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随笔

林苍生:我喜欢喝咖啡

我喜欢喝咖啡,是五十年前去日本实习时学回来的。那时日本刚兴起咖啡风,我不会讲日文,没有日本朋友,遂养成一个人喝咖啡习惯。 本来,咖啡就要一个人独自喝较好,一群人谈天说地咖啡什么味道都不知道,反而糟...

咖啡馆主的日常:这不是钱的问题

几天前到中部走一趟,我到一家烘焙商那儿去,老板是我多年的好友,他在中部也算是一个大咖,知名度颇高。 排架上一包包豆子,都是半磅装,有好几款都是三千多元,其中有一款,不记得那是哪里的豆子,一包370...

霍华德·舒尔茨:铭记企业的价值

衡量一个人的最终尺度,不是看他顺顺当当的时候待在哪儿,而是看他在受到非难和争议的时候如何应对。——马丁·路德·金 一对有了新生婴儿的夫妇一般不会坐下来想一想:我们作为父母的使命是什么?我们可以给孩...

咖啡瘾史:也门的古老咖啡港

旅途中经过一处咖啡树林,他宛如虔诚的教徒一样摘取咖啡果实补充身体养分,发现这种果实可以让头脑灵活、清醒,精神充足地完成传教使命。——纳吉姆·阿丁·阿盖兹(Najm al-Din al-Ghazzi...

咖啡爱好者说:咖啡成为我的党

1 我可能是文革后闻到咖啡的香味醒过来的第一代中国人。那是1978年,云南师大的一个老师为了“寻找自由”偷越国境,跑到了邻国的缅甸。大家都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不料几个月后他又回来了,没有带回有...

当咖啡馆有了一颗宽容心

在苏格兰的爱丁堡小镇上,有一家叫做尼科尔森的咖啡馆,在上世纪90年代它一直默默无闻。虽然欧洲人对喝咖啡情有独钟,就像奥地利作家茨威格所说:我不是在咖啡馆里,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但深厚的文化传统并没...

咖啡瘾史:我的第二杯咖啡

从哈拉城搭车到吉加 ·吉加的两小时路程还算平静,在穿越被称为奇观峡谷的路途中,我看不出这河谷有什么特别。我们在早上五点多就出发,因为阿伯拉警告我,开车的司机在下午两点以前一定要离开吉加 ·吉加,否...

咖啡馆主的日常:专家 专家 专门欺骗人家!

我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这样一个视频,有一位专家在教人家如何挑选一杯优质的好咖啡。 他说,咖啡要今天采收今天加工,今天加工后再把它真空包装,这样就能隔绝空气、隔绝热,如此就能防止发霉。如果今天没有加...

咖啡瘾史:第一杯咖啡

煮咖啡像在制作一件艺术品,所以也要以艺术的形式品尝。 ——阿卜杜·卡迪尔(Abd el Kader),16世纪 奈洛比,肯尼亚,1988年 “埃塞俄比亚最棒了!”比尔的眼睛为之一亮。 “非洲的佳肴...

咖啡馆主的日常:这个年轻人很新鲜!

有一个年轻人走进我的店,看他很陌生,我问他“第一次来?”他说“是!”“怎么会找到这么一家店?”“看PTT推荐的,说到宜兰想喝咖啡,一定首选Full House。”“PTT不是都在骂我吗?“没有哇,...

咖啡爱好者说:来一碗咖啡

日日晨起填肚暖身、提神振气的奶泡红茶与拿铁咖啡,习惯以量体硕大敦厚沉实的马克杯盛装;但有时兴之所致,也偶尔改以碗担纲。 相较于马克杯的俐落,碗装咖啡或奶茶,手感与氛围都很不一样:热腾腾硕大一碗,两...

霍华德·舒尔茨:说“不”者难成大业

我们判断自己,是根据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而别人判断我们,乃根据我们已经做成的事情。 ——亨利·华兹华斯·朗费罗《卡瓦纳》(1849年) 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故事,每个企业家的梦想是:想出一个伟大的点...

咖啡馆主的日常:你有真的蓝山咖啡吗?

   很普遍的,“台湾卖的蓝山咖啡,很多都是假蓝山咖啡”的印象深植人心。什么是《蓝山咖啡》很多人是搞不清楚的,即便如此,依然对蓝山咖啡豆的真伪存着莫大的疑问。    蓝山咖啡的定义我已经在之前已经...

咖啡密码:食物对健康的影响

我每天在早餐后喝一杯黑咖啡,一位认识40年的朋友,送我一大包马来西亚“著名特产”三合一白咖啡。难道世界上有白色的咖啡豆?有疑问上网寻找答案,不但发现“白咖啡”可能根本不含咖啡,也发现所谓三合一咖啡...

