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爱好者说

[小说]咖啡谜之十七:不能喝咖啡

程依香躺在病床上睡得很沉,床边也睡了一个人──胡天岚。 钟少蔓摇醒胡天岚,“小岚,妳回去休息吧。” “妳来了,动作真快。”钟少蔓一接到胡天岚的电话,便由北都赶下来。这时已是午夜,胡天岚柔柔眼醒来,...

你知道吗?喝杯冰咖啡其实没那么简单呢

除非老板不在乎获利,否则冰咖啡通常都比热咖啡贵,特别是考虑到时间和空间成本,实际上贵多少不一定。 卖冰咖啡可以让咖啡店赚一点钱,但冰咖啡花费的时间和工夫限制了获利,成本也比较高。 冰咖啡需要冰和制...

张爱玲、鲁迅们笔下的海派咖啡文化

咖啡是舶来品,最初传入中国时,必是先出现在了新派人物聚集的上海。 最早提供咖啡的,是英国药剂师J. Lewellyn在1853年于花园弄(今南京东路)1 号开的老德记药店。它虽叫药店,但也经营糕点...

[小说]咖啡谜之十六:夜光咖啡

台风走了,风雨仍一阵大一阵小,程依香丢了件轻便雨衣给柴井康。 “妳疯了吗?”柴井康问:“我们要用走的?” “用走的可以到,但我们还是开一段车好了。” 他们开到大草原的尽头,转入一条小径,路愈来愈小...

詹宏志:咖啡馆里的革命者

很多年前(编者注:1980年代中期),我失业在家,对自己的前程正感到困惑难明,几位朋友打气说:“开家咖啡店吧。”因而我在台北东区还不热闹的街道里有了一家很小的咖啡店。很快地,因着我原有的工作背景,...

[小说]咖啡谜之十五:音乐小屋

一大早程依香的牛铃又响了,她打着哈欠开门…… “妳为什么不开手机?”柴井康在拉牛铃时,发现门口有块小木牌上刻着:音乐小屋。 “有人睡觉时开手机吗?”程依香一脸睡意地靠在门边。 “有啊。”柴井康精神...

[小说]咖啡谜之十四:喜欢之谜

柴井康离开后,程依香知道他有女友了,他不会来电话的。事实上的确没有,这一切都在预期中,只是她的心就是不满意,更令她生气的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样?她去赤岛才到门口就转身离开了。最后,她去了船吧。 “...

[小说]咖啡谜之十三:老巴中风

十月底,秋意正浓正好睡。程依香的日子渐渐恢复平静。睡梦中她发现自己从一只牛上面摔下来!牛铃又响了!“谁啊?”程依香心想:钟少蔓?“啊,惨了!一个月没交曲子!”她打开门不是钟少蔓,而是她好不容易淡忘...

[小说]咖啡谜之十二:中秋节之约

中秋节还有多久?二个礼拜。 程依香终于决定打扫她的窝了。但怪事却一件一件发生,她拿着垃圾袋一小时后,才丢一张广告单。她蹲厕所,常蹲到脚麻。她在牛铃下一坐,天就黑了。程依香觉得很不可思议,柴井康让她...

如何评价一杯咖啡的风味?以肯亚为例

一日之计在于,以咖啡唤醒体内的晨光。初夏时节,中浅焙的肯亚AA自然成了首选――浓郁清香撩起嗅觉,丰富果酸同舌尖调情,交缠着唾液入喉,甜感升起,你看人间如许明亮,躁动的暑热被摒在玻璃窗外。 犹记得第...

[小说]咖啡谜之十一:信任的咖啡

柴井康把车停在北城停车场,程依香带他走了三条街,指着街口说:“就在那里。”柴井康瞧过去,招牌写着:“咖啡引。” 程依香拍拍柴井康的肩膀说:“祝你好运。”说完,转身走了。 柴井康叫住她,“喂,妳不进...

[小说]咖啡谜之十:咖啡之约

今早,程依香穿了件小橘碎花连身长裙,搭一件白色小外套,她从音乐小屋走下山坡时,回想着昨天的对话…… 昨天有人问她:“妳知道哪里还有像赤岛这样的咖啡馆吗?”怎么会有人这么问路的?程依香边走边笑。 在...

