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爱好者说

0

巴斯卡斯特:咖啡应该比牛奶更值得歌颂

多讽刺啊!牛奶常常被歌颂,不断被推荐,但是严格说来,却不是特别值得推荐给成年人的饮料。相对的,虽然咖啡实际上能降低死亡风险,我们当中很多人却始终把咖啡当成毒药(尤其对心脏而言)。讽刺的高点也许在于...

一杯咖啡的时间, 你愿意留给谁?

咖啡,让我有机会从不同的角度重新认识这个世界,也因此有机会结交到很难得的朋友。 第一次到温哥华旅行的时候,巧遇一个非常特别的女孩。 她从香港来,在温哥华工作时,认识一个身材挺拔高壮,长相俊帅的男友...

书摘:睡眠问题

艾米·沃尔夫森(Amy Wolfson)非常了解睡眠。永远精力充沛,顶着一头又短又卷的棕色头发的她,是圣十字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的心理学教授,同时也是国家睡眠...

周雪君:咖啡是你的必须品吗?

坐地铁少不免滑手机,看的都是惯常浏览的资讯网站 app ,由《纽约时报》到《华盛顿邮报》,再到《卫报》、《BBC》。如果还有时间,就看《立场新闻》、《端传媒》、《关键评论网》,偶尔看一下 New ...

陈丹燕:蝴蝶的翅膀

早上太阳太好,所以要一个人去慢慢吃一份颜色缤纷的早餐。旅行的时候,有时就会这样想,反正时间突然变成了大把的,不妨浪费掉一点。能独自泰然自若地消磨时间,最是自在。 十多年前就已经爬满青藤的大房子,底...

正确摄取咖啡因

还在可娜的时候,我联络到了马修·葛尼欧,他是阿肯色大学运动与休闲健康学系的运动生理学家。我另外还联络了伊文·约翰逊,他是康涅狄格大学的博士候选人。这两个人相互合作,进行咖啡因的相关研究,这次也来到...

书摘:代用咖啡之祖

一道庄严的命令可能一瞬间会变成一个可笑的谬论。1808年,图卢兹商会发布公告:如果能发现重要药学物质(例如可治疗与预防疟疾的奎宁),或是生产出可替代人们已经习惯的果汁和咖啡的奢侈品,而同时既不降低...

我们去喝杯咖啡的时候其实不一定是想喝咖啡

人从来就不是理性的动物,我们生命中那些我们认为很理性的决定,大多数其实是不理性的。 就拿买车来说好了,在行销领域里,车子、房子这一类的耐久财,一向被视为较为理性的消费决策。但若回想一下,你在展示间...

灵丹妙药:神奇的咖啡因

伊玛目和他的僧人们第一次在寺中大口地喝着咖啡时,他们知道自己吞下的是什么灵丹妙药吗?不知道。因为科学界直到几百年后才给这种汁液起了名字。1820年,德国化学家隆格(Runge)第一次从中萃取出咖啡...

什么成就一杯好咖啡?

又回到了老问题:到底是什么因素成就一杯好的咖啡? 如果是风味让我们对咖啡如此疯狂,那为什么我们爷爷奶奶所喝的咖啡量,是我们现在的两倍之多?他们当年的咖啡,早在饮用前很长一段时间就烘焙并研磨好,接着...

杨石头:咖啡消费的三种人

等电梯。 看见身边两人拿着瑞幸咖啡,请教他们,为啥喝这个咖啡?答:才给的啊,免费啊。再问,就没有啥理由了。 说明啥?没有感知的品质,没有解决刚需×痛点×高频的本质,这产品究竟好在哪里?潮酷流行吗?...

麝香猫咖啡:全球最贵咖啡的黑暗悲歌

无论你是不是个爱喝咖啡的人,势必都曾听说过“麝香猫咖啡”美味和极品的名声,它有着“世界最贵咖啡”的称号,更在那独一无二的浓纯香中,迸发多层次的味蕾飨宴,这种咖啡的咖啡豆十分珍贵,也因此一杯通常要价...

