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专栏

0

李清志:遥远的咖啡馆

搭乘平溪线火车,经过隧道与溪谷,然后在无人的车站下车,整个大华车站旁,什么店家都没有,就只有一家咖啡店在营业,好像这个车站是专为它设置的一般。“与路咖啡”是一家位于山林偏僻车站的咖啡店,咖啡馆没有...

唐鲁孙:湖州的板羊肉和粽子

在北平吃惯了西口的大尾巴肥羊,无论是炰烤涮,甚至于羊肉做馅包的水饺,烙的肉饼,只觉得羊脂甘腴,毫无膻态厚腻的感觉。后来在上海大雅楼吃过一回羊羔,另外吃过一次带皮红烧的羊肉大面,虽然收拾得挺干净,可...

咖啡馆主的日常:又是一个外国人

啊?又是一个外国人! 八、九点,来了一个外国人,身高不是很高,看起来很年轻。我有一点不知所措,原本英文就不是顶好,加上太久没说了,所以显得生疏了。好在大女儿在,我脸转向大女儿,叫了一声女儿的名字,...

朱宗庆:一杯咖啡的回顾

多年来,我常常回想起在维也纳求学那段光阴。当时,在街头咖啡厅,点一杯咖啡,坐一个下午,享受片刻悠闲,那场景仍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也是在那时,养成每天喝杯咖啡习惯。 喝咖啡对我来说,不仅是喝咖啡,更...

全球上瘾:奢侈品与统治者

失去自由的咖啡 在18世纪的法国,“咖啡”与“启蒙”为同义词:当意大利人彼得·斐利(Pietro Verri)在巴黎创办一份文学和哲学杂志时,他直接取名为“IlCaffé”,尽管杂志中的内容与咖啡...

唐鲁孙:白菜包和生菜鸽松

说菜包也许有人不知道,要说生菜鸽松,现在台北市岭南口味正应时当令,而生菜鸽松又是广东餐馆不可或缺的名菜,所以一提生菜鸽松这道菜,对常在外面跑跑的人,总不会太陌生吧! 前些日子在台北跟几位朋友在一家...

全球上瘾:文学百年

赞美咖啡 18世纪是文学发展史上的辉煌时期,文学第一次不再局限于书本文字,而是如一座突然爆发的火山,它的岩浆开始渗透生活的方方面面。每一封情书都是一篇文学作品,每一个自然科学新发现都以文学的形式展...

咖啡馆主的日常:季风咖啡的由来

虽然我有几年不卖亚洲豆了,不是它们不好,而是少了酸的咖啡,在店里就是乏人问津。即便如此,我还是不得不提一款亚洲特有的咖啡,印度马拉巴,季风咖啡! 印度于1858年沦为英国殖民地,而印度季风马拉巴咖...

咖啡馆主的日常:英国龙 美国虎

就国际事务而言,英国和美国的角色一直都是狼与狈的关系,我们姑且称之为兄弟邦谊。 私底下,英国人说美国人太粗鲁、无礼!美国人却说英国人太傲慢、目中无人! 但是就咖啡而言,这两个国家却又是大异其趣! ...

马丁·皮斯纳:文学叙事如何塑造了世界

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从小就被培养成马其顿的领导人。马其顿这个希腊北部的小王国与临近城邦国家,尤其是大敌波斯,长年交战不休,这意味着亚历山大必须学习如何带军打仗。当...

全球上瘾:咖啡与专制主义

国家利益 咖啡在到达西欧的前几百年只是消遣品,尚未成为国民经济中的产品的一部分。直到咖啡的销量和产量开始不断增长,它才逐渐成为一种商品。统治者发现有利可图,便利用手中的权力,履行保护商品和商品贸易...

唐鲁孙:打卤面

一天三餐,南方人大米为主,北方人以面食杂粮为主,吃面食的除了馒头烙饼之外,还是以吃面条的时候居多,吃面条不外乎是炸酱或打卤。前几天白铁铮兄写了一篇炸酱面,今天就谈谈打卤面吧。 打卤面分“清卤”“混...

