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随笔

城市的气味也能保留?

不论是书店、美食街或街巷,都有无法取代的独特味道。这不单纯是一种气味,更是人类于空间留下的独有遗产。然而随着各地城市化,地方上的文化气息因人口搬迁而逐渐消失。有见及此,有文化保育工作者尝试提取属于...

夜色中的咖啡馆与俱乐部孕育迷人的现代艺术

于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举办的特展“夜幕降临:现代艺术中的歌舞厅与俱乐部”,极富趣味地揭示了孕育现代艺术的一大重要灵感——夜色中的咖啡馆、酒吧、歌舞厅、俱乐部等公共空间。 这是放松休闲、自由自在的公共...

柯裕棻:台北的咖啡馆

近十年台北流行咖啡馆,几年之间,不起眼的小巷子里到处躲着令人惊艳的小空间,像这个城里吉光片羽的良善的那一面。特别是台大和东区两个商圈附近的小巷子,“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 从外面看进去,咖啡馆总...

王华容:加盐的咖啡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于2013年1月18日 他是一位很普通的男生,当公司活动结束之后,他第一次邀请这位女孩去喝咖啡。女孩很吃惊,然而碍于同事之间的礼貌,只有勉强答应了。当俩人坐在咖啡厅里时,气氛有点尴...

单身日记流水帐

随时想去哪里就去哪 斜眼看,窗外已经很亮了,但闹钟还没发作,应该才七点多吧。眼皮仍很沉重,翻个身继续再睡。如果不在家里喝咖啡的话,我睡到八点半再起来也很从容。 醒来时,整个人在床上呈对角线状态。四...

徐国能:早餐的几种方式

人生从矛盾中开始。 早餐是非常矛盾的东西,各科医师、专家都认为早餐的营养均衡能为健康与工作带来无限的效益,但是能好好吃一顿早餐的日子却不多。当我们从沉睡中被唤醒,风雅的人关心“花落知多少”或“绿肥...

寻访花神咖啡馆

那天在巴黎,旅游团队上午的安排是去圣心大教堂。但我和两个朋友之前已去过了,便获准自由行动。我们一行人拿着手机,按图索骥,寻访有名的花神咖啡馆。 行走在巴黎的大街,宽阔的人行道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

陈丹燕:关于咖啡的闲谈

高明是个温文尔雅的40岁上海男子。可以说他有点传统宁波人的长相,但他却让我想起比亚兹莱画片里的奥斯卡·王尔德。 他最早的咖啡记忆,是外公家里的咖啡糖,有人也叫作方块咖啡。它看上去像一块硬糖,被一张...

管建中:冲泡一杯好咖啡

有些人喜欢喝咖啡,却不喜欢自己动手调理,他们之中,各有各的不同作法。不讲究的人,也许到便利商店去喝一杯廉价咖啡或罐装咖啡,就心满意足;稍讲究气氛或品味的人,可能会上某些如星巴克一类的咖啡店,坐下来...

咖啡馆主的日常:咖啡的浓与醇

人们总喜欢用浓醇、甘甜形容一杯咖啡的美,然而,何谓浓?何谓醇?其中的差别在哪儿呢? 咖啡含有胶质,胶质的感觉可以在川七、秋葵、皇宫菜、过猫等等蔬菜或者芦荟里找得到,那种黏黏稠稠滑滑的东西就是胶质。...

咖啡馆主的日常:令人赞叹的深烘焙

似乎是共识吧,多数烘焙咖啡的人都会认为,咖啡豆只要是深烘焙就一定是焦炭味,入口会有焦苦味也是理所当然。诸不知,深烘焙的咖啡豆虽然豆表会出现油脂,奶香表现的也比较清楚,能够做到深焙且不会有刺鼻的焦炭...

咖啡馆主的日常:咖啡是天然的肠胃药

相信很多人都有被医生警告不能喝咖啡的经验,尤其是肠胃和心脏以及有睡眠障碍的人。医生的说法对吗?我只能说医生的说法是对,也是不对!矛盾,对吧? 大部分时间,我们都会接触一杯会有苦涩味道的咖啡,大部分...

