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专栏

邢军:早期上海电影中的咖啡文化与Party社交

对20世纪初的上海人而言,电影这一新兴艺术本来就是舶来品,是上海开埠后随着西方文明的涌入而被带到眼前的新兴文化娱乐方式。对上海人而言,影戏同西方人所带来的电灯、电话等新奇的玩意儿一样,象征着一个全...

霍华德·舒尔茨:想要保持超前,时刻更新自我

想要保持超前,必须始终在翅膀下装上一个新的发动机。——罗萨贝斯·莫斯·坎特 当你走下坡路时,很容易理解自我更新的需要。现状不如意,只有大改大动才有效力。 然而,人们很少会在成功的时候产生自我革新的...

茶与咖啡:试比较中西思维方式

在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中,特定区域和民族的人们会根据他们对世界的认识逐渐凝聚成认知和习惯,并形成特殊的思维方式。思维方式是一种特定文化主体固定了的思维习性的基本状态,包括思维结构、价值取向、认知属性...

马克·米奥多尼克:提神醒脑的茶与咖啡

“先生,你需要茶还是咖啡?”机舱乘务员沿着过道推着小车问。机舱中大多数遮光板都已经降下,但是还有几扇未曾挡住的窗户,不时透过几道光柱打破昏暗,露出窗外令人不安的太阳。这段旅程长达11个小时,我们已...

钻进产地为咖农验眼 医生咖啡师冲调光明

傍晚6时,推开咖啡店充满英伦气息的墨绿大门,即见墙上挂着一帧帧咖啡产地农民生活与收成的相片,黑板有咖啡处理法、冲泡方式的手绘图文介绍,还有不下10种的咖啡豆选择,足见店主对from beans t...

柯裕棻:台北的咖啡馆

近十年台北流行咖啡馆,几年之间,不起眼的小巷子里到处躲着令人惊艳的小空间,像这个城里吉光片羽的良善的那一面。特别是台大和东区两个商圈附近的小巷子,“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 从外面看进去,咖啡馆总...

王华容:加盐的咖啡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于2013年1月18日 他是一位很普通的男生,当公司活动结束之后,他第一次邀请这位女孩去喝咖啡。女孩很吃惊,然而碍于同事之间的礼貌,只有勉强答应了。当俩人坐在咖啡厅里时,气氛有点尴...

徐国能:早餐的几种方式

人生从矛盾中开始。 早餐是非常矛盾的东西,各科医师、专家都认为早餐的营养均衡能为健康与工作带来无限的效益,但是能好好吃一顿早餐的日子却不多。当我们从沉睡中被唤醒,风雅的人关心“花落知多少”或“绿肥...

霍华德·舒尔茨:别阻挡下属的进取精神

如果缺少个体的有勇气的行动,任何公司的新生,乃至民族产业的复兴,都是不可能的。——哈维·霍恩斯坦/《管理的勇气》 星冰乐:我犯过的错误中结局最好的一例 对我来说,要保持雄心勃勃的精神状态并不困难,...

金融时报:2020年世界大势预测

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会与欧盟(EU)达成贸易协议吗? 会。这是约翰逊的目标,他达成该目标的可能性也很大。然而,约翰逊宣布将把英国退欧的最后期限写入法律,这意味着这位首相目标...

霍华德·舒尔茨:想要再造卓越 先要重塑自我

区别一项工作的伟大、平庸或是低劣,最可以看出的,是有没有热情和想象力来重塑你自己每天的生活。——汤姆·彼得斯《追求卓越》 为什么我们成长得这么快? 自1992年星巴克上市后,我一直沉浸在公司增长的...

陈丹燕:关于咖啡的闲谈

高明是个温文尔雅的40岁上海男子。可以说他有点传统宁波人的长相,但他却让我想起比亚兹莱画片里的奥斯卡·王尔德。 他最早的咖啡记忆,是外公家里的咖啡糖,有人也叫作方块咖啡。它看上去像一块硬糖,被一张...