全球上瘾:岛上王国 荷兰

争夺人间天堂 世界近代史的开端不仅由哥伦布(Columbus)开启,瓦斯科·达·伽马(Vasco da Gama)也扮演了重要角色。1492年,哥伦布船队向西航行,在寻找通往印度的海上航路中偶然发...

唐鲁孙:蜂糖糕和翡翠烧卖

我虽然是道道地地的北方人,可是小的时候,跟随家人经常在大江南北跑来跑去,所以对扬州镇江以及里下河一带荤素甜咸各式各样点心,吃得不少,因此印象也深。来台若干年来,每一县市都有以淮扬面点为号召的大饭馆...

全球上瘾:咖啡老哥

在英国起步 预感自己时日不多时,血液循环的发现者哈维找来一位公证人,并向他展示了一颗咖啡豆。他用指头轻轻指着这颗豆子,宛若爱不释手的宝物,微笑着说:“这是幸福和思想的源泉。”他在遗嘱中将他实验室里...

全球上瘾:苏莱曼·阿加和巴黎人

土耳其使者 阳光下的镜子,镜子上的阳光。17世纪中期前后,日头好像赖在了法国,赖在了凡尔赛宫花园的上空。这里的统治者是太阳王、光的化身路易十四(Louis XIV)。他能聚集阳光,无论在室内室外,...

咖啡馆主的日常:高价却廉价的杯测师!

“妳怎么不去考一张证照?” 一个Full House的朋友,也许几经挣扎,最后按耐不住才这么问我。 “考什么证照?”我问他。 他说“像是杯测师、吧台师,或是烘焙师的,什么都好,反正挂张证照,给人专...

全球上瘾:马赛医生的致命一问

马赛第一家咖啡馆 在所有嫉妒勃兰登堡与黎凡特地区和东方的贸易往来的人中,最引人注意的莫过于马赛人。他们的居住地不像威尼斯人那般神奇,但他们的出身也是部传奇。 他们最早是从福基斯地区迁出的希腊人,于...

咖啡馆主的日常:委内瑞拉咖啡的悲歌

委内瑞拉是一个以石油,棒球运动员和幸福的人而闻名的国家。但是,您知道吗?一百多年前,它还以生产阿拉比卡咖啡和可可而闻名! 委内瑞拉历史概述 在1940年代,石油繁荣之后,大城市为农村人口提供了新的...

全球上瘾:啤酒的统治

无酒不欢 当时啤酒在北德占据重要地位的时间还不长,不过250年。啤酒一家独大的时代开始得更晚。 早期的日耳曼人虽然和色雷斯人、斯基泰人等其他原始民族一样饮用啤酒,但并未像古希腊人崇拜葡萄酒般将啤酒...

全球上瘾:威尼斯人的商品

战士与商人 就这样,经过一次影响世界格局的战役,大量咖啡进入了维也纳——神圣罗马帝国的东南门,但它对德国还远远未能产生影响。 从维也纳撤离的联军没有带走咖啡。如果咖啡那时被带到了德累斯顿,那么德累...

全球上瘾:英雄哥辛斯基

战争中的咖啡 奥斯曼帝国不断壮大。它从其新的中心,即曾经的世界统治中心君士坦丁堡向东南西北四处扩张。接近1460年时,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被奥斯曼帝国纳入管辖之下,两年之后,瓦拉齐亚也被其统治。15...

全球上瘾:迫害和胜利

咖啡之争 舍和德特清真寺的僧人们第一次喝到“咖瓦”是在什么时候呢?这个时间很难确定。 可以确定的是,伊本·西纳,这位亦被充满经院哲学气质的欧洲中世纪称作阿维森纳(Avicenna)的伟大的阿拉伯医...

张操:我在美国喝咖啡谈科学

我在美国的大学工作和生活了二十年。现在我每天清晨喝一杯咖啡,几乎是我保留下来的唯一西方习惯。 我在美国退休以后,长期住在中国。经常有人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生活在美国好,还是中国好?我的回答是:各有...

