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书摘

0

全球上瘾:啤酒的统治

无酒不欢 当时啤酒在北德占据重要地位的时间还不长,不过250年。啤酒一家独大的时代开始得更晚。 早期的日耳曼人虽然和色雷斯人、斯基泰人等其他原始民族一样饮用啤酒,但并未像古希腊人崇拜葡萄酒般将啤酒...

理查・费曼:科学的价值

时常,人们对我提出科学家应该多多关心社会问题,特别是要考虑科学对于社会的影响。人们似乎相当普遍地认为,只要科学家们对于错综复杂的社会问题加以关注,而不是成天钻在细枝末节的科学研究之中,那么巨大的成...

全球上瘾:威尼斯人的商品

战士与商人 就这样,经过一次影响世界格局的战役,大量咖啡进入了维也纳——神圣罗马帝国的东南门,但它对德国还远远未能产生影响。 从维也纳撤离的联军没有带走咖啡。如果咖啡那时被带到了德累斯顿,那么德累...

全球上瘾:英雄哥辛斯基

战争中的咖啡 奥斯曼帝国不断壮大。它从其新的中心,即曾经的世界统治中心君士坦丁堡向东南西北四处扩张。接近1460年时,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被奥斯曼帝国纳入管辖之下,两年之后,瓦拉齐亚也被其统治。15...

全球上瘾:迫害和胜利

咖啡之争 舍和德特清真寺的僧人们第一次喝到“咖瓦”是在什么时候呢?这个时间很难确定。 可以确定的是,伊本·西纳,这位亦被充满经院哲学气质的欧洲中世纪称作阿维森纳(Avicenna)的伟大的阿拉伯医...

卡伦·布里克森:瓦玛依

法拉跟着我去“恰马”。在和基库尤人打交道时,我总是带着法拉。尽管当争吵关乎他自身时,法拉几乎变得不可理喻,而且像所有索马里人一样,一旦自己部落的情感和宿怨卷进事件,他就彻底昏了头,但是对于其他人的...

书摘:现代社会的本质就是便于欺骗也容易上当

为什么欺骗对方却不被发现,也就是思想控制为何可行? 思想控制之所以成立,与人类是群居动物有关。群居动物的特征在于信任。信任一词听起来很高尚,其实狗相信饲主也是一种信任。信赖关系无须复杂的言词解释也...

Adam Tooze:特权阶级全球横行发大财的秘密法典

1851年,当时的坎贝尔勋爵在上议院对贵族说:“在这个王国内,有一种资产比爵位或国会大厦具有权势,那就是这个国家的律师。”简单来说,律师们维护英国的地主菁英过着舒适的生活,他们保障和扩张地主的资产...

书摘:赛局理论,或者社会心理学的大肠杆菌

二十多岁时,冯纽曼的名字就已经在全球数学界传开了。年轻的冯纽曼曾轻率地断言人们的数学能力一过二十六岁就会下降,只有靠着经验,才能掩盖这种下降趋势——但也只能掩盖一时而已。不过另一位数学家、他长期的...

书摘:独骗骗不如众骗骗,骗到深处不自知

既然我们拥有侦测说谎的能力,你会想我们应该能够看出总统的为人,即使在现代世界中我们会遭遇重重困难。但是某样东西害我们不能如愿,在接下来的文字中,当我们看看总统拥有的共通点的同时,猜猜看这件“东西”...

书摘:连痛苦的权利都不留给我了吗?

有个专门教人成功的正向思考网站提出这样的建议:“保持微笑,主动和同事打招呼。”展现正向态度通常能获得回报,众人也都如此期待,在这样的文化中,保持愉悦是金科玉律,而暴躁易怒则似乎万恶不赦。有谁想和“...

书摘:红皇后效应与《自由的窄廊》

梭伦一方面限制菁英对国家机器的控制、限制菁英对一般公民的宰割,另一方面却提高国家的能力,这种做法并不是什么古代文明的特例,而是制约国家巨灵的精义。只有社会乐于和国家巨灵合作时,国家机器才能建立更强...

全球上瘾:与葡萄酒神的较量

陌生的力量 关于牧羊人的故事素材,源于安托纽斯·法乌斯土斯·乃罗纳(Antonius Faustus Nairone)。他是一位马龙派教徒和一位学者,后来成为了巴黎—索邦大学的神学教授,于1710...

全球上瘾:也门的夜

失眠的羊群 在也门,火热的、红彤彤的太阳一大早就爬出来普照大地,直到很晚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由于黑夜时间太短,由熔岩和石灰混合而成的地面因为不够时间冷却,到了夜里也依然滚烫。这就是也门的夜:短暂、滚...

书摘:欧亚的孤岛 一种信号与象征

有这么一个岛,生人禁绝无人居住,躲过了虎视眈眈的侵犯。在这么一个情况下,小岛不仅不在海上,反而出现在河里,更有甚者,它位在几乎属于神话地位的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两条大川的交汇处,非常靠近俄罗斯远东联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