[小说]咖啡谜之九:放弃之谜

今早,柴井康穿了米色休闲裤、白色V领T,搭深褐色衬杉。黑色休旅车停在东城外环的山坡下,他看着海,正在等人……… 柴井康昨天早上在边城海边醒来,习惯性地先绕圆环开个几圈。绕着圆环开车,是他不小心在边...

林德俊:所谓文学的咖啡

什么是文学咖啡?那是一家迳以“文学”或“诗人”为名的咖啡馆吗?我曾走进如此这般的咖啡馆,但其中的装潢陈设、店员及客人的姿态,并未让我感受到太多的文学气息。虽然有些店并非完全不下功夫,但不是摆了几本...

[小说]咖啡谜之八:赤岛咖啡

“赤岛咖啡馆在哪里?”钟少蔓开车时问。 “东城,”程依香在车上补口红,“离我家很近。” “东城有咖啡馆?” “嘻嘻,不可思议吧。” “妳会擦口红我才觉得不可思议。” “书上都说,男人觉得擦口红的女...

[小说]咖啡谜之七:天天天凉

“当!当!当!”程依香从意大利扛回来的牛铃,终于有机会响了。但这一响,却吵醒了里头筑巢已久的蜜蜂,害得钟少蔓四处跳窜、尖声四起!程依香在一堆混乱声中迷濛醒来,“啊,死了!”她从床上跳起来,一阵晕眩...

[小说]咖啡谜之六:船吧咖啡

船吧咖啡,位在北城最热闹的大街上。门面小而旧,进了门没点咖啡味,只有一个办公桌。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不好搞定的大婶,让走进来的人很难微笑。要不是老巴刚好在那,程依香是不会进去的。 老巴,六十五岁,船...

[小说]咖啡谜之五:打翻咖啡

两天后,程依香在一堆撕烂纸的数位钢琴上醒来,她需要一杯咖啡。 她离开琴室,走到吧台后方,拿起水壶、装水、放上炉子、开火、转身拿咖啡豆、打开磨豆机、放进豆子、再转身拿咖啡杯……突然,她放下咖啡杯,关...

坐在巴黎咖啡馆里的观光客与冷雨中的行人

傍晚坐在夕阳余晖斜照的香榭丽大道旁边露天咖啡座中,看往来的行人,是一种享受;但还没有雨天坐在玻璃咖啡座里看雨中的行人来得有趣。 我几次到巴黎都碰上落雨。因我去的时候多半在早春,巴黎刚刚由寒冬中甦醒...

一年开始时喝的咖啡 要有海明威那样的干净透明

俗话说,一夜之计在酒精,一日之计始在咖啡。无论过去种种如何,每个早晨,我们不喝酒,来喝杯咖啡。 但咖啡有千百种,光是咖啡豆就有不同产区之分,还有水洗、日晒、蜜处理,或是虹吸、手冲、意式浓缩等各种差...

[小说]咖啡谜之四:音乐危机

程依香回到她的音乐小屋,继续安全舒适没有起伏的日子。虽然心跳低,但并不是真的有什么不舒服,只是容易累,偶尔晕眩,反正她常在家,累了就休息,想睡就睡。今天她照样捧着耶加雪菲坐在大红蛋椅上,看着距离之...

[小说]咖啡谜之三:心跳之谜

无论边城有多少咖啡馆,对程依香来说都不重要。因为,她是一个不上咖啡馆的女人。 程依香三十八岁,单身,网路作曲家,擅长轻音乐,定居东城十年。东城没有咖啡馆、没有人潮,只有日初和海。这一区散落着一些孤...

约定的咖啡日

自从经由脸书重新联络上过去在办公室里爱喝咖啡的同好,便和好友约定一起喝咖啡叙旧!在浪漫的咖啡馆一边闻香,一边聊过去上班的日子,仿佛时光倒流,记忆的宝盒瞬间开启了许多往事……。 喝完咖啡在回家的路上...

[小说]咖啡谜之二:边城咖啡

上一篇:[小说]咖啡谜之一:秘境咖啡馆 柴井康住贝里西摩岛首都──北都。一百七十八公分,时髦的外表、单身公寓、休旅车,再加上咖啡记者的头衔,让他不乏女友。他也不是不想结婚,只是那个咖啡谜……“我还...

[小说]咖啡谜之一:秘境咖啡馆

在那个世界里,每个人都在爱咖啡,但他们真正爱的是:别的东西。 有时候,人就是会做些不需明白的事。像每天喝一杯咖啡,每天一点点,没留意,不以为意,没想过是个问题,不过是生活中不可缺的一杯咖啡。像这样...