刘墉:咖啡老豆

我有食道逆流的问题,只要一天不吃药,酸水就能涌到喉咙。医生说别喝咖啡了,我大惊道:老夫烟酒不沾,连餐馆都很少去,你再禁我咖啡,我还活着干什么? 我十五岁就开始喝咖啡,全是受侨生的影响,那时候我家楼...

唐鲁孙:红白芸豆、豆腐丝、烂蚕豆

说句良心话,拿一般来讲,一日一二餐,北方的饮食,似乎没有南方人来得精细讲究。可是北方人对于蛋白质丰富的豆类,特别有所偏爱,于是有关豆类的吃法,也就花样翻新层出不穷了。 先说红白芸豆吧!这种吃食,一...

唐鲁孙:鸡蛋炒饭

前不久万象版男士谈家政,有人说到鸡蛋炒饭,中国人从古而今,由南到北,鸡蛋炒饭好像是家常便饭,人人会炒,其实细一研究,个中也颇有讲究呢! 就拿炒饭用的饭来说,大家平素吃饭,有人爱吃蓬莱米,说它软而糯...

辜振丰:摩登东京与咖啡香

17至18世纪,伦敦的“洛伊兹咖啡厅”是海上贸易的情报处及交易所。 暗黑如恶魔,酷热如地狱,甘甜如恋情。 ——Charles Maurice de Talleyrand-Périgord 法国政治...

卡伦·布里克森:瓦玛依

法拉跟着我去“恰马”。在和基库尤人打交道时,我总是带着法拉。尽管当争吵关乎他自身时,法拉几乎变得不可理喻,而且像所有索马里人一样,一旦自己部落的情感和宿怨卷进事件,他就彻底昏了头,但是对于其他人的...

全球上瘾:与葡萄酒神的较量

陌生的力量 关于牧羊人的故事素材,源于安托纽斯·法乌斯土斯·乃罗纳(Antonius Faustus Nairone)。他是一位马龙派教徒和一位学者,后来成为了巴黎—索邦大学的神学教授,于1710...

吴美枝:台北文青在咖啡馆的觉醒与噤声

那时候的文人、诗人到哪里去呢?你或者要问。举个例说,去南昌街的一些茶室,去衡阳路的“田园”,或武昌街的“明星”,几张极其简陋的藤椅,椅旁一些盆花,放的全是古典音乐,喝一杯四、五元的“长命”清茶,坐...

索尔・汉森:最让人开心的豆子

“咖啡因是天然的杀虫剂。”在一群研究人员初步发表咖啡所具有的效果后不久,《纽约时报》便刊出了这样一则头条新闻。当时他们所公布的内容很简短,但其中指出蚊子特别容易受到咖啡因的影响。事实上,咖啡因确实...

邢军:早期上海电影中的咖啡文化与Party社交

对20世纪初的上海人而言,电影这一新兴艺术本来就是舶来品,是上海开埠后随着西方文明的涌入而被带到眼前的新兴文化娱乐方式。对上海人而言,影戏同西方人所带来的电灯、电话等新奇的玩意儿一样,象征着一个全...

霍华德·舒尔茨:想要保持超前,时刻更新自我

想要保持超前,必须始终在翅膀下装上一个新的发动机。——罗萨贝斯·莫斯·坎特 当你走下坡路时,很容易理解自我更新的需要。现状不如意,只有大改大动才有效力。 然而,人们很少会在成功的时候产生自我革新的...

茶与咖啡:试比较中西思维方式

在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中,特定区域和民族的人们会根据他们对世界的认识逐渐凝聚成认知和习惯,并形成特殊的思维方式。思维方式是一种特定文化主体固定了的思维习性的基本状态,包括思维结构、价值取向、认知属性...

马克·米奥多尼克:提神醒脑的茶与咖啡

“先生,你需要茶还是咖啡?”机舱乘务员沿着过道推着小车问。机舱中大多数遮光板都已经降下,但是还有几扇未曾挡住的窗户,不时透过几道光柱打破昏暗,露出窗外令人不安的太阳。这段旅程长达11个小时,我们已...

