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书摘

咖啡的风韵:香、甘、柔、顺、滑、细、甜

咖啡,要在凉的时候喝。 你对我的感觉,请在人静之时慢慢品尝。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观念:“喝咖啡要趁热的时候喝”。 以前我也作如是想。但是自从验证了小李告诉我的:“咖啡要等凉了才好喝”,我就开始喜欢上...

古伊斯兰那些喝咖啡的坏胚子臭男人

如果说人是铁,饭是钢,那人是车,咖啡就是油。我们能晚班上完紧接着夜班,能够上班打卡下班责任制,能够早上五点打电话叫房客起床,靠的都是咖啡。人类社会中最广为人所接受、使用与滥用的一种麻药,绝对非咖啡...

唐诗为酒,宋诗为茶:饮料的唐宋变革

常言道:“唐诗为酒,宋诗为茶。”这个通俗的说法虽不能轻易区分唐诗与宋诗,但后人如此定义两代的诗词文化,是不可忽略的事实。 提到唐代诗人,像李白那样的文豪皆嗜杯中物,借由酒精的力量宣泄怀才不遇的苦恼...

咖啡瘾史:香料市集中的催情咖啡

许多人劝我不要搭乘从肯亚往伊斯坦堡的夜间火车,他们说这班火车比坐公车多花两倍时间(胡说),而且不安全(乱讲)又很闷热,曾热到乘客的衣服都着火(这倒是真的)。这是1920年代的火车,里面的椅子确实有...

咖啡瘾史:前往摩卡港

埃塞俄比亚人发现咖啡能引起幻觉后,与他们比邻的国家便跟着爱上这些令人着迷的豆子。有记载说埃塞俄比亚北边的埃及人,是最早染上咖啡瘾的。有些激进的学者更将埃及传说中的忘忧药(nepenthe)—特洛伊...

烘豆必知的10项基本常识

编者按:烘豆的过程对咖啡的味道具有相当程度的影响,所以,看起来一道把生豆“炒熟”的简单工艺,实际蕴藏着许多意料之外的细节和技巧。今次先看十项基本常识。 烘豆前 1.生豆理想的水分含量为11~13%...

理性时代的咖啡(四):咖啡驱动的网络

如果你是个追求智慧与欢乐的人,如果你喜欢打探新闻,就像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一样——就像荷兰人、丹麦人、土耳其人和犹太人一样,那我向你推荐一个去处,那里的新闻无所不有,包罗万象:去咖啡馆里倾听吧——那里...

花神咖啡馆冬夜静思:莱布尼兹、笛卡儿与沙特

“先生您呢?请问要来杯咖啡还是茶?” 服务生带着疲累又不耐的语气问道。毕竟是在这样的巴黎冬夜下,而且已接近花神咖啡馆的打烊时间。这是个充满挑战的夜晚,我觉得我需要喝些烈一点的饮料来支撑精神。我的同...

加个奶精也要讲姿势?为了修炼逼格请认真读完

我喝咖啡喜欢加奶精,但我也希望咖啡的温度越热越好。我知道奶精会让咖啡降温,那我应该什么时候加呢?究竟是一倒好咖啡就马上加,还是入口前再加?哪一种做法可以让我喝到比较热的咖啡?这两种方法有无任何差异...

墨瑞・卡本特:合成咖啡因的最大出产地在中国

石家庄并不是个会吸引观光客前往的城市,就连我厚重的中国旅游导览书――总共1300页整――也没提到这个地方。石家庄是河北省的首都,总人口已达到1000万,且仍像野火般持续增长。它的规模比美国任何一个...

咖啡瘾史:严禁咖啡的苏丹王和维也纳的卡布基诺

通常我是不用导游的,可是当我踏进伊斯坦堡的托普卡匹宫,一位自称罗杰的人立刻黏上我,让我无法拒绝。罗杰有某种令人好奇的滑稽特性,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令人厌烦、有趣,还是在骗吃骗喝?他的个子矮小,声音像塑...

咖啡不是药 用起来大有奇效

咖啡含有咖啡因,可发挥提神醒脑的功效。咖啡因具有提升认知功能与注意力的作用,有助于活化扣带回,这个区域和自我有关。 咖啡因提高注意力的作用会影响神经传导物质多巴胺,这是传达兴奋、喜悦等讯息的重要物...

胡川安:日本咖啡与职人精神

欧美的精品咖啡主要流行单一品种,而日本则流行咖啡职人们的混和咖啡。每一家咖啡馆主人选择最符合自身风格的混和方式,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也无法复制。 在东京时,我喜欢在不同角落驻足,也喜欢在街角的咖啡...

汉斯·J·图特贝格:啤酒、咖啡、巧克力和德国人

当我们谈论饮品时,我们立即会想到19世纪末,大型酿酒厂逐渐取代本地生产,尤其是家酿的酒品。促成酿酒厂发展的因素很多:用显微镜进行关于发酵的科学研究;酿酒技术的进步;新型麦芽加工方式;用蒸汽机提供动...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科奇斯基和骆驼饲料

维也纳城到处都是咖啡馆,小说家和专栏作家都喜欢在咖啡馆里见面。 咖啡传到维也纳的时间要比传到法国稍微晚一些。1683年7月,土耳其军队威胁要进攻欧洲,大批驻军长期包围并驻守在维也纳城外。负责维也纳...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在德国,美味胜于千个香吻

17世纪70年代,咖啡和咖啡馆传入德国。1721年以前,德国主要的大城市就已经有咖啡馆了。很长一段时间内,喝咖啡只是德国上层社会所拥有的特权。德国的医生警告人们咖啡会导致不育和死胎。1732年,咖...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经走私和种植进入西方世界

1536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攻占也门,在此之后没多久,咖啡豆就成为整个土耳其帝国赚取出口暴利的重要商品。咖啡豆基本上都是从也门的摩卡港运送出口,摩卡咖啡便因此得名。咖啡豆从摩卡港运出,经过红海抵达...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传入阿拉伯

埃塞俄比亚人发现咖啡后,越过狭窄的曼德海峡通过和阿拉伯人的贸易往来使咖啡传入阿拉伯,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公元6世纪,埃塞俄比亚人入侵并统治也门长达50年,很可能是在那时候埃塞俄比亚人把咖啡带到了...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危地马拉奥里弗拉马种植园的收获

故事发生在危地马拉的圣马可地区。那是我第一次采摘咖啡果实(像樱桃一样),我费了很大劲儿,才能在陡峭的山坡上保持平衡。我在腰上绑一个采摘筐,然后就按照采摘师傅赫尔曼所要求的,只采摘已经成熟的红色果实...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是泥还是灵丹妙药

啊!咖啡啊!你赶走了我的一切烦恼,你是思考者梦寐以求的饮品。咖啡这种饮品简直堪称上帝之友。——阿拉伯诗歌《咖啡颂》(1511年) 我们的老公,究竟为何会头脑发热,既花时间又花钱,就为喝那么点儿又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