不喝咖啡的咖啡壶情结

不知是否因根底上原本身属饮茶之人的缘故,即使踏足咖啡界,却始终与此领域向来存在、对繁琐复杂高深莫测道具与技法的钻研向往颇有距离。 毕竟茶界里,数百年来冲煮模式皆大同;所以,回归本质设想,冲咖啡与冲...

关于星巴克咖啡的苦涩真相

我是直到29岁,在哥斯大黎加住了一年的时候,才第一次喝上了真正的咖啡。作为一名市中心的中学老师,我职业生涯的前6年都是不健康的健怡可乐的忠实拥护者。我几乎不知道,我在 El Toledo 咖啡农场...

林苍生:我喜欢喝咖啡

我喜欢喝咖啡,是五十年前去日本实习时学回来的。那时日本刚兴起咖啡风,我不会讲日文,没有日本朋友,遂养成一个人喝咖啡习惯。 本来,咖啡就要一个人独自喝较好,一群人谈天说地咖啡什么味道都不知道,反而糟...

FT中文网:从可乐战看咖啡战

从咖啡外卖切入市场的瑞幸咖啡可以说是一个商业另类。这家公司成立不到一年,2018年初开始外卖咖啡,5月8日才正式营业,但在资本的支持下,截至今年9月,其全国门店已经突破1000家,且年底前将在全国...

咖啡瘾史:咖啡与卡特草

伊斯兰教祭司不满清真寺空荡荡,咖啡馆却挤满了人。 ——大仲马(Alexandre Dumas) 咖啡的邪恶姐妹 我搭车抵达也门首都萨那(Sana’a)时,已经将近午夜 12点。我对于自己能活下来感...

昭和文青、咖啡屋与文化运动

大正12年9月1日正午,日本京滨一带发生大地震,据粗估全东京受震、火灾烧毁户,占百分之七十以上;受灾人数2,386,740名,占人口约七成六强。震毁、烧毁的剧场、料理店与游廓建物中,知名的帝国剧场...

咖啡:一个跨越时态的动词

有一种人注定与咖啡无缘,就是喝了咖啡会心有悸动的人。    我就是这种人。一喝咖啡,我心头就顿时小鹿乱撞,无法平静。然而这样的我,却总仍在心悸的当下,一口一口任咖啡在我口中融化。巴哈(Johann...

咖啡瘾史:也门的古老咖啡港

旅途中经过一处咖啡树林,他宛如虔诚的教徒一样摘取咖啡果实补充身体养分,发现这种果实可以让头脑灵活、清醒,精神充足地完成传教使命。——纳吉姆·阿丁·阿盖兹(Najm al-Din al-Ghazzi...

咖啡爱好者必知的咖啡术语汇总

非洲式晒架/离地晒架(African Bed / Raised Bed) 可用于收获季后露天干燥咖啡豆。这是一种木制结构、下面带支撑腿的担架,担架面是一层悬空的网,咖啡豆(可能是带羊皮层的湿豆,也...

百年早餐史:咖啡、闹钟与法国人的早餐

早餐末日? 易普索市调公司(Ipsos)在2012年针对法国人的饮食习惯进行调查,结果显示,传统欧式早餐在法国依旧非常受欢迎。有超过80%的法国人每天早上会喝这三种18世纪以来在此萌芽生根的兴奋饮...

咖啡爱好者说:咖啡成为我的党

1 我可能是文革后闻到咖啡的香味醒过来的第一代中国人。那是1978年,云南师大的一个老师为了“寻找自由”偷越国境,跑到了邻国的缅甸。大家都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不料几个月后他又回来了,没有带回有...

当咖啡馆有了一颗宽容心

在苏格兰的爱丁堡小镇上,有一家叫做尼科尔森的咖啡馆,在上世纪90年代它一直默默无闻。虽然欧洲人对喝咖啡情有独钟,就像奥地利作家茨威格所说:我不是在咖啡馆里,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但深厚的文化传统并没...

韩怀宗:人类起源与咖啡树

不知是天意抑或巧合,人类与阿拉比卡咖啡树皆发源于埃塞俄比亚。1974年,一批古生物学家在埃塞俄比亚北部阿法沙漠(Afar Desert)的哈达(Hadar)掘出距今400万年的南猿(Austral...

