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勉一:我的咖啡时光

我第一次饮咖啡,是小学时母亲有朋友送她一大包越南咖啡。她煮了一大瓶放了在雪柜,于是我在她不在家的时候每次喝一点点,如是者喝了几天咖啡。那时可能因为喝得少,所以没什么异样。

到了中学,有时候午后的连堂,真的很难不打瞌睡。有时有不想睡的堂,为了提神,会在小食部买校工冲的纸杯咖啡。中学时的身体比较敏感,喝一小杯咖啡,已经像吃了ADHD药那样进入无限专注和充满精神的状态。年轻就是好,一小杯咖啡已经有反应,不像现在那样,doubleshot也未有反应。喝咖啡如是,看爱情动作片也是如此。

中学时喝一次咖啡,大约可上电两三小时,到了放学之后便感觉虚脱一样,可能因为提神就像借钱,借钱梗要还。

我读中学的时候,香港还未有几多间咖啡店,独立的和连锁的也未成行成市。入到大学,我见识了第一间咖啡店,那里有三文治和咖啡卖,有些露天座位,大学生们可以学《壹号皇庭》的中产那样喝咖啡。

那时候是董建华年代,也是经济衰退的年代(理性会告诉你两者没有因果关系,但两者系同时出现)。印象中经济衰退期间,有两样东西是逆市涌现的,一个是包装印有珍惜生命标语和撒马利亚会电话的炭,二是咖啡店。

为什么经济衰退时这两样东西会涌现?前者很容易解释,至于后者,我的理解是衰退期间舗位租金平了,开店容易了,人们也多了时间,也需要多了慰借。经济衰退时人们对咖啡店有需求,也许就像衰退时的唇膏销量上升一样。

我第一次正正式式用英文买咖啡,是出来打工。有一次隔离组的经理有事找我倾,和我一起到了office楼下的Pa_ific Coffee,我看着那个牌,就叫了我懂得的那个,即是cappuccino… 你不能让人知道你不懂Mocha或者Latte 怎样读。

那时代香港的咖啡店愈开愈多,那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拍拖去哪儿的难题。我和当时的女友,很多时候想不到做什么便去看场电影,然后找间cafe坐坐,看看书和杂志,就一个下午,然后吃晚饭。

如果你问我,印象最深刻的cafe是哪间,我一定是选铜锣湾Time Square对面的Cafe Corridor。这家cafe可以说是奇葩,它在Time Squre 对面的唐楼地下后栏,要经过一条很长的旧式纸皮石地板走廊才能看到那个很窄的门口。它很难找,但因为是在全香港最旺的街上,所以即使是后栏也很旺场。这cafe面积很小,人流不绝,但感觉不是唐楼楼上港女cafe(no offence to 港女,我只是描述那感觉),而是文青feel。文青feel即是什么?大约就是面积小、装修和摆设raw、没有港女feel、感觉随时会执笠那种。那时候在这cafe度过了不是少时光,那时候还未有禁烟条例,烟灰缸里是干了的咖啡豆渣,店里洋溢着烟香和咖啡香,那是很适合写作的气味 – 我是在那时开始写作的,那时候写作是真的写作,是用记事簿或原稿纸写的。

Pa_ific Coffee最初出现的时候,我很喜欢它的单人巨型梳化,那梳化可以安逸地坐很久,以前觉得去咖啡店是一件很自在、很有feel的事。后来那些连锁咖啡店愈来愈像自修室和老人中心,什么自在的感觉也不存在了。而当经济不再衰退,独立咖啡店也难做了,能继续做的,一是专攻港女市场,她们是饮食业的最重要支柱;一是位置够差,所以没被加租收铺;还有一种,是专做西人和讲英文的华人生意的。

中学时咖啡对我很有提神功效,可是到了大学,生活日夜颠倒得太厉害,便没有效了。出来工作之后,我发现有一种咖啡能够像伟哥那样重新刺激到我那已经没反应的身体,那就是某牌子的罐装咖啡。这罐装咖啡可说是邪物,它摆明三高:高糖、高脂、高咖啡因,但就是因为这三高,你上班前喝一罐,就能顶一个上午,不喝,便会像《门徒》张静初戒毒吊瘾那样人唔似人鬼唔似鬼。

后来在报纸看到有报导比较不同牌子咖啡的咖啡因含量,有两组数字引起了我注意:一是Star_ucks的咖啡,咖啡因含量低得跟喝清水没太大分别,即使是Espresso,咖啡因含量也是低得可怜,我心想,港女和OL那么喜欢买,是不是就是因为它只是咖啡味奶水?另一数字就是我常常饮的那种罐装咖啡,果然是邪物,它的咖啡因含量很高,两罐已经超出专家建议的每天份量(Star_ucks的可以当水饮也不超标),怪不得我每天不饮不行。

后来我为了健康,尝试少饮罐装咖啡。我要的是高咖啡因,不是高糖高脂。公司有胶囊咖啡机,胶囊要自带,我试过饮胶囊咖啡,味道好像饮罐装的,还是高糖高脂,那么我不如喝罐装邪物好了,所以很快便放弃了。我也试过买即溶咖啡粉来冲,但不论平价的还是贵价的,都不好饮。

最后,我选择了独立滤纸包装的冲泡咖啡。即是可以拉开挂在杯上,用热水冲磨碎咖啡豆那种。那是我想要的味道,而且可以做到少糖。更重要的是,那给了我“冲”咖啡的感觉,热水冲泡磨碎的咖啡豆,会有很香的咖啡气味,那样饮咖啡的感觉也变得“立体”了。冲咖啡的时候,pantry 洋溢着咖啡香味,常常会有其他组的女同事来搭讪(不过这不是重点)。

咖啡对身体好还是坏?看新闻常常会见到相反的报导,一时说防癌,一时说致癌,一时说延寿,一时说对心脏不好。不过,除非有一日,医学界证实饮咖啡和吸烟一样会致癌和导致阳萎,然后政府要成立咖啡与健康委员会来禁止卖咖啡给18岁以下人士,否则我会坚持天天饮咖啡。烟已经不能抽,如果连咖啡也不能喝,人生其实没什么意思。

来源:Medium
作者:林勉一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