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外孙的咖啡馆

小外孙今年小学六年级,最近受疫情影响,一直宅在家中线上上课。为活跃宅家生活,女儿突发奇想,要他和两个经常来往的同学,周末合伙轮流在三个人的家里开咖啡馆,条件是咖啡馆的一切都要他们自己动手做,营利归他们三个人所有。

小外孙觉得很新奇,还有钞票收入,就答应了。他们先学习做咖啡,分别学会做拿铁和卡布其诺,再学做柠檬汁、小蛋糕、饼干、炒蛋、水煮蛋、三明治等。我看着小外孙忙前忙后的样子,禁不住笑起来了,过去要柠檬,都是我们去园子里采摘,现在居然不用吩咐,小外孙他们就主动去采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周末咖啡馆在我们家第一次正式开张了。他们七手八脚好不容易从早晨八点半忙到十点半才正式营业。他们先亮出用英文打印好的菜单,上面明码标价。第一部分是饮料,如:清咖每杯两美元,卡布奇诺每杯三美元,柠檬汁每杯两元。第二部分是点心,如:特制饼干每份三元,巧克力小蛋糕一个三元。第三部分小吃,如:炒蛋三明治每份五元,水煮蛋三明治每份六元。

因疫情关系不接待外客,咖啡馆的顾客就是三个人家的家人。咖啡馆设在院子中,我和老伴坐在遮阳伞下的沙发上,等待他们的服务。我们各点一杯卡布其诺和一杯柠檬汁,一面喝着,一面聊天。几个小家伙老是围着我们和其他人转来转去,希望再点的什么,于是我们又点了两份小蛋糕和两份三明治当中饭。他们很快地跑回,隔一回儿,就小心翼翼地用食品盘连着餐巾纸等一起端来了。

他们的蛋糕做得很好吃,既松又软又甜,看来是下过一番功夫的。三明治是用现成的面包夹有蛋和火腿肉,老伴吃了一份已经饱了,我觉得还不够,又添了一份。他们看到我还要三明治,高兴得喊起来,看到他们那手舞足蹈的样子,我也笑起来了,这种乐趣是在正宗咖啡馆中享受不到的。

我们大概一共消费了三十美元。他们还要不断地跑来问:“What else do you need?(你们还要什么?)”他们不怕劳累,心甘情愿一趟一趟跑来跑去,过去要他们做点家务从没有这样的自觉性、积极性。

以前是我们服侍外孙,为他做事。现在反过来,我们喝咖啡,休闲聊天,外孙为我们服务。当然,这种消费是要付报酬,我觉得这也是应该,因为我们有工资,不能白享受服务。

当天咖啡馆的营业额是一百二十美元,成本约四十元,利润八十元。每人分到二十多元。他们真高兴,那种喜悦的劲头我简直无法形容。以前小外孙生日,我们给他红包,问他要多少?他开口就是两百元,现在这区区的二十多元竟然会使他如此兴高采烈。我想小外孙现在可能体会到这几十元钱来得不容易,他拿到这些钱以后,大概不会去乱花瞎用吧。如我们直接给他红包,就不会有这样的体会。

女儿说,外孙开咖啡馆赚的钱,会为他储蓄起来,做他的学习费,以及公益事业捐献用。女儿的这点子不错, 看来教育孩子还真要动脑筋、想办法。

作者:王新生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