话形容咖啡应有的面貌说,它应该“黝黑如暗夜,炙热如地狱,甜蜜如爱情。”这里说的是,当咖啡烹煮调理恰适时,水热、色黑、味甜,缺一不可;当然,如果你不加糖,那咖...

陈丹燕:荒谬的幸福感

这个老巷子,在著名的哈克榭霍夫后面,没有名字,大家都说“那条哈克榭霍夫旁边的”。但是它有名,夏天时候,从早到晚人们络绎不绝地到这里来东张西望,因为它始终很先锋。 巷子尽头的小院落里,总是坐着喝咖啡...

咖啡瘾史:谁将咖啡带到了新世界?

在1700 年代的欧洲,咖啡的消耗量很大,当时已经存在着供需应求的问题。据说在 1600 年代晚期,路易十五(Louis XV)每年为女儿花在咖啡上的费用就高达一万五千多美元。到了1740年,咖啡...

陈丹燕:咖啡馆的时间

早晨九点钟,大多数咖啡馆都还没有开门。从紧闭的门和窗里望进去,椅子还翻起在桌上,从窗缝和门缝里,一丝丝传出来的,是昨夜的香烟和咖啡混合在一起的气味。外面桌椅上的第一个客人是清澈的阳光,九点钟的阳光...

陈丹燕:我的咖啡馆历史

这里,或者那里,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总是遇到古老的咖啡,在我的旅途上。旅途漫漫,渐渐,咖啡的历史就在那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咖啡馆里,那些撒着砂糖末子的咖啡桌子和喝光了咖啡,留下一个褐色杯底的咖啡杯子里串...

Andy Tsai:咖啡杯里的看不见的手

时代毕竟是不同了,第三波的咖啡革命从90年代到现在,当年革命的年轻小伙子们早就各拥一片天,成为主流的企业家。 旧金山小众咖啡起步最早的龙头老大哥Blue Bottle Coffee和烘焙一哥Tar...

韩怀宗:中国咖啡的发展,从1918年的上海说起

抗战前后,咖啡文化昙花一现 中国第一家咖啡馆出现于何时何地,已不可考,咖啡饮品初期附属于西餐厅是必然的,但独立开业的咖啡馆可能早在19世纪晚清时期,已在上海滩租界区营业,主客群是国内外的水手。上海...

Patrick Tam :浅谈咖啡之咖啡因

救命之“因” “车厘子很甜呢!谁放在这里?再不认领就要收归『国有』了!”店子打烊后,同事习惯在吧枱上开餐。眼前这篮车厘子呈深红色,有如熟透了的咖啡果。我边说着,边尝试以牙刮掉果胶层,准备解释咖啡的...

张承志:咖啡的香气

从1672年巴黎街头出现第一家由亚美尼亚人开办的咖啡店算起,一百年后,巴黎咖啡之昂贵,仍超乎我们的想象。 一个叫做德·桑·皮埃尔的人从印度洋上的莱尤尼温岛归来,随船带回来一箱咖啡。他把咖啡分成小包...

殳俏:几位知识分子与几家咖啡馆

鲁迅先生在《革命咖啡馆》中曾写过:“遥想洋楼高耸,前临阔街,门口是晶光闪烁的玻璃招牌,楼上是我们今日文艺界的名人,或则高谈,或则沉思,前面是一大杯热气腾腾的无产阶级咖啡,倒也实在是理想的乐园。”但...

萨拉•罗斯:改变世界历史的中国茶叶

对于近代中国而言,英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英国用坚船利炮打开了古老中国的大门,也让中国在痛苦中走上了现代化的道路。而这些变化的背后,两种植物扮演了特殊的角色:罂粟和茶。本文即讲述罂粟和茶叶给中英...

雷颐:维也纳咖啡馆的革命家

咖啡与可颂:咖啡是战利品,可颂是鸡血 咖啡原产于埃塞俄比亚,在16世纪末以“伊斯兰酒”的名义通过意大利开始传入欧洲之前,在北非和西亚被用作饮料已达几百年之久。但咖啡成为“咖啡馆”,进而渐渐形成世界...

欧·亨利:咖啡馆里的世界公民

半夜,咖啡馆拥挤不通。我随意间选坐的一张小桌恰好不为人们所注目,还剩下两把空椅以诱人的殷勤,伸开双臂欢迎新拥进的顾客。 当时,一位世界公民和我同一张小桌,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我真高兴,因为我持这种理...

朱芳文:电影、书、咖啡馆以及白日梦

看完老电影《第三个人》的第二天,无意走进东安路的一家以为早已关张的大众书局,随手翻开的一本书,那一页的前两行,作者写道:“下午六点钟,我精神抖擞地现身在附近的小演讲厅,就像电影《第三个人》里的霍利...

