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忙也要和自己喝杯咖啡

前些年为了写长距离越野赛车的小说,五年里常参与沙漠的越野赛,先是加入车队的后勤救援组,后来又上培训班,拿赛手执照,总在烈日高温下,黄沙滚滚里混,终日耳边引擎轰鸣,天地苍茫大漠来去,比赛中最令人期待的时光,就是回大营时坐在帐篷里,等着咖啡煮好,美滋滋喝上一杯。咱们领航是个很讲究的人,星巴克咖啡豆,瓦斯炉和Bialetti摩卡壶,一次也只能煮出四杯浓缩咖啡,一大伙人围坐着,眼巴巴地等何时轮上自己。

比赛里很多事非常重要,至关重要,玩命的重要,但喝咖啡这件事的重要,一点也没输。

在家里我一直喝手冲咖啡,大概手艺不好,买的咖啡豆不高级,喝来差强人意,自嘲像洗咖啡机的水。自从在奥地利的百年大饭店吃了著名的巧克力蛋糕搭配浓缩咖啡后不淡定了,对浓缩咖啡着魔,买了摩卡壶,从那以后试过多种咖啡豆,我对咖啡的个人、主观味觉喜好是那样慢慢建立了理解。

小时候喝咖啡的人稀少,现在放眼望去,大街小巷都是咖啡馆,一位难求,每家便利商店都卖现煮咖啡,咖啡豆专卖店开了连锁,老实说我一直不相信那么多人懂喝咖啡,台湾人明明是喝茶民族,星巴克进台湾以后,喝咖啡高级,洋派, 喝茶太土了,喝咖啡才时髦,小资,有品味,懂生活风格。

年纪大老人痴呆,有一天我居然把摩卡壶的把手给烧熔了,往后每天去便利商店买现煮咖啡。有句经典广告词,“再忙也要和你喝杯咖啡”,对我来说生活大事是和自己喝杯咖啡,然而惊讶的是,经常有股无论如何现在就是要喝咖啡的冲动,但买了匆匆喝一口,入口霎那确实享受,陶然至福,下一瞬间脑子却被别的事占据,放下杯子去忙别的事,竟全忘了,就只喝了一口。

这使我惊觉,对咖啡的口感气味当然在乎,但执着的与其说是咖啡本身,不如说是喝咖啡“这件事”。安慰剂能起到作用,是一种心理效果,不是那东西的本质,而是一个实现的动作、过程。换言之,喝咖啡安慰了人,幸福感可以说来自味觉,但也不是味觉,而是仪式,这是仪式的疗愈。

来源:苹果日报
撰稿:成英姝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