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职人说

0

霍华德·舒尔茨:说“不”者难成大业

我们判断自己,是根据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而别人判断我们,乃根据我们已经做成的事情。 ——亨利·华兹华斯·朗费罗《卡瓦纳》(1849年) 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故事,每个企业家的梦想是:想出一个伟大的点...

0

咖啡馆主的日常:你有真的蓝山咖啡吗?

   很普遍的,“台湾卖的蓝山咖啡,很多都是假蓝山咖啡”的印象深植人心。什么是《蓝山咖啡》很多人是搞不清楚的,即便如此,依然对蓝山咖啡豆的真伪存着莫大的疑问。    蓝山咖啡的定义我已经在之前已经...

霍华德·舒尔茨:我与星巴克相遇的故事

每天,我都几百次提醒自己,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取决于他人的劳动,无论逝者还是生者,我须尽一切努力以使自己配得上自己的所得。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正如星巴克并非我所开创,浓缩咖啡和重烘焙咖啡...

詹姆斯・费曼:杯测与咖啡风味描述

咖啡烘豆师花大量时间杯测,杯测是行业术语,指以评价为目的品选咖啡。杯测使我们能够评估从生豆商或者种植农获得的样本,并选择想要的。这也是我们确定哪个品种的咖啡豆适合什么烘焙度的方法。另外,它使我们能...

詹姆斯・费曼:自家烘豆的诀窍

自家烘豆的其中一种基本方法是:在烤炉里的带孔烤盘放上生豆,烘之。你可以购买复杂的烘豆用具与机器,但进行重大投资前,不妨先试试看此妙招。其结果是相当质朴的,当然你也不会这样来烘焙昂贵的巴拿马瑰夏咖啡...

詹姆斯・费曼:地狱的特别保留席 胶囊咖啡机

此前提过,口味是主观的。不同人偏爱不一样的咖啡,这不仅可能,而是很有可能。理性的人对很多东西持有不同意见,其中也包括咖啡。但我要明确指出:胶囊咖啡不但糟糕,而且错误—“糟糕”指胶囊咖啡机不可能产出...

咖啡馆主的日常:给客人讲麝香猫咖啡

店里的常客拿了一包豆子给我,包装袋上什么都没有写,一包豆子大约是半磅装。我问客人“这什么豆子?” 客人说“不知道,朋友拿给我的,什么都没有说。”我在想,他是不是想考我,看我能不能从豆子看出端倪,可...

詹姆斯・费曼:失业开启了我的咖啡事业

从能记事时起,我便对咖啡产生了自己的想法。对咖啡的兴趣如种子般在我四五岁时种下,那时我父母让我用开罐器打开他们的MJB绿罐咖啡。我像个成年人那样,用工具(危险的!)撬开咖啡罐子,当开罐器切入金属罐...

咖啡馆主的日常:大陆来的学生

大陆来的学生?可以说是学生吗?
       三个女生一进门,听她们口音就是大陆腔,北京腔,咬字清楚,翘舌的厉害。
   
 我说“妳们来自大陆!” 
“是呀!”
 “妳们自由行?”
 “对呀,现...

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仙人掌上的星宿

埃塞俄比亚时间,是以日出开始计算的。在赤道国家,太阳每天从地平线冒出的时间都很准确。一日里面,黑夜白昼各占一半,并没有南北半球的季节性日短夜长。那儿的鸡啼声说不定很同步,有彼此壮胆的情况下,也特别...

咖啡馆主的日常:想开咖啡馆?别想的太简单!

开店?没这么简单啦! 大约快两年前吧!有一个年轻人跑到Full House来,他说他来喝过一次咖啡,觉得我的咖啡很有魅力,他今天来是要跟我学煮咖啡,他要开咖啡厅。     我问他“咖啡厅要开在哪里...

王策:深入浅出认识咖啡豆 从种子到杯子

对于咖啡师而言,尤其是像我这样的比赛选手,咖啡需要被剖析,了解,重组。咖啡的三大状态,生豆,熟豆,液体,就是我们在此文中即将揭秘的主题。首先邀请各位和我一起来到位于中美洲,巴拿马的Ninety P...

吴则霖:赛事越来越多 咖啡冠军到底代表什么?

近年来咖啡相关赛事可以说风靡全球,台湾也不例外。究竟目前有多少种咖啡赛事呢?大概连我都记不住了。每举办一个竞赛,就会随之产生一个冠军,当然,还有很多的决赛选手和评审,常常有人开玩笑说这情况已经跟满...

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裂谷中恰特草

清泉岗机场的候机室,播放着一个有关非洲的旅游节目。 其实我并没有刻意观望那个电视荧幕。视网膜记下的,只是航班状态显示屏与及玻璃窗外停泊着的飞机之间的闪烁盒子,从里面释放出来的光线里,包含一些线条和...

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琥珀色的图腾

咖啡真是一样神奇的农作物。 无论是泰国种植稻米的农夫、又或是巴西出产甘蔗的工人,在日出日落、四季交替中努力经营,把汗水渗入泥土以换取回报。这种生活对他们说,是世代以来的习惯,也是生活所需。所以他们...

压力是如何影响一杯浓缩咖啡品质的?

是什么造就一杯浓缩咖啡的?压力。 必然的,还有油脂,浓缩咖啡的体积,豆子本身的特性,但最终,还是要压力。 为什么压力如此重要?它又是如何影响浓缩咖啡的品质的?为什么9个bar的压力是最常使用的? ...

