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咖啡文化

0

朱宗庆:一杯咖啡的回顾

多年来,我常常回想起在维也纳求学那段光阴。当时,在街头咖啡厅,点一杯咖啡,坐一个下午,享受片刻悠闲,那场景仍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也是在那时,养成每天喝杯咖啡习惯。 喝咖啡对我来说,不仅是喝咖啡,更...

北京商报:要开3000店 中石化易捷咖啡路在何方

中石化在非油领域走得越来越远。6月18日,中石化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确认,中石化与互联网咖啡品牌连咖啡达成合作,具体合作形式仍在洽谈中。不过,有消息称,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易捷咖啡”,主营加油...

欧洲咖啡馆文化的回归

早上7点半,位于巴黎塞纳河左岸的花神咖啡馆重新开业,尽管只是开放室外露台区域,但仍令尚处疫情中的巴黎人稍感安慰。“一些顾客早早就来了,他们想恢复生活的仪式感。”花神咖啡馆经理希列戈维奇说。 这是六...

在墨尔本爱上了喝咖啡

爱上咖啡是缘于在墨尔本街头偶遇一杯醇厚、回味无穷的咖啡。 那是刚来墨尔本的一个星期天,我和老公开车去购物。下午2点是咖啡时间,老公喜欢卡布奇诺,我喜欢拿铁,我们就随意找一家咖啡馆买了两杯。没想到这...

全球上瘾:奢侈品与统治者

失去自由的咖啡 在18世纪的法国,“咖啡”与“启蒙”为同义词:当意大利人彼得·斐利(Pietro Verri)在巴黎创办一份文学和哲学杂志时,他直接取名为“IlCaffé”,尽管杂志中的内容与咖啡...

尼尔森:疫情之下 3月美国咖啡销量同比跃增31%

新冠肺炎疫情虽让美国许多知名咖啡店仍处于暂停营业的状态,但这不意味消费者对咖啡的需求下滑,原因是生鲜超市与电商通路的咖啡业绩增加,抵销实体门市销售下滑的冲击。 彭博资讯报导,大宗商品交易商奥兰国际...

在巴黎喝咖啡

巴黎人的清晨,多从一杯咖啡开始。可颂可以不吃,但咖啡必须端上的:一小杯意式浓缩咖啡,夹着书本杂志或者文件,或是三两人聚集在公司楼道入口,喝完这一杯,一天的工作才算是开始。“早上九十点,下午四五点,...

全球上瘾:文学百年

赞美咖啡 18世纪是文学发展史上的辉煌时期,文学第一次不再局限于书本文字,而是如一座突然爆发的火山,它的岩浆开始渗透生活的方方面面。每一封情书都是一篇文学作品,每一个自然科学新发现都以文学的形式展...

咖啡馆主的日常:季风咖啡的由来

虽然我有几年不卖亚洲豆了,不是它们不好,而是少了酸的咖啡,在店里就是乏人问津。即便如此,我还是不得不提一款亚洲特有的咖啡,印度马拉巴,季风咖啡! 印度于1858年沦为英国殖民地,而印度季风马拉巴咖...

在新加坡要这样点拿铁 不然会被白眼

新加坡人最日常的早餐是从“Kopi Tiam”(咖啡店)开始的,一片烤好的咖椰牛油面包,两粒半熟蛋自己加酱油胡椒,再配上一杯香浓提神的南洋咖啡,一天的生活才算开始。 在“Kopi Tiam”点咖啡...

咖啡馆主的日常:英国龙 美国虎

就国际事务而言,英国和美国的角色一直都是狼与狈的关系,我们姑且称之为兄弟邦谊。 私底下,英国人说美国人太粗鲁、无礼!美国人却说英国人太傲慢、目中无人! 但是就咖啡而言,这两个国家却又是大异其趣! ...

咖啡馆的味道

这是十月下旬的天气了,外面有一点冷。早晨找出厚一点的运动裤,穿上后又脱下,还是等再冷点穿吧。又套上薄裤子,去咖啡馆。这个天气在我的故乡,必是穿上秋裤了,一件薄裤子是万万不行的。 送完俩宝上学,每天...

全球上瘾:迫害和胜利

咖啡之争 舍和德特清真寺的僧人们第一次喝到“咖瓦”是在什么时候呢?这个时间很难确定。 可以确定的是,伊本·西纳,这位亦被充满经院哲学气质的欧洲中世纪称作阿维森纳(Avicenna)的伟大的阿拉伯医...

一个搞科研的咖啡爱好者的咖啡经验

咖啡和酒精大概是世界上人均消费最多的成瘾性饮料。若没有这两样东西,对很多人来说,生活就少了很多乐趣。 上周系里的例行学术讲座,提供午餐——pizza。听完讲座回来,我跟同办公室的德国同事闲聊说,p...

