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那浓浓的咖啡香

闻着馥郁的香气,啜一口热腾腾的咖啡,那苦涩又醇美的滋味,让我混沌的脑袋重新苏醒过来,沉滞一夜的面目也恢复了神采。我不抽烟,甚少喝酒,没有不良嗜好。唯一上瘾的就是咖啡,每天必喝,不然就觉得无法回魂,全身都不对劲。

数十年前在台湾,喝咖啡是高贵的享受,偶尔喝杯即溶咖啡,就非常难得。记得儿时外婆会带我到城中区的咖啡馆喝咖啡,她总是换上旗袍,盛装打扮。装潢古典的咖啡厅中,褐色的液体盛在白色的杯内上桌,仿如琼浆玉液,我迫不及待地以盘中小匙舀一勺来喝。外婆教我:“别急,小心烫着。那茶匙是用来调匀糖和奶精,而非舀来喝的。”那时我虽品尝不出这略苦微甜的饮料有何美味,但看着外婆优雅地用茶匙调着咖啡的神态,我觉得喝咖啡不仅是喝饮料,更是一种浪漫的情调。

读大学时,每逢考试前,因图书馆太挤,我总喜欢到五星级大饭店中的咖啡厅读书。点一杯咖啡,喝完还可免费续杯,一坐一整天,也没人赶我走,非常划算。尽管周围人来人往,有些喧哗,但我却能更加集中精神,读书更有效率,或许是咖啡因具有提神醒脑的作用吧!

当年我只是赶时髦而喝咖啡,无法品尝出咖啡品质的优劣。直到来美国留学时,我才真正恋上咖啡。还记得下雪的冬日里,从学校回到租屋,休息片刻还得赶去餐厅打工,整个人感到苍凉又疲惫。泡杯即溶咖啡,手心捧着温热的马克杯,那香浓的气味让我全身暖了起来,身心都得到满足,瞬间又加足了马力。

后来上班,公司提供咖啡,每天喝着喝着,逐渐就上瘾了。我所喝的咖啡,也从即溶咖啡进化成用咖啡豆煮的咖啡。我喜欢将各式不同香味的咖啡豆混合,成为独家的配方,喝前现磨,以留有原豆的香气。之后口味越变越重,嫌美式咖啡味道较淡,我便将咖啡粉放入法式滤压壶(French Press Pot)中,冲入热水,数分钟后再萃取饮用。近几年胶囊咖啡机大为风行,操作便利,厂商还回收使用过的胶囊,不致危害生态环境。我也跟上流行买了一台,如今在家就能品尝媲美坊间名店的香醇咖啡。

有些人认为要喝黑咖啡才能品尝其原味,但我还是偏爱以鲜奶和少许甜味来调和咖啡的苦涩。既不掩其特有的香气,还能增添柔和温润的口感,且较不伤胃。我的特调方式是将三分之一杯鲜奶温热,加上蜂蜜打成泡沫,然后将现煮的浓缩咖啡淋到奶泡上。口味类似维也纳咖啡米朗琪(Melange),让我怀想起在欧洲旅游的美好时光。

咖啡除了能唤醒我困倦的灵魂,也抚慰了我疲惫的身心。我爱那浓浓的咖啡香,沉醉于它在我唇舌间缠绵的滋味。日复一日,一杯又一杯。

来源:世界日报
撰稿:林良姿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