TIME:父母应否担心孩子未成年就喝咖啡

如果在星巴克或甜甜圈先生(Dunkin)度过一整个下午,你可能会看到一些青少年──甚至是一些年幼的孩子──路过时会进门买杯咖啡。美国咖啡协会(National Coffee Association...

管建中:冲泡一杯好咖啡

有些人喜欢喝咖啡,却不喜欢自己动手调理,他们之中,各有各的不同作法。不讲究的人,也许到便利商店去喝一杯廉价咖啡或罐装咖啡,就心满意足;稍讲究气氛或品味的人,可能会上某些如星巴克一类的咖啡店,坐下来...

咖啡馆主的日常:咖啡的浓与醇

人们总喜欢用浓醇、甘甜形容一杯咖啡的美,然而,何谓浓?何谓醇?其中的差别在哪儿呢? 咖啡含有胶质,胶质的感觉可以在川七、秋葵、皇宫菜、过猫等等蔬菜或者芦荟里找得到,那种黏黏稠稠滑滑的东西就是胶质。...

咖啡馆主的日常:令人赞叹的深烘焙

似乎是共识吧,多数烘焙咖啡的人都会认为,咖啡豆只要是深烘焙就一定是焦炭味,入口会有焦苦味也是理所当然。诸不知,深烘焙的咖啡豆虽然豆表会出现油脂,奶香表现的也比较清楚,能够做到深焙且不会有刺鼻的焦炭...

霍华德·舒尔茨:坚守信条还是灵活变通?

一个机构中最神圣不可动摇的应该是它行事的基本宗旨。——小托马斯·J·沃森 引自《基业长青》 如果你想买半磅榛子味的咖啡豆,在星巴克店里绝对买不到;如果你想用榛子糖浆来冲调拿铁咖啡,来这儿没问题。 ...

咖啡馆主的日常:涩的形成

我们经常会在咖啡里喝到涩味,“涩”绝对是咖啡里不应该有的味道。 涩分四种:青涩、干涩、生涩和燥涩。 青涩 强摘的瓜不甜,强采的果实会青涩。天底下不论什么类别的水果,如果不到瓜熟蒂落的熟透度即强行采...

咖啡馆主的日常:咖啡是天然的肠胃药

相信很多人都有被医生警告不能喝咖啡的经验,尤其是肠胃和心脏以及有睡眠障碍的人。医生的说法对吗?我只能说医生的说法是对,也是不对!矛盾,对吧? 大部分时间,我们都会接触一杯会有苦涩味道的咖啡,大部分...

咖啡馆主的日常:咖啡的风味曲线

    咖啡豆烘焙过程若无大碍,烘焙好的咖啡豆分装在铝箔袋内约经过三、五天后二氧化碳就会慢慢释出,咖啡的风味随后也会逐渐崭露,此时属于咖啡豆的香气、变化和层次感就能日渐丰肴。 烘焙好的咖啡豆虽然已...

李丽珠:咖啡与酒

父母亲都是善饮之人,遗传给我的却只有酒胆,而少有酒量。近十几年来,我常随着先生进出欧洲,他仍然保持着一贯的滴酒不沾,而我却因而品尝了不少美酒。 历史上的日耳曼民族曾长久统治过欧洲许多区域,而这些虽...

霍华德·舒尔茨:别让比你聪明的人吓倒

最好的管理者是那些对优秀人才有着良好直觉的人,一方面善于调动能人去放手做事,一方面则克制自己不对他们的行动横加干涉。 ——西奥多·罗斯福 许多企业家都会犯一个相似的错误:自己出点子,自己去包打天下...

卡伦·布里克森:在保留地骑马

我骑马踏进马赛保留地。之前我得蹚过一条河,继续骑行一刻钟,我就进入了野生动物保护区。我在农场居住期间,花了很长时间寻找可以骑马过河的地方:斜坡上有很多石头,而对岸的上坡又很陡,但是啊,“一旦踏入—...

咖啡馆主的日常:How can I talk about?

