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咖啡谜之十三:老巴中风

十月底,秋意正浓正好睡。程依香的日子渐渐恢复平静。睡梦中她发现自己从一只牛上面摔下来!牛铃又响了!“谁啊?”程依香心想:钟少蔓?“啊,惨了!一个月没交曲子!”她打开门不是钟少蔓,而是她好不容易淡忘的柴井康。

“嗨!早!我来看看妳在不在?”柴井康轻松地说。

程依香把门关起来,一时脑袋空白。好一会儿她才说:“等我一下。”她进去换衣服。柴井康也不吵她,就在院子里走走。等到程依香出来时,他说:“妳的院子有点乱。”

“不是有点,是很乱。”程依香心思不宁地说。

“不过,那棵树很漂亮。”

“哦,当然。我就是因为那两棵树才爱上这里的。”

“两棵?”

“嗯,”程依香走到树的另一面,对柴井康招手说:“你过来看。”柴井康走了过去,从侧边一看:“哇!真的是两棵树耶!漂亮。”那是两棵分开的树,一棵在程依香的院子里;另一棵在隔壁待售屋的院子里。程依香说:“这里常有台风,树很容易断难长高,但这两棵因为长得太近,在狂风暴雨中年年纠缠,却帮助彼此生存了下来。”

柴井康说:“从路口那角度看,还以为是一棵大树,原来是两棵独立的树干。但为什么是不同主人的呢?”

“喔,原本是属于同一个主人的。黄婆婆已不住这回北都去了,因为就医比较方便。我看上这小屋时,她原本要整块地和两间小屋一起卖的。但我说我财才不够,我也只有一个人。她二话不说就把地分了。”

“为什么不把两棵树都给妳?”

“我也跟她要过。她很固执,说我不能贪心。我想想没差,就答应了。”

“原来是这样。”

他们先去西城海边吃早餐,程依香不打算问中秋节他为什么没来。她不想让他知道她在乎他。而柴井康,也没提。

但程依香还是先问了:“你今天怎么有空下来边城?”

“想喝咖啡就来了。”

“北都没咖啡喝吗?”

“为什么妳们都这么问?”

“我们?”

“昨天我出门时,我女友也问我,为什么一定要去边城喝咖啡?”

程依香一听到我女友三个字,心凉了半截。“是啊,为什么一定要来边城喝咖啡?”她的口气开始有点酸度了。

“为什么?”柴井康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他看着程依香说,“当然是因为这里是边城。”

“边城又怎样?”

“边城有最多的咖啡馆。”

“又没有你喜欢的。”

“这就是我非下来不可的原因啊。”柴井康说,“我知道这里一定藏有我要找的咖啡馆。只要妳愿意带我去。”

这一刻,程依香非常不想带他去。但她那莫名奇妙的自尊心却提醒她,如果她不带他去,就证明了她在乎他刚刚说的那三个字:我女友。是啊,你有女友,关我什么事!她强迫自己若无其事地说:“我知道的咖啡馆只剩一二间了。”

“对的咖啡馆只要一间,就够了。”

对的咖啡馆?程依香心里不爽地想着。说的真好听,对的咖啡自己来喝,不带女友来喝,还和别的女人喝?这就是男人。程依香非常不以为然的说:“哼,不过是一杯咖啡,不需要跑那么远吧。”

柴井康说:“对你来说也许不需要,因为妳已经找到属于妳的咖啡馆。但我还没有。”

这话,让程依香没有辨法拒绝了。于是,她还是带他去喝咖啡。

“船吧?”柴井康站在门口,楞住了。

“怎么?你来过?”

“这里有咖啡馆吗?”柴井康对这里可熟了,但他十分确定这里没有咖啡馆。

程依香不理他,走了进去。她指着柴井康跟大审说:“他来付钱的。”

大审看了柴井康一眼,挥挥手叫他们进去吧。

柴井康见过大番,连接下来的天井也是他熟悉的。他来过船吧,还采访过老巴,他跟老巴就像老朋友一样熟。但他从不知道老巴有咖啡馆?这下有趣了。他们坐电梯上楼,出了电梯,受惊吓的却是程依香。

“柴老弟?”老巴说。

“老巴!好久不见。”柴井康说。

程依香一脸纳闷地站在旁边,看着两个男人相互拥抱。“你们认识?”

老巴笑着说:“这小子年轻时,常来我这帮忙。我那时正忙,他说只是来学,硬是不拿钱,真是个笨家伙。”

“不。那时你给我的人脉,是比钱更有价值的东西啊。”柴井康对程依香说:“如果不是老巴,我在咖啡界是混不下去的。”

程依香还在消化这些话时,柴井康摸着破船吧台,质问老巴:“你开咖啡馆竟然没告诉我?”