咖啡瘾史:你所不知的咖啡馆里的走私

我第一次遇见杨吉是四个月以前的事了,那是在印度加尔各答(Kolkata)的一个老咖啡馆里面。我还记得清清楚楚:那包着头巾的的服务生、社会主义的海报、天花板上面的风扇里一层厚厚的污垢。有一面墙上挂着...

一位小说作家的不即溶咖啡人生

念研究所时,我才开始喝比较多的咖啡,但也就是自己泡三合一即溶咖啡,以及喝罐装咖啡的程度而已,为了熬夜写功课拚命地喝,我这个人有个怪癖,就是一旦要喝,就会把市面上所有罐装咖啡全部喝过,每种即溶咖啡都...

新泽西的小石镇咖啡馆和一位老年人

有一段时间,我住在新泽西的小镇上,借别人的电脑,开始写我的书。    从这个小镇,能望见冬天盖满了褐色橡树枝的山,和浮着冰的小湖。黄昏时候,晴朗而寒冷的天上,能看见飞机拖着一条白色的长尾巴,慢慢地...

除了童话,安徒生还写过长篇小说《即兴诗人》,这件事只有去过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才有人告诉你

(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图片来自谷歌) 从西班牙大台阶上下来,经过每一阶上坐在杜鹃花边上的游人们和四月明媚的阳光,再经过一个喷泉,就到Via Candotci大街。两百多年前,一个希腊人到这里来,在...

咖啡馆里的黄油饼干

「先生,您又来了?」 「是的,今天继续过来写点东西。」 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将电脑从包里拿出来,放在面前的小方桌上,左边摆上手机,右边是笔记本和钢笔,以及一本村上龙的小说,我最近在看他的《第一...

被人遗弃的老格林威治村及其不甘寂寞的咖啡馆

(图片/谷歌图片) 人一进纽约城,就会忍不住想钱,这是到别的地方所没有的感觉。第五大道车水马龙,云集了全世界最好的商品。只要有钱,它们下一分钟就可以是你的。这里的大商店减价时,英国女皇也会专门开了...

一口一口啜饮咖啡的同时 也慢慢安顿漂泊的灵魂

咖啡馆在现今的工商社会,无疑是每座城市最美丽的流动风景。不论是热闹的大街或安静的巷弄,总会不经意间让路过的人惊鸿一瞥! 咖啡馆让爱喝咖啡的人除了享受一杯香醇对味的咖啡外,更让出外的身心找到一处静谧...

在波尔图野营营地里遇到一家闷人的咖啡馆

没有想象到,最闷的咖啡馆是在波尔图浅蓝色海边的野营营地里找到的。靠海的山崖上,一栋褐色的木头平房,就是营地的咖啡馆,没有名字,上面简单地写着“咖啡”。 黄昏时候,里面的蒸汽机哧哧地响着,酒保无聊地...

不好意思,我拿咖啡当开水喝,你没什么意见吧?

喝咖啡是为了情调、为了口感、为了提神、还是为了熬夜? 对我这种不大懂得情调,也不重视口感的人,咖啡对我的最大效用就是提神醒脑,正是熬夜的最佳圣品。 本来我是很少喝咖啡的人,还曾颇为沾沾自喜自己的“...

消失的咖啡馆和我的生活

每到邮局都会看见对街这家咖啡馆,虽然从没进去喝杯咖啡,依然会情不自禁多看一眼;造型有别于一般店家,座落在街道交叉口的建筑独特,拱型长窗搭着轻薄的纱帘,从屋外看进去的感觉非常浪漫。 咖啡馆外围绕着绿...

日本的长崎港以及异人咖啡馆

像日本其他的地方一样,即使是咖啡馆,它也同样井井有条,整洁如仪。褐色的桌椅和褐色的护壁板,椅背上有柔软而简明的曲线,像通常欧洲咖啡馆里会有的椅子一样。在适当的地方装饰着画了荷兰帆船与风车的木头鞋和...

《我的蛋男情人》导演自述:写剧本,是一个人面对电脑与咖啡的漫长孤独旅程

想起来,我的生活中不管什么时候,几乎总是有一杯咖啡在那里。 每天早上的固定仪式,睡眼惺忪下床,走进厨房烧水,等水开的时候随兴挑一款豆子,舀出固定分量倒进玩具般的手摇磨豆机,香气从迸裂的咖啡豆漫进鼻...