钻进产地为咖农验眼 医生咖啡师冲调光明

傍晚6时,推开咖啡店充满英伦气息的墨绿大门,即见墙上挂着一帧帧咖啡产地农民生活与收成的相片,黑板有咖啡处理法、冲泡方式的手绘图文介绍,还有不下10种的咖啡豆选择,足见店主对from beans t...

柯裕棻:台北的咖啡馆

近十年台北流行咖啡馆,几年之间,不起眼的小巷子里到处躲着令人惊艳的小空间,像这个城里吉光片羽的良善的那一面。特别是台大和东区两个商圈附近的小巷子,“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 从外面看进去,咖啡馆总...

王华容:加盐的咖啡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于2013年1月18日 他是一位很普通的男生,当公司活动结束之后,他第一次邀请这位女孩去喝咖啡。女孩很吃惊,然而碍于同事之间的礼貌,只有勉强答应了。当俩人坐在咖啡厅里时,气氛有点尴...

徐国能:早餐的几种方式

人生从矛盾中开始。 早餐是非常矛盾的东西,各科医师、专家都认为早餐的营养均衡能为健康与工作带来无限的效益,但是能好好吃一顿早餐的日子却不多。当我们从沉睡中被唤醒,风雅的人关心“花落知多少”或“绿肥...

霍华德·舒尔茨:别阻挡下属的进取精神

如果缺少个体的有勇气的行动,任何公司的新生,乃至民族产业的复兴,都是不可能的。——哈维·霍恩斯坦/《管理的勇气》 星冰乐:我犯过的错误中结局最好的一例 对我来说,要保持雄心勃勃的精神状态并不困难,...

金融时报:2020年世界大势预测

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会与欧盟(EU)达成贸易协议吗? 会。这是约翰逊的目标,他达成该目标的可能性也很大。然而,约翰逊宣布将把英国退欧的最后期限写入法律,这意味着这位首相目标...

霍华德·舒尔茨:想要再造卓越 先要重塑自我

区别一项工作的伟大、平庸或是低劣,最可以看出的,是有没有热情和想象力来重塑你自己每天的生活。——汤姆·彼得斯《追求卓越》 为什么我们成长得这么快? 自1992年星巴克上市后,我一直沉浸在公司增长的...

陈丹燕:关于咖啡的闲谈

高明是个温文尔雅的40岁上海男子。可以说他有点传统宁波人的长相,但他却让我想起比亚兹莱画片里的奥斯卡·王尔德。 他最早的咖啡记忆,是外公家里的咖啡糖,有人也叫作方块咖啡。它看上去像一块硬糖,被一张...

TIME:父母应否担心孩子未成年就喝咖啡

如果在星巴克或甜甜圈先生(Dunkin)度过一整个下午,你可能会看到一些青少年──甚至是一些年幼的孩子──路过时会进门买杯咖啡。美国咖啡协会(National Coffee Association...

管建中:冲泡一杯好咖啡

有些人喜欢喝咖啡,却不喜欢自己动手调理,他们之中,各有各的不同作法。不讲究的人,也许到便利商店去喝一杯廉价咖啡或罐装咖啡,就心满意足;稍讲究气氛或品味的人,可能会上某些如星巴克一类的咖啡店,坐下来...

咖啡馆主的日常:咖啡的浓与醇

人们总喜欢用浓醇、甘甜形容一杯咖啡的美,然而,何谓浓?何谓醇?其中的差别在哪儿呢? 咖啡含有胶质,胶质的感觉可以在川七、秋葵、皇宫菜、过猫等等蔬菜或者芦荟里找得到,那种黏黏稠稠滑滑的东西就是胶质。...

咖啡馆主的日常:令人赞叹的深烘焙

似乎是共识吧,多数烘焙咖啡的人都会认为,咖啡豆只要是深烘焙就一定是焦炭味,入口会有焦苦味也是理所当然。诸不知,深烘焙的咖啡豆虽然豆表会出现油脂,奶香表现的也比较清楚,能够做到深焙且不会有刺鼻的焦炭...

霍华德·舒尔茨:坚守信条还是灵活变通?

