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小堤”大作的咖啡

“咖啡要冰的热的?要酸的还是不酸的?”

一踏进门,语气豪迈的问句随即从吧台传来,她是小堤咖啡的灵魂人物兼镇店之宝,人称“二姐”的老板娘-颜蕙兰。

小堤咖啡,目前是高雄现役最老的咖啡店,咖啡飘香至今已陪伴高雄人走过四十个春秋,隐身于盐埕区巷弄,上门的基本上不会有“误入歧途”的小羔羊,只有熟门熟路的识途老马。然近年因网路科技发达,加上吹起一阵复古风,店家有“越陈越香”越悠久越惹人爱的趋势,小堤咖啡顿时成了年轻人趋之若鹜的高雄热门咖啡店。如今二姐似乎对于不时有“新生报到”的现象已司空见惯,拉开铁门见我们一行人在门前引颈期盼倒数着小堤咖啡营业时间的到来,爽朗地笑问客从何处来,并示意再稍等她一会儿。我们看着二姐不疾不徐按部就班,逐一完成开店前的SOP,猜想二姐的清晨数十年如一日、都是如此揭开序幕的吧?

若单凭小堤咖啡的环境照,绝大多数人或许会误判是藏匿在日本大城市深处的吃茶店,而店内装潢确实是由一名长居日本的设计师亲手打造,仿佛将早期的京都吃茶店风味于港都原汁原味复制贴上,浓厚又自然不造作的东洋氛围成了小堤咖啡独家特色;有明显岁月痕迹的木质墙面、从民国68年就开始负责承载客人的经典郁金香椅以及等同于名片的火柴盒等种种陈年元素,也让小堤咖啡的时光宛如停滞在昭和时代。不过,小堤咖啡最具魅力的说到底终究是忙着边煮咖啡边与客人谈笑风生的二姐,吸引年轻人一窥究竟的是货真价实的怀旧味,促使老客人一日不喝小堤咖啡如隔三秋的则是无可取代的人情味。

小堤咖啡晨间时段,如日本老派吃茶店,喝咖啡送免费早餐,一份吐司、一盘荷包蛋、一片火腿都是二姐的“撒必苏”,总计只收120元,也就是一杯咖啡的钱。尽管难免碰上鸡蛋调涨,卖多少份就赔多少钱的艰辛时期,她仍选择付之一笑,自始至终坚持用一贯的方式照顾着熟客,小堤咖啡早餐无价,二姐对老客人的情感更是“无价”。

其实二姐是半路出家的咖啡师,最原始的小堤咖啡老板娘是颜大姐,二姐则在二楼经营进口日本杂志的书店,一得空就会下楼帮忙,岂料不知不觉也对咖啡上了瘾。某天店员早退大姐也不在场,偏偏有客人点咖啡,顾店的父亲正愁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二姐见状立即冲进吧台代打上阵,没想到初试啼声竟一煮惊人,从此踏上全职吧台手之路。后来大姐退休,小堤咖啡正式由二姐校长兼撞钟、独自接棒至今。

常听闻“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那么二姐用年岁已高的赛风壶认真冲煮咖啡的模样无疑是小堤咖啡最美的景致,凡事讲求得来速的现代,有人专注在一件热爱的事物超过四十个年头,用心对待每一杯咖啡,诚心款待每一位客人,更显得难能可贵。二姐将咖啡送上桌时还不忘叮嘱:“咖啡要趁热喝,不要顾拍照!”,确保客人品尝的每一口咖啡都是最佳风味。

音乐界众所皆知的“二姐”江蕙已引退,幸好咖啡圈的二姐颜蕙兰依旧在高雄巷弄默默地守护老客人,两位二姐都很有个性,工作上也都卯足全力展现职人精神,每一杯咖啡和爱心早餐,都是小堤的大作,乍看简单,实则不凡!

来源:联合报
撰稿:金大佛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