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咖啡如何永久地改变了英国

过路人如果错过了巴斯瓜·罗塞(Pasqua Rosee)的牌匾,也情有可原,它藏在伦敦金融城历史悠久的康希尔区(Cornhill ward)附近一条小巷里。

但如果走过莱登霍尔(Leadenhall)市场的鹅卵石街道,走到康希尔(Cornhill),进入由银行转型为酒吧的The Crosse Keys后的小巷,你可能会看到一个小框招牌,预示着一种永远改变英国的饮料即将到来。

“这里是第一家伦敦咖啡馆,招牌就在巴斯瓜·罗塞(1652年)头上,”纪念碑上写道。这个陶瓷碑就在维多利亚时代的牙买加酒屋墙外,位于迷宫般的圣迈克尔小巷的中心。

罗塞出生于亚美尼亚,受雇于曾垄断英国与奥斯曼帝国贸易的黎凡特公司(Levant Company),在英国商人丹尼尔·爱德华(Daniel Edwards)手下干活。1652年,罗塞在圣迈克尔(St Michael)教堂的墓地开设了一个咖啡摊位,以招待爱德华的客人。爱德华厌倦了在家里招待客人,所以位于皇家商业交易中心附近的罗塞的小屋,成为了伦敦商人每天聚集的地方。一两年后,罗塞通过出售他的能量饮料获得了足够收入,从一个小摊升级到小巷对面的商店。

咖啡到达伦敦的长途历程始于数百年前非洲东北部的山区。根据珍妮特·M·弗雷格利亚(Jeanette M Fregulia)的书《一杯丰富诱人的咖啡:咖啡如何连接世界的历史》,在九世纪,一个叫卡尔迪(Kaldi)的埃塞俄比亚牧羊人注意到,养在吃了一种浆果后变得特别活泼。他决定自己尝试一下。据传说,卡尔迪尝过这种植物之后,“诗歌和歌声从他脑海中溢出”。

据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18世纪文学教授朱迪思·霍利(Judith Hawley)介绍,这个故事还有其他说法,说一位僧侣在吃了这种浆果后偶然遇到卡尔迪,并注意到这种植物的刺激作用。在亲自采集浆果后,这位虔诚的信徒熬夜祈祷到深夜。很快,咖啡开始被宗教信徒用于保持警觉,并祈祷到凌晨,这样传播开来。

霍利解释说:“这对苏菲派(Sufism)来说尤其重要,苏菲派是伊斯兰教中非常神秘派别。咖啡是让僧徒们感到兴奋的东西。”

到了16世纪,咖啡传到君士坦丁堡,并成为奥斯曼帝国好客文化的主要部分。最早的咖啡馆是男人在下午聚会和放松的地方。咖啡是奥斯曼帝国最早的不含酒精的社交饮料,人们在任何谈判和交易的地方都可以喝到咖啡,并且共同消费咖啡的习惯逐渐传播到西方。几十年后,当咖啡第一次传到东欧、意大利以及后来的英格兰时,被用作治疗疾病的药物,包括痛风、肾结石等,赫特福德大学(University of Hertfordshire)的现代史教授乔纳森·莫里斯(Jonathan Morris)说。

根据莫里斯的说法,17世纪最初在英国饮用的咖啡很可能类似于现在的土耳其咖啡,但考虑到从工厂的生产中心摩卡(现在的也门)到这里需要长途跋涉,所以使用的是不新鲜的咖啡残渣。咖啡味道苦涩,但早期的英国饮酒者普遍称赞咖啡的兴奋作用,莫里斯的书《咖啡:全球历史》(Coffee: A Global History)中有一篇报道称,咖啡是“一种土耳其式饮料……有点热,令人不舒服但回味很好”。

罗塞的生意迅速获得成功,一部分原因是,它位于该市新兴的商业和金融中心。莫里斯在书中解释了,商人们聚集在罗塞摊位的雨篷下啜饮这种刺激饮料,后来又聚集在他的木制店铺内,这时附近的酒馆老板们声称罗塞窃取了他们的生意。

随着咖啡馆取代酒馆成为商人们社交的场所,伦敦的喝咖啡文化很快就从圣迈克尔巷(St Michael ‘s Alley)蔓延开来。到1663年,也就是罗塞的咖啡馆开张后不到十年里,伦敦已经有了83家咖啡馆。这些早期的咖啡馆几乎都是男性顾客。

霍利说:“我认为咖啡的发展是因为男性想要谈正事,不管谈的是法律、贸易还是新科学。咖啡馆提供了许多酒馆所没有的东西。”

在大多数咖啡馆里,男人们以独特的平等社交模式围坐在长桌旁,一边谈生意,一边讨论新闻、政治和想法。伦敦咖啡馆的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