詹姆斯・费曼:自家烘豆的诀窍

自家烘豆的其中一种基本方法是:在烤炉里的带孔烤盘放上生豆,烘之。你可以购买复杂的烘豆用具与机器,但进行重大投资前,不妨先试试看此妙招。其结果是相当质朴的,当然你也不会这样来烘焙昂贵的巴拿马瑰夏咖啡...

为什么作家总离不开咖啡馆?

一 澳洲的华文作家不知有谁爱去咖啡馆,反正知道悉尼的一位才女作家千波最爱去。这有例为证:1997年、1998年我两次去悉尼,她都邀请我去喝咖啡。记得有一次是从唐人街的一家中国书店出来,带着我和朋友...

一个拘谨的纵欲者的炼咖啡术

像一个拘谨的纵欲者,我每天都要喝三杯咖啡。虽然是难以割舍的口腹之欲,但其实更像生命一个华丽而感伤的隐喻。 第一次听到咖啡,是从乡下搬到城市,小学二年级的一堂画图课上。 我想向隔壁同学借一支“牛粪色...

台湾光复后三十年文人与咖啡屋窥探

每逢冬日,是气候的关系吧!心中便是多生一分忧郁。充满阳光的台北街头,太阳非但晒不去那份忧愁,暖暖的气温,反倒让忧愁像加了酵素的面粉一般,发涨了起来。1984 年 12 月,我独自走在高楼大厦栉比鳞...

洪荒:礼物

离婚七个月了, 你开始觉得这是一份“礼物”。 或者, 应该说,你决心把它当礼物, 而它终于越来越像礼物。 你必须继续下去, 我无法继续, 我将继续。 ——山谬贝克特 脸书营运长雪柔桑德伯格《拥抱B...

咖啡馆主的日常:大陆来的学生

大陆来的学生?可以说是学生吗?
       三个女生一进门,听她们口音就是大陆腔,北京腔,咬字清楚,翘舌的厉害。
   
 我说“妳们来自大陆!” 
“是呀!”
 “妳们自由行?”
 “对呀,现...

咖啡馆主的日常:想开咖啡馆?别想的太简单!

开店?没这么简单啦! 大约快两年前吧!有一个年轻人跑到Full House来,他说他来喝过一次咖啡,觉得我的咖啡很有魅力,他今天来是要跟我学煮咖啡,他要开咖啡厅。     我问他“咖啡厅要开在哪里...

咖啡爱好者的故事与事故:我的摩卡壶会爆炸

星期日逛某某百货,看到一组取名为“摩登家庭”的摩卡壶,不锈钢制的,还附带两副杯盘,也是不锈钢材质。感觉不是非常细致,但钢质很好,亮晶晶的,蛮漂亮。正在观看的时候,店员走了过来,告诉我:“本店就剩这...

人到暮年 就像杯里剩下的咖啡 应该慢慢喝

我十来岁离家入了军队,经常人困马乏、没东西吃,加上性子急,吃饭向来狼吞虎咽,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一碗饭两口就光了,几十年一直如此。 这几年跟朋友吃饭或喝咖啡,剩下最后一点时我总有些不舍,很希望能再...

民主湖畔的咖啡馆

重庆大学老校区的民主湖畔,不知何时新开了一家咖啡馆。安静地隐于图书馆、学术报告厅、教学楼等恢宏大气的建筑物的一隅。绿树掩映之中,万丈红尘之外,与世无争,端庄静雅。 咖啡馆不大,约三四十平米的店面,...

在咖啡馆的角落里看日常风景

角落的位子,是我最喜欢的。理由很单纯,通常不受干扰,服务生走动的脚步声、桌间人情话语听来也会淡远些。每次去,我总喜欢选择在那里安顿自己(假如没有人比我捷足先登),翻翻书报杂志、喝喝咖啡,或者随意写...

何韵诗:每天一黑物

从三四年前开始学习喝单品咖啡,到了现在,“为自己泡一杯咖啡”已变成了每天不可或缺的规律,在家里或在公司用心冲一杯黑物给自己,是每个繁忙工作天隆重又简单的小序幕。 先把今天想喝的咖啡豆从架上一包一包...

快乐的人看书并喝咖啡

《快乐的人看书并喝咖啡》,看到这本书名,熟悉我的朋友都会心一笑,觉得在说我。 在过去当记者的时期,几乎每天都会去咖啡馆,一边喝咖啡,一边写稿、看书。朋友们笑言我是喝咖啡饱的女人,把上咖啡馆形容为我...

朱芳文:精品咖啡忙与茫之用机器替代人工

上海咖啡展上见到这款台湾产的全自动手冲设备(暂请忽略全自动和手冲之间的矛盾),有七种冲煮方式,可以同时间冲三壶咖啡。估计单价在7、8万人民币左右。 厂商准备采用的经营模式是租赁给咖啡馆,听起来挺有...