一个机构中最神圣不可动摇的应该是它行事的基本宗旨。——小托马斯·J·沃森 引自《基业长青》 如果你想买半磅榛子味的咖啡豆,在星巴克店里绝对买不到;如果你想用榛子糖浆来冲调拿铁咖啡,来这儿没问题。 ...

咖啡馆主的日常:涩的形成

我们经常会在咖啡里喝到涩味,“涩”绝对是咖啡里不应该有的味道。 涩分四种:青涩、干涩、生涩和燥涩。 青涩 强摘的瓜不甜,强采的果实会青涩。天底下不论什么类别的水果,如果不到瓜熟蒂落的熟透度即强行采...

咖啡馆主的日常:咖啡是天然的肠胃药

相信很多人都有被医生警告不能喝咖啡的经验,尤其是肠胃和心脏以及有睡眠障碍的人。医生的说法对吗?我只能说医生的说法是对,也是不对!矛盾,对吧? 大部分时间,我们都会接触一杯会有苦涩味道的咖啡,大部分...

咖啡馆主的日常:咖啡的风味曲线

    咖啡豆烘焙过程若无大碍,烘焙好的咖啡豆分装在铝箔袋内约经过三、五天后二氧化碳就会慢慢释出,咖啡的风味随后也会逐渐崭露,此时属于咖啡豆的香气、变化和层次感就能日渐丰肴。 烘焙好的咖啡豆虽然已...

李丽珠:咖啡与酒

父母亲都是善饮之人,遗传给我的却只有酒胆,而少有酒量。近十几年来,我常随着先生进出欧洲,他仍然保持着一贯的滴酒不沾,而我却因而品尝了不少美酒。 历史上的日耳曼民族曾长久统治过欧洲许多区域,而这些虽...

霍华德·舒尔茨:别让比你聪明的人吓倒

最好的管理者是那些对优秀人才有着良好直觉的人,一方面善于调动能人去放手做事,一方面则克制自己不对他们的行动横加干涉。 ——西奥多·罗斯福 许多企业家都会犯一个相似的错误:自己出点子,自己去包打天下...

卡伦·布里克森:在保留地骑马

我骑马踏进马赛保留地。之前我得蹚过一条河,继续骑行一刻钟,我就进入了野生动物保护区。我在农场居住期间,花了很长时间寻找可以骑马过河的地方:斜坡上有很多石头,而对岸的上坡又很陡,但是啊,“一旦踏入—...

咖啡馆主的日常:How can I talk about?

偶而,抽个空到各地的Coffee Shop观摩、学习,看看人家都怎么处理咖啡,听听别人如何赋予咖啡生命;当然,观摩学习的对象先决条件必须是自家烘焙,且烘的必须是精品或产区的庄园豆。 自接触咖啡那一...

杨浚鑫:从咖啡和面包说起

大概没有人能预料到,平日和善的瑞士人会为了小小的咖啡豆而动怒。 英国周刊《经济学人》上个月23日报道,向来有维持紧急物资储备的瑞士政府,近日宣布为节省资金,有意停止储备咖啡豆,因为它“不是必要的维...

咖啡馆主的日常:对的咖啡和贵的咖啡

贵,不一定是高级的保证! 很多人都会问:“什么样的咖啡才是好咖啡?” 其实一杯好咖啡的定义很“简单”,却也很“宽广”。之所以言之“简单”就是举凡豆子对了、烘焙对了、萃取没问题,就可以称是好咖啡。但...

沈志方:秋日咖啡两帖

一、咖啡那点事儿 年轻时谁喝那杯苦水! 除了苦,就剩下绝望的黑。喝中药起码有希望治绝症、起顽疴,喝咖啡有啥? 我自首───这不是好咖啡的错,错的是时代,是长得像咖啡的进口垃圾。可这些年不同了,街边...

毁于纳粹的咖啡馆足球

一条为人熟知的分界线画出来了:英格兰硬朗、体格好;大陆讲究技术、有耐心,没准还缺德。 咖啡馆文化 查普曼独自完成了一场改变,从而解答了一个特定问题。见到他的方法发挥了作用,英国足球便跟上他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