刘墉:咖啡老豆

我有食道逆流的问题,只要一天不吃药,酸水就能涌到喉咙。医生说别喝咖啡了,我大惊道:老夫烟酒不沾,连餐馆都很少去,你再禁我咖啡,我还活着干什么? 我十五岁就开始喝咖啡,全是受侨生的影响,那时候我家楼...

辜振丰:摩登东京与咖啡香

17至18世纪,伦敦的“洛伊兹咖啡厅”是海上贸易的情报处及交易所。 暗黑如恶魔,酷热如地狱,甘甜如恋情。 ——Charles Maurice de Talleyrand-Périgord 法国政治...

全球上瘾:与葡萄酒神的较量

陌生的力量 关于牧羊人的故事素材,源于安托纽斯·法乌斯土斯·乃罗纳(Antonius Faustus Nairone)。他是一位马龙派教徒和一位学者,后来成为了巴黎—索邦大学的神学教授,于1710...

吴美枝:台北文青在咖啡馆的觉醒与噤声

那时候的文人、诗人到哪里去呢?你或者要问。举个例说,去南昌街的一些茶室,去衡阳路的“田园”,或武昌街的“明星”,几张极其简陋的藤椅,椅旁一些盆花,放的全是古典音乐,喝一杯四、五元的“长命”清茶,坐...

茶与咖啡:初探中西文化差异

茶与咖啡的起源 关于茶的起源,说法其多,争议未定,有先秦说、西汉说、三国说等等。茶以文化形式出现,则是在两晋北朝,最早喜好饮茶的多是文人雅仕。 《神农本草经》记载关于茶的一些相关知识。据说“茶”的...

林勉一:我的咖啡时光

我第一次饮咖啡,是小学时母亲有朋友送她一大包越南咖啡。她煮了一大瓶放了在雪柜,于是我在她不在家的时候每次喝一点点,如是者喝了几天咖啡。那时可能因为喝得少,所以没什么异样。 到了中学,有时候午后的连...

柯裕棻:台北的咖啡馆

近十年台北流行咖啡馆,几年之间,不起眼的小巷子里到处躲着令人惊艳的小空间,像这个城里吉光片羽的良善的那一面。特别是台大和东区两个商圈附近的小巷子,“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 从外面看进去,咖啡馆总...

霍华德·舒尔茨:想要再造卓越 先要重塑自我

区别一项工作的伟大、平庸或是低劣,最可以看出的,是有没有热情和想象力来重塑你自己每天的生活。——汤姆·彼得斯《追求卓越》 为什么我们成长得这么快? 自1992年星巴克上市后,我一直沉浸在公司增长的...

研究:咖啡或可助增团队合作能力

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在“精神药理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咖啡可能有助于我们合作的能力。 研究人员发现,如果一组人在完成一项任务之前喝咖啡,那么他们的表现评分,以及他们如何打分,就会增加。第二项...

陈丹燕:关于咖啡的闲谈

高明是个温文尔雅的40岁上海男子。可以说他有点传统宁波人的长相,但他却让我想起比亚兹莱画片里的奥斯卡·王尔德。 他最早的咖啡记忆,是外公家里的咖啡糖,有人也叫作方块咖啡。它看上去像一块硬糖,被一张...

报告:澳洲咖啡平均价格下降 比去年最多跌10%

澳大利亚人对优质咖啡的热爱众所周知。一个能让澳洲咖啡爱好者开心的消息是:一项调查显示,尽管各地澳洲人对咖啡品种的喜爱各有不同,但是他们今年喝咖啡的平均价格降低了,不论是什么品种。 据澳新社消息,为...

不产咖啡的韩国 喝咖啡何以成为大众日常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到访韩国时都会选择去那里的咖啡店感受当地咖啡文化。在这个不产咖啡的国度,喝咖啡是如何成为大众消费习惯的?国际咖啡品牌又为何纷纷进驻韩国?那里的经验或将带来一些启发。 不仅是喝咖...

咖啡馆主的日常:How can I talk about?

偶而,抽个空到各地的Coffee Shop观摩、学习,看看人家都怎么处理咖啡,听听别人如何赋予咖啡生命;当然,观摩学习的对象先决条件必须是自家烘焙,且烘的必须是精品或产区的庄园豆。 自接触咖啡那一...

反弹: 特色咖啡的市场弹性

如果“可持续性”在20世纪末成为特色咖啡业的流行语的话,那么“弹性”在21世纪将会迅速成为下一个该行业流行词汇。 ERIKA KOSS 探索了人们用哪些不同的方式来定义“弹性”,以及为什么它这个词...