咖啡瘾史:我的第二杯咖啡

从哈拉城搭车到吉加 ·吉加的两小时路程还算平静,在穿越被称为奇观峡谷的路途中,我看不出这河谷有什么特别。我们在早上五点多就出发,因为阿伯拉警告我,开车的司机在下午两点以前一定要离开吉加 ·吉加,否...

咖啡瘾史:寻访兰波豪宅

“你喜欢兰博吗?”问我话的是一位瘦小的阿拉伯人,他蹲在白色土墙的阴影下,有敏锐的眼神、稀疏的胡子,头上裹着白色印度头巾。实在看不出他是西尔维斯特 ·史泰龙的影迷。 (史泰龙在著名电影《第一滴血》里...

咖啡瘾史:第一杯咖啡

煮咖啡像在制作一件艺术品,所以也要以艺术的形式品尝。 ——阿卜杜·卡迪尔(Abd el Kader),16世纪 奈洛比,肯尼亚,1988年 “埃塞俄比亚最棒了!”比尔的眼睛为之一亮。 “非洲的佳肴...

咖啡西渐与法国启蒙运动

大使此行的使命,显然不是给法国贵族们科普简约服饰的美学概念。此时的奥斯曼正在策划入侵神圣罗马帝国的心脏奥地利,而阿嘎大使的任务,是巩固已经存在了100多年的法国-奥斯曼同盟,以确保在将来的奥地利战...

茶叶与18世纪的英国茶会

18世纪的英国在茶叶消费上比别国早熟,正是这个国家经济、社会和文化早熟的一种标志。 茶叶功效非凡,在充满智慧的东方古国(中国),茶叶是价值不菲的高档消费品。不仅众人皆喜品茗,到访的各国名人无不喜爱...

鸡尾酒杯里的意大利冻咖啡

咖啡小店的后园天井放了四张公园式连桌长木櫈,甫坐下我即感到阳光在干煎着我的背部,需要换个位置坐在对面朋友的身边。我们手中的两杯冰冻咖啡实在非凡,刚才在小店柜面前见证它们的制作过程。身形瘦削的bar...

陈丹燕:在索伦托的河畔咖啡馆

瑞士索伦托文学节给每人一些代价券,凭它,在这古老的小城里吃饭、泡咖啡馆,都可以少付钱。可大多数人还是把它们用到河畔咖啡馆去了,那在古代粮仓对面的咖啡馆一到黄昏就挤满了人,温暖的空气里充满了说话声。...

韩怀宗:英国两性大论战缘起于咖啡

咖啡传进伦敦也激起涟漪与火花,不但掀起两性大论战,也成为选举制度、证券商、保险公司初试啼声的练功场,更成为道貌岸然的英国士绅或清教徒标榜清醒、理智的饮品。 其实,英国比法国更早接触咖啡。早在17世...

咖啡爱好者说:来一碗咖啡

日日晨起填肚暖身、提神振气的奶泡红茶与拿铁咖啡,习惯以量体硕大敦厚沉实的马克杯盛装;但有时兴之所致,也偶尔改以碗担纲。 相较于马克杯的俐落,碗装咖啡或奶茶,手感与氛围都很不一样:热腾腾硕大一碗,两...

韩怀宗:也门咖啡 消逝中的阿拉伯狂野

埃塞俄比亚虽是阿拉比卡诞生地,但17世末至18世纪初,欧洲人最先喝到的咖啡却来自也门。当时的非洲或阿拉伯咖啡悉数从摩卡港出口,地利之便使得摩卡变成咖啡的同义语,“城墙之都”哈拉反而被喧宾夺主变成配...

陈丹燕:金赛尔的甜

大西洋边上的爱尔兰小镇金赛尔,是我爱尔兰旅行的最后一站,从都柏林的布鲁姆日开始,每天走来走去,渐渐从东部走向西部,南部,去到凯尔特音乐的老家,去到从灰白色岩石的缝隙里开出粉红野花的海岛,去到克拉克...

韩怀宗:南大西洋咖啡因拿破仑而闻名

法国杰出军事家拿破仑堪称咖啡史上最浪漫、悲情的人物;他的白兰地私房咖啡、随身携带的圆柱形土耳其磨豆机,皆被传为美谈。他虽是18世纪中叶至19世纪初的人物,但老天冥冥中早在16世纪初便开始为他物色最...

