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专栏

周广津:台中的两家老咖啡馆

作为咖啡馆主,见惯了别人家的咖啡馆,大多感觉千篇一律,难有新收获。如果换成消费者的心态,可能会有不同,至少在视角上,会少些约束。在上海创业多年的纯粹咖啡馆馆主周广津(Jerry)此次春节返乡,以游...

汉斯·J·图特贝格:啤酒、咖啡、巧克力和德国人

当我们谈论饮品时,我们立即会想到19世纪末,大型酿酒厂逐渐取代本地生产,尤其是家酿的酒品。促成酿酒厂发展的因素很多:用显微镜进行关于发酵的科学研究;酿酒技术的进步;新型麦芽加工方式;用蒸汽机提供动...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印尼和印度的咖啡苦力

爪哇和苏门答腊像其他咖啡种植地区一样,拥有惊人的自然美景。这美丽的景色和当地原住民遭受的歧视和轻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弗朗西斯·瑟伯(Francis Thurber)在其1881年的著作《咖啡:从...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对哥斯达黎加民主的影响

拉丁美洲国家虽然盛产咖啡,但是经常爆发革命、压迫和流血事件。唯有哥斯达黎加能免于这些骚乱。 罗伯特·威廉姆斯(Robert Williams)1994年出版了一本发人深省的书——《国家和社会的发展...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危地马拉的妇幼劳工

在旧社会,危地马拉和其他地区的妇女与小孩一般都做一些重复性的分拣工作,主要是因为通常来说,她们得到的报酬都比丈夫和父亲要少。尽管男人们主要从事体力劳动,如清洁卫生、种植作物、修剪树木、挖掘灌溉沟渠...

朱芳文:星巴克迟早会遭遇强硬对手 但现在还没出现

娱乐明星李静、戴军为互联网项目连咖啡的Coffee Box站台,叫板星巴克,要做全新的咖啡品牌,很遗憾,这又是一例不懂咖啡和消费者的外行表现。 我看今天咖啡消费的痛点,无外乎消费者的获得成本和学习...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危地马拉咖啡的种植与收获

尽管经历了一些尝试和失败的教训才形成咖啡种植的常规方法,但是中美洲有其传统的咖啡种植法。咖啡要种在各种大树的树荫下,防止太阳直射,促进咖啡树根的生长,还要防止咖啡树高产,以免过度消耗咖啡树本身和土...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德国移民侵噬危地马拉咖啡园

就在危地马拉一片混乱时,一批新的移民来到了这片土地,他们充满力量,满怀信心,甘愿发奋干活。1877年,自由党通过了一项法律,以帮助外国人获得危地马拉的土地,免除10年的土地税和6年的进口劳动工具和...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在危地马拉的玛雅印第安人

玛雅印第安人对私有财产毫无概念,他们虽然愿意共享农耕之地,但是他们并不愿意被驱逐出原居住地而搬迁。巴里奥斯政府开始通过制定法律和实施各种暴力手段将印第安人驱逐出他们的土地,并将这些土地作为首要的咖...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巴西的咖啡遗产

咖啡庄园主经过仔细计算后发现,采用农奴制方式生产咖啡的成本比采用奴隶制方式生产咖啡的成本要低很多,于是也出来倡导废除奴隶制。 当时年迈的佩德罗二世国王正巧出国访问,由他的女儿伊莎贝拉代位,后者于1...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从奴隶到农民

19世纪末,里约的咖啡田已经枯竭。乌拉圭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Eduardo Galeano)在《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Open Veins of Latin America)一书中写道:“里...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巴西因咖啡而得以建国

各位先生,你们或许以为咖啡和糖是西印度群岛的自然作物。然而,两百年前的西印度群岛,跟贸易毫无关系的自然界里实际上连一棵咖啡树、一株甘蔗也没有长出来过。——卡尔·马克思 马克思说这番话的时候,西印度...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拿破仑为咖啡现代化铺平道路

1806年,英法再度开战后的第三年,拿破仑对英国实行“大陆经济封锁政策”,希望切断英国同欧洲各国的贸易往来以拖垮英国。拿破仑宣称:“以前要想富裕,就要有自己的殖民地,我们必须在印度、安德列斯群岛、...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糖、咖啡和奴隶

“每当一个国家引进咖啡,就会引起革命。咖啡是人间最激进的饮料,它总能引发人们思考。而老百姓一思考,就会反抗暴政和专制,对极权统治者构成威胁。” 1750年之前,咖啡树已经遍植五大洲。咖啡成了社会底...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与工业革命

工业革命时期,人们更喜欢喝咖啡,咖啡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这场革命。工业革命18世纪在英国爆发,19世纪初期蔓延到欧洲和北美洲其他国家。工厂制度的发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态度和饮食习惯。以前很多人都在家或...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1714年,荷兰人送给法国政府一棵优质的咖啡幼苗,9年后,对咖啡非常着迷的法国海军军官加布里埃尔·马蒂厄·德·克利把咖啡的种植技术带到了法国殖民地马提尼克。德·克利通过和皇室的一番激烈斗争,从巴黎...

