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咖啡馆主的日常:咖啡与咖啡机器

来了几个年轻人,没有挑吧台坐 (吧台没座位),就在正中央那桌定了位。当时还有几个客人要忙,送了水后打声招呼就先将他们晾着。

忙完了吧台的客人,回头帮他们点咖啡。他们各自心中早有腹案,没花几分钟就搞定他们要的咖啡。瞧他们吱吱喳喳的不得闲,也就没跟他们怎么聊,他们自个儿已经够热闹了。

清洗Syphon时约略听到他们聊的话题 (因为离吧台较近),讲的是机器,义式咖啡机,努力听了听内容,曾经稍有犹豫是否加入他们的话题,思索过后也就放弃了,因为那时候的我已经讲了很久的话,声带开始有干渴不舒服的感觉,再说就要哑了。(最主因是目前店里的机器出水量太大,不适合用来煮咖啡,我的义式咖啡机现在的功能是干燥滤布,还有取热水,怎么样,霸气吧!)光靠一张嘴,很难让年轻人心悦诚服。

他们谈的义式机器,一再强调机器的精密构造、高科技,拥有一台高档的机器和选用名牌器具的效能,似乎就是好咖啡品质的保证。

这种论调不是第一次听,对于这种说法我向来不认真。咖啡是复杂的,咖啡是深奥的,咖啡更是难懂的,但是太多人简化了咖啡,反而强调机器的功能,复杂了机器,让花用时间了解机器的重要性凌驾于咖啡,这是不对的。

咖啡是主,机器等种种器具是为辅,工业设计的产品也许有记忆、计秒、控温的功能,但是,即使是同一包咖啡豆开封前、开封后,存放时间长短,如果全然相信科技产物,对咖啡的了解与掌握不够清透,纯粹仰仗机器或以为名牌器具就能表现一杯咖啡的美好,似乎是天真了点!

在科技未臻发达的年代,医生凭藉神医扁鹊望、闻、问、切,观其颜、察其色的要领,就能诊断患者病情。随着时代文明,西方医学越来越倚重科技仪器探索生命奥秘,检查报告未出笼,医生不敢断言患者病因;好比行车纪录器和路边监视器普遍化之后,过度依赖影像辅助的结果,警察擒凶、抓贼、推敲、断案的能耐业已削弱几许,如果科技化的结果反倒是钝化技术和经验的累积,试问,这样的进步值得庆幸吗?

【钝刀使厉手】这句话一直是我的座右铭。训练自己有徒手制敌的本领,远胜于手上握有屠龙刀或倚天剑,若不然,当我手无寸铁之时,是否就得满地找头颅了呢?

职棒名将林易增说〝我真憨慢讲话 但是我真实在〞。我则要说〝我虽不笨,倒也不是特别聪明,但是我很用心!〞我的器具堪用即可,我花心思学习,试图了解咖啡,不需要几十万几十万的高性能智慧机器,也要能奉上优质好喝的咖啡!

来源:Full House Coffee
版权:本文由Full House Coffee授权kaweh.net刊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