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爱好者说

0

Andy Tsai:越南河内的老宅咖啡

人啊,当真是要富足到了一个程度之后才会开始欣赏老东西的美。社会的进步往前冲得不像话,该拆的拆了,该扔的扔了,然后到了一个程度之后猛然发觉自己周遭都是毫无美感的钢筋水泥丛林和四处横流的廉价塑胶制品,...

0

孙伯伯的咖啡:我这辈子才喝过七杯咖啡

我不爱喝咖啡。一来我觉得味道很苦,想不通怎么会有人喜爱喝这种东西;二是我的胃不好,每次喝完必定胃酸逆流。在医院里遇到患者、家属热心送上咖啡,不好拂了面子,通常笑笑收下,稍后转送给护理人员或其他同事...

0

意大利的南方人起床后第一件事是找摩卡壶

在还没到意大利学习厨艺之前,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是意大利人不可或缺的饮料? 我的答案应该会是葡萄酒吧!而我这个答案,主要是从欧盟的官方数据,和一些书籍杂志所得来的结论。不过自从在意大利进修厨艺后,和意...

0

如果没有郑和船队,咖啡将会怎样?

就像红酒、蛋糕、冰激凌一样,咖啡自然也是从欧洲传入的“进口货”,但它的源头却不在欧洲,而且它传入中国的时间并不算晚。 关于咖啡,最早的文字记载出于阿拉伯人之手 咖啡的源头在哪儿呢?主流意见认为,在...

0

我听过这些关于咖啡的传说

早上如不喝上一杯香醇甘美的咖啡,这一天真不知道该怎样开始、怎样过去。原来以为这只是自己情有独钟,后来才知道同情者大有人在。其实自己心中明白,喝咖啡,要的无非是一种感觉。尽管如此,自己常常还是为喝咖...

一个咖啡爱好者的咖啡回忆

本人是一个咖啡爱好者,尤爱手冲咖啡,但我并非专业咖啡人仕,只是对这令人神往的饮品有着一种偏好,甚至是足以达到我对酒的喜爱。 小时候,记忆中在太子道有一间咖啡屋,名字正正叫作“咖啡屋”,当日在香港是...

陈丹燕:柏林东的黑泵咖啡馆

开往黑泵咖啡馆的那路地铁是又老又旧的,经过了罗莎·卢森堡广场站。这个将近有一百年历史的地铁站,坐落在原来东柏林的地下,纪念与列宁同时代的著名德国社会主义者、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著名活动家罗莎·卢森堡...

刘纬雄:马来西亚的传统咖啡馆

随着岁月的流逝,父母的年老和离去,以及马来西亚传统咖啡店冲茶老手越来越少,有些美好往事已经难以追回。 牛油加央面包、生熟蛋和味道浓厚的美禄西茶,都是每一间传统的吸引顾客主要饮食。 传统咖啡店,各有...

林二汶:咖啡教会我的事

早晨总需要一杯咖啡,每次喝咖啡,我都会有一个在心中的小仪式。每喝下一口,我都会祈祷自己会再清醒一点,又或者更有智慧一点。我对咖啡有一点迷信,我相信这神奇的饮料会为人带来一些灵感和领悟,只要每天可以...

卡夫卡、布拉格与咖啡馆

一八八一年,巴黎“黑猫夜总会”(Le Chat Noir)在蒙马特小丘上开张,灯火辉煌。 过着波西米亚夜生活的“黑猫”桀傲不驯,在此川流不息的艺文创作者包括年轻而尚未成名的毕卡索、忧郁而右耳仍健在...

李桑:在埃塞俄比亚寻找咖啡母树

公元5世纪,非洲有位名叫卡迪的老牧羊人,总觉得自己的羊群最近有点怪异;怎会经常兴奋又活泼的模样?老牧羊人决定跟随羊只们进入Kaffa山林去看个究竟。原来,羊咩咩们都喜欢咀嚼一种植物的果子;它深红带...

陈丹燕:咖啡馆的厕所

1 慢慢地才发觉,原来自己难忘的咖啡馆,是那些连走廊尽头的厕所都不放过的地方。在这样的咖啡馆,本来只想去厕所方便一下,或者洗个手,好干干净净掰面包吃。 走到店堂深处通常总是昏暗的走廊里,穿过一桌桌...

