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咖啡文化

陈丹燕:金赛尔的甜

大西洋边上的爱尔兰小镇金赛尔,是我爱尔兰旅行的最后一站,从都柏林的布鲁姆日开始,每天走来走去,渐渐从东部走向西部,南部,去到凯尔特音乐的老家,去到从灰白色岩石的缝隙里开出粉红野花的海岛,去到克拉克...

一个拘谨的纵欲者的炼咖啡术

像一个拘谨的纵欲者,我每天都要喝三杯咖啡。虽然是难以割舍的口腹之欲,但其实更像生命一个华丽而感伤的隐喻。 第一次听到咖啡,是从乡下搬到城市,小学二年级的一堂画图课上。 我想向隔壁同学借一支“牛粪色...

咖啡馆主的日常:给客人讲麝香猫咖啡

店里的常客拿了一包豆子给我,包装袋上什么都没有写,一包豆子大约是半磅装。我问客人“这什么豆子?” 客人说“不知道,朋友拿给我的,什么都没有说。”我在想,他是不是想考我,看我能不能从豆子看出端倪,可...

台湾光复后三十年文人与咖啡屋窥探

每逢冬日,是气候的关系吧!心中便是多生一分忧郁。充满阳光的台北街头,太阳非但晒不去那份忧愁,暖暖的气温,反倒让忧愁像加了酵素的面粉一般,发涨了起来。1984 年 12 月,我独自走在高楼大厦栉比鳞...

韩怀宗:威尼斯点燃欧洲咖啡火苗

16世纪伊斯兰教世界在惊涛骇浪中完成咖啡世俗化。这股咖啡激情于16世纪末叶至17世纪初,通过威尼斯商人、外交官、植物学家和出版物,“传染”给欧洲人,迸出灿烂火花。阿拉伯的波斯猫、郁金香、服饰和文学...

越南咖啡与菊苣咖啡的身世之谜

越南咖啡,众所周知是糖尿病者需要远离之物。而在美国新奥尔良,亦有一款牛奶咖啡闻名于世,味道偏苦,而且加入了颇为另类的原料,菊苣(Chicory,又称苦菜)。如果咖啡有血缘亲疏,而不计产地,越南咖啡...

鲁迅笔下的“革命咖啡店”是哪一家?

1928年8月8日 《申报》刊登《上海珈琲》一文,文章作者称自己在这家咖啡店里遇到了龚冰庐、鲁迅、郁达夫、孟超、潘汉年、叶灵凤等 “今日文艺界上的名人”。见此,郁达夫和鲁迅马上撰文予以澄清。 郁达...

美国不卖美式咖啡,意大利不卖拿铁

美式咖啡(Americano)与拿铁(Latte)可能是国人最常见的咖啡选择之一,但大部份的人不知道这两种咖啡正代表着咖啡市场大国美国,与咖啡文化大国意大利的诸多不同。 美国是不卖美式咖啡的。用高...

咖啡馆主的日常:想开咖啡馆?别想的太简单!

开店?没这么简单啦! 大约快两年前吧!有一个年轻人跑到Full House来,他说他来喝过一次咖啡,觉得我的咖啡很有魅力,他今天来是要跟我学煮咖啡,他要开咖啡厅。     我问他“咖啡厅要开在哪里...

历史与空间:琼岛“咖啡控”

那天上午,正在案头忙碌,窗外传来邻居张姐的喊声:“马先生马先生,您快点您快点!”不知出了什么事,我赶紧开门,只见张姐端一个热气腾腾的玻璃壶进来说:“我煮了海南最好的咖啡,刚刚磨好,您快尝尝!”说着...

咖啡爱好者说:我忘了为何喜欢喝咖啡

若问我,为何喜欢喝咖啡,我还真的答不上。 小时候,第一次喝咖啡,是家里泡的,称Kopi,黑黑的咖啡,加入糖搅拌,然后搭配饼干,觉得是绝配享受。一般上,我偶尔会在晚上做这样的事,同学知道后对我说“你...

咖啡乌、咖啡西、茶西?马来西亚咖啡怎么点?

“早晨,父亲先是用调羹啜饮烫口咖啡,接着用杯子就口喝;我则喝溢出杯外、落到碟里的小小咖啡池,咖啡不那么烫且小孩本不该喝太多。父子坐在茶室的露天餐桌,同吃一套早餐。”这是我大马朋友的童年记忆,也是当...

叶永烈:一杯咖啡映双城

来来往往于上海与台北之间,很多人问我这“双城”有什么共同之处?大处且不论,我只从小小一杯咖啡说起……    走在台北大街小巷,咖啡馆星罗棋布,满城飘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难怪人称台湾“一半是海水...