鬼王:谈台湾咖啡产业之前,先认识认识巴西

这阵子咖啡很红,网路上为了某家连锁咖啡店的咖啡是否为纯100%阿拉比卡豆的问题,双方吵来吵去。既然咖啡很红,此时又正值台湾咖啡豆的采收季节,且一年一度的“台湾咖啡节”又即将在云林举行,鬼王就来跟大...

咖啡协奏曲:维也纳、伦敦和首尔的快慢板

维也纳,伦敦和首尔就像火车,飞机和火箭。 缓慢,快速,光速。 作为首都城市,它们推动着国家的经济发展。我们生活在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交通和数据流动的速度非常快,我们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最多的事情...

睡不好?也许是咖啡因作怪

今年九月,澳大利亚的遗传基因检测公司myDNA开展了一项关于咖啡因对人体影响的研究,1,007名年龄超过18岁的澳洲人参与了调查。myDNA在最新的健康营养报告中公布了该项研究的结果。 研究表明,...

不怕星巴克插旗米兰 意大利人自信咖啡市场足够大

星巴克意大利首家门市7日在米兰正式开幕,当天吸引了大批人潮前往朝圣,要排队一小时才能喝到咖啡,星巴克还打算在米兰继续展店。不过,米兰和意大利其他地方的咖啡厅对星巴克入侵似乎完全不紧张,根本不怕星巴...

20世纪,咖啡走入“寻常百姓家”

进入20世纪,意大利和美国成为咖啡市场的核心,因为咖啡已经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方式之中。在当时的(包括现在的)意大利,一道著名的风景就是人们会在上班路上,站在咖啡馆里匆匆喝下一小杯意式浓缩咖啡。在美...

咖啡瘾史:咖啡与卡特草

伊斯兰教祭司不满清真寺空荡荡,咖啡馆却挤满了人。 ——大仲马(Alexandre Dumas) 咖啡的邪恶姐妹 我搭车抵达也门首都萨那(Sana’a)时,已经将近午夜 12点。我对于自己能活下来感...

从枝头到车间,咖啡旅程的起始

收获是咖啡种植园的年度大事。平日里,即使是看起来很大的庄园,也不需要太多人手,但到了收获季节,需要的人力会是平时的10倍。中美洲等地区的收获季由北向南蔓延,咖啡采摘工也随之南迁。这种工作的临时性可...

咖啡瘾史:也门的古老咖啡港

旅途中经过一处咖啡树林,他宛如虔诚的教徒一样摘取咖啡果实补充身体养分,发现这种果实可以让头脑灵活、清醒,精神充足地完成传教使命。——纳吉姆·阿丁·阿盖兹(Najm al-Din al-Ghazzi...

咖啡是一种信仰 总与探索精神密切相关

人们常问:“怎么才能找到合我口味的咖啡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对我们来说,咖啡总是与探索精神密切相关。人的口味和喜好会受心情、时间以及在吃的食物的影响而发生变化,对咖啡的口味也一样。如果你同意上述...

咖啡西渐与法国启蒙运动

大使此行的使命,显然不是给法国贵族们科普简约服饰的美学概念。此时的奥斯曼正在策划入侵神圣罗马帝国的心脏奥地利,而阿嘎大使的任务,是巩固已经存在了100多年的法国-奥斯曼同盟,以确保在将来的奥地利战...

茶叶与18世纪的英国茶会

18世纪的英国在茶叶消费上比别国早熟,正是这个国家经济、社会和文化早熟的一种标志。 茶叶功效非凡,在充满智慧的东方古国(中国),茶叶是价值不菲的高档消费品。不仅众人皆喜品茗,到访的各国名人无不喜爱...

鸡尾酒杯里的意大利冻咖啡

咖啡小店的后园天井放了四张公园式连桌长木櫈,甫坐下我即感到阳光在干煎着我的背部,需要换个位置坐在对面朋友的身边。我们手中的两杯冰冻咖啡实在非凡,刚才在小店柜面前见证它们的制作过程。身形瘦削的bar...

咖啡馆主的日常:这个年轻人很新鲜!

有一个年轻人走进我的店,看他很陌生,我问他“第一次来?”他说“是!”“怎么会找到这么一家店?”“看PTT推荐的,说到宜兰想喝咖啡,一定首选Full House。”“PTT不是都在骂我吗?“没有哇,...

韩怀宗:英国两性大论战缘起于咖啡

咖啡传进伦敦也激起涟漪与火花,不但掀起两性大论战,也成为选举制度、证券商、保险公司初试啼声的练功场,更成为道貌岸然的英国士绅或清教徒标榜清醒、理智的饮品。 其实,英国比法国更早接触咖啡。早在17世...

陈丹燕:金赛尔的甜

大西洋边上的爱尔兰小镇金赛尔,是我爱尔兰旅行的最后一站,从都柏林的布鲁姆日开始,每天走来走去,渐渐从东部走向西部,南部,去到凯尔特音乐的老家,去到从灰白色岩石的缝隙里开出粉红野花的海岛,去到克拉克...