咖啡馆最佳选址的思考方法

这里吗?还是那里呢?咖啡馆选址,是打造一家客似云来的咖啡馆的重大要素。正因为深谙此理,所以不论任何人都会对此感到迷惘。在此介绍寻找店面的方法提示,希望大家都能找到更好的对象。 基本思考 “地点就是...

提姆·温德柏:有机咖啡一定比一般咖啡好吗?

越来越多人偏好购买有机商品。每个人购买有机商品的动机多少有些出入。有些人想要对土地友善,有些人则只是想要活得健康。但是,咖啡豆在贩售给消费者之前,必然会先经过烘焙的程序,所以在最后喝到的咖啡里,几...

巧克力:众神的食物

工作忙碌或心情烦闷之际,来两片巧克力,精神和心情仿佛瞬间好了起来。香甜滑顺的巧克力,入口即化,大人小孩都难以抵挡其诱惑。巧克力起源于南美洲,传到中美洲后成了阿兹提克人心目中“众神的食物”,现在则成...

Patrick Tam :浅谈咖啡之咖啡因

救命之“因” “车厘子很甜呢!谁放在这里?再不认领就要收归『国有』了!”店子打烊后,同事习惯在吧枱上开餐。眼前这篮车厘子呈深红色,有如熟透了的咖啡果。我边说着,边尝试以牙刮掉果胶层,准备解释咖啡的...

Patrick Tam:台湾咖啡随笔

一、中都咖啡总鉴 上一次接触台湾咖啡是2015年初,印象并不深刻。因为我知道就算好喝也买不到。 想不到一枝笔,把我跟这个对很多香港人来说是咖啡启蒙的地方再一次联系。上一次去,是咖啡馆猎奇,而今次,...

Patrick Tam:咖啡发烧友

吧枱里面出现了一位客人。 “用竹!不可用木!对,用腕力画十字!快转。不不,千万别造成漩涡!见到金黄色的泡沫层吗?偷偷告诉你,我已分析过网上几百条片段,冠军的致胜之道,就是泡要厚!让它浮着,别接触到...

开一家人们会找上门的咖啡馆 你做对了吗?

如果遇到经营咖啡馆没多久就败下阵来的人,我一定会问他们一个问题:“你店里的招牌咖啡是什么?”其中十之八九会这样回答:“我没有所谓的招牌咖啡。”偶尔有人会回答说他有招牌咖啡,但是仔细探究他的答案,那...

段峥:SCAA风味轮初探之咖啡中的甜

研究表明:咖啡中甜的滋味是咖啡生豆中的糖类物质在烘焙过程中进行了两大化学反应,再溶于水后被我们感知。 通俗的说,第一个化学反应就是糖自己和自己玩,即“焦糖化反应”;第二个化学反应是糖和氨基酸一起玩...

张祐千:咖啡因不会因为烘焙而有所减少

不久前看到一篇关于咖啡因含量的讨论文章,说浅焙咖啡咖啡因含量较中焙高,而中焙又比深焙高。(因为在烘焙过程咖啡因会因为挥发而减少?)只是因为浅焙咖啡所含的阻断物质较多。 文章大部份是对的,但部分并不...

Patrick Tam:浅谈咖啡之咖啡带酸才是正常

自小在餐厅喝咖啡,无论是什么价钱、级数的咖啡,定必略带苦涩。小孩的味蕾最坦率,对咖啡大多抗拒。这其实是动物的天性(innately aversive);自然界里的毒物,包括咖啡因在内,很多都是苦的...

Patrick Tam:浅谈咖啡之由速溶咖啡到精品咖啡

步入咖啡馆,餐牌上印的大多是“拿铁”等意大利名称,仿佛意大利就是咖啡之源。还记得小时候跟长辈到冰室茶餐厅,我们最常听到的就是“冻柠啡”、“斋啡”等名字,若问本地老翁“cappuccino”是什么,...

段峥:SCAA风味轮初探之咖啡中的酸

编者按:SCAA发布的咖啡风味轮(Coffee Taster’s Flavor Wheel)其重要性在于统一不同人形容咖啡味道时能使用同一种“语言”进行沟通,这种一致性和对于味道感官的辨识结果有助...

懂一点杯测,更容易喝到一杯完美的咖啡,因为…

要品尝一杯咖啡的美味,内行人会先进行一套“杯测”流程,先将咖啡豆分装到大小一样的杯子里,磨成粉后加入热水冲泡4分钟去除浮在上头的咖啡渣,最后一个步骤才是啜饮,把一小口咖啡用力吸进口腔,仔细体会咖啡...

美国冠军咖啡师是这样冲咖啡的…

想要冲好一杯咖啡,其实并不难,有合适的设备、好的咖啡豆,以及接近正确的标准流程就可以了。来看看2012年的美国冠军咖啡师卡古洛,是怎样冲泡杯好咖啡的吧: 合适的设备 卡古洛喜欢手冲式滤杯带来的清醇...

詹姆斯・费曼:酸味的学问

一端出酸味(acidity)这个词,就能把专业咖啡人与他们的顾客区隔开了。身为专业咖啡人,我们会大量用上这个字眼,但我们试着尽量在业内讨论才使用它。 顾客本身耳闻或使用酸味一词时,十之八九都是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