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苍生:咖啡的玄想

咖啡的学问很深,说也说不完,咖啡有一股魅力,令人喜爱。一杯热咖啡在手,还没喝,全身就马上放松下来。因此,我一直认为咖啡是有生命的,面对有生命的咖啡,我们必须以生命相待。喜欢它,敬它,爱它,甚至跟他讲话,这都是很正常的事。咖啡不是寻常饮料,而是心灵的慰剂。

就像玫瑰送人,手留余香。余香在手,乃因送人玫瑰,小我不见了。咖啡也一样,咖啡在手,心胸放开,小我也不见了。两件事,表象不同,内在反应却一样。仔细思考其背后原因,就知道关键在小我是形而下,物质化的我。只要将小我的局限打开,成为形而上的大我,那么喝咖啡的心情,就提升为形而上的心情了。

由小我而大我,要先静下心来,不生妄念,没有期待,只静静地看着咖啡。看那烟,袅袅而上,把心思带走了。这就是常人所说的忘怀,忘忧,与忘我。其中忘怀与忘忧都是常人的感觉,我想将重点放在忘我。忘我的“忘”,即是庄子所讲的“坐忘”,可惜庄子当年没有咖啡,否则他也会高谈阔论咖啡的事。

喝咖啡忘我,要像抱婴儿亲亲的忘我。那时,自己不见了,只觉丝丝的欢喜在心头涌现。这身体的不见,很难形容。或可比喻,好像感官都已透明,只有欢喜在身心流动。这透明的观念,并非我今日独创。早在庄子的心斋,就言及“勿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勿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感觉像玻璃一样都透明了,而机能仍在。

当感官透明了,就可开始喝第一口咖啡。第一口要小小的,由舌尖而入,使咖啡的温暖与烟的清香,交织成充满韵味的感受。不同的人喝咖啡,涵养不同。时间不同,心情也不同。那不同使每一杯咖啡喝起来,感受都不同。

就像每天的太阳不一样,每一杯咖啡滋味也都不同。所以我想建议以内观的方法来喝咖啡。“内观”是佛法的重要法门之一。当一口气进来,必须清楚觉察,那凉凉的空气如何凉凉入肺,以至全身毛孔以及手脚末端。这种觉察的功夫,愈细微愈好,若能随时觉察鼻尖,空气冷暖的进出而不忘,便已是内观的入门了。

以内观的方法来喝咖啡,将喝咖啡当修行,一举而两得,岂不更佳。喝第二口时,可以稍多喝一点。第一口由舌尖而入,在品其清香,第二口在嘴里转一圈,是品其浓郁。不论清香或浓郁,重点在觉知不可以被拉走。觉知是生命的源头,眼耳鼻舌身,不论动用哪一个官能,觉知都必须清楚地在背后存在。

我们为什么要如此品味咖啡,因为咖啡里有地球的能量。怪不得喝咖啡好像光脚接地一样,一下子就神清气爽,可以放松身心。

放松是生命的休止符,没有休止符,音不成曲。生命是一条漫长的路,慢慢地走,愉快地安享这生命的美好。喝一杯咖啡吧!将生命之歌好好唱下去。

来源:联合报
撰稿:林苍生/统一集团前总裁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