何韵诗:单品咖啡豆的不同面貌

家中长期放置超过两三包不同品种口味的咖啡豆,若加起放在公司的,总数应该维持在五六包左右。以一包大概200g,每杯咖啡用豆量20g,这样的量要两个多三个月才能完成,再看看咖啡豆的最佳期限其实是一个月...

咖啡馆主的日常:我教你煮咖啡是免费的

两个女孩子打从进到店里来,就一直站在放炉火的吧台前,点咖啡、闻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我在煮咖啡的时候,眼睛也死盯着整个过程。 她们问我用的器具叫什么? 我说Syphon。 她们说没有见到过。 我说...

咖啡馆主的日常:女子无才便是德

女子无才便是德,有点道理! 小小厢房有一个客人,安静地在看着书,啜饮着咖啡。 吧台一位男客,我正与他聊著有趣的话题;门开了,前后进来两位女士。 她们在台灯前坐下来。我过去送茶水,顺道问她们要什么咖...

Max:咖啡和人生本是一个圆

毫不讳言地说,自从咖啡进入了我的人生,再到我的人生无法割舍咖啡,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阶段,令我得到许许多多的启迪。换作以前,大概我会把我的人生比喻为一杯咖啡,或把一杯咖啡比喻为人生。而现在,我会告诉...

越南咖啡文化:是国民饮品 更是文化符码

提到越南特产,咖啡一定列为其中。但在熟悉咖啡文化的外国咖啡爱好者眼里,这个国度的咖啡竟然跟他们所熟悉的黑咖啡、拿铁、卡布、手冲、冰滴等不同,让他们既感到有些熟悉(毕竟都是咖啡),又有些新奇(因为从...

咖啡瘾史:前往摩卡港

埃塞俄比亚人发现咖啡能引起幻觉后,与他们比邻的国家便跟着爱上这些令人着迷的豆子。有记载说埃塞俄比亚北边的埃及人,是最早染上咖啡瘾的。有些激进的学者更将埃及传说中的忘忧药(nepenthe)—特洛伊...

王士文:咖啡馆里的咖啡书写

历史本身是一种文化现象,而人类文化的淀积,是人类长期历史与社会实践中的产物,既是精神的也是物质的。因此,当我们提到“文化”此一名词时,它代表的不仅是学术与思想领域的常用概念,同时也是社会生活的日常...

咖啡爱好者的故事:咖啡与成熟的关系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咖啡与成熟勾上了某种关系。 是缘是命也好,在成年人的场合里,咖啡成了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他们说,掌纹的纵横交错,记载着一个又一个的交会、相识; 而我和咖啡的邂逅大概就印在某个不可...

咖啡馆主的日常:又遇到一个买蓝山的咖啡爱好者

又是来问蓝山的! 一位资深帅哥,骑着一部脚踏车,先是把车停下来,一脚踩在地上在外头探头探脑,大概是想定了,把车子摆好就走进来了。进来后在店内到处走一遍,我不发一语,静观。 最后来到我跟前,注视我很...

Andy Tsai:越南河内的老宅咖啡

人啊,当真是要富足到了一个程度之后才会开始欣赏老东西的美。社会的进步往前冲得不像话,该拆的拆了,该扔的扔了,然后到了一个程度之后猛然发觉自己周遭都是毫无美感的钢筋水泥丛林和四处横流的廉价塑胶制品,...

孙伯伯的咖啡:我这辈子才喝过七杯咖啡

我不爱喝咖啡。一来我觉得味道很苦,想不通怎么会有人喜爱喝这种东西;二是我的胃不好,每次喝完必定胃酸逆流。在医院里遇到患者、家属热心送上咖啡,不好拂了面子,通常笑笑收下,稍后转送给护理人员或其他同事...

我听过这些关于咖啡的传说

早上如不喝上一杯香醇甘美的咖啡,这一天真不知道该怎样开始、怎样过去。原来以为这只是自己情有独钟,后来才知道同情者大有人在。其实自己心中明白,喝咖啡,要的无非是一种感觉。尽管如此,自己常常还是为喝咖...

一个咖啡爱好者的咖啡回忆

本人是一个咖啡爱好者,尤爱手冲咖啡,但我并非专业咖啡人仕,只是对这令人神往的饮品有着一种偏好,甚至是足以达到我对酒的喜爱。 小时候,记忆中在太子道有一间咖啡屋,名字正正叫作“咖啡屋”,当日在香港是...

林二汶:咖啡教会我的事

早晨总需要一杯咖啡,每次喝咖啡,我都会有一个在心中的小仪式。每喝下一口,我都会祈祷自己会再清醒一点,又或者更有智慧一点。我对咖啡有一点迷信,我相信这神奇的饮料会为人带来一些灵感和领悟,只要每天可以...

