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专栏

0

咖啡馆主的日常:这不是钱的问题

几天前到中部走一趟,我到一家烘焙商那儿去,老板是我多年的好友,他在中部也算是一个大咖,知名度颇高。 排架上一包包豆子,都是半磅装,有好几款都是三千多元,其中有一款,不记得那是哪里的豆子,一包370...

0

霍华德·舒尔茨:铭记企业的价值

衡量一个人的最终尺度,不是看他顺顺当当的时候待在哪儿,而是看他在受到非难和争议的时候如何应对。——马丁·路德·金 一对有了新生婴儿的夫妇一般不会坐下来想一想:我们作为父母的使命是什么?我们可以给孩...

卡森·麦卡勒斯:伤心咖啡馆之歌

一 小镇本身是很沉闷的;镇子里没有多少东西,只有一家棉纺厂、一些工人住的两间一幢的房子、几株桃树、一座有两扇彩色玻璃窗的教堂,还有一条几百码长不 成模样的大街。每逢星期六,周围农村的佃农进城来,闲...

20世纪,咖啡走入“寻常百姓家”

进入20世纪,意大利和美国成为咖啡市场的核心,因为咖啡已经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方式之中。在当时的(包括现在的)意大利,一道著名的风景就是人们会在上班路上,站在咖啡馆里匆匆喝下一小杯意式浓缩咖啡。在美...

霍华德·舒尔茨:万丈高楼始于一石一木

有远见的企业创办者……首先是集中心思打造钟表——构建一个组织——而不是报告时辰,借此拿出有前途的产品,在市场上一炮走红。 ——选自《基业长青》(吉姆·柯林斯&杰里·波勒斯著) 有时,亏钱也...

咖啡瘾史:咖啡与卡特草

伊斯兰教祭司不满清真寺空荡荡,咖啡馆却挤满了人。 ——大仲马(Alexandre Dumas) 咖啡的邪恶姐妹 我搭车抵达也门首都萨那(Sana’a)时,已经将近午夜 12点。我对于自己能活下来感...

咖啡瘾史:也门的古老咖啡港

旅途中经过一处咖啡树林,他宛如虔诚的教徒一样摘取咖啡果实补充身体养分,发现这种果实可以让头脑灵活、清醒,精神充足地完成传教使命。——纳吉姆·阿丁·阿盖兹(Najm al-Din al-Ghazzi...

咖啡是一种信仰 总与探索精神密切相关

人们常问:“怎么才能找到合我口味的咖啡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对我们来说,咖啡总是与探索精神密切相关。人的口味和喜好会受心情、时间以及在吃的食物的影响而发生变化,对咖啡的口味也一样。如果你同意上述...

百年早餐史:咖啡、闹钟与法国人的早餐

早餐末日? 易普索市调公司(Ipsos)在2012年针对法国人的饮食习惯进行调查,结果显示,传统欧式早餐在法国依旧非常受欢迎。有超过80%的法国人每天早上会喝这三种18世纪以来在此萌芽生根的兴奋饮...

咖啡瘾史:咖啡的祈祷

咖啡壶带给我们平安,咖啡壶让我们的孩子成长,让我们财源滚滚,请驱逐所有邪恶,赐予我们甘露与绿草。——奥罗摩族祈祷文 奥罗摩族的咖啡仪式 在哈拉,咖啡豆是权力的象征,种植咖啡的族人是哈赖什人(the...

韩怀宗:人类起源与咖啡树

不知是天意抑或巧合,人类与阿拉比卡咖啡树皆发源于埃塞俄比亚。1974年,一批古生物学家在埃塞俄比亚北部阿法沙漠(Afar Desert)的哈达(Hadar)掘出距今400万年的南猿(Austral...

咖啡瘾史:我的第二杯咖啡

从哈拉城搭车到吉加 ·吉加的两小时路程还算平静,在穿越被称为奇观峡谷的路途中,我看不出这河谷有什么特别。我们在早上五点多就出发,因为阿伯拉警告我,开车的司机在下午两点以前一定要离开吉加 ·吉加,否...

咖啡瘾史:寻访兰波豪宅

“你喜欢兰博吗?”问我话的是一位瘦小的阿拉伯人,他蹲在白色土墙的阴影下,有敏锐的眼神、稀疏的胡子,头上裹着白色印度头巾。实在看不出他是西尔维斯特 ·史泰龙的影迷。 (史泰龙在著名电影《第一滴血》里...

咖啡瘾史:第一杯咖啡

煮咖啡像在制作一件艺术品,所以也要以艺术的形式品尝。 ——阿卜杜·卡迪尔(Abd el Kader),16世纪 奈洛比,肯尼亚,1988年 “埃塞俄比亚最棒了!”比尔的眼睛为之一亮。 “非洲的佳肴...