狄恩·赛康:咖啡的内在世界

当你坐下来品尝一杯美味的咖啡,整个人沉浸其中,感受着咖啡的香气、滋味、酸度和质地时,你对于这杯咖啡的领会,表面上看来已经面面具到;然而,在这杯咖啡背后,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一个牵涉到文化、习...

一个台湾留学生在巴黎咖啡店实习的一点心得

一提及巴黎的咖啡馆,十个人之中,大概有九个人会马上说出“左岸咖啡”这个词。首先,这个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主要原因,或许是来自于台湾一间罐装咖啡公司品牌, 一直以来都令人印象深刻的广告行销。使得这...

狄恩·赛康:谁率先将咖啡带到世界?

衣索比亚可说是世上唯一一个将咖啡仪式内化得如此深刻的国家,相信没有人会对这件事感到疑惑,因为人们普遍认为这里是咖啡的发源地(除了某些声称叶门才是咖啡发源地的人);事实上,更精准一点地说,是一千五百...

最不缺随便坐坐的咖啡馆

一个深秋的黄昏,外面瓢泼大雨。那时我大学一年级,给一对韩国小姐妹做家庭老师,课上完,小姐妹的妈妈讲话好像黄莺唱歌,邀我坐一会儿,等雨小一点再走。于是我们在客厅坐下,黄莺妈妈端过来一个托盘,里面小碟...

陈丹燕:柏林的胡迪尼咖啡馆

在街角上的咖啡馆,常常有着朴素的外表,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外墙上有点斑驳剥落了,露天的桌椅上坐着人,看上去不怎么高兴的样子,一个紧紧向前贴着桌子,另一个则努力地向后靠去,连脚都不肯往桌下伸,而且垂着...

在杜拜找不到阿拉伯咖啡

在杜拜,欧美品牌的咖啡馆林立,年轻人坐在装潢流行的咖啡馆里,或许玩着手机和朋友聊天,或许没理由的发呆,这都是再平常不过的场景。除了他们身上的阿拉伯传统服饰,这群喝着美式咖啡的中东人,看起来和坐在露...

米丽安之井、皇帝御榻和卡尔迪的羊

埃塞俄比亚有四条铺设良好的主要干道,从首都阿迪斯阿贝巴往重要的方向发散出去。每一条道路都是由不同的欧洲援助组织兴建,但是都没有完成,只要兴建单位耗尽了资金或是失去了兴趣,路就不会再铺设下去。   ...

重要会议前,该不该喝咖啡?

为了提神醒脑,不少人会选择每天喝杯咖啡。不过,某些情况下可能会造成反效果!关于咖啡可能带来的正面与负面影响,请看以下美国生活骇客网站(Lifehacker)、《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陈丹燕:波尔图的老酒店咖啡馆

一个上海的夏天,中午的时候,我到和平饭店下面等人。到了饭店,才想起来这里有好几个咖啡座,我们只说了在咖啡座里见,却没说是哪一个,于是就去找。那天大堂没几个人,外面阳光像亮晃晃的刀一样劈下来,里面却...

校长,您在咖啡里加了什么?

“校长!校长!” 那天我应邀参与亲职教育讲座,会后一名家长跑来问候我,说他的孩子曾是我的学生,国中时期与他冲突不断,但后来慢慢改变。“虽然不是很优秀,可是踏实地工作、生活,对我们也很孝顺。” 我恭...

华尔街日报:你喝咖啡已经上瘾了吗?

随着南瓜拿铁大行其道,许多美国人可能发现自己排队买咖啡的频率高于以往。来杯咖啡无疑能在繁忙的早晨帮助自己集中精力,但却有一定的副作用。在最新的一期《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The Diagnos...

咖啡爱好者说:我养了咖啡22年 像是养孩子

我是李晓宇,75年的。95年有那么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专门做咖啡烘焙的工作室,歪打正着,在我之前还没有中国人做这个,所以莫名其妙的把这个“中国咖啡烘焙第一人”的帽子扣我脑袋上。当时脑子里的概念是,挣...

陈丹燕:巴斯克的无名咖啡馆

我从马德里一路北上,去西班牙苍翠多雨的北方海岸线旅行。 公路上的光景日益地斑驳和阴沉下来,乡村带有美丽鸟巢的天主教堂也一座比一座老旧,有些干脆破旧得只剩下一面完整的墙。穿着黑衣的老人,坐在那里一动...