李桑:在埃塞俄比亚寻找咖啡母树

公元5世纪,非洲有位名叫卡迪的老牧羊人,总觉得自己的羊群最近有点怪异;怎会经常兴奋又活泼的模样?老牧羊人决定跟随羊只们进入Kaffa山林去看个究竟。原来,羊咩咩们都喜欢咀嚼一种植物的果子;它深红带...

最不缺随便坐坐的咖啡馆

一个深秋的黄昏,外面瓢泼大雨。那时我大学一年级,给一对韩国小姐妹做家庭老师,课上完,小姐妹的妈妈讲话好像黄莺唱歌,邀我坐一会儿,等雨小一点再走。于是我们在客厅坐下,黄莺妈妈端过来一个托盘,里面小碟...

陈丹燕:波尔图的老酒店咖啡馆

一个上海的夏天,中午的时候,我到和平饭店下面等人。到了饭店,才想起来这里有好几个咖啡座,我们只说了在咖啡座里见,却没说是哪一个,于是就去找。那天大堂没几个人,外面阳光像亮晃晃的刀一样劈下来,里面却...

詹宏志:有咖啡的生活

一 那是一个平凡而阴湿昏暗的冬日早上,空气冷冽,行人稀少。在德国曼因斯(Mainz)小镇的教堂旁广场上,太阳突然破云而出,本來暗淡冷清的广场一角刹那间充满了金色的温暖,教堂的尖顶和十字架也图划一般...

咖啡比恋人更了不起

有一回朋友在脸书上问我:“这咖啡味道如何?”我微怔了一下。尽管我多么爱咖啡,却没有太敏锐的舌尖去评估咖啡豆的优劣。是大略听闻所谓的干香气(fragrance):咖啡烘焙后或研磨后的香味、湿香气(a...

陈丹燕:柏林西的鲁卡斯咖啡馆

要是我们一起去柏林,我要和你一起去十字军山。那是柏林的一个区,三十年前柏林最时髦的地方。路过一个红砖砌起来的老水塔,路过一家开在半地下室里卖老家具的古董店,一家用竹子装饰的泰国餐馆,还有一个墓碑上...

詹宏志:咖啡应有的样子

西方人在提到他们的日常饮料时,有一句俏皮话形容咖啡应有的面貌说,它应该“黝黑如暗夜,炙热如地狱,甜蜜如爱情。”这里说的是,当咖啡烹煮调理恰适时,水热、色黑、味甜,缺一不可;当然,如果你不加糖,那咖...

好险,我只是被骗了一杯咖啡

这辈子相信过最荒谬的事情是什么? 念研究所的时候,某个台风天傍晚,我骑着摩托车,顶着风雨回天母,车速不敢快,也不敢慢,就怕愈晚风雨愈大会回不了家。 行经芝玉路时,积水不浅,我看了一下排气管的高度,...

帕蒂·史密斯:伊诺咖啡馆

四片扇叶在我顶上的天花板旋转着。 伊诺咖啡馆里除了墨西哥厨师和那个叫做查克的小子,放眼看去空空荡荡。查克端上我惯点的浓烤土司,一小碟橄榄油和黑咖啡。我窝在自己常坐的角落,外套和毛线帽都还穿戴在身。...

我的咖啡体验:从小学五年级说起

第一次接触咖啡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时候小店有卖咖啡糖。一个小方块的咖啡糖,包装上写的是巴西咖啡。把包装打开,加上热水一泡,就成了咖啡。有没有咖啡的味道是不记得了,可是挺甜的,还有牛奶的味道。那时...

咖啡、酒精与成长

小时候对身边的事物都很好奇,特别是别人不给自己碰的东西对我来说更有着一种神秘感。 还记得每次经过咖啡店都会嗅着那诱人的咖啡香,自己的心里一直想试试咖啡这种饮品,毕竟气味这么香的饮品,喝到口里也一定...

为了保持写作状态 马伯庸只有这一个选择

我有一个根深蒂固的习惯,在家里根本写不进东西,必须得去外头。 从前有工作的时候,最完美的写作空间是公司。在上司时不时的游弋瞪视和繁重工作的双重压迫下,脑袋会像一个坏掉的水龙头,灵感源源不断。如今赋...

坐在巴黎咖啡馆里的观光客与冷雨中的行人

傍晚坐在夕阳余晖斜照的香榭丽大道旁边露天咖啡座中,看往来的行人,是一种享受;但还没有雨天坐在玻璃咖啡座里看雨中的行人来得有趣。 我几次到巴黎都碰上落雨。因我去的时候多半在早春,巴黎刚刚由寒冬中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