猫头鹰咖啡馆

过了端午,受节庆搅起的浮动稍歇,人们理所当然开始往下发想,夏季还可以去哪边玩。这两天正好有朋友捎来讯息,问我关于日本的猫头鹰咖啡馆,因为脸书已有不少人开始招兵买马,打算飞去日本看看牠。 所谓猫头鹰...

为什么作家总离不开咖啡馆?

一 澳洲的华文作家不知有谁爱去咖啡馆,反正知道悉尼的一位才女作家千波最爱去。这有例为证:1997年、1998年我两次去悉尼,她都邀请我去喝咖啡。记得有一次是从唐人街的一家中国书店出来,带着我和朋友...

一个拘谨的纵欲者的炼咖啡术

像一个拘谨的纵欲者,我每天都要喝三杯咖啡。虽然是难以割舍的口腹之欲,但其实更像生命一个华丽而感伤的隐喻。 第一次听到咖啡,是从乡下搬到城市,小学二年级的一堂画图课上。 我想向隔壁同学借一支“牛粪色...

杨启刚:咖啡情怀

“咖啡?”甜甜的微笑,她问。 “蓝山。”淡淡的微笑,我说。我喜欢产自牙买加蓝山山脉的蓝山咖啡,咖啡因含量低,口感顺滑香醇,将咖啡中独特的酸、苦、甘、醇味道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优雅的气息强烈而诱人。 ...

台湾光复后三十年文人与咖啡屋窥探

每逢冬日,是气候的关系吧!心中便是多生一分忧郁。充满阳光的台北街头,太阳非但晒不去那份忧愁,暖暖的气温,反倒让忧愁像加了酵素的面粉一般,发涨了起来。1984 年 12 月,我独自走在高楼大厦栉比鳞...

洪荒:礼物

离婚七个月了, 你开始觉得这是一份“礼物”。 或者, 应该说,你决心把它当礼物, 而它终于越来越像礼物。 你必须继续下去, 我无法继续, 我将继续。 ——山谬贝克特 脸书营运长雪柔桑德伯格《拥抱B...

韩怀宗:威尼斯点燃欧洲咖啡火苗

16世纪伊斯兰教世界在惊涛骇浪中完成咖啡世俗化。这股咖啡激情于16世纪末叶至17世纪初,通过威尼斯商人、外交官、植物学家和出版物,“传染”给欧洲人,迸出灿烂火花。阿拉伯的波斯猫、郁金香、服饰和文学...

越南咖啡与菊苣咖啡的身世之谜

越南咖啡,众所周知是糖尿病者需要远离之物。而在美国新奥尔良,亦有一款牛奶咖啡闻名于世,味道偏苦,而且加入了颇为另类的原料,菊苣(Chicory,又称苦菜)。如果咖啡有血缘亲疏,而不计产地,越南咖啡...

韩怀宗:郑和暗助咖啡世俗化

就饮料史来看,茶叶远比咖啡发展得早,也更顺利。茶艺对咖啡世俗化是否也有带头作用?答案是肯定的。明朝三宝太监郑和是伊斯兰教徒,于1405至1433年间7次下西洋,最远航抵红海滨的也门、索马里和肯尼亚...

教你做杯好咖啡:决定咖啡品质的六大要因

萃取美味咖啡的过程,就像一段永无止境的漫长旅程。既不能忽略任何一项因素,也不会因为特别强调某项因素,就能发挥出最佳风味。唯有透过不断的准备与努力,尽力取得平衡后,才能产出优质的咖啡。 当然,为了喝...

李清志:网红的品格

最近前往一家新开幕试营运的咖啡馆,试图寻找一个可以安静写作的角落,咖啡馆利用自然花草妆点空间,创造出独树一格的美丽氛围,因此吸引许多“网红”前往拍照取景。 咖啡店一开张,就涌入许多女孩子,她们忙碌...

鲁迅笔下的“革命咖啡店”是哪一家?