偶而,抽个空到各地的Coffee Shop观摩、学习,看看人家都怎么处理咖啡,听听别人如何赋予咖啡生命;当然,观摩学习的对象先决条件必须是自家烘焙,且烘的必须是精品或产区的庄园豆。 自接触咖啡那一...

杨浚鑫:从咖啡和面包说起

大概没有人能预料到,平日和善的瑞士人会为了小小的咖啡豆而动怒。 英国周刊《经济学人》上个月23日报道,向来有维持紧急物资储备的瑞士政府,近日宣布为节省资金,有意停止储备咖啡豆,因为它“不是必要的维...

咖啡馆主的日常:对的咖啡和贵的咖啡

贵,不一定是高级的保证! 很多人都会问:“什么样的咖啡才是好咖啡?” 其实一杯好咖啡的定义很“简单”,却也很“宽广”。之所以言之“简单”就是举凡豆子对了、烘焙对了、萃取没问题,就可以称是好咖啡。但...

沈志方:秋日咖啡两帖

一、咖啡那点事儿 年轻时谁喝那杯苦水! 除了苦,就剩下绝望的黑。喝中药起码有希望治绝症、起顽疴,喝咖啡有啥? 我自首───这不是好咖啡的错,错的是时代,是长得像咖啡的进口垃圾。可这些年不同了,街边...

毁于纳粹的咖啡馆足球

一条为人熟知的分界线画出来了:英格兰硬朗、体格好;大陆讲究技术、有耐心,没准还缺德。 咖啡馆文化 查普曼独自完成了一场改变,从而解答了一个特定问题。见到他的方法发挥了作用,英国足球便跟上他的脚步,...

咖啡馆主的日常:什么叫喝咖啡

【一. 人体吸收了咖啡因,能够转换成肢体运动时所需的传导物质-左旋多巴胺,少了这个,就比较容易罹患巴金森氏症。 二. 咖啡中的氯酫酸是一种抗氧化的防癌物质。氧化就金属而言,即为生锈。之于人类,就是...

NOA BERGER:法国咖啡的精炼和重新定义

尽管发展相对较慢,但这一运动却引起了烹饪界的注意,法国厨师Alain Ducasse最近进军精品咖啡市场就是明证。 Le Café – 在撰文之时,Alain Ducasse在巴黎开设两家店面,它...

卡伦·布里克森:走火意外

十二月十九号夜晚,临睡前我走出家门,看看有没有要下雨的意思。我相信高地上很多农夫这时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在幸运的年份,有时在圣诞节前后会有几场倾盆大雨,这对那些十月短雨季里开花的咖啡幼苗极有好处。...

辜振丰:文化空间的蜕变 从沙龙到咖啡厅

对于欧洲人来说,空间是孕育文化思想的场所,尤其是沙龙和咖啡厅。沙龙是有别于安身立命的住家空间,它对于欧洲文化、艺术、思想的发展贡献是空不可没的。沙龙在上流社会人士的住家里,定期邀请名人互相谈文论艺...

给我一杯巴西咖啡

“给我一杯巴西咖啡。”一位充满挑衅语气和表情的男人站在瓦斯炉台前点咖啡。 “很抱歉!我已经很久没有提供巴西和曼特宁咖啡了。”正在煮咖啡的我略抬了头看他一眼,淡淡地答。 “为什么不卖?”口气依然强悍...

陈年咖啡豆

追求精品豆、著名产区与庄园,俨然已是风潮,至于陈年咖啡豆(Aged bean)对消费者而言,依然是个陌生的名词。 所谓陈年咖啡豆(Aged bean),意即将生豆借由延长储存时间,达到自然变老的目...

咖啡屋内的捣灰

“那间咖啡屋的灯光和客群,让你入内几乎能感知一颗颗空气粒子携着香醇轻柔地落在肌肤上……”我邀难得有闲的先生去喝咖啡,他常敷衍我的故作浪漫,我则不在意他不佯装倾听。见他身影开始远离,赶紧直接跳到结尾...

