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爱好者说

0

奶茶+咖啡,一杯再一杯

热爱红茶、也爱咖啡,所以,我的晨饮时光多半是两者交替,有时奶茶、有时拿铁咖啡。但偶而总难免心贪,既馋想咖啡、又难舍红茶──那么,就干脆送做堆,来杯咖啡奶茶吧! 奶茶+咖啡,最负盛名当属香港的“鸳鸯...

0

叶永烈:一杯咖啡映双城

来来往往于上海与台北之间,很多人问我这“双城”有什么共同之处?大处且不论,我只从小小一杯咖啡说起……    走在台北大街小巷,咖啡馆星罗棋布,满城飘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难怪人称台湾“一半是海水...

咖啡爱好者说:夜色中的上海咖啡馆

张爱玲的文章中经常会提到老上海的咖啡馆,充满奶油味和咖啡香的咖啡店,对她而言,都是温暖美好的记忆。 那时霓虹闪烁的霞飞路(今淮海中路。抗战胜利后一度改名为林森中路,居民仍习惯以旧名呼之)上有好几家...

马国亮:民国时候的咖啡及其刺激性

我说不喜欢咖啡,并不是说不吃之意,每个月里大概总要吃三四次。多吃不会,少少吃一点,倒也是很有趣的事。要我自已去动议弄咖啡吃,是很少有的。假如有一杯咖啡放在我面前,我却很很喜欢地把它灌到肚里。我常到...

咖啡爱好者的故事与事故:我的摩卡壶会爆炸

星期日逛某某百货,看到一组取名为“摩登家庭”的摩卡壶,不锈钢制的,还附带两副杯盘,也是不锈钢材质。感觉不是非常细致,但钢质很好,亮晶晶的,蛮漂亮。正在观看的时候,店员走了过来,告诉我:“本店就剩这...

沈西城:吃一杯咖啡

上海人管喝咖啡叫“吃咖啡”,养成此习始于七十年代留学东京,晨起上学,到车站附近吃茶店进早餐,早上有优惠,咖啡一杯,奉送多士和烚蛋乙枚,二百円即可充饥,留学生活苦,贪便宜,每早往光顾,日久跟咖啡结下...

咖啡馆主的日常:停不下来的男生

有一对男女,男生高高的,说帅倒还好,但是蛮有型的,看起来挺舒服的。他的女朋友就真的很漂亮,一头长发,大大有灵气的眼睛,也是高高的,两人其实挺登对的。男生来过几次,是大女儿国中同学的哥哥,对咖啡颇有...

何韵诗:浅焙的魅力

喝咖啡的人,无论是随便喝还是认真钻研的,一定有注意到豆子包装上,大多会写上”Dark Roast”或“浅焙”、“中焙”之類的字眼吧?知道每种烘焙程度的分别吗? 咖啡豆会因不一样的地理与处理方法而产...

你真的会喝咖啡吗?咖啡爱好者的七个坏习惯

咖啡怎么煮比较好?你犯过哪些错误?伦敦咖啡新创公司Pact Coffee咖啡长科比(Will Corby)告诉你,哪些坏习惯应该要改掉。 科比说,我们应该把咖啡当成蔬菜、面包而不是一种长期存放商品...

咖啡杯盖设计:咖啡爱好者未必知道的学问

一杯外带咖啡,是不少人早晨的开始。路上提着的香浓咖啡,永远是途中的诱惑,叫你想要偷呷一口。可是,部分杯盖设计成一旦开启,即无法重新合上,浅尝后,咖啡容易随步伐或车厢的颤动溢出,甚至溅到身上。小小的...

人到暮年 就像杯里剩下的咖啡 应该慢慢喝

我十来岁离家入了军队,经常人困马乏、没东西吃,加上性子急,吃饭向来狼吞虎咽,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一碗饭两口就光了,几十年一直如此。 这几年跟朋友吃饭或喝咖啡,剩下最后一点时我总有些不舍,很希望能再...

民主湖畔的咖啡馆

重庆大学老校区的民主湖畔,不知何时新开了一家咖啡馆。安静地隐于图书馆、学术报告厅、教学楼等恢宏大气的建筑物的一隅。绿树掩映之中,万丈红尘之外,与世无争,端庄静雅。 咖啡馆不大,约三四十平米的店面,...

在咖啡馆的角落里看日常风景

角落的位子,是我最喜欢的。理由很单纯,通常不受干扰,服务生走动的脚步声、桌间人情话语听来也会淡远些。每次去,我总喜欢选择在那里安顿自己(假如没有人比我捷足先登),翻翻书报杂志、喝喝咖啡,或者随意写...