1928年8月8日 《申报》刊登《上海珈琲》一文,文章作者称自己在这家咖啡店里遇到了龚冰庐、鲁迅、郁达夫、孟超、潘汉年、叶灵凤等 “今日文艺界上的名人”。见此,郁达夫和鲁迅马上撰文予以澄清。 郁达...

美国不卖美式咖啡,意大利不卖拿铁

美式咖啡(Americano)与拿铁(Latte)可能是国人最常见的咖啡选择之一,但大部份的人不知道这两种咖啡正代表着咖啡市场大国美国,与咖啡文化大国意大利的诸多不同。 美国是不卖美式咖啡的。用高...

历史与空间:琼岛“咖啡控”

那天上午,正在案头忙碌,窗外传来邻居张姐的喊声:“马先生马先生,您快点您快点!”不知出了什么事,我赶紧开门,只见张姐端一个热气腾腾的玻璃壶进来说:“我煮了海南最好的咖啡,刚刚磨好,您快尝尝!”说着...

咖啡的风韵:香、甘、柔、顺、滑、细、甜

咖啡,要在凉的时候喝。 你对我的感觉,请在人静之时慢慢品尝。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观念:“喝咖啡要趁热的时候喝”。 以前我也作如是想。但是自从验证了小李告诉我的:“咖啡要等凉了才好喝”,我就开始喜欢上...

咖啡爱好者说:我忘了为何喜欢喝咖啡

若问我,为何喜欢喝咖啡,我还真的答不上。 小时候,第一次喝咖啡,是家里泡的,称Kopi,黑黑的咖啡,加入糖搅拌,然后搭配饼干,觉得是绝配享受。一般上,我偶尔会在晚上做这样的事,同学知道后对我说“你...

奶茶+咖啡,一杯再一杯

热爱红茶、也爱咖啡,所以,我的晨饮时光多半是两者交替,有时奶茶、有时拿铁咖啡。但偶而总难免心贪,既馋想咖啡、又难舍红茶──那么,就干脆送做堆,来杯咖啡奶茶吧! 奶茶+咖啡,最负盛名当属香港的“鸳鸯...

叶永烈:一杯咖啡映双城

来来往往于上海与台北之间,很多人问我这“双城”有什么共同之处?大处且不论,我只从小小一杯咖啡说起……    走在台北大街小巷,咖啡馆星罗棋布,满城飘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难怪人称台湾“一半是海水...

咖啡爱好者说:夜色中的上海咖啡馆

张爱玲的文章中经常会提到老上海的咖啡馆,充满奶油味和咖啡香的咖啡店,对她而言,都是温暖美好的记忆。 那时霓虹闪烁的霞飞路(今淮海中路。抗战胜利后一度改名为林森中路,居民仍习惯以旧名呼之)上有好几家...

马国亮:民国时候的咖啡及其刺激性

我说不喜欢咖啡,并不是说不吃之意,每个月里大概总要吃三四次。多吃不会,少少吃一点,倒也是很有趣的事。要我自已去动议弄咖啡吃,是很少有的。假如有一杯咖啡放在我面前,我却很很喜欢地把它灌到肚里。我常到...

咖啡爱好者的故事与事故:我的摩卡壶会爆炸

星期日逛某某百货,看到一组取名为“摩登家庭”的摩卡壶,不锈钢制的,还附带两副杯盘,也是不锈钢材质。感觉不是非常细致,但钢质很好,亮晶晶的,蛮漂亮。正在观看的时候,店员走了过来,告诉我:“本店就剩这...

沈西城:吃一杯咖啡

上海人管喝咖啡叫“吃咖啡”,养成此习始于七十年代留学东京,晨起上学,到车站附近吃茶店进早餐,早上有优惠,咖啡一杯,奉送多士和烚蛋乙枚,二百円即可充饥,留学生活苦,贪便宜,每早往光顾,日久跟咖啡结下...

咖啡馆主的日常:停不下来的男生

有一对男女,男生高高的,说帅倒还好,但是蛮有型的,看起来挺舒服的。他的女朋友就真的很漂亮,一头长发,大大有灵气的眼睛,也是高高的,两人其实挺登对的。男生来过几次,是大女儿国中同学的哥哥,对咖啡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