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咖啡馆

陈丹燕:我的咖啡馆历史

这里,或者那里,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总是遇到古老的咖啡,在我的旅途上。旅途漫漫,渐渐,咖啡的历史就在那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咖啡馆里,那些撒着砂糖末子的咖啡桌子和喝光了咖啡,留下一个褐色杯底的咖啡杯子里串...

与20世纪文艺名人絮语:巴黎双叟咖啡馆

海明威曾在其《流动的飨宴》 (A Moveable Feast))一书中写到: “如果你有幸在年轻时待过巴黎, 那么未来不管你身在何处, 巴黎将永远跟着你,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飨宴。” 从纸醉金迷...

帕蒂·史密斯:伊诺咖啡馆

四片扇叶在我顶上的天花板旋转着。 伊诺咖啡馆里除了墨西哥厨师和那个叫做查克的小子,放眼看去空空荡荡。查克端上我惯点的浓烤土司,一小碟橄榄油和黑咖啡。我窝在自己常坐的角落,外套和毛线帽都还穿戴在身。...

金大佛:宛如深夜食堂的低调咖啡馆

近年热门的餐饮店家似乎都在贩卖“噱头”,可能是餐点的造型讨喜,抑或吸睛的装潢引人入胜,好不好拍照成了时下年轻人是否前往的首要考量,食物的本质好坏反倒不是重点。 当然,身为年轻族群一员的我也会跟风打...

从蓝瓶子的成长看第三波精品咖啡市场的机会

二○一六年二月一个寒冷的下午,我和太太闲步逛到东京江东区的清澄白河一带,想找一家安静的小咖啡店,喝一杯手冲咖啡。在那儿,我们终于遇到了从美国进军日本、有咖啡界Apple 之称的“蓝瓶”(Blue ...

君子们咖啡馆的地道奥斯曼情调

我在前往伊斯坦布尔前,辗转拿到了君子们咖啡馆的地址,在老城区,苏里曼尼清真寺不远处。土耳其文的地址,由于不理解单词的意思,显得非常不真实。     它吸引着我一定要去寻着,因为这个咖啡馆据说建于1...

在圣彼得堡的文学咖啡馆 与普希金一起喝咖啡

圣彼得堡的房子多半像宫殿,廊柱高大,墙壁很厚,仿佛住在堡垒里,觉得很安全。清晨,从异常宽敞的公寓酒店大床上醒来,查了下未来几天的天气预报——有雨,有雨,有雨。我复又钻进被窝,暗自窃喜,如果连日阴雨...

这咖啡馆女服务生……比基尼还是最保守

美国华盛顿州近日一间咖啡店轰动当地民众,因为他们的女店员只穿比基尼,而且店家表示:“比基尼是最保守的”让网友大喷鼻血! 《镜报》报导,“Bikini Beans Espresso”咖啡店的店内的女...

做“口”碑 伦敦开出一家十八禁咖啡馆

比日本女仆咖啡厅更具噱头的创意店家即将开幕。英国商人查维特准备在伦敦帕丁顿区的普拉德街,开设一家以机器人“吹箫”为服务的咖啡厅,点咖啡送口交,一节15分钟要价约50英镑。 据《太阳报》报导,咖啡厅...

楼上是红酒、法餐和谈笑风生 楼下是诗、远方和咖啡

一间位于纽约格林尼治村布利克街和科妮莉亚街的路口的“科妮莉亚街咖啡”,自1977年开业以来,就是独立音乐人的一片天地。 早年,音乐人会在每周一聚集在这里,在一起谈论音乐,演奏自己创作的歌曲,交谈创...

走,为了和平,我们喝杯咖啡去

欧洲最后一个分裂首都的两个检查站之间有一间咖啡馆,为希腊裔赛普勒斯人和土耳其裔赛普勒斯人提供一个场所,供克服双方间分歧并梦想共同未来。 要在“合作家园”(Home for Cooperation)...

泰国有家哈士奇咖啡馆,已经活过3年了哦

日本有猫咪咖啡店,韩国有绵羊咖啡店,而泰国也有哈士奇咖啡店。有别于一般的小狗咖啡店,这家咖啡店以20几只哈士奇(husky)为号召吸引顾客,据信是全球第一家,也是唯一的一家。 这家“真爱咖啡店”(...