一个拘谨的纵欲者的炼咖啡术

像一个拘谨的纵欲者,我每天都要喝三杯咖啡。虽然是难以割舍的口腹之欲,但其实更像生命一个华丽而感伤的隐喻。 第一次听到咖啡,是从乡下搬到城市,小学二年级的一堂画图课上。 我想向隔壁同学借一支“牛粪色...

咖啡馆主的日常:给客人讲麝香猫咖啡

店里的常客拿了一包豆子给我,包装袋上什么都没有写,一包豆子大约是半磅装。我问客人“这什么豆子?” 客人说“不知道,朋友拿给我的,什么都没有说。”我在想,他是不是想考我,看我能不能从豆子看出端倪,可...

台湾光复后三十年文人与咖啡屋窥探

每逢冬日,是气候的关系吧!心中便是多生一分忧郁。充满阳光的台北街头,太阳非但晒不去那份忧愁,暖暖的气温,反倒让忧愁像加了酵素的面粉一般,发涨了起来。1984 年 12 月,我独自走在高楼大厦栉比鳞...

韩怀宗:威尼斯点燃欧洲咖啡火苗

16世纪伊斯兰教世界在惊涛骇浪中完成咖啡世俗化。这股咖啡激情于16世纪末叶至17世纪初,通过威尼斯商人、外交官、植物学家和出版物,“传染”给欧洲人,迸出灿烂火花。阿拉伯的波斯猫、郁金香、服饰和文学...

越南咖啡与菊苣咖啡的身世之谜

越南咖啡,众所周知是糖尿病者需要远离之物。而在美国新奥尔良,亦有一款牛奶咖啡闻名于世,味道偏苦,而且加入了颇为另类的原料,菊苣(Chicory,又称苦菜)。如果咖啡有血缘亲疏,而不计产地,越南咖啡...

鲁迅笔下的“革命咖啡店”是哪一家?

1928年8月8日 《申报》刊登《上海珈琲》一文,文章作者称自己在这家咖啡店里遇到了龚冰庐、鲁迅、郁达夫、孟超、潘汉年、叶灵凤等 “今日文艺界上的名人”。见此,郁达夫和鲁迅马上撰文予以澄清。 郁达...

美国不卖美式咖啡,意大利不卖拿铁

美式咖啡(Americano)与拿铁(Latte)可能是国人最常见的咖啡选择之一,但大部份的人不知道这两种咖啡正代表着咖啡市场大国美国,与咖啡文化大国意大利的诸多不同。 美国是不卖美式咖啡的。用高...

咖啡馆主的日常:想开咖啡馆?别想的太简单!

开店?没这么简单啦! 大约快两年前吧!有一个年轻人跑到Full House来,他说他来喝过一次咖啡,觉得我的咖啡很有魅力,他今天来是要跟我学煮咖啡,他要开咖啡厅。     我问他“咖啡厅要开在哪里...

历史与空间:琼岛“咖啡控”

那天上午,正在案头忙碌,窗外传来邻居张姐的喊声:“马先生马先生,您快点您快点!”不知出了什么事,我赶紧开门,只见张姐端一个热气腾腾的玻璃壶进来说:“我煮了海南最好的咖啡,刚刚磨好,您快尝尝!”说着...

咖啡爱好者说:我忘了为何喜欢喝咖啡

若问我,为何喜欢喝咖啡,我还真的答不上。 小时候,第一次喝咖啡,是家里泡的,称Kopi,黑黑的咖啡,加入糖搅拌,然后搭配饼干,觉得是绝配享受。一般上,我偶尔会在晚上做这样的事,同学知道后对我说“你...

咖啡乌、咖啡西、茶西?马来西亚咖啡怎么点?

“早晨,父亲先是用调羹啜饮烫口咖啡,接着用杯子就口喝;我则喝溢出杯外、落到碟里的小小咖啡池,咖啡不那么烫且小孩本不该喝太多。父子坐在茶室的露天餐桌,同吃一套早餐。”这是我大马朋友的童年记忆,也是当...

叶永烈:一杯咖啡映双城

来来往往于上海与台北之间,很多人问我这“双城”有什么共同之处?大处且不论,我只从小小一杯咖啡说起……    走在台北大街小巷,咖啡馆星罗棋布,满城飘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难怪人称台湾“一半是海水...

马国亮:民国时候的咖啡及其刺激性

我说不喜欢咖啡,并不是说不吃之意,每个月里大概总要吃三四次。多吃不会,少少吃一点,倒也是很有趣的事。要我自已去动议弄咖啡吃,是很少有的。假如有一杯咖啡放在我面前,我却很很喜欢地把它灌到肚里。我常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