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咖啡谜之七:天天天凉

“当!当!当!”程依香从意大利扛回来的牛铃,终于有机会响了。但这一响,却吵醒了里头筑巢已久的蜜蜂,害得钟少蔓四处跳窜、尖声四起!程依香在一堆混乱声中迷濛醒来,“啊,死了!”她从床上跳起来,一阵晕眩差点昏倒,她扶着墙走出房间,开门让钟少蔓进来。

“噢!我的天啊!”钟少蔓被蜜蜂吓得已经够狠狈了,没想到程依香的客厅更狠狈!“喂!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钟少蔓的认知里,垃圾、食物、帐单这些东西是不可能堆在程依香的小橘沙泼里的。她更不敢相信的是,她上厕所时灯泡是坏的。“小姐,妳睡到中午十二点?”钟少蔓摸摸程依香的额头,“妳发烧吗?”

程依香拨开她的手,“没事,我只是天亮了才睡。”她打了个哈欠坐进大红蛋椅里。

“天亮才睡?”钟少蔓在小橘沙泼里清出一个位置。“妳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妳吗?通常只有妳等我们的份,妳竟然让我们等妳,妳是想吓死我们吗?”

“唉,抱歉!我最近的生活有一点……改变。”

“只有一点吗?”钟少蔓把她从大红蛋椅里拉出来,“去洗把脸,小岚在等我们。我们都快饿死了!”

程依香乖乖地让她拉起来,顺势抱住钟少蔓亲了一下,笑着说:“是的。”钟少蔓楞了一下,捉住她问:“妳是不是谈恋爱了?”程依香暧昧地笑着说:“差不多。”

“差不多?”钟少蔓上次被程依香又亲又抱时,就是她陷入恋情。而这时,钟少蔓注意到了程依香的头发………

九月学校开学,人潮渐退,小岚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天天天凉只剩一个客人。三个女人放了一桌小菜配着啤酒,脚丫子晾在凉椅外晃啊晃地,享受着秋天的海风。

小岚见她们来了问:“她怎么了?”

“睡过头了。”少蔓说。

“是是是,我难得睡过头,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小香不以为然地说。

“睡过头对每个人来说是正常的事,但对妳来说就是不正常的事。”少蔓说。

“为什么最近老有人说我不正常?”小香说。

“有人说妳不正常?”小岚问。

“这也不太正常。”少蔓摇摇头,“妳肯定谈恋爱了。”

“呵呵,妳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小香问。

“因为妳亲我、抱我,又烫了头发。”少蔓说。

“妳谈恋爱了?”小岚突然顿悟!“妳上咖啡馆找人聊天啰?”

“答对了!”小香想起这一切都是从小岚的建议开始的。“没错,我上咖啡馆聊天了。”她开心地和小岚击掌、干杯!

“天啊!这才叫新闻。谁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少蔓有点气地说。

“哦,这是我的功劳,我建议她去的。”小岚抢着把小香心跳的困扰说了一遍。少蔓听完,双手叉在胸前,“妳们俩真是的,改变心跳要看医生吧?跟喝咖啡有什么关系?”

“她又不是真的有病,她只是少了心动的机缘啊。”小岚说。

“没错!我现在心跳好得很,喝完咖啡还会听见自己的心碰碰跳哦!”小香开心地说。

“哇!真过份!”小岚急着问,“快说来听听,长得帅不帅?”

“帅!”小香挑着眉说,“每个都帅。”

“每个?还不只一个?”小岚和少蔓同时惊呼。

“其实也没有,我并不是真的谈恋爱,不过跟谈恋爱也差不多。”

“妳是在讲什么啊?谈恋爱还有真的假的?”小岚问。

“我只是在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少蔓。

“吧台游戏。”

“酒吧吗?”小岚。

“不是,是咖啡吧。”

“咖啡吧?那是什么地方?”少蔓问。

“妳们知不知道有一种咖啡馆,只卖黑咖啡,只有吧台?”