谢金河:我的咖啡奇缘

作者:谢金河(台湾《今周刊》杂志发行人) 我不是咖啡迷,不常在办公室,经常是助理从7-11带回一杯热拿铁,平时品尝咖啡也是随遇而安。遇到喝咖啡的场合,我都是加入一些牛奶,但不加糖,但这些喝咖啡的习...

纪思道:警惕你身边的有毒化学品

最近几周,美国有两家主要医疗机构发布了独立警告,内容涉及我们身边的产品含有的有毒化学物质。他们称一些不受管制的物质有时与乳腺癌、前列腺癌、生殖器畸形、肥胖、糖尿病和不育有关。 “广泛接触有毒化学物...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美国人喝咖啡,从戒掉茶瘾开始

北美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跟随英国,也掀起了一股咖啡热潮。美国第一家咖啡馆于1689年在波士顿开张。北美殖民地的酒馆和咖啡馆并没有明显的区别。比如,一家从1697年开到1832年名叫“波士顿青龙”(...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侵入英国,差点推翻君主制

从1650年黎巴嫩犹太人雅各布在牛津大学为那些喜欢新鲜事物的人们开了一家咖啡馆后,咖啡就像黑色洪水一般席卷了整个英国。两年后,希腊人帕斯卡·罗希(Pasqua Rosée)在伦敦开了一家咖啡馆,并...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科奇斯基和骆驼饲料

维也纳城到处都是咖啡馆,小说家和专栏作家都喜欢在咖啡馆里见面。 咖啡传到维也纳的时间要比传到法国稍微晚一些。1683年7月,土耳其军队威胁要进攻欧洲,大批驻军长期包围并驻守在维也纳城外。负责维也纳...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在德国,美味胜于千个香吻

17世纪70年代,咖啡和咖啡馆传入德国。1721年以前,德国主要的大城市就已经有咖啡馆了。很长一段时间内,喝咖啡只是德国上层社会所拥有的特权。德国的医生警告人们咖啡会导致不育和死胎。1732年,咖...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经走私和种植进入西方世界

1536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攻占也门,在此之后没多久,咖啡豆就成为整个土耳其帝国赚取出口暴利的重要商品。咖啡豆基本上都是从也门的摩卡港运送出口,摩卡咖啡便因此得名。咖啡豆从摩卡港运出,经过红海抵达...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传入阿拉伯

埃塞俄比亚人发现咖啡后,越过狭窄的曼德海峡通过和阿拉伯人的贸易往来使咖啡传入阿拉伯,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公元6世纪,埃塞俄比亚人入侵并统治也门长达50年,很可能是在那时候埃塞俄比亚人把咖啡带到了...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危地马拉奥里弗拉马种植园的收获

故事发生在危地马拉的圣马可地区。那是我第一次采摘咖啡果实(像樱桃一样),我费了很大劲儿,才能在陡峭的山坡上保持平衡。我在腰上绑一个采摘筐,然后就按照采摘师傅赫尔曼所要求的,只采摘已经成熟的红色果实...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咖啡是泥还是灵丹妙药

啊!咖啡啊!你赶走了我的一切烦恼,你是思考者梦寐以求的饮品。咖啡这种饮品简直堪称上帝之友。——阿拉伯诗歌《咖啡颂》(1511年) 我们的老公,究竟为何会头脑发热,既花时间又花钱,就为喝那么点儿又黑...

朱芳文:橙色马克杯

我喜欢坐在咖啡馆里,尽管大多数的美式咖啡都属劣质,干涩呛喉,但无论用哪一种咖啡豆,只要经过烘焙,总能散发其特有的芬芳,坐在满是香味的地方,至少在这个城市里,是难得的。 有一天,我一边等一位很多年不...

冯唐:你不要轻易开一家咖啡馆

似乎每个男人都在生命中的某个阶段想过开一家小酒馆。交通方便但是又相对安静,最好有个小院儿或者露台,至少有些茂盛的植物,桌椅舒服而干净,菜品简单、新鲜、常吃不厌,当然要有酒,酒的来路清楚、加价合理,...

陈文茜:巧克力与我的相识爱恋

如果我死亡之前,人们问,“这一生妳最大的成就是什么?”我的回答可能是,“选择热爱巧克力。” 人的一生难免历经伤害、挫折、出卖、耻笑。快乐是短暂的;平庸是日常的;伤心反而是经常的。心理学研究发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