卡伦·布里克森:一只瞪羚

卡芒提从平原来到我家,露露来自森林。 农场以东横卧着恩贡森林保护区,那时几乎全是原始森林。依我看,把古老森林全部砍掉又在原地种上桉树和银桦的做法,实在很可悲,它本可以成为内罗毕独一无二的游乐场和公...

刘书甫:咖啡瘾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瘾?

走出校门,跨越新生南路,进入温州街一带纵横的巷弄间;或通过行人地下道,到罗斯福路对面的商圈内。除了小吃与餐室,大概没有一座大学校园的周遭如台北公馆这般,由咖啡馆群妆点出独特的表情。 雪可屋、鲁米爷...

孙恺愉:音乐咖啡屋

转角新开了一家咖啡屋,我经过很多次,都没有进去。虽然它的名字叫“音乐咖啡屋”,我并没有马上把它和音乐联想在一起。现在咖啡屋那么多,噱头也很多,各种各样的名字都有,看多了也就麻木了,很难吸引到我。 ...

关于咖啡知识,我力有未逮

好几次,Full House的朋友问我,网上好多人提出咖啡的疑问,希望多了解属于咖啡的知识,何以我不上网针对他们的疑问做个解答? 于是,曾经我上过BBS网站,也阅览过各类知识网站;很遗憾,我帮不上...

朵拉:咖啡或茶

“咖啡或茶?”在飞行的班机上,空中服务员会过来询问,待客人做出选择以后,空服员继续问:“加糖或加奶?”那时我一直喝加糖加奶的咖啡和红茶。遇见作家朋友,听说我每天一定喝咖啡,他好奇,问我是不是听过奥...

林疋愔:喝咖啡的韵味

多数人都以为咖啡要趁热喝,香气才出得来;学长却说,咖啡要放凉了再喝,而且要喝黑咖啡,不添加任何调味,才能感受它的层次和韵味。   学长是我以前的老长官,退伍后经营咖啡店,成为名副其实的咖啡达人。还...

科学的、艺术的专业烘焙

国外众多科学家在咖啡豆里发现超过2000种不同物质,以目前的科技,他们只认识八百多种,一半都不到,咖啡豆的复杂可见一般。咖啡烘焙是利用高温破坏咖啡豆里原有的物质,再重新排列组合成新的化合物。咖啡要...

卡伦·布里克森:移民者家里的野蛮人

有一年,长雨季没来。 那次经历非常可怕,经受过的农夫们都不会忘记它。即使离开非洲好多年,在某个北国潮湿的气候中,他仍会在深夜听到大雨倾注时突然坐起来,大喊:“终于来了,终于来了啊!” 一般的年份,...

郑道尧:没喝完的黄金曼

昨天下午去附近小学旁的豆腐店买豆腐豆浆—-,刚买好就喷起大雨–,瞄到对街有家家庭式的咖啡馆—-,想想来躲躲雨好了—- 这种社区型咖啡馆是半退休者不错...

崔舜华:咖啡与烟

对于咖啡,我想自己已有了黏伴血髓的依赖。一日不饮咖啡便浑身不舒坦,感觉精神心智被包裹在黏腻的肉体内,与外面的世界隔着厚厚一层肉膜。谁对我说话都听不清楚,至于是谁人在我面前,双眼也看不清晰。 从未想...

贾各布斯:幸福,从谢谢这一杯咖啡开始

是谁决定了我要喝哪一种咖啡?是谁在全球成千上万种咖啡中挑选了本日咖啡给我喝?这个问题让我在追本溯源的过程中前进了一步,我认识了艾德.考夫曼,他是老乔咖啡公司里的采购主管。 他聊咖啡的神情就和其他人...

卡伦·布里克森:一个本地小孩

卡芒提是个基库尤小男孩,是我的一个佃农家的儿子。我那时和佃农家的小孩们都很熟,因为他们都在农场上为我做工,常在我家周围的草地上放羊,而且坚信这里总会有什么趣事发生。卡芒提在遇到我之前肯定已经在农场...