帕蒂·史密斯:伊诺咖啡馆

四片扇叶在我顶上的天花板旋转着。 伊诺咖啡馆里除了墨西哥厨师和那个叫做查克的小子,放眼看去空空荡荡。查克端上我惯点的浓烤土司,一小碟橄榄油和黑咖啡。我窝在自己常坐的角落,外套和毛线帽都还穿戴在身。...

王致盛:怎样让自己看起来很会喝咖啡?

随着咖啡的推广再加上咖啡本质上的演进,越来越多人懂得去咖啡馆点一杯对他们来说是精品的手冲咖啡。点了杯咖啡,菜单上说是精品咖啡,价格收个百来元(台币)甚至是几百多一杯。 但这手冲精品咖啡肯定只能是阿...

王致盛:2017年台湾咖啡六大趋势

节气过了小暑,这年也过了一半。 回来台北后,也跑了众多咖啡馆,不管新开,旧爱,亦或是改头换面选了新址再开,多样貌的蓬勃发展,实在替台湾咖啡叫好。别说第三波的咖啡世代,台湾的精品咖啡早就不再只是追求...

Patrick Tam:台湾咖啡随笔

一、中都咖啡总鉴 上一次接触台湾咖啡是2015年初,印象并不深刻。因为我知道就算好喝也买不到。 想不到一枝笔,把我跟这个对很多香港人来说是咖啡启蒙的地方再一次联系。上一次去,是咖啡馆猎奇,而今次,...

金大佛:宛如深夜食堂的低调咖啡馆

近年热门的餐饮店家似乎都在贩卖“噱头”,可能是餐点的造型讨喜,抑或吸睛的装潢引人入胜,好不好拍照成了时下年轻人是否前往的首要考量,食物的本质好坏反倒不是重点。 当然,身为年轻族群一员的我也会跟风打...

Patrick Tam:咖啡发烧友

吧枱里面出现了一位客人。 “用竹!不可用木!对,用腕力画十字!快转。不不,千万别造成漩涡!见到金黄色的泡沫层吗?偷偷告诉你,我已分析过网上几百条片段,冠军的致胜之道,就是泡要厚!让它浮着,别接触到...

段峥:SCAA风味轮初探之咖啡中的甜

研究表明:咖啡中甜的滋味是咖啡生豆中的糖类物质在烘焙过程中进行了两大化学反应,再溶于水后被我们感知。 通俗的说,第一个化学反应就是糖自己和自己玩,即“焦糖化反应”;第二个化学反应是糖和氨基酸一起玩...

张祐千:咖啡因不会因为烘焙而有所减少

不久前看到一篇关于咖啡因含量的讨论文章,说浅焙咖啡咖啡因含量较中焙高,而中焙又比深焙高。(因为在烘焙过程咖啡因会因为挥发而减少?)只是因为浅焙咖啡所含的阻断物质较多。 文章大部份是对的,但部分并不...

Patrick Tam:浅谈咖啡之咖啡带酸才是正常

自小在餐厅喝咖啡,无论是什么价钱、级数的咖啡,定必略带苦涩。小孩的味蕾最坦率,对咖啡大多抗拒。这其实是动物的天性(innately aversive);自然界里的毒物,包括咖啡因在内,很多都是苦的...

Patrick Tam:浅谈咖啡之由速溶咖啡到精品咖啡

步入咖啡馆,餐牌上印的大多是“拿铁”等意大利名称,仿佛意大利就是咖啡之源。还记得小时候跟长辈到冰室茶餐厅,我们最常听到的就是“冻柠啡”、“斋啡”等名字,若问本地老翁“cappuccino”是什么,...

[小说]咖啡谜之十九:咖啡小屋

秋天又来了。程依香从琴室出来,走出大门伸伸懒腰,深呼吸秋天迷人的空气。顺便看了一眼隔壁小屋。隔壁小屋整修了大半年,看起来都已完工,但似乎没人搬进来。里面出奇的安静,一点动静都没有。打小屋开始装潢,...

[小说]咖啡谜之十八:生活咖啡

春到来时,程依香隔壁那间小屋,卖掉了。整天进进出出的工人和施工声,吵得她不得安宁。终于,她去了船吧。 “天啊!稀客!”老巴问:“多少年没喝咖啡了?” “二年多了。”小香说。 “我还没见过有人真能把...

[小说]咖啡谜之十七:不能喝咖啡

程依香躺在病床上睡得很沉,床边也睡了一个人──胡天岚。 钟少蔓摇醒胡天岚,“小岚,妳回去休息吧。” “妳来了,动作真快。”钟少蔓一接到胡天岚的电话,便由北都赶下来。这时已是午夜,胡天岚柔柔眼醒来,...

[小说]咖啡谜之十六:夜光咖啡

台风走了,风雨仍一阵大一阵小,程依香丢了件轻便雨衣给柴井康。 “妳疯了吗?”柴井康问:“我们要用走的?” “用走的可以到,但我们还是开一段车好了。” 他们开到大草原的尽头,转入一条小径,路愈来愈小...