咖啡爱好者必读:AA是个什么东西?

肯亚AA、辛巴威AA、桑比亚AA、乌干达AA、巴布亚新几内亚AA、印度马拉巴AA… …看看这些有生产咖啡豆的国家,国名不一样,但是都有一个共通点,国名后面都有AA,AA代表什么? AA是咖啡豆的分...

沈志方:酒茶烟咖之徒

喝茶饮酒人人都懂,烟咖者,可不是抽烟的“ㄎㄚ”,乃香烟咖啡之缩写也。 1、我说,喝酒这码事儿啊…… 读中文系时最向往“放胆文章拚命酒”,竹林七贤、饮中八仙若手中无酒成何体统!李白无酒还像话吗?杜甫...

何韵诗:每天一黑物

从三四年前开始学习喝单品咖啡,到了现在,“为自己泡一杯咖啡”已变成了每天不可或缺的规律,在家里或在公司用心冲一杯黑物给自己,是每个繁忙工作天隆重又简单的小序幕。 先把今天想喝的咖啡豆从架上一包一包...

快乐的人看书并喝咖啡

《快乐的人看书并喝咖啡》,看到这本书名,熟悉我的朋友都会心一笑,觉得在说我。 在过去当记者的时期,几乎每天都会去咖啡馆,一边喝咖啡,一边写稿、看书。朋友们笑言我是喝咖啡饱的女人,把上咖啡馆形容为我...

朱芳文:精品咖啡忙与茫之用机器替代人工

上海咖啡展上见到这款台湾产的全自动手冲设备(暂请忽略全自动和手冲之间的矛盾),有七种冲煮方式,可以同时间冲三壶咖啡。估计单价在7、8万人民币左右。 厂商准备采用的经营模式是租赁给咖啡馆,听起来挺有...

詹宏志、杨泽:咖啡馆的相对论

创造者,办公室不是关键,他们很多人(譬如作家)根本就没有办公室;但他们需要一个可公可私的场所,一种有私人场所的归属感,加上一点公共空间的社交性,更重要的,他们需要一种“自由感”洋溢的不特定集合之处...

何韵诗:单品咖啡豆的不同面貌

家中长期放置超过两三包不同品种口味的咖啡豆,若加起放在公司的,总数应该维持在五六包左右。以一包大概200g,每杯咖啡用豆量20g,这样的量要两个多三个月才能完成,再看看咖啡豆的最佳期限其实是一个月...

咖啡馆主的日常:我教你煮咖啡是免费的

两个女孩子打从进到店里来,就一直站在放炉火的吧台前,点咖啡、闻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我在煮咖啡的时候,眼睛也死盯着整个过程。 她们问我用的器具叫什么? 我说Syphon。 她们说没有见到过。 我说...

无人知晓的咖啡馆

福莱轩是一家咖啡店的名字。或者说曾经是。这样讲,或许表达了一种不情愿,不情愿去猜想甚至承认这是一个过去式。“福莱轩”不过是一个名字,一种指称。我在这里写下的文字,是关于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私人史,福...

古巴咖啡总算出头天了!

古巴拜教育之赐,缔造了文艺、医学、生化科技研究等卓越成就,古巴政府更特意设立各式各样的奖项刺激劳动力。然而,一谈起古巴的经济,不禁令人摇头叹息。低靡的经济致使古巴人民得忍受低微的工资,入不敷出是人...

何韵诗:你是为了什么喝咖啡的?

是活在我城太繁忙,睡眠无论如何追赶都补不回來,必须以咖啡因催眠自己“我好精神”?还是在乏味的日常里,到café点杯latte装文青,为生活营造浪漫感?女明星的话,不用说,九成是为了消水肿(笑)。 ...

不一样的咖啡豆

过去8个月饮咖啡的次数是我一生人以来的十多倍。自去年6月认识了Stone Coffee,每隔几日便会去报到。期间去了新加坡3次,每次也会隔日到女婿William介绍的Tiong Hoe Speci...

咖啡馆主的日常:女子无才便是德

女子无才便是德,有点道理! 小小厢房有一个客人,安静地在看着书,啜饮着咖啡。 吧台一位男客,我正与他聊著有趣的话题;门开了,前后进来两位女士。 她们在台灯前坐下来。我过去送茶水,顺道问她们要什么咖...

Max:咖啡和人生本是一个圆

毫不讳言地说,自从咖啡进入了我的人生,再到我的人生无法割舍咖啡,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阶段,令我得到许许多多的启迪。换作以前,大概我会把我的人生比喻为一杯咖啡,或把一杯咖啡比喻为人生。而现在,我会告诉...