书摘:睡眠问题

艾米·沃尔夫森(Amy Wolfson)非常了解睡眠。永远精力充沛,顶着一头又短又卷的棕色头发的她,是圣十字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的心理学教授,同时也是国家睡眠...

周雪君:咖啡是你的必须品吗?

坐地铁少不免滑手机,看的都是惯常浏览的资讯网站 app ,由《纽约时报》到《华盛顿邮报》,再到《卫报》、《BBC》。如果还有时间,就看《立场新闻》、《端传媒》、《关键评论网》,偶尔看一下 New ...

书摘:咖啡馆里的文学家

在所有英国人都喝茶的今天,我们无法想象咖啡和咖啡馆在1700年前后给英国文学造成了何等的影响。巴洛克早期,英国文学中还完全没有辩证法,没有浪漫主义文学的轻松而又尖锐的两人对话。法国作家的一页纸上就...

卡伦·布里克森:恩贡农场

我在非洲有一座农场,在恩贡山脚下。农场坐落在六千英尺高度以上,赤道在北方一百英里外横贯而过。白天,你觉得自己升得很高,逼近太阳,清晨和晚上则澄澈宁静,深夜清冷。 地理位置和土地的高度一同构成了一卷...

陈丹燕:蝴蝶的翅膀

早上太阳太好,所以要一个人去慢慢吃一份颜色缤纷的早餐。旅行的时候,有时就会这样想,反正时间突然变成了大把的,不妨浪费掉一点。能独自泰然自若地消磨时间,最是自在。 十多年前就已经爬满青藤的大房子,底...

正确摄取咖啡因

还在可娜的时候,我联络到了马修·葛尼欧,他是阿肯色大学运动与休闲健康学系的运动生理学家。我另外还联络了伊文·约翰逊,他是康涅狄格大学的博士候选人。这两个人相互合作,进行咖啡因的相关研究,这次也来到...

书摘:代用咖啡之祖

一道庄严的命令可能一瞬间会变成一个可笑的谬论。1808年,图卢兹商会发布公告:如果能发现重要药学物质(例如可治疗与预防疟疾的奎宁),或是生产出可替代人们已经习惯的果汁和咖啡的奢侈品,而同时既不降低...

灵丹妙药:神奇的咖啡因

伊玛目和他的僧人们第一次在寺中大口地喝着咖啡时,他们知道自己吞下的是什么灵丹妙药吗?不知道。因为科学界直到几百年后才给这种汁液起了名字。1820年,德国化学家隆格(Runge)第一次从中萃取出咖啡...

什么成就一杯好咖啡?

又回到了老问题:到底是什么因素成就一杯好的咖啡? 如果是风味让我们对咖啡如此疯狂,那为什么我们爷爷奶奶所喝的咖啡量,是我们现在的两倍之多?他们当年的咖啡,早在饮用前很长一段时间就烘焙并研磨好,接着...

马旗戟:我爱汤唯姐姐,但我更爱好咖啡

本来想睡觉了,有点累。看到永伟老师这篇有趣的文章,也想说几句。长话短说吧。 ① 瑞幸咖啡烧了N亿之后,初步建立了初级的品牌、用户群、营收与门店,这当然不错,也比ofo强。 ② 在咖啡之外,销售周边...

杨石头:咖啡消费的三种人

等电梯。 看见身边两人拿着瑞幸咖啡,请教他们,为啥喝这个咖啡?答:才给的啊,免费啊。再问,就没有啥理由了。 说明啥?没有感知的品质,没有解决刚需×痛点×高频的本质,这产品究竟好在哪里?潮酷流行吗?...

霍华德·舒尔茨:员工不是生产线上的零部件

财富不过是手段,人才是终极目的。如果不能用物质为我们的人民扩大机会的话,一切物质的丰裕对我们而言都毫无意义。 ——约翰·F·肯尼迪 《联邦国家》(1962年1月) 失败的教训 自1987年以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