詹宏志:咖啡馆里的革命者

很多年前(编者注:1980年代中期),我失业在家,对自己的前程正感到困惑难明,几位朋友打气说:“开家咖啡店吧。”因而我在台北东区还不热闹的街道里有了一家很小的咖啡店。很快地,因着我原有的工作背景,...

[小说]咖啡谜之十五:音乐小屋

一大早程依香的牛铃又响了,她打着哈欠开门…… “妳为什么不开手机?”柴井康在拉牛铃时,发现门口有块小木牌上刻着:音乐小屋。 “有人睡觉时开手机吗?”程依香一脸睡意地靠在门边。 “有啊。”柴井康精神...

[小说]咖啡谜之十四:喜欢之谜

柴井康离开后,程依香知道他有女友了,他不会来电话的。事实上的确没有,这一切都在预期中,只是她的心就是不满意,更令她生气的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样?她去赤岛才到门口就转身离开了。最后,她去了船吧。 “...

[小说]咖啡谜之十三:老巴中风

十月底,秋意正浓正好睡。程依香的日子渐渐恢复平静。睡梦中她发现自己从一只牛上面摔下来!牛铃又响了!“谁啊?”程依香心想:钟少蔓?“啊,惨了!一个月没交曲子!”她打开门不是钟少蔓,而是她好不容易淡忘...

[小说]咖啡谜之十二:中秋节之约

中秋节还有多久?二个礼拜。 程依香终于决定打扫她的窝了。但怪事却一件一件发生,她拿着垃圾袋一小时后,才丢一张广告单。她蹲厕所,常蹲到脚麻。她在牛铃下一坐,天就黑了。程依香觉得很不可思议,柴井康让她...

如何评价一杯咖啡的风味?以肯亚为例

一日之计在于,以咖啡唤醒体内的晨光。初夏时节,中浅焙的肯亚AA自然成了首选――浓郁清香撩起嗅觉,丰富果酸同舌尖调情,交缠着唾液入喉,甜感升起,你看人间如许明亮,躁动的暑热被摒在玻璃窗外。 犹记得第...

[小说]咖啡谜之十一:信任的咖啡

柴井康把车停在北城停车场,程依香带他走了三条街,指着街口说:“就在那里。”柴井康瞧过去,招牌写着:“咖啡引。” 程依香拍拍柴井康的肩膀说:“祝你好运。”说完,转身走了。 柴井康叫住她,“喂,妳不进...

[小说]咖啡谜之十:咖啡之约

今早,程依香穿了件小橘碎花连身长裙,搭一件白色小外套,她从音乐小屋走下山坡时,回想着昨天的对话…… 昨天有人问她:“妳知道哪里还有像赤岛这样的咖啡馆吗?”怎么会有人这么问路的?程依香边走边笑。 在...

[小说]咖啡谜之九:放弃之谜

今早,柴井康穿了米色休闲裤、白色V领T,搭深褐色衬杉。黑色休旅车停在东城外环的山坡下,他看着海,正在等人……… 柴井康昨天早上在边城海边醒来,习惯性地先绕圆环开个几圈。绕着圆环开车,是他不小心在边...

林德俊:所谓文学的咖啡

什么是文学咖啡?那是一家迳以“文学”或“诗人”为名的咖啡馆吗?我曾走进如此这般的咖啡馆,但其中的装潢陈设、店员及客人的姿态,并未让我感受到太多的文学气息。虽然有些店并非完全不下功夫,但不是摆了几本...

[小说]咖啡谜之八:赤岛咖啡

“赤岛咖啡馆在哪里?”钟少蔓开车时问。 “东城,”程依香在车上补口红,“离我家很近。” “东城有咖啡馆?” “嘻嘻,不可思议吧。” “妳会擦口红我才觉得不可思议。” “书上都说,男人觉得擦口红的女...

[小说]咖啡谜之七:天天天凉

“当!当!当!”程依香从意大利扛回来的牛铃,终于有机会响了。但这一响,却吵醒了里头筑巢已久的蜜蜂,害得钟少蔓四处跳窜、尖声四起!程依香在一堆混乱声中迷濛醒来,“啊,死了!”她从床上跳起来,一阵晕眩...

[小说]咖啡谜之六:船吧咖啡

船吧咖啡,位在北城最热闹的大街上。门面小而旧,进了门没点咖啡味,只有一个办公桌。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不好搞定的大婶,让走进来的人很难微笑。要不是老巴刚好在那,程依香是不会进去的。 老巴,六十五岁,船...

[小说]咖啡谜之五:打翻咖啡

两天后,程依香在一堆撕烂纸的数位钢琴上醒来,她需要一杯咖啡。 她离开琴室,走到吧台后方,拿起水壶、装水、放上炉子、开火、转身拿咖啡豆、打开磨豆机、放进豆子、再转身拿咖啡杯……突然,她放下咖啡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