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小说:爱如黑咖啡 而砂糖只会令它千疮百孔

玛奇朵形单影只地坐在散台一角,一头蓬松凌乱的短发像是被霜雪染过的枯草,银灰色刘海和深棕色的睫毛互相交垂。他从不饮酒,却贪恋在做工精细的高脚酒杯中装满黑咖啡,且用迷离的眼神专注地看着它,像是在祷告一样,再无预兆的一饮而下。

“陆晗冬,我打赌妳从未见过她无比忠诚的眼神,不仅满是柔情而且旷古无二……”玛奇朵陶醉着对我说。

我惊恐万状,他看上去却神采奕然,我猜他定是遇见了心仪的女孩。然而,随着他在饮尽几杯后开始“酒”入舌出,我才得知他所指的“她”,只是一条媚态百出的母犬,咖啡因蛊惑他并制造了一连串假象,令我哭笑不得。

玛奇朵常说:“在饮酒的地方,鲜少有人会跟一个完全不沾酒精的人攀谈。这样的环境里,即使再闪耀的霓虹灯,也会让过于清醒的人失去很多暧昧的机会,咖啡和酒精一样,都会让人上瘾,继而产生一连串的幻觉。”

我虽半信半疑,却亦时常如此,偶尔只是看着咖啡豆都会沉醉,而后悒郁寡欢。伴随着咖啡机的轰轰声,我仿佛能听见咖啡豆被研磨时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继而会看见已经多年未见的田鼠。

我曾极其认真的问玛奇朵:“不做医生后开咖啡馆,是否是因为我?”

玛奇朵虽没有正面回答,却也毫不吝啬的告诉我:“陆晗冬,太过认真会失去很多做人的乐趣。”

当然,咖啡馆也是我生活中乐不思蜀的一部分,却从不觉得这是玛奇朵所言的幻觉。几天后,我在玛奇朵的咖啡馆里仿佛再次看见田鼠,他独自坐在一张转角处的圆桌旁,连续喝下了十杯义式浓缩,在田鼠饮尽后不久,我就见他四肢无力,接着呕吐不止,然后用手捂住胸口,感觉心跳剧烈又昏昏沉沉,表情看似飘飘欲仙……

我正要走向田鼠,就即刻被玛奇朵拦住,并听见他暴跳如雷地对咖啡师呵斥:“你不仅让陆晗冬靠近咖啡机,而且还让她喝了十杯黑咖啡……”当时,我已经头晕目眩,不仅不知道玛奇朵在说什么,而且也未见咖啡师作任何辩解。

次日,我居然也离奇地中了咖啡的剧毒,再也喝不得。哪怕只是轻微的抿一口在嘴边,都会产生像田鼠一样的生理反应,剧烈的心慌,让我从此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再碰黑咖啡,也没有再踏进咖啡馆一步。“毒瘾”发作时,我会用酒精取代它,可是酒精的效果不佳,不仅难以上瘾,而且即使烂醉如泥,都再也没见到过田鼠。

直至我顿觉曾经的习惯让自己空虚难耐,便开始尝试着克制自己的身体,每次只喝十毫升的黑咖啡,同时饮尽一千毫升的清水。渐渐地,变成二十毫升黑咖啡加兑八百毫升清水,依此类推。直到有一天我在连续饮尽两杯黑咖啡后,又再次奇迹般地看到久违的田鼠,才立刻意识到:与其说自己习惯了黑咖啡,还不如说是自己习惯了田鼠。

在咖啡因的蛊惑下,只见田鼠同上次在玛奇朵的咖啡馆时一样,也是独自坐在转角圆桌的一角,奇怪地是他身旁居然没有一个女孩。田鼠目不转睛地望着手中的高脚杯,不知是在孤芳自赏还是自我陶醉,只是看见他,就足以让我的精神得到满足。

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喝黑咖啡的习惯,只知道光阴在年复一年地流逝中,黑咖啡每天都是我的必需品,它如同田鼠一般陪伴着我度过了很多快乐的和忧伤的时光,也见证了我从“多愁善感”到“铁石心肠”的心灵蜕变。

玛奇朵把他的咖啡馆转卖后,为我带回两条品种迥异的犬,并给牠们分别取名为:“BLACK”和“COFFEE”。一个星期后,玛奇朵甚至还帮牠们订制了两个价格不菲的镀银狗牌,正面是牠们的名字,反面是防走失的电话号码,并留言:甜蜜的爱。我知道这意味着,如果牠们不慎走失,我将永远也不能更换电话号码。

我时常感悟:如果人类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