李丽珠:咖啡与酒

父母亲都是善饮之人,遗传给我的却只有酒胆,而少有酒量。近十几年来,我常随着先生进出欧洲,他仍然保持着一贯的滴酒不沾,而我却因而品尝了不少美酒。 历史上的日耳曼民族曾长久统治过欧洲许多区域,而这些虽...

咖啡无糖

以前,我喝咖啡从来不加糖,喜欢那种入口极苦,慢慢转而变甜的感觉,每每回味起那些时候的样子,就会觉得满足。可是你说,咖啡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却总在寒冷的冬天给我带一杯温暖的咖啡,并且看着我喝,你对我说...

杨浚鑫:从咖啡和面包说起

大概没有人能预料到,平日和善的瑞士人会为了小小的咖啡豆而动怒。 英国周刊《经济学人》上个月23日报道,向来有维持紧急物资储备的瑞士政府,近日宣布为节省资金,有意停止储备咖啡豆,因为它“不是必要的维...

咖啡馆主的日常:对的咖啡和贵的咖啡

贵,不一定是高级的保证! 很多人都会问:“什么样的咖啡才是好咖啡?” 其实一杯好咖啡的定义很“简单”,却也很“宽广”。之所以言之“简单”就是举凡豆子对了、烘焙对了、萃取没问题,就可以称是好咖啡。但...

沈志方:秋日咖啡两帖

一、咖啡那点事儿 年轻时谁喝那杯苦水! 除了苦,就剩下绝望的黑。喝中药起码有希望治绝症、起顽疴,喝咖啡有啥? 我自首───这不是好咖啡的错,错的是时代,是长得像咖啡的进口垃圾。可这些年不同了,街边...

咖啡馆主的日常:什么叫喝咖啡

【一. 人体吸收了咖啡因,能够转换成肢体运动时所需的传导物质-左旋多巴胺,少了这个,就比较容易罹患巴金森氏症。 二. 咖啡中的氯酫酸是一种抗氧化的防癌物质。氧化就金属而言,即为生锈。之于人类,就是...

宿亮:茶,还是咖啡

   在美国短期培训,住在一户69岁的独居老太太家。刚到时,她特别热情地给我展示整整一抽屉的茶叶和茶包,让我随便挑。我愣了愣问,有咖啡么?    认为亚洲人都喝茶,就好像认为美国人天天吃汉堡,是一...

罗马260年咖啡馆面临涨租搬迁危机

意大利首都罗马的地标名店老希腊咖啡馆,已经有将近260年的历史,而且曾经有许多名人造访,不过现在这家咖啡店,面临租金大涨、被迫搬迁或歇业的危机,业者正在寻求意大利政府协助,希望能允许他们继续在原地...

陈年咖啡豆

追求精品豆、著名产区与庄园,俨然已是风潮,至于陈年咖啡豆(Aged bean)对消费者而言,依然是个陌生的名词。 所谓陈年咖啡豆(Aged bean),意即将生豆借由延长储存时间,达到自然变老的目...

咖啡屋内的捣灰

“那间咖啡屋的灯光和客群,让你入内几乎能感知一颗颗空气粒子携着香醇轻柔地落在肌肤上……”我邀难得有闲的先生去喝咖啡,他常敷衍我的故作浪漫,我则不在意他不佯装倾听。见他身影开始远离,赶紧直接跳到结尾...

郑道尧:没喝完的黄金曼

昨天下午去附近小学旁的豆腐店买豆腐豆浆—-,刚买好就喷起大雨–,瞄到对街有家家庭式的咖啡馆—-,想想来躲躲雨好了—- 这种社区型咖啡馆是半退休者不错...