李清志:京都的咖啡馆

有人说:整个京都就是一座咖啡馆!这座城市的确有许多咖啡店,即便是去过京都多次,我还是可以找到没去过的咖啡店。好友哈利写过“人情咖啡店”一书,他去京都专找老派咖啡店探险;我也喜欢但却不喜欢像六矅社、...

咖啡的滋味

45岁某天早上,我躺在床上醒来,终于下定决心离婚。我为何苦撑这一段婚姻?因为我一直以为前夫会悔改。我26岁结婚,前夫接二连三换好几份工作,薪水都不多,但我觉得,男人只要踏实,赚不了大钱也没关系。 ...

咖啡馆的兴起到咖啡聚会

17世纪欧洲有一间很特别的咖啡馆,是在1687或1688年劳伊在伦敦开的,几年后,他把经营的十分成功的咖啡馆搬到龙巴尔街,在那里经营了80年之久。劳伊的咖啡馆在当时马上变成航运业相关人士的聚会场合...

乐观的中产阶级相信:咖啡是生产力的来源

咖啡是最佳的醒酒剂,将喝了酒昏昏沉沉的人们从麻痺混沌中唤醒,投入中产阶级的劳动和进行工业发展,17世纪的人这样相信着,这种想法到了今天仍然普遍存在。 此外,咖啡还被赋予了其他特性,有些是没有现代科...

咖啡馆在英国的兴与衰

1876年,美国小说家亨利·詹姆斯在欧美间经历20年候鸟般的穿梭生活后,定居伦敦,开始写作《英国时光》,记录他的旅居体验,评述他为之着迷的这个岛国的景物和人情。当写到伦敦印象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

越南咖啡文化:是国民饮品 更是文化符码

提到越南特产,咖啡一定列为其中。但在熟悉咖啡文化的外国咖啡爱好者眼里,这个国度的咖啡竟然跟他们所熟悉的黑咖啡、拿铁、卡布、手冲、冰滴等不同,让他们既感到有些熟悉(毕竟都是咖啡),又有些新奇(因为从...

咖啡瘾史:香料市集中的催情咖啡

许多人劝我不要搭乘从肯亚往伊斯坦堡的夜间火车,他们说这班火车比坐公车多花两倍时间(胡说),而且不安全(乱讲)又很闷热,曾热到乘客的衣服都着火(这倒是真的)。这是1920年代的火车,里面的椅子确实有...

咖啡瘾史:前往摩卡港

埃塞俄比亚人发现咖啡能引起幻觉后,与他们比邻的国家便跟着爱上这些令人着迷的豆子。有记载说埃塞俄比亚北边的埃及人,是最早染上咖啡瘾的。有些激进的学者更将埃及传说中的忘忧药(nepenthe)—特洛伊...

王士文:咖啡馆里的咖啡书写

历史本身是一种文化现象,而人类文化的淀积,是人类长期历史与社会实践中的产物,既是精神的也是物质的。因此,当我们提到“文化”此一名词时,它代表的不仅是学术与思想领域的常用概念,同时也是社会生活的日常...

迷上热可可的人们:热可可与阶级

卡洛斯一世时(1516∼1556),征服者科提斯早已将可可的相关报告呈给西班牙宫庭。继任的菲利普二世(Felipe II)于1580年同时兼任西班牙国王及葡萄牙国王,打造了“日不落帝国”。之后的葡...

咖啡爱好者的故事:咖啡与成熟的关系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咖啡与成熟勾上了某种关系。 是缘是命也好,在成年人的场合里,咖啡成了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他们说,掌纹的纵横交错,记载着一个又一个的交会、相识; 而我和咖啡的邂逅大概就印在某个不可...

咖啡馆主的日常:又遇到一个买蓝山的咖啡爱好者

又是来问蓝山的! 一位资深帅哥,骑着一部脚踏车,先是把车停下来,一脚踩在地上在外头探头探脑,大概是想定了,把车子摆好就走进来了。进来后在店内到处走一遍,我不发一语,静观。 最后来到我跟前,注视我很...

Andy Tsai:越南河内的老宅咖啡

人啊,当真是要富足到了一个程度之后才会开始欣赏老东西的美。社会的进步往前冲得不像话,该拆的拆了,该扔的扔了,然后到了一个程度之后猛然发觉自己周遭都是毫无美感的钢筋水泥丛林和四处横流的廉价塑胶制品,...

