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咖啡谜之十四:喜欢之谜

柴井康离开后,程依香知道他有女友了,他不会来电话的。事实上的确没有,这一切都在预期中,只是她的心就是不满意,更令她生气的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样?她去赤岛才到门口就转身离开了。最后,她去了船吧。

“你的病好了吗?”程依香问老巴。

“唉,老毛病了没什么好不好的。”老巴的脚略为一跛一跛地。

闲聊了一阵子后,程依香忍不住还是问了:“你跟柴井康很熟吗?”

“说熟也行,说不熟也行。”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嗯,大约十年前吧,他来学烘焙,我还挺喜欢他的。”

“那时候他就在找咖啡谜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

“你不是知道,他为了结婚才找咖啡谜的吗?”

“哦,那不是他告诉我的,是他女友告诉我的。”

“他女友?”

“他女友认为我应该知道咖啡谜,或者说希望我至少编个咖啡谜给他,这样她就可以结婚了。”

程依香闻了过筛器后,还给老巴,“真的有咖啡谜啊?”

老巴认真的煮着咖啡没有回答。等他把咖啡倒好了,端给程依香时,他问:“妳喜欢咖啡吗?”

程依香觉得老巴这样问很奇怪,“当然。不然我就不会来这里了。你又没有松饼。”

“呵呵,去咖啡馆吃松饼的人也认为他喜欢咖啡。”

程依香点点头,“也对,好吧,喜欢也分很多等级。”

“不,喜欢,只有一种。”老巴说,“只是很多时候我们对自己的喜欢都有很多程度的误解。”

“什么意思?”

“就像刚才说的松饼,去咖啡馆吃松饼的人也认为自己是喜欢咖啡的啊。”

程依香皱着眉说,“不同程度的喜欢啊。”

“不。喜欢只有一种,就是喜欢。当我们喜欢的情绪出现时,我们是很清楚在那一刻心里有一种喜欢的感觉,那种喜欢每个人都一样,都叫:喜欢。”老巴喝口咖啡继续说:“麻烦的是,若要我们去说清楚,是什么让我们拥有那个喜欢的感觉时,答案很少是正确的。或着说,很难找到正确答案。”

程依香打趣地说:“原来我来你这里喝咖啡,如果心情好,不是因为咖啡,而是因为你呀!”

老巴挑了眉说:“也可能不是因为我。”

程依香大概知道老巴的意思。这问题就像,当她到咖啡吧台喝咖啡时,真的是因为她太爱咖啡吗?她可清楚知道:不是。咖啡谜本来是不关她的事的,但因为柴井康的关系,现在她偶尔会想到咖啡这阵子带给她的影响,这阵子咖啡真的改变了她很多,甚至让她生活大乱。“真的有咖啡谜吗?”她忍不住也好奇了。程依香认为老巴并没有听柴井康女友的要求,给柴井康咖啡谜的答案,因为柴井康还在找咖啡谜。然而,如果真有咖啡谜,她隐约觉得老巴……也许知道。她很小心地问:“你相信……有咖啡谜吗?”

老巴摸摸银胡子说:“这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就跟喜欢一样,这种事一但发生在妳身上,妳就是会知道,只是不容易说明而已。”

“所以,你也有遇过咖啡谜啰?”

“在某种程度上,每个咖啡迷都会有咖啡谜。”

“咖啡迷?”

“像妳。”

“像我?”程依香不觉得她有在找什么咖啡谜?

“正确的说法是,如果不是因为咖啡谜,妳也不会走进像这样的咖啡馆。”

“可是我并没有要找什么咖啡谜啊?”

“妳不想找,并不代表妳没有。”

“什么嘛……”

“柴井康当初踏进咖啡界时,也没有想过他要找咖啡谜啊。”

“听你这么说,那你一定知道咖啡谜的答案啰!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老巴把脸贴近程依香,小声地告诉她:“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他的咖啡谜是什么?”

程依香吸一口气,把脸拉开,“因为每个人的咖啡谜都不一样,是吧?”

老巴点点头。

“那你的咖啡谜是什么?”

老巴诡异地一笑,“你知道边城也有个咖啡谜吗?”

“真的?不知道。”

“呵呵,这很明显啊,妳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边城每家店都要用咖啡馆三个字?”

“每家店都要用咖啡馆三个字?这好像是一种习惯吧!”

“没错。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习惯?”

“难道,真的是因为有个咖啡谜?”

于是,老巴说起了故事,“以前,边城是个非常乱的地方,来往世界各地的船支在边城休息,这里不是什么商港、大城,但奇怪的是,很多船习惯在边城休息个几天。妳知道为什么吗?”

