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咖啡谜之八:赤岛咖啡

“赤岛咖啡馆在哪里?”钟少蔓开车时问。

“东城,”程依香在车上补口红,“离我家很近。”

“东城有咖啡馆?”

“嘻嘻,不可思议吧。”

“妳会擦口红我才觉得不可思议。”

“书上都说,男人觉得擦口红的女人比较有魅力。”

“妳去看这种书?”

“聊天是一种社交能力,妳也知道这环我一直很弱的,现在我想透过聊天交流情感,当然要学啊。”

“我不敢相信,妳会去看社交大全这种书?天啊,咖啡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妳完全改变了?”

“人的潜力无穷啊!”程依香抓着大卷发下车时说:“小岚说的。”

“是啊,祝妳好运!”

“谢啦!路上小心。拜!”

有一种人你永远不会在大街上遇到,有一种咖啡馆也是。这种咖啡馆第一印象通常不太好,看起来不像咖啡馆。不过,它并不稀罕你的好印象,也不稀求你给它机会。而是,你需要给自己一个机会。

如果你给自己一个机会,提起勇气推开那扇看起来像暂停营业的门,进去后发现……吧台内空空荡荡,高挑的天花板下仅有一盏微弱发黄的古董灯。麻布袋、咖啡豆叠在墙边,墙角塞满包装袋和工具。你会怀疑:“这是咖啡馆吗?”门口边的椅子上摆着过期的报纸和帐单,居家的单车随意摆着,两根很高的木柱,上方隔板里排列着一桶又一桶的蓝山咖啡桶,下方一台红色烘豆机。你想:“是的,这是咖啡馆。”但,“还活着吗?”吧台还在,就是这个吧台。程依香就是为了这个吧台而来的。深红色厚实的木头,非常高的吧台和吧台椅,英式酒吧风格,上方倒挂着一排排酒杯。通常这种吧台是用来卖酒的,但这家店……灯光尽头,一个拿着扫把的男人,看了程依香一眼,继续扫地。吧台上杂货一堆,所有的东西感觉上都像几百年没擦过。二楼看上去,像被上了封条。程依香进来了,却想转身出去。但没有,她拉开吧台椅,爬上去,强迫自己坐下来……却得到这样一句话,“只有黑咖啡。”

“只有黑咖啡。”这是程依香与影子相识的第一句话。

影子,赤岛咖啡馆老板,也是唯一的员工。一百八的身高,细长小脸配微卷短发,破T搭海滩裤。当影子发现程依香没有因为这句话“只有黑咖啡”而离开吧台椅时,他的夹脚拖吧嗒吧嗒地晃进了吧台,低着头说:“没有牛奶、没有糖、没有蛋糕……”他抬起头,程依香正用一抹微笑等着他。接着,他拿下酒杯装水,指着背后一片写着精品咖啡名称的玻璃板,改说:“都可以喝。”

每个吧台都有游戏规则,有的会用白纸黑字写清楚,有的则连口头说明都没有。赤岛属于后者。但只要你多去几次,就会发现游戏规则非常简单,就是因为太简单,老板才会连写都懒得写,连讲都嫌多余。

程依香第一次去,喝了二杯。影子收她二百。

第二次去,她喝了另外二支咖啡,问多少钱?影子说:“一样二百。”

第三次去,有其他客人在,客人喝了六支咖啡,影子一样收二百。

所以游戏规则就是:不管你喝什么、喝几杯都是二百。够简单吧。

就是这样。懂了游戏规则后,妳就是自己人了。

赤岛是一间孤独又简单的咖啡馆。影子主要的经济收入是烘豆子、卖豆子。他的豆子只卖自己人。所谓的自己人,就是店里的熟客。他的豆子光是卖自己人就不够了。他甚至没有透过网路做生意,你要买豆子,就要亲自走进店里。赤岛是一间真正的社区咖啡馆。只做社区生意,一间店一个人搞定一切。他跟客人的互动就是面对面,其余免谈。

“你这样做生意没辨法赚多少吧?”程依香问。

“是的,这样赚不多。但我对赤岛一开始的定位就不是赚多。”影子说。

“噢?不然是什么?”