马国亮:民国时候的咖啡及其刺激性

我说不喜欢咖啡,并不是说不吃之意,每个月里大概总要吃三四次。多吃不会,少少吃一点,倒也是很有趣的事。要我自已去动议弄咖啡吃,是很少有的。假如有一杯咖啡放在我面前,我却很很喜欢地把它灌到肚里。我常到...

咖啡爱好者的故事与事故:我的摩卡壶会爆炸

星期日逛某某百货,看到一组取名为“摩登家庭”的摩卡壶,不锈钢制的,还附带两副杯盘,也是不锈钢材质。感觉不是非常细致,但钢质很好,亮晶晶的,蛮漂亮。正在观看的时候,店员走了过来,告诉我:“本店就剩这...

沈西城:吃一杯咖啡

上海人管喝咖啡叫“吃咖啡”,养成此习始于七十年代留学东京,晨起上学,到车站附近吃茶店进早餐,早上有优惠,咖啡一杯,奉送多士和烚蛋乙枚,二百円即可充饥,留学生活苦,贪便宜,每早往光顾,日久跟咖啡结下...

从市场到老咖啡馆:一座现代城市的温柔

一座现代而理想的城市,乐意人们去散步它,去表达在它里面生活的样式,也乐意让它的市民不必太费力地便能拥有一条街,那街他每天都乐意去走;一间店,那店他每天都乐意去推开门;一个座位,那位子他每天都乐意去...

咖啡馆主的日常:停不下来的男生

有一对男女,男生高高的,说帅倒还好,但是蛮有型的,看起来挺舒服的。他的女朋友就真的很漂亮,一头长发,大大有灵气的眼睛,也是高高的,两人其实挺登对的。男生来过几次,是大女儿国中同学的哥哥,对咖啡颇有...

剔除三成的咖啡豆?日本咖啡职人靠选豆创造不凡咖啡

在日本的咖啡界里,有一位专业度与寿司之神“小野二郎”不分伯仲的咖啡职人“井出一博”,他在福冈开设的“三和咖啡馆”,是全日本提供日本皇室御用咖啡豆的三大名家之一。有别于现在多数人只谈烘豆、手冲技巧,...

咖啡的南洋印记:“咖啡”这个词是怎么来的?

清晨天刚破晓,第一个醒来的商店肯定是坐落在街头的咖啡店。“头手”已经在忙碌地准备,一走进咖啡店,浓浓的咖啡香扑鼻而来,夹杂着烤面包和加椰的特有香味,牵动大家的食欲。赶着上班的顾客陆续进来,咖啡店开...

咖啡爱好者在罗马应该怎么点咖啡?

在意大利的咖啡文化里,没有我们所熟悉的香草拿铁、榛果拿铁、焦糖玛奇朵等口味,下列是当地最常喝的基本款,别混淆啰! 浓缩意式咖啡(Caffè espresso):通常简称Espresso,该字在意大...

无人知晓的咖啡馆

福莱轩是一家咖啡店的名字。或者说曾经是。这样讲,或许表达了一种不情愿,不情愿去猜想甚至承认这是一个过去式。“福莱轩”不过是一个名字,一种指称。我在这里写下的文字,是关于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私人史,福...

哥伦比亚咖啡见闻:咖啡在这里是家务事

在安地斯山脉北侧哈丁镇,生气盎然的广场大约有二十间卖咖啡的餐厅和咖啡馆。我选了一家,在路边的浅蓝色桌子坐下,点了一杯café tinto─也就是黑咖啡。一杯八百披索,大约是二十五分美元。 咖啡是小...

咖啡馆主的日常:女子无才便是德

女子无才便是德,有点道理! 小小厢房有一个客人,安静地在看着书,啜饮着咖啡。 吧台一位男客,我正与他聊著有趣的话题;门开了,前后进来两位女士。 她们在台灯前坐下来。我过去送茶水,顺道问她们要什么咖...

日本咖啡业者花招尽出摆脱红海 咖啡高阶市场开打

星巴克带动亚洲市场的咖啡风潮,随着便利商店加入战局推出平价咖啡之后,各种平价咖啡连锁店与小商家自营的咖啡店愈来愈多,平价市场已经成为一片红海。日本平价咖啡业者创造高阶品牌抢进高端市场,日本家电大厂...

李清志:京都的咖啡馆

有人说:整个京都就是一座咖啡馆!这座城市的确有许多咖啡店,即便是去过京都多次,我还是可以找到没去过的咖啡店。好友哈利写过“人情咖啡店”一书,他去京都专找老派咖啡店探险;我也喜欢但却不喜欢像六矅社、...