“有这种咖啡馆?”少蔓质疑。

“好问题。没想到原来我只适合这种咖啡馆。我以前总是遇不到对的人,原来是我一直都去不对的地方。妳们说在不对的地方怎么会遇上对的人呢?”

“所以你现在遇上对的人了?那人呢?”小岚问。

“就在咖啡吧里啊!告诉妳们,一杯咖啡最美妙的地方就是在吧台上产生的情感互动。那才是人间美味,值得再三……”

“等等,”少蔓打断她,“难怪!我才在奇怪妳怎么有辨法突然写出那么多情歌?”少蔓推论著:“所以说,妳是因为咖啡喝太多加上爱情加持,结果半夜写歌,才睡到中午十二点,把自己的客厅搞成垃圾场的啰?”

小香没有反驳,还得意地点点头说:“怎样?我写的还不赖吧。”

“是不错。老实说还真有点吓到我。”少蔓从包包里拿出一份契约交给小香,“先拿给妳,免得我忘了。”小香接手翻开来看,尖声叫道:“二年!我拿到二年合约耶!”

“二年妳都要写情歌哦,”少蔓提醒她,“最好把妳的吧台情人绑紧一点!”

“哦,不用担心,他们都是咖啡馆的老板,跑不掉的。”

小岚惊呼道:“厚!妳和咖啡馆的老板谈恋爱?”

“我没说我和他们谈恋爱。但我必需说咖啡馆的老板都很优秀,没想到好货原来都在咖啡馆。”

“那妳在搞暧昧啰?”少蔓说。

“接近,但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小岚问。

“心态不一样。”

“那妳是什么心态?”少蔓问。

“我只要情感交流,其他不要。”

“那就是谈情说爱,一样啦。”小岚说。

“不一样,不一样。”小香摇摇头说。

“哪里不一样?”少蔓问。

“我只是去享受吧台上的情感互动,当我离开吧台一切就结束了,句点。我不要和这些男人有任何关系。如果有也只是吧台上的关系,或者只是咖啡关系。我不想变成名义上的男女朋友或有任何结婚的想法。那太麻烦了,而且会破坏这单纯诞生在吧台上的情感,短暂但美好,就够了。”程依香一副满足的神情,“更何况他们都有老婆了。”

“什么?人家都结婚了妳还这样搞!”小岚问。

“什么这样搞?真难听。唉,真惨,一个人结婚了,情感就必需封闭,要避免和人有情感互动,免得有暧昧情愫。这才叫不健康吧?真奇怪,这种聊得来的情感互动,在有名份的情况下叫:爱情。没名份的情况下就叫:暧昧。但还不是一样的东西?爱情……好吧,也许不算爱情,但这种情感互动是人间最可贵、唯一值得珍惜的东西。真诚的情感互动,妳以为每天都遇得到吗?”

少蔓摇摇食指说,“老问题,妳还是有恐婚症。”

“是又怎样?我只要爱情,不要关系。关系太复杂了,而且会毁了珍贵的爱情。我就是要当个爱情的守护者!”

少蔓笑着说:“是是,看来现在没有爱情妳就写不了歌,妳还是留在吧台好了。”

小岚却一脸不解,“但有人谈了恋爱不想结婚的吗?”

“所以她谈的不是真的恋爱。”少蔓说。

小香辩解道:“也许爱情分很多种。就像咖啡一样,每个人喜欢的口味不同,每个人需要的爱情养份也不同”

“也许吧。不过妳还是要小心点。”少蔓说。

“你没跟这些男人离开过吧台吗?”小岚问。

“离开了吧台,就不单纯了。”

“是喔?那妳确定他们有喜欢妳吗?”少蔓问。

“他总是记得我上次喝过什么……”

“这点,每个咖啡馆的老板都会。”少蔓说。

“我们聊天时吧台像个独立的天地,感觉与世界有点距离。我们会在拿杯子时不经意地碰触彼此的手,有其他客人在时,我们会用眼神私下对话。他会突然走到我耳后说:『咖啡的香气全在妳身上了。』他叫我农历十七那晚过去,那是我第一次喝着咖啡看月亮由海上升起。在黑暗中我会想起他未说完的话,或想到他话里的另一个意思而偷笑……”