咖啡馆主的日常:一个孝顺的孩子

有一个很英俊、很英俊、很英俊的男生(我用英俊而不是帅,看倌应该也就清楚这个男生有多美了),用轮椅推着一位老太太,老太太看起来年纪有一点大,但是皮肤非常白皙,肤质也好,如果不看她的脸,只是看她的皮肤...

陈丹燕:在索伦托的河畔咖啡馆

瑞士索伦托文学节给每人一些代价券,凭它,在这古老的小城里吃饭、泡咖啡馆,都可以少付钱。可大多数人还是把它们用到河畔咖啡馆去了,那在古代粮仓对面的咖啡馆一到黄昏就挤满了人,温暖的空气里充满了说话声。...

咖啡馆主的日常:这个年轻人很新鲜!

有一个年轻人走进我的店,看他很陌生,我问他“第一次来?”他说“是!”“怎么会找到这么一家店?”“看PTT推荐的,说到宜兰想喝咖啡,一定首选Full House。”“PTT不是都在骂我吗?“没有哇,...

韩怀宗:英国两性大论战缘起于咖啡

咖啡传进伦敦也激起涟漪与火花,不但掀起两性大论战,也成为选举制度、证券商、保险公司初试啼声的练功场,更成为道貌岸然的英国士绅或清教徒标榜清醒、理智的饮品。 其实,英国比法国更早接触咖啡。早在17世...

詹姆斯・费曼:烘豆的一天

烘豆日开始得很早。咖啡是一种上午业务,天未亮就得开始。蓝瓶烘焙厂的烘豆师到得比门卫、送货司机、咖啡师或会计等都要早。凌晨4点起床如此艰难,可说永远不会轻松。对我来说,无论何时上床,凌晨4点闹钟铃声...

霍华德·舒尔茨:说“不”者难成大业

我们判断自己,是根据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而别人判断我们,乃根据我们已经做成的事情。 ——亨利·华兹华斯·朗费罗《卡瓦纳》(1849年) 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故事,每个企业家的梦想是:想出一个伟大的点...

韩怀宗:也门咖啡 消逝中的阿拉伯狂野

埃塞俄比亚虽是阿拉比卡诞生地,但17世末至18世纪初,欧洲人最先喝到的咖啡却来自也门。当时的非洲或阿拉伯咖啡悉数从摩卡港出口,地利之便使得摩卡变成咖啡的同义语,“城墙之都”哈拉反而被喧宾夺主变成配...

陈丹燕:金赛尔的甜

大西洋边上的爱尔兰小镇金赛尔,是我爱尔兰旅行的最后一站,从都柏林的布鲁姆日开始,每天走来走去,渐渐从东部走向西部,南部,去到凯尔特音乐的老家,去到从灰白色岩石的缝隙里开出粉红野花的海岛,去到克拉克...

咖啡馆主的日常:你有真的蓝山咖啡吗?

   很普遍的,“台湾卖的蓝山咖啡,很多都是假蓝山咖啡”的印象深植人心。什么是《蓝山咖啡》很多人是搞不清楚的,即便如此,依然对蓝山咖啡豆的真伪存着莫大的疑问。    蓝山咖啡的定义我已经在之前已经...

韩怀宗:南大西洋咖啡因拿破仑而闻名

法国杰出军事家拿破仑堪称咖啡史上最浪漫、悲情的人物;他的白兰地私房咖啡、随身携带的圆柱形土耳其磨豆机,皆被传为美谈。他虽是18世纪中叶至19世纪初的人物,但老天冥冥中早在16世纪初便开始为他物色最...

霍华德·舒尔茨:我与星巴克相遇的故事

每天,我都几百次提醒自己,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取决于他人的劳动,无论逝者还是生者,我须尽一切努力以使自己配得上自己的所得。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正如星巴克并非我所开创,浓缩咖啡和重烘焙咖啡...

詹姆斯・费曼:杯测与咖啡风味描述

咖啡烘豆师花大量时间杯测,杯测是行业术语,指以评价为目的品选咖啡。杯测使我们能够评估从生豆商或者种植农获得的样本,并选择想要的。这也是我们确定哪个品种的咖啡豆适合什么烘焙度的方法。另外,它使我们能...

詹姆斯・费曼:自家烘豆的诀窍

自家烘豆的其中一种基本方法是:在烤炉里的带孔烤盘放上生豆,烘之。你可以购买复杂的烘豆用具与机器,但进行重大投资前,不妨先试试看此妙招。其结果是相当质朴的,当然你也不会这样来烘焙昂贵的巴拿马瑰夏咖啡...

