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爱好者说

陈丹燕:柏林西的鲁卡斯咖啡馆

要是我们一起去柏林,我要和你一起去十字军山。那是柏林的一个区,三十年前柏林最时髦的地方。路过一个红砖砌起来的老水塔,路过一家开在半地下室里卖老家具的古董店,一家用竹子装饰的泰国餐馆,还有一个墓碑上...

管建中:谈咖啡滤纸

咖啡调理器材与调理方法变化多端,但说到“使用方便”、“价格低廉”、“冲泡品质”,大概很少有哪一种比得上结合滤杯和滤纸的手冲咖啡。只是,滤杯和滤纸的使用者,常面临一个小小困惑:同一型号的滤杯,例如H...

为什么巴黎的咖啡馆卖的咖啡并不好喝

清晨未醒的露天座、斜阳偏照的一角、幽静无人巷弄里,塞纳河畔的木船上…随处不是喝咖啡的地方。巴黎人的咖啡馆,是随遇而来的。在巴黎没有迷路,不算逛过巴黎,而迷路,往往是遇见咖啡馆最好的方式。 巴黎人的...

时代杂志:咖啡的负面名声从何而来?

礼拜五(9/29)是全美咖啡日,咖啡爱好者的非正式假期。网路上充满“哪里有打折或免费的咖啡”之类的讨论,但大家喜欢咖啡的原因可不只因为它是免费的: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摄取适量咖啡对你的健康有益。 《...

詹宏志:咖啡应有的样子

西方人在提到他们的日常饮料时,有一句俏皮话形容咖啡应有的面貌说,它应该“黝黑如暗夜,炙热如地狱,甜蜜如爱情。”这里说的是,当咖啡烹煮调理恰适时,水热、色黑、味甜,缺一不可;当然,如果你不加糖,那咖...

有些咖啡只在精品咖啡馆是不会弄懂它的

在两边都是咖啡树的羊肠小径中穿梭,咖啡树下开满了非洲凤仙花。路面上长满了青苔的郊山步道,滑了几交之后,终于走到满山咖啡园的最深处,在海拔七百公尺的浅山地带,霍然出现一个开满莲花的天然涌泉,当地人称...

时光静止的咖啡店 两个半小时煮一杯咖啡

日本京都有许多二战后成立的老咖啡店,被称为吃茶店,六十年来不曾改变面貌,成为观光杂志时常介绍的景点。上门光顾的,除了偶尔来吃茶的在地老士绅老淑女,更多的是上门拍照的观光客。 在京都住下一段时日,上...

陈丹燕:荒谬的幸福感

这个老巷子,在著名的哈克榭霍夫后面,没有名字,大家都说“那条哈克榭霍夫旁边的”。但是它有名,夏天时候,从早到晚人们络绎不绝地到这里来东张西望,因为它始终很先锋。 巷子尽头的小院落里,总是坐着喝咖啡...

手作:如何沖一杯好咖啡

在云云手工饮料之中,一杯咖啡的滋味,特别依赖冲调者的手艺。影响咖啡质素的变数实在太多,而作为消费者我们能决定的唯有咖啡放到多凉多久才喝。偶然尝试自家冲,即使手上咖啡豆和工具齐全,似乎都难以企及咖啡...

香港:不让人打卡的咖啡店

朋友在西营盘的咖啡店 Detour 开业 1 个月了,我催速他快点建立 Facebook 专页、Instagram 帐户、Google geo tag 等一大堆让人可以找到他们的网上平台,他耸耸肩...

方舟子:喝咖啡能防癌还是会致癌?

咖啡是消费量仅次于茶的饮料,全世界一天要喝掉16亿杯以上的咖啡。 现在经常能看到喝咖啡能够防癌的文章,比如有一个健康科普写手写的《那些广为流传的抗癌方法基本上都是错的》在网上流传甚广,文中在列举了...

无法浓缩的咖啡美学:胶囊咖啡机里没有爱世界的温度

记得多年前,纽约苏活区出现了那家使用好莱坞巨星代言的某大品牌咖啡店,贩卖着新兴的胶囊咖啡机。我和朋友走进去,看着一台台精美却要价不斐的咖啡机,心里 OS:“这应该是有钱人或是上流社会才会买的吧?把...

