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香料治百病?中世纪的欧洲人用胡椒治病、龙涎香除臭,更用蜂蜜和姜来改善阳痿

对中世纪的口味来说,香料那种火辣的刺激感比什么都过瘾。在欧洲各地的厨房里,香料是酱汁的主要材料,可以浸泡葡萄酒,还可以加糖制成结晶的糖果,而糖本身也被列为一种香料。肉桂、姜和番红花是任何有自尊心的厨师在食品库里的主要材料,而贵重的丁香、肉豆蔻和肉豆蔻干皮,几乎同样随处可见。就连乡下人也非常喜爱黑胡椒,有钱的美食家则以惊人的速度,吞噬从大茴香到莪述(zedoary,一种曾经很受欢迎的姜科植物)等各种产品。

在十五世纪,第一任勃艮地公爵家里一天要吃掉两磅香料,其中包括将近一磅的胡椒和半磅的姜,而且即使是这么庞大的摄取量,比起国王、贵族和主教的宴席上消耗的一袋袋香料,也是微不足道。巴伐利亚公爵富人乔治 1476 年结婚时,主厨采购了大量的东方美食:

胡椒,三百八十六磅
姜,两百八十六磅
番红花,两百零七磅
肉桂,两百零五磅
丁香,一百零五磅
肉豆蔻,八十五磅

香料不仅味道好吃,令人高兴的是,这些食材正好也对健康有帮助。在中世纪的医学教育里,身体是宇宙的缩影,这个概念源于古典时代的希腊医学,再由穆斯林的医师传到欧洲。四种体液相当于体内的火、土、空气和水,各自赋予不同的人格特质。例如血液会使人积极自信或是极度乐观,而黑胆汁会产生忧郁;而且既然人类的体液不可能达到百分之百的平衡,过度的失衡便会产生疾病。在维持身体的均衡方面,食物尤其重要,和体液一样,食物也依照本身的热度和湿度来分类。鱼类和许多肉类属于湿冷的食物,把健康干热的香料磨粉加进去,可以降低危险性。

犹有甚者,当时的人相信吃香料可以快速清空肠胃,在一个喜欢下猛药治重病的时代,这个特色非常有价值。每一种香料都有特殊的医药用途。在臼和杵的招牌下,药剂师把他们干燥的宝物研磨成香酒、药丸和树脂,然后把成品当成灵丹和补药贩卖。最容易取得的香料,黑胡椒,被用来祛痰、治疗气喘、纾解酸痛、解毒,而用力揉进眼睛,可以改善视力;许多混合物都包含黑胡椒的配方,用来治疗癫痫、痛风、风湿、精神错乱、耳痛、痔疮,以及其他许多疾病。

肉桂的用途也不遑多让,从发高烧到口臭都能治疗。肉豆蔻是气胀和鼓胀必然的推荐用药,湿热的姜则是治疗男性阳痿的上选药物。中世纪有许多性爱手册,其中一本建议被“器官小巧”所苦的男人:

如果要让它变得巨大或硬挺,好从事性交,必须在交配之前搭配温水涂抹,直到姜的热气带动血液流入,发红胀大;接着必须把蜂蜜和姜混合之后涂上,辛勤搓揉。接着和女子同房,就会带给她极大的愉悦,让她恨不得他一直留在原位。

除了一般烹饪用的香料,批发食品商和地方的零售商还会供应各种来自远方的动物、蔬菜和稀有矿物。这些东西也被列为香料,而且有不少是用吸的。

中世纪的男男女女并非全都像民间传说描述得那么肮脏,但当时的生活无疑是臭气薰天。住宅区飘着制革厂和冶炼厂刺鼻的气味。污水在街道流窜,或是停滞不动,混合家户的垃圾,以及马匹、拱土的猪只,和运到市场贩卖的牛留下的粪便。地面铺了灯心草或麦秆,再撒上香甜的香草,但脚下还是残留了令人噁心的东西。

荷兰人文主义大师伊拉斯谟斯(Erasmus)前往英格兰时,注意到“新的灯心草在更换时草草了事,所以最底下的一层完全留在原地,有时二十年都没动过,里面藏了痰、呕吐物、狗尿和人尿、滴下的麦酒、鱼肉的碎屑,还有其他不适合说出来的噁心玩意儿。只要天气一变,就会散发蒸气,我认为对健康的害处不小”。

要对抗强烈的臭味,唯一的办法是用强烈的香气,因此把辛辣的香料当作薰香焚烧,像香水一样擦在身上,并且洒在整个房间里,创造一个芳香的避难所。对花得起钱的人来说,昂贵的香气最能安抚情绪,最珍贵的芳香剂包括乳香、没药和香膏之类的树脂,更稀有的是具有香味的动物分泌物,例如海狸的海狸香、热带野猫的麝猫香,以及娇小的喜马拉雅麝分泌的麝香。

人人都知道臭气对身体不好,即便大家都坐视不理。对异国芳香剂的狂热会变成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