去喝杯咖啡吗:韩国与它的咖啡文化

韩风席卷全球的现在,不难在韩剧中看见各式各样咖啡馆的踪影,无论是约会的桥段、工作的场所、匆匆走过的街道等,咖啡馆总会在剧中探出头来与观众打声招呼。跳出戏剧,咖啡在现实中的韩国也确实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英国咖啡馆文化何以繁荣400年不衰?秘诀就是两个字……不过我并不准备直接告诉你

英国比法国抢先一步引入咖啡。    法国在全世界人民的憧憬和赞美中创建了“波希米亚”咖啡馆这种独特的文化,而曾以“文艺咖啡馆”之名深受大众欢迎的英国咖啡馆,却在崇尚饮酒的俱乐部影响下逐渐衰败。咖啡...

知识份子是咖啡馆文化的主要推力 比如鲁迅驻足的公啡咖啡馆以及郑永庆的可否茶馆 虽然都没了

鲁迅先生在《革命咖啡馆》中曾写过:“遥想洋楼高耸,前临阔街,门口是晶光闪烁的玻璃招牌,楼上是我们今日文艺界的名人,或则高谈,或则沉思,前面是一大杯热气腾腾的无产阶级咖啡,倒也实在是理想的乐园。”但...

新泽西的小石镇咖啡馆和一位老年人

有一段时间,我住在新泽西的小镇上,借别人的电脑,开始写我的书。    从这个小镇,能望见冬天盖满了褐色橡树枝的山,和浮着冰的小湖。黄昏时候,晴朗而寒冷的天上,能看见飞机拖着一条白色的长尾巴,慢慢地...

除了童话,安徒生还写过长篇小说《即兴诗人》,这件事只有去过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才有人告诉你

(罗马的古希腊咖啡馆/图片来自谷歌) 从西班牙大台阶上下来,经过每一阶上坐在杜鹃花边上的游人们和四月明媚的阳光,再经过一个喷泉,就到Via Candotci大街。两百多年前,一个希腊人到这里来,在...

花神咖啡馆冬夜静思:莱布尼兹、笛卡儿与沙特

“先生您呢?请问要来杯咖啡还是茶?” 服务生带着疲累又不耐的语气问道。毕竟是在这样的巴黎冬夜下,而且已接近花神咖啡馆的打烊时间。这是个充满挑战的夜晚,我觉得我需要喝些烈一点的饮料来支撑精神。我的同...

马德里和希洪咖啡馆

午饭以后的一段时间,走在马德里起起伏伏的老城马路上,就看到家家店铺关门,户户人家的木头百页窗哗哗地降下来遮住大窗子,这才知道,原来中午西班牙人要有这样正式的午休,很快地,街上就只有太阳散步了。要是...

魁北克老城和丁香园咖啡馆

走在魁北克老城里,总让人想起上海,那种淡淡的殖民地历史留下来的味道,一种不那么踏实的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似的气氛。 这是一个法国人留下来的老城,被称为是整个北美最古色古香的城市。虽然现在属于加...

蒙马特尔和红玫瑰咖啡馆

蒙马特尔高地就像一根反骨一样高高地鼓起在巴黎的右端,山上有一个磨坊用的木头风车,因为有许多无羁的印象派画家画过它而非常出名;山下也有一个磨坊用的木头风车很出名,因为那是巴黎有名的红灯区,给无羁的享...

巴黎的“两个丑八怪”咖啡馆及萨特的照片

“两个丑八怪”坐落在圣日耳曼小广场边上,在成千上万家巴黎咖啡馆里,它上了各语种的巴黎导游书,因为它是塞纳河左岸出了名的作家咖啡馆,甚至巴黎文学圈还在这里设立了一个文学奖,也叫“两个丑八怪”。 其实...

空中飘浮的鱼与一间咖啡馆的偶遇

住家附近的马路边,最近新开了一家美式风格的咖啡馆,L型的门面一边邻近宽敞的马路,一边挨着公园空地的红砖道,这条道上有一幅美丽的风景:就是配图里那充满热带风情的“鱼”景观。 每每从公园穿越经过,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