和咖啡的不解之缘:怀念有人与我对望喝杯黑咖啡的日子

成长过程中每一段时期的记忆总是会和某种饮料紧紧联结着。水果牛奶,波蜜果菜汁,绿奶茶,鲜奶茶,却只有咖啡一直陪伴我到今天。 第一次接触咖啡是小小孩的时候,印象中应该还没上小学吧?那时全家人和外公去四...

咖啡瘾史:谁将咖啡带到了新世界?

在1700 年代的欧洲,咖啡的消耗量很大,当时已经存在着供需应求的问题。据说在 1600 年代晚期,路易十五(Louis XV)每年为女儿花在咖啡上的费用就高达一万五千多美元。到了1740年,咖啡...

陈丹燕:咖啡馆的时间

早晨九点钟,大多数咖啡馆都还没有开门。从紧闭的门和窗里望进去,椅子还翻起在桌上,从窗缝和门缝里,一丝丝传出来的,是昨夜的香烟和咖啡混合在一起的气味。外面桌椅上的第一个客人是清澈的阳光,九点钟的阳光...

[小说]找不到的咖啡店

躺在沙发百无聊赖把玩手机的她,嘟嘟嘴巴,娇声对坐在旁边、跟她一样玩手机的他说:“这一家咖啡店好像很雅致,一定要去!”他头也没有抬起,仍然按手机,随便敷衍一句:“哪一家?”她把手机伸到他的面前,滑着...

韩怀宗:中国咖啡的发展,从1918年的上海说起

抗战前后,咖啡文化昙花一现 中国第一家咖啡馆出现于何时何地,已不可考,咖啡饮品初期附属于西餐厅是必然的,但独立开业的咖啡馆可能早在19世纪晚清时期,已在上海滩租界区营业,主客群是国内外的水手。上海...

咖啡爱好者笔记:不同咖啡滤杯的不同主观味道

一杯咖啡的味道,受到磨豆机、冲煮设备、冲煮手法、水温、粉的粗细度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对于我这样的咖啡爱好者来说,写这篇文字,并不想向专业的咖啡杯测师那样去界定某个标准。我只是记录一下我的主观感受。...

朱芳文:电影、书、咖啡馆以及白日梦

看完老电影《第三个人》的第二天,无意走进东安路的一家以为早已关张的大众书局,随手翻开的一本书,那一页的前两行,作者写道:“下午六点钟,我精神抖擞地现身在附近的小演讲厅,就像电影《第三个人》里的霍利...

王致盛:怎样让自己看起来很会喝咖啡?

随着咖啡的推广再加上咖啡本质上的演进,越来越多人懂得去咖啡馆点一杯对他们来说是精品的手冲咖啡。点了杯咖啡,菜单上说是精品咖啡,价格收个百来元(台币)甚至是几百多一杯。 但这手冲精品咖啡肯定只能是阿...

我的咖啡体验:从小学五年级说起

第一次接触咖啡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时候小店有卖咖啡糖。一个小方块的咖啡糖,包装上写的是巴西咖啡。把包装打开,加上热水一泡,就成了咖啡。有没有咖啡的味道是不记得了,可是挺甜的,还有牛奶的味道。那时...

所谓爱情,大概就是“再忙也要为妳煮杯咖啡”

已经兑好牛奶的咖啡还是摆在桌上的老位置,喜欢喝咖啡却生性懒散的我,始终以冲泡包或挂耳包应付了事,而煮得一手好咖啡的老公看不下去,天天煮好咖啡、加好牛奶,等着我早上喝一杯,再外带一杯去上班。这几天彼...

我就是迷上速溶咖啡了

韩剧《购物王》富二代咖啡迷失忆沦落街头,喝到速溶咖啡,大赞比以前在他大户之家喝过的更滋味,我这个半途三合一咖啡迷就不由为之失笑了。月前偶然在工作疲劳之下,贪方便喝过一次三合一,就是这样上了瘾。 从...

