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城市咖啡记忆:札幌与西雅图

札幌

北海道最主要都市札幌,年平均气温约8.9℃,最高气温是八月的26.4℃、最低气温是1月-7.0℃。一年之中有半年是冬天,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北国,街道巷弄里的咖啡馆,正是带给人们温暖的地方。

在北海道,咖啡大多是深度烘焙的,豆子整颗油油亮亮,色泽是深褐色到近乎黑色,在札幌不只咖啡豆的色泽深沉,多数咖啡馆是沉稳的深色原木色系,推开门,走进札幌一间咖啡馆,煤油暖炉散发的温暖热度迎面而来,与室外的冰雪冷冽形成极大对比。店员亲切的问候你,吧台里很有历史、覆盖着一层长年咖啡油渍的老式磨豆机正发出声响、研磨着咖啡,深焙咖啡特有的熏香浓郁香气伴随着暖气,一阵阵,温厚柔和地抚触着你在户外被风雪吹得冰冷麻木的脸庞。

咖啡馆室内很有历史的木质楼梯窄小,踩上去嘎兹作响,楼上别有洞天呢!是个温暖的小天地,木窗框玻璃外是寒冷的街道、里面是飘逸着咖啡香气,暖和、时间仿佛静止的阁楼。手中捧着汤汁深沉的法兰绒滤泡深焙咖啡,温润柔和的烟熏气息、香料、木质、可可、奶油余韵,每喝一口,身心就被暖了一层。喝完咖啡后舍不得地嗅闻杯底,竟冒出一丝紫罗兰般芳香一闪而过,口中的醇美回甘绵延,难怪北海道的咖啡以深焙为主,大雪、冰封、煤油暖气、深焙咖啡,一切是那么地和谐美好…

捧着一杯四年的深焙东非肯亚咖啡,思绪又回到札幌咖啡馆嘎兹作响楼梯上方的温暖阁楼,咖啡不只是能搭载讯息的载体,更是能穿越时空、牵引场域的索引标签,虽然夜深了,我不介意再来一杯熏香浓郁的札幌风格深焙咖啡。

西雅图

人称美国咖啡之都(Coffee Capitol)的西雅图是我的咖啡启蒙地,廿几年前我只身飞去西雅图数趟进行咖啡探访,我去探访 David C.Schomer ,在几个小时的会谈中了解学习 Espresso Vivace的幕前幕后,关于咖啡与环境、文化的种种。我去 Caffe D’arte 寻访罕见的柴烧深焙咖啡,走访在校园、社区中大大小小的咖啡馆、路边咖啡吧,是西雅图这座城市、以及在西雅图遇到的人们,让当时还是学生的我打从心底爱上咖啡,立志成为咖啡创业者。

位于美国西北地带的西雅图是个极美丽的城市,有山顶积雪的山、有大大小小的湖泊、也有港口海景,常常飘着细雨,但空气却冰凉干爽,路上的人们通常不撑雨伞,潇洒地顶着细雨步行,手上却总是少不了握着一杯温暖的拿铁咖啡。西雅图市区四处有咖啡香。

在这个时常飘着细雨的城市,咖啡就是人们手中握着的小太阳。西雅图咖啡口感油润、厚实、中深烘焙,通常带有黑可可、核果气息与焦糖余韵。呼吸着冰冷的空气、拍落外套上的雨滴,啜饮一口手上热呼呼的拿铁咖啡,醇厚的咖啡香气,从口腔开始蔓延至鼻腔,滑润而温暖,连吐气都带着浓郁的咖啡气息,太美好了。难怪路上行人可以不撑伞、手上却不能没有一杯咖啡。

原来咖啡不只是饮料,更是可以带给人们温暖、灿烂、幸福感、可以握在手心的小太阳。谢谢西雅图这座城市让我体会到咖啡对人们的重要性、以及无可抵挡的魅力。

撰稿:James Chen/中国台湾Fika Fika Cafe 创办人,2013年北欧杯咖啡烘焙赛双料冠军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