孙伯伯的咖啡:我这辈子才喝过七杯咖啡

我不爱喝咖啡。一来我觉得味道很苦,想不通怎么会有人喜爱喝这种东西;二是我的胃不好,每次喝完必定胃酸逆流。在医院里遇到患者、家属热心送上咖啡,不好拂了面子,通常笑笑收下,稍后转送给护理人员或其他同事...

意大利的南方人起床后第一件事是找摩卡壶

在还没到意大利学习厨艺之前,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是意大利人不可或缺的饮料? 我的答案应该会是葡萄酒吧!而我这个答案,主要是从欧盟的官方数据,和一些书籍杂志所得来的结论。不过自从在意大利进修厨艺后,和意...

BBC:咖啡爱好者一定要知道的一种咖啡病

如果你在20世纪60年代坐飞机降落到波哥大(Bogota),从机场出来首先映入眼帘的可能是一块巨大的标牌,上面用严厉的口吻写道:”咖啡叶锈病是敌人。请不要从国外携带植物入境。” 这是哥...

如果没有郑和船队,咖啡将会怎样?

就像红酒、蛋糕、冰激凌一样,咖啡自然也是从欧洲传入的“进口货”,但它的源头却不在欧洲,而且它传入中国的时间并不算晚。 关于咖啡,最早的文字记载出于阿拉伯人之手 咖啡的源头在哪儿呢?主流意见认为,在...

我听过这些关于咖啡的传说

早上如不喝上一杯香醇甘美的咖啡,这一天真不知道该怎样开始、怎样过去。原来以为这只是自己情有独钟,后来才知道同情者大有人在。其实自己心中明白,喝咖啡,要的无非是一种感觉。尽管如此,自己常常还是为喝咖...

一个咖啡爱好者的咖啡回忆

本人是一个咖啡爱好者,尤爱手冲咖啡,但我并非专业咖啡人仕,只是对这令人神往的饮品有着一种偏好,甚至是足以达到我对酒的喜爱。 小时候,记忆中在太子道有一间咖啡屋,名字正正叫作“咖啡屋”,当日在香港是...

陈丹燕:柏林东的黑泵咖啡馆

开往黑泵咖啡馆的那路地铁是又老又旧的,经过了罗莎·卢森堡广场站。这个将近有一百年历史的地铁站,坐落在原来东柏林的地下,纪念与列宁同时代的著名德国社会主义者、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著名活动家罗莎·卢森堡...

刘纬雄:马来西亚的传统咖啡馆

随着岁月的流逝,父母的年老和离去,以及马来西亚传统咖啡店冲茶老手越来越少,有些美好往事已经难以追回。 牛油加央面包、生熟蛋和味道浓厚的美禄西茶,都是每一间传统的吸引顾客主要饮食。 传统咖啡店,各有...

林二汶:咖啡教会我的事

早晨总需要一杯咖啡,每次喝咖啡,我都会有一个在心中的小仪式。每喝下一口,我都会祈祷自己会再清醒一点,又或者更有智慧一点。我对咖啡有一点迷信,我相信这神奇的饮料会为人带来一些灵感和领悟,只要每天可以...

卡夫卡、布拉格与咖啡馆

一八八一年,巴黎“黑猫夜总会”(Le Chat Noir)在蒙马特小丘上开张,灯火辉煌。 过着波西米亚夜生活的“黑猫”桀傲不驯,在此川流不息的艺文创作者包括年轻而尚未成名的毕卡索、忧郁而右耳仍健在...

李桑:在埃塞俄比亚寻找咖啡母树

公元5世纪,非洲有位名叫卡迪的老牧羊人,总觉得自己的羊群最近有点怪异;怎会经常兴奋又活泼的模样?老牧羊人决定跟随羊只们进入Kaffa山林去看个究竟。原来,羊咩咩们都喜欢咀嚼一种植物的果子;它深红带...

陈丹燕:咖啡馆的厕所

1 慢慢地才发觉,原来自己难忘的咖啡馆,是那些连走廊尽头的厕所都不放过的地方。在这样的咖啡馆,本来只想去厕所方便一下,或者洗个手,好干干净净掰面包吃。 走到店堂深处通常总是昏暗的走廊里,穿过一桌桌...

狄恩·赛康:咖啡的内在世界

当你坐下来品尝一杯美味的咖啡,整个人沉浸其中,感受着咖啡的香气、滋味、酸度和质地时,你对于这杯咖啡的领会,表面上看来已经面面具到;然而,在这杯咖啡背后,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一个牵涉到文化、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