理性时代的咖啡(六):咖啡杯边的革命

在英国进行金融革命的同时,法国也在酝酿另一场革命。18世纪,启蒙思想开始在一些法国思想家的脑海里萌芽,如伏尔泰。伏尔泰是法国哲学家、讽刺作家,他曾将新科学理性主义传播到社会学和政治领域。1726年...

金大佛:宛如深夜食堂的低调咖啡馆

近年热门的餐饮店家似乎都在贩卖“噱头”,可能是餐点的造型讨喜,抑或吸睛的装潢引人入胜,好不好拍照成了时下年轻人是否前往的首要考量,食物的本质好坏反倒不是重点。 当然,身为年轻族群一员的我也会跟风打...

如果街头没有咖啡馆 欧洲还会风情万种吗?

去过欧洲的人应该不会否认,在那里,无论是巴黎、罗马、阿姆斯特丹这样有文化又有历史的大城市,还是尼斯、波尔多、拉罗谢尔这样的小城,每条街边,每个街角必有咖啡馆。 你一路走去,每时每刻都在沐浴咖啡的浓...

理性时代的咖啡(五):创新与思考

西欧的第一家咖啡馆并不是开在繁华的商业区,而是开在大学城牛津。这家咖啡馆是1650年一个叫雅各布的黎巴嫩人开设的,比帕卡·罗西开设的第一家伦敦咖啡馆早两年。虽然咖啡与学术的联系早已被现代人视作是理...

喝咖啡坚持加奶 配深焙的浓咖啡最佳

喝咖啡不加奶,才能品尝出咖啡的原味,但若坚持要加奶,可搭配深焙的浓咖啡,且属微酸的口感,咖啡的原始风味比较不会跑掉。 资深的咖啡爱好者表示,喝纯咖啡最好,若加奶会冲淡咖啡的味道,喝不出原始风味;除...

理性时代的咖啡(四):咖啡驱动的网络

如果你是个追求智慧与欢乐的人,如果你喜欢打探新闻,就像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一样——就像荷兰人、丹麦人、土耳其人和犹太人一样,那我向你推荐一个去处,那里的新闻无所不有,包罗万象:去咖啡馆里倾听吧——那里...

理性时代的咖啡(三):咖啡帝国

18世纪之前,阿拉伯半岛一直是世界上唯一的咖啡供应地。 正如一位波斯作家所说:“在麦加城的周边地区,咖啡丰收了。人们先将咖啡豆运往吉达港,再由吉达港运往苏伊士,最后用骆驼运至亚历山大。法国商人和威...

理性时代的咖啡(二):咖啡的凯旋

17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咖啡成了预示伦敦政治气候的风向标。查理一世被处以绞刑,英国内战结束,清教徒克伦威尔随后登上了国王的宝座。清教徒统治时期,咖啡馆开始在英国出现。它以优雅的环境、自由闲适的...

在柏林初识冷萃咖啡

冷萃咖啡近几年在纽约和伦敦等地开始大为流行,连咖啡品牌的连锁店也贩售起来。 第一次喝到冷萃咖啡是在柏林,当时正值炎炎夏日,在当地朋友的带领下,我们去了一间他住家附近的咖啡馆。这个咖啡馆小小的,坐落...

咖啡、酒精与成长

小时候对身边的事物都很好奇,特别是别人不给自己碰的东西对我来说更有着一种神秘感。 还记得每次经过咖啡店都会嗅着那诱人的咖啡香,自己的心里一直想试试咖啡这种饮品,毕竟气味这么香的饮品,喝到口里也一定...

用什么样的方式喝咖啡最正确?

这是开始对咖啡感兴趣的人常有的疑问。要不要加糖?可不可以加牛奶或奶油?热喝好还是凉一点喝好?市面上的咖啡书籍,对此问题有种种不同的答案,有些回答得十分严肃,像是“绝不可以加糖,那会破坏咖啡的原味。...

[小说]咖啡谜之十九:咖啡小屋

秋天又来了。程依香从琴室出来,走出大门伸伸懒腰,深呼吸秋天迷人的空气。顺便看了一眼隔壁小屋。隔壁小屋整修了大半年,看起来都已完工,但似乎没人搬进来。里面出奇的安静,一点动静都没有。打小屋开始装潢,...