詹姆斯・费曼:地狱的特别保留席 胶囊咖啡机

此前提过,口味是主观的。不同人偏爱不一样的咖啡,这不仅可能,而是很有可能。理性的人对很多东西持有不同意见,其中也包括咖啡。但我要明确指出:胶囊咖啡不但糟糕,而且错误—“糟糕”指胶囊咖啡机不可能产出...

咖啡馆主的日常:给客人讲麝香猫咖啡

店里的常客拿了一包豆子给我,包装袋上什么都没有写,一包豆子大约是半磅装。我问客人“这什么豆子?” 客人说“不知道,朋友拿给我的,什么都没有说。”我在想,他是不是想考我,看我能不能从豆子看出端倪,可...

詹姆斯・费曼:失业开启了我的咖啡事业

从能记事时起,我便对咖啡产生了自己的想法。对咖啡的兴趣如种子般在我四五岁时种下,那时我父母让我用开罐器打开他们的MJB绿罐咖啡。我像个成年人那样,用工具(危险的!)撬开咖啡罐子,当开罐器切入金属罐...

韩怀宗:威尼斯点燃欧洲咖啡火苗

16世纪伊斯兰教世界在惊涛骇浪中完成咖啡世俗化。这股咖啡激情于16世纪末叶至17世纪初,通过威尼斯商人、外交官、植物学家和出版物,“传染”给欧洲人,迸出灿烂火花。阿拉伯的波斯猫、郁金香、服饰和文学...

韩怀宗:郑和暗助咖啡世俗化

就饮料史来看,茶叶远比咖啡发展得早,也更顺利。茶艺对咖啡世俗化是否也有带头作用?答案是肯定的。明朝三宝太监郑和是伊斯兰教徒,于1405至1433年间7次下西洋,最远航抵红海滨的也门、索马里和肯尼亚...

咖啡馆主的日常:大陆来的学生

大陆来的学生?可以说是学生吗?
       三个女生一进门,听她们口音就是大陆腔,北京腔,咬字清楚,翘舌的厉害。
   
 我说“妳们来自大陆!” 
“是呀!”
 “妳们自由行?”
 “对呀,现...

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仙人掌上的星宿

埃塞俄比亚时间,是以日出开始计算的。在赤道国家,太阳每天从地平线冒出的时间都很准确。一日里面,黑夜白昼各占一半,并没有南北半球的季节性日短夜长。那儿的鸡啼声说不定很同步,有彼此壮胆的情况下,也特别...

鲁迅笔下的“革命咖啡店”是哪一家?

1928年8月8日 《申报》刊登《上海珈琲》一文,文章作者称自己在这家咖啡店里遇到了龚冰庐、鲁迅、郁达夫、孟超、潘汉年、叶灵凤等 “今日文艺界上的名人”。见此,郁达夫和鲁迅马上撰文予以澄清。 郁达...

咖啡馆主的日常:想开咖啡馆?别想的太简单!

开店?没这么简单啦! 大约快两年前吧!有一个年轻人跑到Full House来,他说他来喝过一次咖啡,觉得我的咖啡很有魅力,他今天来是要跟我学煮咖啡,他要开咖啡厅。     我问他“咖啡厅要开在哪里...

咖啡的风韵:香、甘、柔、顺、滑、细、甜

咖啡,要在凉的时候喝。 你对我的感觉,请在人静之时慢慢品尝。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观念:“喝咖啡要趁热的时候喝”。 以前我也作如是想。但是自从验证了小李告诉我的:“咖啡要等凉了才好喝”,我就开始喜欢上...

咖啡爱好者说:我忘了为何喜欢喝咖啡

若问我,为何喜欢喝咖啡,我还真的答不上。 小时候,第一次喝咖啡,是家里泡的,称Kopi,黑黑的咖啡,加入糖搅拌,然后搭配饼干,觉得是绝配享受。一般上,我偶尔会在晚上做这样的事,同学知道后对我说“你...

叶永烈:一杯咖啡映双城

来来往往于上海与台北之间,很多人问我这“双城”有什么共同之处?大处且不论,我只从小小一杯咖啡说起……    走在台北大街小巷,咖啡馆星罗棋布,满城飘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难怪人称台湾“一半是海水...

王策:深入浅出认识咖啡豆 从种子到杯子

对于咖啡师而言,尤其是像我这样的比赛选手,咖啡需要被剖析,了解,重组。咖啡的三大状态,生豆,熟豆,液体,就是我们在此文中即将揭秘的主题。首先邀请各位和我一起来到位于中美洲,巴拿马的Ninety P...

吴则霖:赛事越来越多 咖啡冠军到底代表什么?

近年来咖啡相关赛事可以说风靡全球,台湾也不例外。究竟目前有多少种咖啡赛事呢?大概连我都记不住了。每举办一个竞赛,就会随之产生一个冠军,当然,还有很多的决赛选手和评审,常常有人开玩笑说这情况已经跟满...

