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志:遥远的咖啡馆

搭乘平溪线火车,经过隧道与溪谷,然后在无人的车站下车,整个大华车站旁,什么店家都没有,就只有一家咖啡店在营业,好像这个车站是专为它设置的一般。“与路咖啡”是一家位于山林偏僻车站的咖啡店,咖啡馆没有冷气,只有微微的自然风,支线火车班次很少,开车很遥远。遥远很好,可以忘记城市的喧嚣,忘记日常轮转的工作,忘记心头隐隐的压力!

一开始很多人都替店家担心,咖啡店不是应该开在人潮多的市中心区,开在乡下无人车站旁,开车都很难到达的偏僻地方,到底要怎么生存下去?结果这家咖啡店却跌破很多人的眼镜,成为最近很受欢迎的文青咖啡店之一。
与路咖啡的氛围很好,品味十足,家具餐具都很讲究,音乐悠闲放松,咖啡甜点也都很不错!好像不曾担心过客源,每隔一小时就有火车载来几个客人,然后店狗会叫两声,招呼客人入座,也叫老板准备冲咖啡!周末假日这里更是人潮满满,令人难以置信。

在平溪线铁道三貂岭车站附近,也有一家遥远的咖啡店“Cafe Hytte”,开车无法到达,必须走过溪畔步道,走过隧道口的聚落,走过铁道桥,再走过废弃小学校,才会来到废弃房舍改造的咖啡店;如果是搭火车前往,也必须沿着铁道走好一段路,才可以到达这家远在天边的咖啡店。

Cafe Hytte其实是一座废墟所改造的,没有冷气也没有厕所,想上厕所的人必须到旁边废弃小学的公厕。老板从忙碌的都会,移居到偏远的三貂岭,一砖一瓦亲手打造风格独特的废墟咖啡馆,为的就是享受缓慢悠闲的生活方式!原本只是个手冲咖啡摊,供应登山健行的游客咖啡甜点,后来找到一座废墟,并且利用附近废墟的废弃建材,重新打造心目中的咖啡馆。

平溪线铁道附近,因为观光客的关系,也有许多当地居民开设的咖啡店,但是那些咖啡店通常只是野味餐厅的翻版,带着浓浓的乡野俗气,令人不敢领教!但Cafe Hytte老板品味很好,他亲手打造出一个隐藏在废墟中,设计感十足的咖啡店。那天我们点了手冲咖啡以及甜点,在废墟的光影变化中,享受清新的空气与咖啡香,觉得十分满足!

市区咖啡店即便客人多,经营忙碌辛苦,但是盈余多被昂贵的租金所拿走,真正收入并不多;远离市区,置身荒郊野外的咖啡店,虽然一开始会担心是否客源不足,但是在房租与营运成本上,就比市区咖啡店占尽极优势。即便天气不好无人光顾,也因为租金、营运成本超低,并不会太有太大的影响。

不过这几家遥远的咖啡店,虽然地处偏僻,但是却几乎全年无休,不会有二天捕鱼、三天晒网的现象,Cafe Hytte的老板说,客人千里迢迢而来,如果因为咖啡店休假而扑空,一定会很失望,因此再怎么辛苦也要坚守岗位,让每个远道而来的客人,都可以喝到咖啡,得到满意悠闲的心情。

在遥远偏僻的天涯海角开咖啡馆,似乎已经成为现代台北咖啡馆的一种风气;遥远的咖啡馆具有一种朝圣的性格,让人历经千辛万苦,也想要去一窥究竟。搭火车前往遥远的咖啡馆喝咖啡,好像宫崎骏动画“神隐少女”中,少女千寻与无脸男搭小火车去钱婆婆的小屋,在这段旅程中,心灵逐渐沉淀平静,然后内心所有的心酸委屈,也在整个过程中得到了疗愈。

来源:联合报
撰稿:李清志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