古伊斯兰那些喝咖啡的坏胚子臭男人

如果说人是铁,饭是钢,那人是车,咖啡就是油。我们能晚班上完紧接着夜班,能够上班打卡下班责任制,能够早上五点打电话叫房客起床,靠的都是咖啡。人类社会中最广为人所接受、使用与滥用的一种麻药,绝对非咖啡...

越南咖啡文化:是国民饮品 更是文化符码

提到越南特产,咖啡一定列为其中。但在熟悉咖啡文化的外国咖啡爱好者眼里,这个国度的咖啡竟然跟他们所熟悉的黑咖啡、拿铁、卡布、手冲、冰滴等不同,让他们既感到有些熟悉(毕竟都是咖啡),又有些新奇(因为从...

咖啡瘾史:香料市集中的催情咖啡

许多人劝我不要搭乘从肯亚往伊斯坦堡的夜间火车,他们说这班火车比坐公车多花两倍时间(胡说),而且不安全(乱讲)又很闷热,曾热到乘客的衣服都着火(这倒是真的)。这是1920年代的火车,里面的椅子确实有...

王士文:咖啡馆里的咖啡书写

历史本身是一种文化现象,而人类文化的淀积,是人类长期历史与社会实践中的产物,既是精神的也是物质的。因此,当我们提到“文化”此一名词时,它代表的不仅是学术与思想领域的常用概念,同时也是社会生活的日常...

意大利的南方人起床后第一件事是找摩卡壶

在还没到意大利学习厨艺之前,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是意大利人不可或缺的饮料? 我的答案应该会是葡萄酒吧!而我这个答案,主要是从欧盟的官方数据,和一些书籍杂志所得来的结论。不过自从在意大利进修厨艺后,和意...

如果没有郑和船队,咖啡将会怎样?

就像红酒、蛋糕、冰激凌一样,咖啡自然也是从欧洲传入的“进口货”,但它的源头却不在欧洲,而且它传入中国的时间并不算晚。 关于咖啡,最早的文字记载出于阿拉伯人之手 咖啡的源头在哪儿呢?主流意见认为,在...

一个咖啡爱好者的咖啡回忆

本人是一个咖啡爱好者,尤爱手冲咖啡,但我并非专业咖啡人仕,只是对这令人神往的饮品有着一种偏好,甚至是足以达到我对酒的喜爱。 小时候,记忆中在太子道有一间咖啡屋,名字正正叫作“咖啡屋”,当日在香港是...

防弹咖啡为什么会走红:聊聊它的前世今生

约莫自2013年开始,有一种咖啡,号称能帮你减重,改善心理与生理的表现,还能帮助提高IQ。它在美国名人圈被广为宣传推广之后,已经席卷世界一段时间,而这种高脂高卡路里的饮料,就叫做防弹咖啡(Bull...

刘纬雄:马来西亚的传统咖啡馆

随着岁月的流逝,父母的年老和离去,以及马来西亚传统咖啡店冲茶老手越来越少,有些美好往事已经难以追回。 牛油加央面包、生熟蛋和味道浓厚的美禄西茶,都是每一间传统的吸引顾客主要饮食。 传统咖啡店,各有...

卡夫卡、布拉格与咖啡馆

一八八一年,巴黎“黑猫夜总会”(Le Chat Noir)在蒙马特小丘上开张,灯火辉煌。 过着波西米亚夜生活的“黑猫”桀傲不驯,在此川流不息的艺文创作者包括年轻而尚未成名的毕卡索、忧郁而右耳仍健在...

在台北城中的“京町八号”喝咖啡

日治时期的台北城中区,基本上是日本人的活动区域,在廿世纪初的摩登年代里,日本人引入了许多现代生活的想法与事物,让台北人来到城中区经常感到惊奇与赞叹!对于喜欢新事物与前卫文化的人,城中区可说是他们逛...

在杜拜找不到阿拉伯咖啡

在杜拜,欧美品牌的咖啡馆林立,年轻人坐在装潢流行的咖啡馆里,或许玩着手机和朋友聊天,或许没理由的发呆,这都是再平常不过的场景。除了他们身上的阿拉伯传统服饰,这群喝着美式咖啡的中东人,看起来和坐在露...

路透社:萌芽中的中国咖啡文化促进精品咖啡馆的发展 

已经在上海闹市区开了一家咖啡馆并且今年即将开第二家连锁店的吴小姐说:“现在的咖啡市场给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人们可以选择连锁店,也可以去专业的咖啡馆。”    星巴克在中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并且发...

米丽安之井、皇帝御榻和卡尔迪的羊

埃塞俄比亚有四条铺设良好的主要干道,从首都阿迪斯阿贝巴往重要的方向发散出去。每一条道路都是由不同的欧洲援助组织兴建,但是都没有完成,只要兴建单位耗尽了资金或是失去了兴趣,路就不会再铺设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