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一个咖啡馆主的日常:遇见大人物


过完年,各自回到工作岗位,Full House显得清凉,没事还可以拍拍蚊子——
差不多三点多,来了一位贵妇,之所以认为她像个贵妇,是因为她的穿着、打扮不仅显贵气,还时尚的很。
我招呼她坐下,倒了水,问她要喝什么咖啡?
她想了想说“现在应该没有品质比较好的夏威夷咖啡吧?”我很纳闷,何出此言。
我问她“此话怎讲?”
她说“几年前夏威夷不是火山爆发吗?难道产区的豆子没受到影响吗?”
我很惊讶地看着她,为什么产区的讯息她这么清楚?
然后她思索一番“现在应该有蓝山,妳给我蓝山吧!”
连蓝山的产期她都这么清楚,她是何方神圣?
我给了她牙买加蓝山克里夫顿庄园的咖啡,从闻粉开始,她不仅粉闻的仔细,还不是摆摆样子随便闻闻,她跟我说“这支豆子挺新鲜的,干燥味蛮明显的,刚进不久齁?”
我跟她说“这支豆子前天才刚到,从烘焙到今天,第十一天。”我想我碰上高人了,这女人肯定有来历。
送好了咖啡,因为没有客人,她感觉也不是很不近人情的人,所以我就站着跟她多聊了几句。她叫我坐,一起聊聊天。我顺势坐下,很好奇,我问她“怎么感觉您对咖啡很内行?”
她笑笑,没有回答我。
于是我转移话题,我问她可是宜兰人?她说“以前不是,现在是?”她说她是新竹人,因为喜欢宜兰,所以老了,搬到宜兰退休。
老了?这模样叫老了?!
我笑说“别开玩笑了,您这样子哪儿能称老。”
她问我“妳以为我几岁?”
不加思索,我说“了不起五十岁,应该比我年轻。”
她笑了,很高兴的笑了,笑出声音,也没有跟我说她到底几岁。
然后她问我咖啡厅开几年了,什么因缘下,怎么开起咖啡厅的,问我几岁,婚姻、子女,还问我没开咖啡厅以前从事什么行业?就差没有把我祖宗八代问个清楚,我如实一一回答。
然后她跟我说,她在非洲待了三十年,跑了很多个非洲国家;重点是,你知道她做什么行业的吗?她是咖啡评鉴师,全非洲,唯一一个黄色皮肤的!她在美国读书,毕业后留在美国工作,因缘际会进到了咖啡的行业,在美国咖啡公司训练了半年后,被公司派驻非洲协助挑选咖啡,后来她就长期待在非洲了。
她一生未婚,早期是因为工作忙,后来,渐渐也就不想了。她在台湾的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三年才到美国进修,三十岁才读完硕士、博士,然后进入美国公司工作两年,再转职到咖啡公司,在咖啡公司待了四年后,被派驻到非洲去,在非洲待了三十年,换了几个有种咖啡的国家,然后退休回到台湾。
我掐指一算,那她不是将近七十岁了?
我问她“妳回台湾几年了?”
她偏着头想了一下“我没认真算过耶!我2006回到台湾,这样几年了?”
2007、2008、2009—–十五年,她回台湾十五年了。我的妈呀!她竟然八十出头的人了,为什么外表看起来像五十岁?她喝了欧雷吗?
满心惊吓,我说“妳开玩笑的吧?妳有八十岁?”
她笑着说“我把一生的经历都告诉妳了,岁数也是妳算的,妳说我几岁,我就几岁。”
是喝咖啡人不容易老,还是人家天生丽质,我还是不相信!
她的腰杆挺拔,精神焕发,讲起话来速度和语调都不输一般年轻人,如果,人老了以后是这副德性,像我这种怕老的人,那么老了,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我一直盯着她的脸瞧,真的不懂,人为什么可以不老?她说,也许是她一直都处在一个单纯、自然的环境的关系吧!工作是自己喜爱的,没有压力、也没有家人的烦忧,爸、妈早走了,无兄弟姐妹,所以她可以心无旁鹜的待在非洲,一待就是三十年。
我们大概聊了将近三个小时,她总共喝了两杯咖啡,我还另外让她试了两支比较特殊的咖啡,她说她从来没有喝过那两支咖啡。临走,她跟我说,这是她喝过最有滋味、细腻度最好、也是最好喝的咖啡,虽然她长期接触咖啡,可是喝的咖啡都不是这样处理的,她说“我应该会常来,现在我住的地方一样简单的器具都没有,走到哪里,喝到哪里,喝咖啡只是延续我的工作,并不期待喝到好咖啡,妳的咖啡让我很惊艳,虽然我住冬山,可是离这里也没有很远,计程车方便的很。”
我问她“妳不是自己开车?”
“我这把年纪了,还开什么车,计程车方便。”
被这么个大人物肯定我的咖啡,我的心是很受用的,我私自揣着,我走这么条孤独、寂寞的路,只专注咖啡,虽然辛苦,但是方向,我应该是走对了!

来源:Full House Coffee
版权:本文由Full House Coffee授权kaweh.net刊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