吕大明:咖啡座上

我不去咖啡座上寻找声音笑语,我去咖啡座上寻找悠闲的艺术。 在巴黎卢森堡公园欣赏秋日菊花大展,然后坐在咖啡座上,享受我的sensation,我的生命岁月总是在穿越,一座城到另一座城,一片土地到另一片...

崔舜华:咖啡与烟

对于咖啡,我想自己已有了黏伴血髓的依赖。一日不饮咖啡便浑身不舒坦,感觉精神心智被包裹在黏腻的肉体内,与外面的世界隔着厚厚一层肉膜。谁对我说话都听不清楚,至于是谁人在我面前,双眼也看不清晰。 从未想...

巴斯卡斯特:咖啡应该比牛奶更值得歌颂

多讽刺啊!牛奶常常被歌颂,不断被推荐,但是严格说来,却不是特别值得推荐给成年人的饮料。相对的,虽然咖啡实际上能降低死亡风险,我们当中很多人却始终把咖啡当成毒药(尤其对心脏而言)。讽刺的高点也许在于...

方元:咖啡的原味

他与她又见面了。两杯咖啡,一杯加了牛奶,一杯没有,像是摆在棋盘上的黑白两子。 他低头看着牛奶沫上的心形拉花,轻声地说:“差不多二十五年没见了,你的样子几乎没变。你一进咖啡店,我就认出来了。噢,要不...

林苍生:我喜欢喝咖啡

我喜欢喝咖啡,是五十年前去日本实习时学回来的。那时日本刚兴起咖啡风,我不会讲日文,没有日本朋友,遂养成一个人喝咖啡习惯。 本来,咖啡就要一个人独自喝较好,一群人谈天说地咖啡什么味道都不知道,反而糟...

咖啡馆主的日常:这不是钱的问题

几天前到中部走一趟,我到一家烘焙商那儿去,老板是我多年的好友,他在中部也算是一个大咖,知名度颇高。 排架上一包包豆子,都是半磅装,有好几款都是三千多元,其中有一款,不记得那是哪里的豆子,一包370...

霍华德·舒尔茨:铭记企业的价值

衡量一个人的最终尺度,不是看他顺顺当当的时候待在哪儿,而是看他在受到非难和争议的时候如何应对。——马丁·路德·金 一对有了新生婴儿的夫妇一般不会坐下来想一想:我们作为父母的使命是什么?我们可以给孩...

咖啡瘾史:也门的古老咖啡港

旅途中经过一处咖啡树林,他宛如虔诚的教徒一样摘取咖啡果实补充身体养分,发现这种果实可以让头脑灵活、清醒,精神充足地完成传教使命。——纳吉姆·阿丁·阿盖兹(Najm al-Din al-Ghazzi...

咖啡爱好者说:咖啡成为我的党

1 我可能是文革后闻到咖啡的香味醒过来的第一代中国人。那是1978年,云南师大的一个老师为了“寻找自由”偷越国境,跑到了邻国的缅甸。大家都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不料几个月后他又回来了,没有带回有...

当咖啡馆有了一颗宽容心

在苏格兰的爱丁堡小镇上,有一家叫做尼科尔森的咖啡馆,在上世纪90年代它一直默默无闻。虽然欧洲人对喝咖啡情有独钟,就像奥地利作家茨威格所说:我不是在咖啡馆里,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但深厚的文化传统并没...

咖啡瘾史:我的第二杯咖啡

从哈拉城搭车到吉加 ·吉加的两小时路程还算平静,在穿越被称为奇观峡谷的路途中,我看不出这河谷有什么特别。我们在早上五点多就出发,因为阿伯拉警告我,开车的司机在下午两点以前一定要离开吉加 ·吉加,否...

咖啡馆主的日常:专家 专家 专门欺骗人家!

我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这样一个视频,有一位专家在教人家如何挑选一杯优质的好咖啡。 他说,咖啡要今天采收今天加工,今天加工后再把它真空包装,这样就能隔绝空气、隔绝热,如此就能防止发霉。如果今天没有加...