马德里和希洪咖啡馆

午饭以后的一段时间,走在马德里起起伏伏的老城马路上,就看到家家店铺关门,户户人家的木头百页窗哗哗地降下来遮住大窗子,这才知道,原来中午西班牙人要有这样正式的午休,很快地,街上就只有太阳散步了。要是...

巴黎的“两个丑八怪”咖啡馆及萨特的照片

“两个丑八怪”坐落在圣日耳曼小广场边上,在成千上万家巴黎咖啡馆里,它上了各语种的巴黎导游书,因为它是塞纳河左岸出了名的作家咖啡馆,甚至巴黎文学圈还在这里设立了一个文学奖,也叫“两个丑八怪”。 其实...

[咖啡都理解]《遗愿清单》拿喝咖啡来隐喻人生 我们还有什么是不需要咖啡来理解的呢?

咖啡都理解:由杰克·尼科尔森和摩根·弗里曼两大戏骨联袂出演的《遗愿清单》,讲述了一段向死而生的故事,片中,有大段关于咖啡和猫屎咖啡的闲谈,轻松愉悦之中,尽诉人生悲欢。小编很是认真的看了两遍,摘选了...

因为咖啡香 一段友情徐徐越过20余年

曾经,我是不喝咖啡的。那时候台湾的“咖啡文化”还没启蒙,大街小巷少有独一无二的个性咖啡馆、更没有超商普及的平价咖啡;在咖啡馆里喝咖啡,相对当年生活水平算是昂贵消费。 当时小姑久居美国,偶尔回台会特...

阿爸在田里开了一间“老人咖啡馆”

阿爸在田里开了一间“老人咖啡馆”,生意日益兴隆呢! 当了大半辈子火车司机的老爸,从铁路局退休后,转换人生跑道,在阿公留下来的一分半田地上,从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工作,庄稼生活过得挺写意的...

沈嘉禄:喝茶,还是咖啡

又到喝茶的时候了。夕阳的余晖涂抹在南窗的边框上,屋子里涌起一股滋润的暖意,对面人家的阳台上,老太太在收拾晾晒的衣服,飞倦了的鸟儿栖息在电线上,放学回家的学生骑着自行车歪歪斜斜地拐进新村,一只黄狗突...

张楷模:咖啡馆的老人

仅巴黎市的中国餐馆,就多达3000家,这只是东方外来“吃文化”的“入侵”。而作为法兰西“喝文化”的产物的咖啡馆,在巴黎究竟有多少家,恐怕多得谁也说不清。 可以说,咖啡馆是各个时代聚集在巴黎的思想家...

空中飘浮的鱼与一间咖啡馆的偶遇

住家附近的马路边,最近新开了一家美式风格的咖啡馆,L型的门面一边邻近宽敞的马路,一边挨着公园空地的红砖道,这条道上有一幅美丽的风景:就是配图里那充满热带风情的“鱼”景观。 每每从公园穿越经过,看着...

舒婷:婚姻美咖啡

如果要给现代家庭中的婚姻、爱情和性打个比方,或许可以把它比喻成符合中国人习惯的一杯咖啡,通常它需要咖啡粉、糖和牛奶。 我们祖辈中有些奉父母之命遵媒妁之言,头盖下摸彩的包办婚姻,运气好的话,先结婚后...

理查德·斯梯尔:咖啡馆的大亨

一个人要是不适应男人们热热闹闹的相聚,或是三五成群的妇女们,那么非常自然地,他就会喜欢我们在咖啡馆里发现的那种谈话。像我这样性情的人在咖啡馆里如鱼得水:因为要是无法谈话,他依然能够既为伙伴们所接受...

尤今:异乡咖啡缘

在怡保,有一种咖啡,称作“白咖啡”。    它色黑如墨,味道浓得香得你喝过以后死死地记得它那怪异的名字。叫它“白咖啡”,只因那质地上好的咖啡豆在研磨成粉以前,是用牛油炒过的。    从小便在家乡喝...

张洪:咖啡与茶

90年初,我在一家外国公司打工,每天泡在茶和咖啡里,靠这些与水混合的东西来驱赶昏昏睡意和疲劳。常常拿着两样杯子去洗,久而久之竟生出了些感想。    每次冲咖啡,随着热水落入杯底,立刻便能看到奋身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