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裂谷中恰特草

清泉岗机场的候机室,播放着一个有关非洲的旅游节目。 其实我并没有刻意观望那个电视荧幕。视网膜记下的,只是航班状态显示屏与及玻璃窗外停泊着的飞机之间的闪烁盒子,从里面释放出来的光线里,包含一些线条和...

马国亮:民国时候的咖啡及其刺激性

我说不喜欢咖啡,并不是说不吃之意,每个月里大概总要吃三四次。多吃不会,少少吃一点,倒也是很有趣的事。要我自已去动议弄咖啡吃,是很少有的。假如有一杯咖啡放在我面前,我却很很喜欢地把它灌到肚里。我常到...

沈西城:吃一杯咖啡

上海人管喝咖啡叫“吃咖啡”,养成此习始于七十年代留学东京,晨起上学,到车站附近吃茶店进早餐,早上有优惠,咖啡一杯,奉送多士和烚蛋乙枚,二百円即可充饥,留学生活苦,贪便宜,每早往光顾,日久跟咖啡结下...

咖啡馆主的日常:停不下来的男生

有一对男女,男生高高的,说帅倒还好,但是蛮有型的,看起来挺舒服的。他的女朋友就真的很漂亮,一头长发,大大有灵气的眼睛,也是高高的,两人其实挺登对的。男生来过几次,是大女儿国中同学的哥哥,对咖啡颇有...

何韵诗:浅焙的魅力

喝咖啡的人,无论是随便喝还是认真钻研的,一定有注意到豆子包装上,大多会写上”Dark Roast”或“浅焙”、“中焙”之類的字眼吧?知道每种烘焙程度的分别吗? 咖啡豆会因不一样的地理与处理方法而产...

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琥珀色的图腾

咖啡真是一样神奇的农作物。 无论是泰国种植稻米的农夫、又或是巴西出产甘蔗的工人,在日出日落、四季交替中努力经营,把汗水渗入泥土以换取回报。这种生活对他们说,是世代以来的习惯,也是生活所需。所以他们...

咖啡爱好者必读:AA是个什么东西?

肯亚AA、辛巴威AA、桑比亚AA、乌干达AA、巴布亚新几内亚AA、印度马拉巴AA… …看看这些有生产咖啡豆的国家,国名不一样,但是都有一个共通点,国名后面都有AA,AA代表什么? AA是咖啡豆的分...

沈志方:酒茶烟咖之徒

喝茶饮酒人人都懂,烟咖者,可不是抽烟的“ㄎㄚ”,乃香烟咖啡之缩写也。 1、我说,喝酒这码事儿啊…… 读中文系时最向往“放胆文章拚命酒”,竹林七贤、饮中八仙若手中无酒成何体统!李白无酒还像话吗?杜甫...

何韵诗:每天一黑物

从三四年前开始学习喝单品咖啡,到了现在,“为自己泡一杯咖啡”已变成了每天不可或缺的规律,在家里或在公司用心冲一杯黑物给自己,是每个繁忙工作天隆重又简单的小序幕。 先把今天想喝的咖啡豆从架上一包一包...

朱芳文:精品咖啡忙与茫之用机器替代人工

上海咖啡展上见到这款台湾产的全自动手冲设备(暂请忽略全自动和手冲之间的矛盾),有七种冲煮方式,可以同时间冲三壶咖啡。估计单价在7、8万人民币左右。 厂商准备采用的经营模式是租赁给咖啡馆,听起来挺有...

何韵诗:单品咖啡豆的不同面貌

家中长期放置超过两三包不同品种口味的咖啡豆,若加起放在公司的,总数应该维持在五六包左右。以一包大概200g,每杯咖啡用豆量20g,这样的量要两个多三个月才能完成,再看看咖啡豆的最佳期限其实是一个月...

咖啡馆主的日常:我教你煮咖啡是免费的

两个女孩子打从进到店里来,就一直站在放炉火的吧台前,点咖啡、闻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我在煮咖啡的时候,眼睛也死盯着整个过程。 她们问我用的器具叫什么? 我说Syphon。 她们说没有见到过。 我说...

何韵诗:你是为了什么喝咖啡的?

是活在我城太繁忙,睡眠无论如何追赶都补不回來,必须以咖啡因催眠自己“我好精神”?还是在乏味的日常里,到café点杯latte装文青,为生活营造浪漫感?女明星的话,不用说,九成是为了消水肿(笑)。 ...

咖啡馆主的日常:女子无才便是德

女子无才便是德,有点道理! 小小厢房有一个客人,安静地在看着书,啜饮着咖啡。 吧台一位男客,我正与他聊著有趣的话题;门开了,前后进来两位女士。 她们在台灯前坐下来。我过去送茶水,顺道问她们要什么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