对咖啡爱好者来说,速溶咖啡真的是下下之选吗?

很多人认为,对咖啡爱好者而言,速溶咖啡是下下之选。不过,在忙碌的时候,速溶咖啡的便捷性,却是无可取代的。 我先承认,已有多年未喝速溶咖啡,只在踏入咖啡世界之前,倒也喝过三、四年。 我不会贬低速溶咖...

[小说]咖啡谜之十八:生活咖啡

春到来时,程依香隔壁那间小屋,卖掉了。整天进进出出的工人和施工声,吵得她不得安宁。终于,她去了船吧。 “天啊!稀客!”老巴问:“多少年没喝咖啡了?” “二年多了。”小香说。 “我还没见过有人真能把...

君子们咖啡馆的地道奥斯曼情调

我在前往伊斯坦布尔前,辗转拿到了君子们咖啡馆的地址,在老城区,苏里曼尼清真寺不远处。土耳其文的地址,由于不理解单词的意思,显得非常不真实。     它吸引着我一定要去寻着,因为这个咖啡馆据说建于1...

[小说]咖啡谜之十七:不能喝咖啡

程依香躺在病床上睡得很沉,床边也睡了一个人──胡天岚。 钟少蔓摇醒胡天岚,“小岚,妳回去休息吧。” “妳来了,动作真快。”钟少蔓一接到胡天岚的电话,便由北都赶下来。这时已是午夜,胡天岚柔柔眼醒来,...

你知道吗?喝杯冰咖啡其实没那么简单呢

除非老板不在乎获利,否则冰咖啡通常都比热咖啡贵,特别是考虑到时间和空间成本,实际上贵多少不一定。 卖冰咖啡可以让咖啡店赚一点钱,但冰咖啡花费的时间和工夫限制了获利,成本也比较高。 冰咖啡需要冰和制...

张爱玲、鲁迅们笔下的海派咖啡文化

咖啡是舶来品,最初传入中国时,必是先出现在了新派人物聚集的上海。 最早提供咖啡的,是英国药剂师J. Lewellyn在1853年于花园弄(今南京东路)1 号开的老德记药店。它虽叫药店,但也经营糕点...

[小说]咖啡谜之十六:夜光咖啡

台风走了,风雨仍一阵大一阵小,程依香丢了件轻便雨衣给柴井康。 “妳疯了吗?”柴井康问:“我们要用走的?” “用走的可以到,但我们还是开一段车好了。” 他们开到大草原的尽头,转入一条小径,路愈来愈小...

詹宏志:咖啡馆里的革命者

很多年前(编者注:1980年代中期),我失业在家,对自己的前程正感到困惑难明,几位朋友打气说:“开家咖啡店吧。”因而我在台北东区还不热闹的街道里有了一家很小的咖啡店。很快地,因着我原有的工作背景,...

[小说]咖啡谜之十五:音乐小屋

一大早程依香的牛铃又响了,她打着哈欠开门…… “妳为什么不开手机?”柴井康在拉牛铃时,发现门口有块小木牌上刻着:音乐小屋。 “有人睡觉时开手机吗?”程依香一脸睡意地靠在门边。 “有啊。”柴井康精神...

[小说]咖啡谜之十四:喜欢之谜

柴井康离开后,程依香知道他有女友了,他不会来电话的。事实上的确没有,这一切都在预期中,只是她的心就是不满意,更令她生气的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样?她去赤岛才到门口就转身离开了。最后,她去了船吧。 “...

[小说]咖啡谜之十三:老巴中风

十月底,秋意正浓正好睡。程依香的日子渐渐恢复平静。睡梦中她发现自己从一只牛上面摔下来!牛铃又响了!“谁啊?”程依香心想:钟少蔓?“啊,惨了!一个月没交曲子!”她打开门不是钟少蔓,而是她好不容易淡忘...

[小说]咖啡谜之十二:中秋节之约

中秋节还有多久?二个礼拜。 程依香终于决定打扫她的窝了。但怪事却一件一件发生,她拿着垃圾袋一小时后,才丢一张广告单。她蹲厕所,常蹲到脚麻。她在牛铃下一坐,天就黑了。程依香觉得很不可思议,柴井康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