喝意式咖啡一定要用汤匙搅拌 原来是这个道理

“听觉”这是品咖啡的过程中最少用到的感官。不过要注意的是,在充满扰人声音的嘈杂环境里想作出正确判断,可能很快就导致感官疲劳。噪音本身会影响我们的专注力,而在品咖啡时,显然全副心思都应该集中于杯中的...

贵族与打工仔:咖啡和朱古力的两种阶层

在17至18世纪,咖啡与朱古力,为欧洲多国人的必饮品。两种饮品的来源,都不是在欧洲,但传到欧洲之后,各国的人,就为这两种饮品重新建立文化涵义。 据学者 Wolfgang Schivelbusch ...

詹宏志:有咖啡的生活

一 那是一个平凡而阴湿昏暗的冬日早上,空气冷冽,行人稀少。在德国曼因斯(Mainz)小镇的教堂旁广场上,太阳突然破云而出,本來暗淡冷清的广场一角刹那间充满了金色的温暖,教堂的尖顶和十字架也图划一般...

咖啡比恋人更了不起

有一回朋友在脸书上问我:“这咖啡味道如何?”我微怔了一下。尽管我多么爱咖啡,却没有太敏锐的舌尖去评估咖啡豆的优劣。是大略听闻所谓的干香气(fragrance):咖啡烘焙后或研磨后的香味、湿香气(a...

为什么要去咖啡馆?

就像物极必反一样,孤癖症进展到某种程度,就有股想接近人群、感受人的温度的反作用力,但力道不能太大,否则深海鱼自海底骤然被拉出海平面,总不免落得爆出眼珠子的下场。 这时咖啡馆是汲取人气养分的最佳去处...

陈丹燕:柏林西的鲁卡斯咖啡馆

要是我们一起去柏林,我要和你一起去十字军山。那是柏林的一个区,三十年前柏林最时髦的地方。路过一个红砖砌起来的老水塔,路过一家开在半地下室里卖老家具的古董店,一家用竹子装饰的泰国餐馆,还有一个墓碑上...

管建中:谈咖啡滤纸

咖啡调理器材与调理方法变化多端,但说到“使用方便”、“价格低廉”、“冲泡品质”,大概很少有哪一种比得上结合滤杯和滤纸的手冲咖啡。只是,滤杯和滤纸的使用者,常面临一个小小困惑:同一型号的滤杯,例如H...

为什么巴黎的咖啡馆卖的咖啡并不好喝

清晨未醒的露天座、斜阳偏照的一角、幽静无人巷弄里,塞纳河畔的木船上…随处不是喝咖啡的地方。巴黎人的咖啡馆,是随遇而来的。在巴黎没有迷路,不算逛过巴黎,而迷路,往往是遇见咖啡馆最好的方式。 巴黎人的...

时代杂志:咖啡的负面名声从何而来?

礼拜五(9/29)是全美咖啡日,咖啡爱好者的非正式假期。网路上充满“哪里有打折或免费的咖啡”之类的讨论,但大家喜欢咖啡的原因可不只因为它是免费的: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摄取适量咖啡对你的健康有益。 《...

詹宏志:咖啡应有的样子

西方人在提到他们的日常饮料时,有一句俏皮话形容咖啡应有的面貌说,它应该“黝黑如暗夜,炙热如地狱,甜蜜如爱情。”这里说的是,当咖啡烹煮调理恰适时,水热、色黑、味甜,缺一不可;当然,如果你不加糖,那咖...

有些咖啡只在精品咖啡馆是不会弄懂它的

在两边都是咖啡树的羊肠小径中穿梭,咖啡树下开满了非洲凤仙花。路面上长满了青苔的郊山步道,滑了几交之后,终于走到满山咖啡园的最深处,在海拔七百公尺的浅山地带,霍然出现一个开满莲花的天然涌泉,当地人称...

时光静止的咖啡店 两个半小时煮一杯咖啡

日本京都有许多二战后成立的老咖啡店,被称为吃茶店,六十年来不曾改变面貌,成为观光杂志时常介绍的景点。上门光顾的,除了偶尔来吃茶的在地老士绅老淑女,更多的是上门拍照的观光客。 在京都住下一段时日,上...

陈丹燕:荒谬的幸福感

这个老巷子,在著名的哈克榭霍夫后面,没有名字,大家都说“那条哈克榭霍夫旁边的”。但是它有名,夏天时候,从早到晚人们络绎不绝地到这里来东张西望,因为它始终很先锋。 巷子尽头的小院落里,总是坐着喝咖啡...