“是赚够。”

“呵呵,看来你觉得这样就够了。”

“没错。”

“嗯,那就没问题了。”

程依香和影子都爱好离群所居,知道安静的重要,追求简单生活。他们的对话丰富多元,没有一个话题会从头到尾,永远都有岔出去的想法,对方又都接得上,连微笑的时间都很一致。彼此在各方面都十分接近,甚至连赤岛咖啡馆都不可思议地离程依香住的地方只要走十五分钟路程。彼此如此近,却十年不曾发现,这就是孤独者。但他们还是相遇了。程依香喜欢下午来,客人少,这样她可以独占影子,痛快地聊二个小时后,回去写歌。但今天当她觉得又有此机会时,咖啡馆的大门被推开了………

一个男人,身材高挑,都会味很重,冷酷高傲的表情搭着时髦的装扮,一声不吭地坐上吧台。吧台突然安静下来,空气中的分子,默默重新组合著……

“只有黑咖啡。”影子倒杯水给对方,“玻璃上写的都可以喝。”

程依香不发一语地看着影子与都会男的互动。这样的吧台,这个时刻,就是测试。枱面上正在测试的是一种无法也不能用语言明说的游戏。测试时间其实很短,下一个动作、下一句被说出口话,无论是什么,就决定了一切。

“请给我一杯……有记忆的咖啡。”都会男说。

影子面无表情地楞在空中……同时间,程依香的心里却有个东西在缓缓绽开。当影子回答:“好。”时,程依香的微笑已经浮上脸了。

影子安静地选了一支豆子,磨好后,将过筛器交给都会男。都会男拿起来深深地嗅了一口,交给程依香。这个举动,让他们第一次对上了眼。程依香安静地拿起来闻了一下,交给影子。影子喜好手冲,冲好了咖啡,分成二杯,一杯给男人;一杯给女人。

程依香和都会男几乎是同时端起了咖啡杯,但都没喝,只闻。这个动作,让他们不小心又用眼角互瞄对方第二眼。程依香闭上眼睛喝了一口,她在心里绕着想:“这杯是什么?”影子的咖啡不多,都是标准的精品咖啡,他不搞怪,不混豆。“影子选了什么豆子让他有记忆?为什么他想要一杯有记忆的咖啡?是为了记忆这间咖啡馆?还是,这是他的习惯?”程依香喝过所有影子玻璃板上的咖啡,但这一支……没有。她没喝过,她猜不出来。

那他呢?都会男非常专心的喝了几口咖啡,喝完了,放下杯子,对影子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着程依香,微微一笑。这一笑,让程依香胸口碰出一道火花!她连笑都忘了,她不知怎地,只是迟顿地把头转开。

“谢谢。”男人付了钱,离开。

谢谢?就这样?程依香不相信他就这么走了?他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不可以!不要走!她在心里如此呐喊着:“不要走!”但他还是消失在门口了。  程依香失望地凝视大门,但她的眼角看见影子在吧台内偷笑。

“你笑什么?”她问。

“没事。”

“你泡了什么?”

“妳说呢?”

“我喝不出来。”

“妳喝不出来?”

“对,我喝不出来。”

“但,妳有记忆了。”

程依香皱着眉头付了二百块,离开赤岛。走在回家的路上,程依香边走边想着影子的那句话,“妳有记忆了……”她在心里重复念着这句话,念到什么时候停下脚步她都不知道。有一台黑色休旅车在她旁边停下来,她才发现自己一直站在路边。黑色休旅车的车窗被摇下来,车里的人探头问:“妳知道哪里还有像赤岛这样的咖啡馆吗?”

这人,就是柴井康。这是程依香与柴井康的第一杯咖啡。在很多年后,程依香把这杯有记忆的咖啡叫作:偶然。

作者:彭可欣
版权:本文由作者彭可欣授权kaweh.net刊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说]咖啡谜之一:秘境咖啡馆
[小说]咖啡谜之二:边城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三:心跳之谜
[小说]咖啡谜之四:音乐危机
[小说]咖啡谜之五:打翻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六:船吧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七:天天天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