咖啡瘾史:第一杯咖啡

煮咖啡像在制作一件艺术品,所以也要以艺术的形式品尝。 ——阿卜杜·卡迪尔(Abd el Kader),16世纪 奈洛比,肯尼亚,1988年 “埃塞俄比亚最棒了!”比尔的眼睛为之一亮。 “非洲的佳肴...

咖啡馆主的日常:这个年轻人很新鲜!

有一个年轻人走进我的店,看他很陌生,我问他“第一次来?”他说“是!”“怎么会找到这么一家店?”“看PTT推荐的,说到宜兰想喝咖啡,一定首选Full House。”“PTT不是都在骂我吗?“没有哇,...

咖啡爱好者说:来一碗咖啡

日日晨起填肚暖身、提神振气的奶泡红茶与拿铁咖啡,习惯以量体硕大敦厚沉实的马克杯盛装;但有时兴之所致,也偶尔改以碗担纲。 相较于马克杯的俐落,碗装咖啡或奶茶,手感与氛围都很不一样:热腾腾硕大一碗,两...

霍华德·舒尔茨:说“不”者难成大业

我们判断自己,是根据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而别人判断我们,乃根据我们已经做成的事情。 ——亨利·华兹华斯·朗费罗《卡瓦纳》(1849年) 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故事,每个企业家的梦想是:想出一个伟大的点...

咖啡馆主的日常:你有真的蓝山咖啡吗?

   很普遍的,“台湾卖的蓝山咖啡,很多都是假蓝山咖啡”的印象深植人心。什么是《蓝山咖啡》很多人是搞不清楚的,即便如此,依然对蓝山咖啡豆的真伪存着莫大的疑问。    蓝山咖啡的定义我已经在之前已经...

咖啡密码:食物对健康的影响

我每天在早餐后喝一杯黑咖啡,一位认识40年的朋友,送我一大包马来西亚“著名特产”三合一白咖啡。难道世界上有白色的咖啡豆?有疑问上网寻找答案,不但发现“白咖啡”可能根本不含咖啡,也发现所谓三合一咖啡...

詹姆斯・费曼:自家烘豆的诀窍

自家烘豆的其中一种基本方法是:在烤炉里的带孔烤盘放上生豆,烘之。你可以购买复杂的烘豆用具与机器,但进行重大投资前,不妨先试试看此妙招。其结果是相当质朴的,当然你也不会这样来烘焙昂贵的巴拿马瑰夏咖啡...

为什么作家总离不开咖啡馆?

一 澳洲的华文作家不知有谁爱去咖啡馆,反正知道悉尼的一位才女作家千波最爱去。这有例为证:1997年、1998年我两次去悉尼,她都邀请我去喝咖啡。记得有一次是从唐人街的一家中国书店出来,带着我和朋友...

一个拘谨的纵欲者的炼咖啡术

像一个拘谨的纵欲者,我每天都要喝三杯咖啡。虽然是难以割舍的口腹之欲,但其实更像生命一个华丽而感伤的隐喻。 第一次听到咖啡,是从乡下搬到城市,小学二年级的一堂画图课上。 我想向隔壁同学借一支“牛粪色...

台湾光复后三十年文人与咖啡屋窥探

每逢冬日,是气候的关系吧!心中便是多生一分忧郁。充满阳光的台北街头,太阳非但晒不去那份忧愁,暖暖的气温,反倒让忧愁像加了酵素的面粉一般,发涨了起来。1984 年 12 月,我独自走在高楼大厦栉比鳞...

洪荒:礼物

离婚七个月了, 你开始觉得这是一份“礼物”。 或者, 应该说,你决心把它当礼物, 而它终于越来越像礼物。 你必须继续下去, 我无法继续, 我将继续。 ——山谬贝克特 脸书营运长雪柔桑德伯格《拥抱B...

咖啡馆主的日常:大陆来的学生

大陆来的学生?可以说是学生吗?
       三个女生一进门,听她们口音就是大陆腔,北京腔,咬字清楚,翘舌的厉害。
   
 我说“妳们来自大陆!” 
“是呀!”
 “妳们自由行?”
 “对呀,现...

