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咖啡馆主的日常:哇?法国人!

法国人?嗄?竟然来了一个法国人,他是怎么摸到Full House的?碰到美国人,我们多多少少有受一点英文教育的,碰到美国人都有“有口难言”的感觉,这个法国人该拿他怎么办?

从他一进门说话的口音,虽然我不懂法语,可是法国音还是可以辨识的。他讲什么,我一头雾水。吧台坐着一个新客人,他看看我,再侧头看看那个法国人。我小声跟新客人说“糟糕,法国人,我不会讲法国话,怎么办?”

你猜怎么着?他比着手势,示意法国人坐下,就坐在吧台,然后跟法国人寒暄起来。嗄?又是一个法国人?可他明明黑发黑眼珠呀!反正有人帮我招呼这个法国人,我如释重负,感恩再感恩!

新客人代为传话,要一杯Espresso。

剉赛!我的机器的功能就是提供热水,和烘干滤布,至于提供浓缩咖啡是办不到的,因为出水口太大,煮出来的咖啡不道地,所以我根本没有卖Espresso。我坦白跟新客人说,我没有浓缩咖啡。

新客人回头跟法国人讲话,然后回过头来跟我说,什么咖啡都无所谓,但是,太淡的他不要,台湾的咖啡他喝不惯,他觉得淡得不像话。

于是我帮他选了杯Purto Rico,这杯咖啡浓度够,风味特殊,应该能满足他。我简单介绍波多黎各的特色,请新客人代为转达。

我让法国人闻粉,他大概是第一次闻粉,表情很惊讶,也感觉很新鲜,闻完粉后,跟新客人说了一拖拉库话,反正我一句也听不懂。

我去煮咖啡,然后送出咖啡,也没教他咖啡怎么喝,没想到这位新客人竟然把我刚刚跟他说的喝咖啡方法转述给法国人听。

对法国人来说,也许,品尝咖啡的滋味并不是最重要的,香气与口感都不是他们追求的,更重要的是感受和体验一种闲淡的氛围与悠然的环境和情调。花上比在家里自煮一壶咖啡要贵上好几倍的价钱,到咖啡馆来喝上一小杯,显然喝咖啡的实体意义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作为饮料的咖啡,在他们眼里已不是目的,只不过是一种形式、一种手段、一种载体。在法国不乏喝咖啡上瘾的人,但更多的是泡咖啡馆上瘾的人。

末了,新客人跟我说,法国人说,我给他那杯咖啡,虽然没有Espresso浓缩咖啡浓烈,但是味道很特殊,他在法国很少喝到这样的咖啡,说我很厉害。然后法国人喝完咖啡就走了,付了钱后竟然用英语跟我说“Thank you. Bye Bye.”,我唯一能说的也只有“Welcome. Bye Bye. ”。

法国人走了,新客人竟然聊开了,他说这个法国人娶了一个住宜兰的台湾老婆,这次过年回台,居家隔离刚满,他就出来乱逛,老婆跟亲戚在打牌,喝了几家的咖啡,原本想放弃不要再喝了,怎么台湾的咖啡都长这个样子的?当他要回老婆家经过我的店时,忍不住又想尝试,他说这里的咖啡才比较像样。

我心中稍稍安慰,还好没有让一个外国人失望。然后他说他自己的故事。

他说他已经是法国籍的法国人,当初到法国去读书,读完书后就留在法国工作。他还跟我说他是个同志,当初有个爱人,但是爱人因为一场车祸去世,现在已经十三年了,他一直保持单身,若不是因为母亲去世他回台奔丧,现在人还在法国呢!

他说在法国喝咖啡,咖啡的好不好真的不是重点,悠闲、聊时事、放松才是他们要的。法国咖啡以机器为主,但是现在的年轻人会追求手冲咖啡的舒爽;但是,他话锋一转,他说台湾的咖啡喝起来比白开水好一点,因为多了一点颜色。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应答,台湾的咖啡我也喝不习惯,淡淡薄薄的,不知道要表现什么,所以我去外面喝咖啡,都要买一包豆子自己回家用自己的方式试,否则很难喝出它到底要给我什么?

我跟他说谢谢他的帮忙,若不是他帮忙翻译,难不成我还要靠翻译机吗?

来源:Full House Coffee
版权:本文由Full House Coffee授权kaweh.net刊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