“然后进琴房写歌。”少蔓说。

“当然我也清楚这些话一旦离开吧台都经不起生活一粒米、一场病痛的考验。但若要说清楚在吧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想那不是白纸黑字可以写清楚的。”

“但妳却可以用音符写出来。”少蔓说。

“等一下,妳刚刚说的这些他,都是同一个人吗?”小岚问。

“不同个。”

“天啊,妳怎么可以同时爱那么多个男人?”小岚惊呼。

“也许是我不贪心吧。我不想要正式关系啊。”

“但他们的想法难道跟你一样?”少蔓说。

“这我不知道,但我们好像都有默契不要打破这层关系。”

“妳这样玩,就没人会离开吧台去帮妳换厕所的灯泡了。”少蔓说。

“没关系,换灯泡我可以自己来。但谈感情,无法一个人来。”

“我真好奇妳是去什么样的咖啡馆?”小岚问。

“那不叫咖啡馆,应该叫咖啡吧。”

“咖啡吧?在边城?”小岚问。

“对。”

“有店名吗?”少蔓说。

“妳这么一提我才发现,这些咖啡吧好像都没什么明确的招牌。”

“那妳是怎么找到的?”小岚问。

“我也奇怪我是怎么找到的?我可以带妳们去,有些店没有人带是找不到的。妳们有兴趣吗?”

“没有。”二人同时回答。

“为什么?我以为妳们会有兴趣。”

“我们对妳的故事有兴趣,但那样的咖啡馆,只有黑咖啡我不行。”小岚说。

“叫我坐在吧台上不能安静做自己的事,那不是我的风格。”少蔓答。

“原来不是每个人都想去那样的咖啡吧喔?我还以为每个人都会想去咧。”

“那种咖啡吧的客人多吗?”小岚问

“不多。”

“想也知道。”少蔓说。

“为什么?”

“没有牛奶、没有蛋糕,是我都受不了。”小岚说。

“那妳们有没有听过第三波精品咖啡?”

少蔓说:“没有。”小岚摇头。

“真的?我还以为只有我不知道。”

程依香的吧台游戏,是由心跳问题启动的。但真正让她改变的契机,是钟少蔓引发的合约危机。程依香可以失去心跳,却不可以失去音乐。为了音乐,她破例去了咖啡馆。而那杯打翻的咖啡,却带她进入另一个世界──咖啡吧台。对于这样的吧台游戏,姐妹们有不同的看法。

胡天岚是个会为爱不顾一切的女人,她无法理解在爱和不爱之间,还有不同的等级存在。她爱一个人就会疯狂的去爱。不爱的时候,就是不爱。她无法理解程依香怎么能在离开吧台后就画上句点?

钟少蔓认为这游戏在某种程度上是好事。程依香原本连谈恋爱都嫌累,连看男人都没兴趣。现在她眼里突然不只存在一个男人,而且还看得见男人的优点,这当然是好事。钟少蔓离过两次婚,但她还是爱男人,只是目前暂时空白。她认为程依香现在只是在热恋期,大家还陌生,正在熟悉,因咖啡话题而投缘。而咖啡吧台上的男人刚好是和她个性相近的孤独者,也许真有适合的说不定。但钟少蔓认为只留爱情不求关系,是不可能的。

姐妹会结束后,小香说:“我要去喝杯咖啡,妳们谁有兴趣?”

“不行,海洋去冲浪了,我得顾店。”小岚无奈地说。

少蔓说:“我要回北都可以载妳过去,可是回家妳就得自己想辨法啰。”

当程依香和钟少蔓离开时,天天天凉的最后一个客人,也跟着离开了。

作者:彭可欣
版权:本文由作者彭可欣授权kaweh.net刊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说]咖啡谜之一:秘境咖啡馆
[小说]咖啡谜之二:边城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三:心跳之谜
[小说]咖啡谜之四:音乐危机
[小说]咖啡谜之五:打翻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六:船吧咖啡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