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咖啡谜之九:放弃之谜

今早,柴井康穿了米色休闲裤、白色V领T,搭深褐色衬杉。黑色休旅车停在东城外环的山坡下,他看着海,正在等人………

柴井康昨天早上在边城海边醒来,习惯性地先绕圆环开个几圈。绕着圆环开车,是他不小心在边城养成的习惯。这个习惯是从二十岁那年,他在边城圆环喝了一杯咖啡开始的。那杯咖啡是柴井康对边城的记忆,是他记忆中全边城最好喝的咖啡。但此后,边城再也没有一杯咖啡令他满意。多次他开着车绕着圆环,想找那台咖啡车,就是找不到。久了,他放弃了,却让他养成了开车绕圆环的习惯。昨天他一样开着车在圆环绕了几圈,看着海、慢慢地、慢慢地……想通了一件事。

他的新老板要他在年底前把十二间秘境咖啡馆找齐,结集出版,用来换一个辨公室的位置。关于这个建议,刚开始他十分抗拒,他辛辛苦苦找到这些秘境咖啡馆,可不是为了要公开他们,而是要解开神秘的咖啡谜。他也答应过秘境咖啡馆的老板,不会公开他们的店址。但,现在他有选择吗?

“我的咖啡谜还在吗?哼!我连一台咖啡车都找不到了,还找什么咖啡谜?”柴井康看着海,无奈地对自己说:“我早就放弃了咖啡车,再放弃一个咖啡谜,也没什么大不了吧?反正,秘境咖啡馆也解不开我对咖啡的那份迷惑。唉,咖啡谜,其实几年前,我就知道根本没有咖啡谜这种东西。只是真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柴井康对自己这种莫名奇妙的坚持也十分不解,但他就是放不下。“也许只是一种习惯吧。习惯有咖啡谜让自己去忙碌,有点不一样的东西想,感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吧。哈,太可笑了!”他对自己已失去了信心,失去了咖啡谜,他不知道自己心里还在乎什么?

柴井康一直和原生家庭处得不好,他们家人的生活方式、交际法、价值观等都不是柴井康喜欢的。他父母住北都豪宅,大哥是律师,父亲要他从商,但当他决定大二辍学进咖啡界时,父亲非常生气地对他说:“不念书,就别住家里!”于是,柴井康离家出走了。咖啡,打一开始就引发了他反骨的天性,把他带离社会价值体系下的正常生活。十多年来,咖啡让他在业界名声财富兼得,咖啡是他唯一的依靠,精神上的信仰。虽然因为咖啡,他到处浪流,但他心灵的丰富是无可取代的,他的收入也是可观的。咖啡从没让他失望过,以前不会,将来也不会。柴井康对自己说:“好吧。放手吧!世上根本就没有咖啡谜。乖乖写本书,就有让人安心的辨公室,再结个婚,人生不就这样?咖啡大家都在喝,有没有咖啡谜,根本也没人在乎,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有个傻子找了十多年的咖啡谜失败了。哈!”

柴井康看着海上的浪在阳光下那么安静、那么平静,“如果能这么安静,平静地生活,多好……”

柴井康告诉自己:“反正大家不都是为了糊口饭吃!也许公开这些秘境咖啡馆还能让他们生意更好,赚多点钱谁不爱?这正好双赢,不是吗?再说让更多人找到如此优质的咖啡馆,也是帮助咖啡迷的使命之一。更重要的是,我终于可以安定下来生活……这也是我要的不是吗?”他就这样慢慢说服自己,给自己洗脑,强迫自己相信,放弃咖啡谜没什么大不了的。“好!放弃咖啡谜!那现在只剩一个问题:剩下的五间秘境咖啡馆要去哪里找?”

他之所以花了十几年才找到七间秘境咖啡馆,就是因为秘境咖啡馆真的很难找。而贝里西摩所有的秘境咖啡馆可以说都被他翻遍了。不然《不能说的咖啡馆》怎么会拖那么久呢?

柴井康看着海摇摇头,“反正也不会在边城,算了,不想了,今天放假吧!”无论剩下的五间咖啡馆要去哪里找,他心里至少有个决定了。那么,就可以停车了。他把车停在外环路边,走进边城唯一让他自在的地方──天天天凉。他点杯啤酒,躺在吊床上,准备想点……跟咖啡完全无关的事。

但不幸的是,这个午后,他满脑子都离不开咖啡的事。不是因为他想想,而是他一直听到咖啡、咖啡二个字。而这几个字,似乎跟他的命运息息相关。

『妳们知不知道有一种咖啡馆,只卖黑咖啡,只有吧台?』

『有这种咖啡馆吗?』

柴井康躺在吊床里闭着眼睛,在心里偷笑:“啧,当然没有,这种咖啡馆是活不下去的啦!”

『好问题。没想到原来我只适合这种咖啡馆。妳们知道吗?我以前总是遇不到对的人,原来是我一直都去不对的地方。妳们说在不对的地方怎么会遇上对的人呢?』

柴井康在一串话里只听见:『原来我只适合这种咖啡馆……』他忍不住在心里问:“妳所谓的这种咖啡馆是哪种?”

『我真好奇妳是去什么样的咖啡馆?』

“我也是。”柴井康在心里说。

『那不叫咖啡馆,应该叫咖啡吧。』

“咖啡吧?意思是只有吧台的咖啡馆吗……”柴井康在心里搜寻着他所采访过的所有咖啡馆。

『都在边城?』

『对。』

“怎么可能?”柴井康忍不住张开了眼睛,但还躺在吊床里。

『有店名吗?』

『妳这么一提我才发现,这些咖啡吧好像都没什么明确的招牌。』

『那妳是怎么找到的?』

“对啊,妳是怎么找到的?”柴井康盯着天上的云朵思索。

『我也奇怪我是怎么找到的?我可以带妳们去,有些店没有人带是找不到的。妳们有兴趣吗?』

“我有!”柴井康的心里大喊!

但另两个女人竟然都回答:“没有。”

柴井康想着这两个女人真是糟糕,妳们应该要有兴趣的,这样他就可以跟着她们去。或者,对方就会讲出咖啡馆在哪里。柴井康正感失望时,那个女人说了:

『我需要一杯咖啡,妳们谁有兴趣?』

柴井康差点就要从吊床里跳起来举手!

但老板娘却说:『不行,海洋去冲浪了,我得顾店。』。

柴井康恨恨地想:“妳没生意啦!去一下又不会怎样!”他的希望又坠回了吊床,但在变成失望前,另一个女人的话救了他。

『我要回北都可以载妳过去,可是回家妳就得自己想辨法啰。』

当程依香和钟少蔓离开时,天天天凉的最后一个客人,也跟着离开了。小岚嘟着嘴说:“真是的,干嘛不早点走!不然我也可以去喝咖啡。”胡天岚永远不会知道,她本来真的可以去喝咖啡的。

今早,柴井康穿了米色休闲裤、白色V领T,搭深褐色衬杉。黑色休旅车停在东城外环的山坡下,他看着海,正在等人………

作者:彭可欣
版权:本文由作者彭可欣授权kaweh.net刊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说]咖啡谜之一:秘境咖啡馆
[小说]咖啡谜之二:边城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三:心跳之谜
[小说]咖啡谜之四:音乐危机
[小说]咖啡谜之五:打翻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六:船吧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七:天天天凉
[小说]咖啡谜之八:赤岛咖啡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