手作:如何沖一杯好咖啡

在云云手工饮料之中,一杯咖啡的滋味,特别依赖冲调者的手艺。影响咖啡质素的变数实在太多,而作为消费者我们能决定的唯有咖啡放到多凉多久才喝。偶然尝试自家冲,即使手上咖啡豆和工具齐全,似乎都难以企及咖啡...

香港:不让人打卡的咖啡店

朋友在西营盘的咖啡店 Detour 开业 1 个月了,我催速他快点建立 Facebook 专页、Instagram 帐户、Google geo tag 等一大堆让人可以找到他们的网上平台,他耸耸肩...

方舟子:喝咖啡能防癌还是会致癌?

咖啡是消费量仅次于茶的饮料,全世界一天要喝掉16亿杯以上的咖啡。 现在经常能看到喝咖啡能够防癌的文章,比如有一个健康科普写手写的《那些广为流传的抗癌方法基本上都是错的》在网上流传甚广,文中在列举了...

无法浓缩的咖啡美学:胶囊咖啡机里没有爱世界的温度

记得多年前,纽约苏活区出现了那家使用好莱坞巨星代言的某大品牌咖啡店,贩卖着新兴的胶囊咖啡机。我和朋友走进去,看着一台台精美却要价不斐的咖啡机,心里 OS:“这应该是有钱人或是上流社会才会买的吧?把...

和咖啡的不解之缘:怀念有人与我对望喝杯黑咖啡的日子

成长过程中每一段时期的记忆总是会和某种饮料紧紧联结着。水果牛奶,波蜜果菜汁,绿奶茶,鲜奶茶,却只有咖啡一直陪伴我到今天。 第一次接触咖啡是小小孩的时候,印象中应该还没上小学吧?那时全家人和外公去四...

咖啡瘾史:谁将咖啡带到了新世界?

在1700 年代的欧洲,咖啡的消耗量很大,当时已经存在着供需应求的问题。据说在 1600 年代晚期,路易十五(Louis XV)每年为女儿花在咖啡上的费用就高达一万五千多美元。到了1740年,咖啡...

陈丹燕:咖啡馆的时间

早晨九点钟,大多数咖啡馆都还没有开门。从紧闭的门和窗里望进去,椅子还翻起在桌上,从窗缝和门缝里,一丝丝传出来的,是昨夜的香烟和咖啡混合在一起的气味。外面桌椅上的第一个客人是清澈的阳光,九点钟的阳光...

[小说]找不到的咖啡店

躺在沙发百无聊赖把玩手机的她,嘟嘟嘴巴,娇声对坐在旁边、跟她一样玩手机的他说:“这一家咖啡店好像很雅致,一定要去!”他头也没有抬起,仍然按手机,随便敷衍一句:“哪一家?”她把手机伸到他的面前,滑着...

韩怀宗:中国咖啡的发展,从1918年的上海说起

抗战前后,咖啡文化昙花一现 中国第一家咖啡馆出现于何时何地,已不可考,咖啡饮品初期附属于西餐厅是必然的,但独立开业的咖啡馆可能早在19世纪晚清时期,已在上海滩租界区营业,主客群是国内外的水手。上海...

咖啡爱好者笔记:不同咖啡滤杯的不同主观味道

一杯咖啡的味道,受到磨豆机、冲煮设备、冲煮手法、水温、粉的粗细度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对于我这样的咖啡爱好者来说,写这篇文字,并不想向专业的咖啡杯测师那样去界定某个标准。我只是记录一下我的主观感受。...

朱芳文:电影、书、咖啡馆以及白日梦

看完老电影《第三个人》的第二天,无意走进东安路的一家以为早已关张的大众书局,随手翻开的一本书,那一页的前两行,作者写道:“下午六点钟,我精神抖擞地现身在附近的小演讲厅,就像电影《第三个人》里的霍利...

王致盛:怎样让自己看起来很会喝咖啡?

随着咖啡的推广再加上咖啡本质上的演进,越来越多人懂得去咖啡馆点一杯对他们来说是精品的手冲咖啡。点了杯咖啡,菜单上说是精品咖啡,价格收个百来元(台币)甚至是几百多一杯。 但这手冲精品咖啡肯定只能是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