程依香摇摇头。

“私交。”

“私交?”

“各种私下交易,都在这发生。在大城大港的大买卖之前,边城这里都有另类的小买卖,船员就赚这个。咖啡豆最早在边城都被当成现金在用。”

“现金?”

“船员哪有钱?但有豆子,那时候咖啡豆多的是,不值什么大钱,偷偷少个二三包,对大老板来说没什么感觉。所以船员就用咖啡豆换酒、换女人、换吃的。玩够了,就开回日本、回去叶门。”

“呵呵,还是没有换到钱。”

“妳说对了。还是没有换到钱,但换到了想过的日子。”

“哦,原来你指这个,难怪边城的人都赚不了大钱,原来是有历史的。”

“虽然那种日子现在听起来不是什么好样子,但在那个时候,一个终年被关在船里劳动的船员,有办法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就是好样子。”

“嗯,可以理解。”

“那就是边城最早的精神,也是边城咖啡之所以会发展的因缘。”

“你是指,用咖啡换日子?”

“更精准的说法是,换一种精神的归属。”

“精神的归属?边城、咖啡,过自己想过的日子……”这几乎就是程依香的亲身经验了。“嗯,有意思。你跟柴井康说过这个历史吗?”

“没有。”

“为什么?这很像他想找的东西啊?”

老巴摇摇头,“第一,他并没有问我。第二,他的咖啡谜不一定跟这有关。第三,妳难道不懂吗?乐趣并不是在找到答案,而是在找答案的过程。”

“噢,你是不想让他没得玩吗?”

“像他这样的人,给答案是没用的,要让他自己找到才有用。”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边城所有的店都叫咖啡馆的原因啊。”

“传承是这样流传下来了,但知道真正原因的人,不多了。”

“大家现在只知道在边城开店不挂咖啡馆三个字就没有生存空间,但那样的咖啡馆,我实在不喜欢。”

“那是因为妳还是个咖啡迷,不是咖啡人。”

“咖啡人?什么意思?”

“一个咖啡迷是在咖啡里迷路的人,陷在咖啡的诱惑里的人,被咖啡迷惑的人。有趣的是,只有当一个人走出咖啡的迷惑后,才能变成咖啡人。”

“什么咖啡迷、咖啡人?你是说一个人要不受咖啡的诱惑才能变成咖啡人吗?”

“妳还记得妳写过的咖啡小句子吗?”老巴指着吧台内船杆上那张纸,那是程依香灵机一动时写的句子。

“你是要问我,现在在第几杯吗?”

“第一杯是偶然,之后是一连串的渴望,就像恋爱中的人会迷失一样,迷上咖啡的人,也会迷失。但那样的迷失却是通往一千杯、一万杯的必经之路。”

“恋爱中的人会迷失……”程依香不觉得她现在有在恋爱,但迷失在咖啡中……倒比较像她目前的状况,她脑海里出现了她乱七八糟的客厅。

“妳正在恋爱中吗?”老巴突然问。

“没有!”程依香马上撇清。

“那不然就是陷入咖啡谜了。”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因为妳还在一百杯,还在渴望中,不是吗?”

程依香有点气地说:“噢,真的很讨厌你说的话!”

老巴笑了笑说,“呵呵,这就是咖啡谜啊!”

秋天快过完了,整个秋天程依香都心神不宁。她最喜欢秋天的,以前秋天总是她灵感最多的时候。今年秋天,她一首曲子都写不出来,还好之前她写的量够,公司暂时没来催她。但她自责不该如此。老巴猜她谈恋爱了。她自问:“我有恋爱吗?”程依香摇摇头,她不过是和一个男人见过几次面而已,那也能叫恋爱吗?她坐在大红蛋椅,看着海,心里却清楚老巴说对了。喜欢,只有一种。这也许是她这个秋天里,唯一可以确定的事。她清楚心里有一种喜欢,这种喜欢是不用任何东西证明的,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她确定心里有这种喜欢,拿都拿不掉,否认也没用,它就是在。但她无法说明那喜欢是什么?它的存在就像谜一样,困住了她。

作者:彭可欣
版权:本文由作者彭可欣授权kaweh.net刊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说]咖啡谜之一:秘境咖啡馆
[小说]咖啡谜之二:边城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三:心跳之谜
[小说]咖啡谜之四:音乐危机
[小说]咖啡谜之五:打翻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六:船吧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七:天天天凉
[小说]咖啡谜之八:赤岛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九:放弃之谜
[小说]咖啡谜之十:咖啡之约
[小说]咖啡谜之十一:信任的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十二:中秋节之约
[小说]咖啡谜之十三:老巴中风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