“唉,就只是个喝咖啡的小地方罢了。我过气了,没你这大记者用得上的新闻了。你还在采访咖啡馆吗?”老巴问柴井康。

“你是记者?”程依香问。

柴井康解释:“哦,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采访咖啡。”

这一天,老巴和柴井康在那叙旧,聊些咖啡界的大小八挂。程依香被冷漠了很久,一直很闷,直到……

“你还在找咖啡谜吗?”老巴问。

柴井康无奈地说,“唉,我也不想找啊。”

“你也知道他在找咖啡谜?”程依香问。

“呵呵,他当然要找。”老巴取笑他说:“因为找到咖啡谜他才能结婚啊。”

“找到咖啡谜才能结婚?你女友规定的吗?”程依香问。

“不。是我规定的。”柴井康说。

“为什么?”程依香问。

“就像你规定去咖啡吧台,只能一个人去一样。”柴井康说。

“哼,这是二码子事。”程依香。

“不,这是原则问题。”柴井康。

“你有病哦!”程依香莫名的火气来了,“咖啡会迷人,不是因为咖啡,是因为人。哪有什么谜好找的!”

柴井康感觉那口气就像他女友一样,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口气!他也火了!带着嘲笑的口吻说:“那我问妳,爱情之所以迷人,是因为的爱情?还是人?”

程依香的眼神瞬间钉进了柴井康瞳孔里,她想:“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世界上只有钟少蔓和胡天岚知道她的吧台游戏,他不可能知道的!”就在他们眼花四溅的刹间,老巴倒地了!

老巴进了边城医院,还好在黄金三小时内送来,中风才控制住。他们一直陪着老巴,直到大审忙完一切手续,来赶他们,才离开医院。

夕阳又西下了,他们早餐后就一直没吃东西。彼此看了一眼,笑了一下,一起大喊:“汤汤包!”汤汤包在医院对面不远,他们一起去买,带到海边吃。

“还好老巴有大审。”柴井康说。

“大审是老巴什么人?”程依香问。

“不知道。”柴井康吃着汤包说:“老巴以前结过婚,有个女儿。但离婚后,女儿也离开他了。唉,人老了还是要有伴比较好。”

程依香默默地放下了汤包,心里想的是:“他找到咖啡谜就要结婚了。唉,我真是的。”她轻轻叹了口气。

“妳叹什么气啊?”柴井康问。

“嗯?”程依香装做没事,“还好老巴没事。真是吓死我了。”

“老巴以前是个水手,他身体一直很健壮。唉,我这几年杂事太多,很久没来找他了。这次要不是因为咖啡谜,也不会知道他开了咖啡馆,有了中风的毛病。”

“是啊,”程依香说:“说不定咖啡谜就是要你来找他的啊。”

“呵呵,”柴井康满足地咬了一口汤包,“说不定咖啡谜要我找的其实是这个汤包啊!这真是太好吃了!我超喜欢。”

程依香望着海,笑着说:“呵呵,如果你早就找到咖啡谜,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汤包啰。”

柴井康心里闪过一道想法,“如果你早就找到咖啡谜,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汤包了……如果我找到咖啡谜,就找不到……如果我找不到,才找得到……天啊!”这汤包让他突然明白,“也许,咖啡真正的魔力竟然是那……让你一直找不到的魔法?而咖啡谜真正要我去找的东西,可能真的……跟咖啡无关?反而是像老巴或汤包这种东西?”柴井康突然感觉眼前的海变宽了。

夕阳在云层里忽隐忽现。吃完汤包,柴井康马上要回北都。他说:“今天没时间了,我下次来再帮妳打扫庭院。”

程依香挥挥手说:“不用啦,老巴你还比我熟呢。”

“不。我完全不知道船巴咖啡馆的存在。而且……”柴井康看着那橘红色沈没中的夕阳,心里实在很不愿意离开。他摇摇头说:“老实说,我真羡慕妳。”

“羡慕我?为什么?”程依香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别人羡慕的。

“因为……”柴井康本来是要说:羡慕她能住在边城。但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很不甘心地板着脸说:“为什么妳找得到船巴?那样的咖啡馆连我这种资深记者都不知道,我才不相信全边城的人都知道船吧的存在!”

程依香得意地说:“嘿嘿,这可是真正的边城人才能有的秘密啊。”

“真正的边城人?”

作者:彭可欣
版权:本文由作者彭可欣授权kaweh.net刊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说]咖啡谜之一:秘境咖啡馆
[小说]咖啡谜之二:边城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三:心跳之谜
[小说]咖啡谜之四:音乐危机
[小说]咖啡谜之五:打翻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六:船吧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七:天天天凉
[小说]咖啡谜之八:赤岛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九:放弃之谜
[小说]咖啡谜之十:咖啡之约
[小说]咖啡谜之十一:信任的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十二:中秋节之约
[小说]咖啡谜之十三:老巴中风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