咖啡馆主的日常:想开咖啡馆?别想的太简单!

开店?没这么简单啦! 大约快两年前吧!有一个年轻人跑到Full House来,他说他来喝过一次咖啡,觉得我的咖啡很有魅力,他今天来是要跟我学煮咖啡,他要开咖啡厅。     我问他“咖啡厅要开在哪里...

咖啡爱好者的故事与事故:我的摩卡壶会爆炸

星期日逛某某百货,看到一组取名为“摩登家庭”的摩卡壶,不锈钢制的,还附带两副杯盘,也是不锈钢材质。感觉不是非常细致,但钢质很好,亮晶晶的,蛮漂亮。正在观看的时候,店员走了过来,告诉我:“本店就剩这...

人到暮年 就像杯里剩下的咖啡 应该慢慢喝

我十来岁离家入了军队,经常人困马乏、没东西吃,加上性子急,吃饭向来狼吞虎咽,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一碗饭两口就光了,几十年一直如此。 这几年跟朋友吃饭或喝咖啡,剩下最后一点时我总有些不舍,很希望能再...

民主湖畔的咖啡馆

重庆大学老校区的民主湖畔,不知何时新开了一家咖啡馆。安静地隐于图书馆、学术报告厅、教学楼等恢宏大气的建筑物的一隅。绿树掩映之中,万丈红尘之外,与世无争,端庄静雅。 咖啡馆不大,约三四十平米的店面,...

在咖啡馆的角落里看日常风景

角落的位子,是我最喜欢的。理由很单纯,通常不受干扰,服务生走动的脚步声、桌间人情话语听来也会淡远些。每次去,我总喜欢选择在那里安顿自己(假如没有人比我捷足先登),翻翻书报杂志、喝喝咖啡,或者随意写...

快乐的人看书并喝咖啡

《快乐的人看书并喝咖啡》,看到这本书名,熟悉我的朋友都会心一笑,觉得在说我。 在过去当记者的时期,几乎每天都会去咖啡馆,一边喝咖啡,一边写稿、看书。朋友们笑言我是喝咖啡饱的女人,把上咖啡馆形容为我...

朱芳文:精品咖啡忙与茫之用机器替代人工

上海咖啡展上见到这款台湾产的全自动手冲设备(暂请忽略全自动和手冲之间的矛盾),有七种冲煮方式,可以同时间冲三壶咖啡。估计单价在7、8万人民币左右。 厂商准备采用的经营模式是租赁给咖啡馆,听起来挺有...

咖啡馆主的日常:我教你煮咖啡是免费的

两个女孩子打从进到店里来,就一直站在放炉火的吧台前,点咖啡、闻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我在煮咖啡的时候,眼睛也死盯着整个过程。 她们问我用的器具叫什么? 我说Syphon。 她们说没有见到过。 我说...

咖啡馆主的日常:女子无才便是德

女子无才便是德,有点道理! 小小厢房有一个客人,安静地在看着书,啜饮着咖啡。 吧台一位男客,我正与他聊著有趣的话题;门开了,前后进来两位女士。 她们在台灯前坐下来。我过去送茶水,顺道问她们要什么咖...

Max:咖啡和人生本是一个圆

毫不讳言地说,自从咖啡进入了我的人生,再到我的人生无法割舍咖啡,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阶段,令我得到许许多多的启迪。换作以前,大概我会把我的人生比喻为一杯咖啡,或把一杯咖啡比喻为人生。而现在,我会告诉...

越南咖啡文化:是国民饮品 更是文化符码

提到越南特产,咖啡一定列为其中。但在熟悉咖啡文化的外国咖啡爱好者眼里,这个国度的咖啡竟然跟他们所熟悉的黑咖啡、拿铁、卡布、手冲、冰滴等不同,让他们既感到有些熟悉(毕竟都是咖啡),又有些新奇(因为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