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咖啡谜之十二:中秋节之约

中秋节还有多久?二个礼拜。

程依香终于决定打扫她的窝了。但怪事却一件一件发生,她拿着垃圾袋一小时后,才丢一张广告单。她蹲厕所,常蹲到脚麻。她在牛铃下一坐,天就黑了。程依香觉得很不可思议,柴井康让她非常期待,但这种期待跟吧台爱情不一样。她现在才发现,原来吧台爱情的好处是:吧台不会跑掉,咖啡馆的老板永远都在。那些老板都是她选择过,保证永远站台的情人,很安全。不但安全,她还占优势,她想见就去见,他们想见她,还不一定见得到。而且老实说,咖啡馆老板不会得罪她,因为她有付钱,再怎么说还是客人。但现在她却成了那个跑不掉的人。柴井康什么时候要来?会不会来?就像一个无法预期的客人。她忍不住想:“柴井康是谁?他是做什么的?我为什么没问呢?我干嘛问!他好像很懂咖啡,难道也是开咖啡馆的?为什么他想找咖啡谜?”但不管她想什么,最后她总会回想到那天在海边,和他聊天时那种愉快又神秘的时光。她感觉透过咖啡……他们不只是在讲咖啡而已。那种微妙的感受,让程依香依依不舍,就是渴望再度体会。她准许自己享受和柴井康之间有微妙的情愫,但她不准自己多想。她只允许自己把他当成吧台情人。“只是个吧台情人。懂吗?就只是这样,没有再更多了。”程依香大学四年级时,父母因外遇离婚,程依香拿了父亲一笔钱后出来独立生活。进入音乐圈后,她爱过一个男人,但很久以后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小三。父母失败的婚姻和自己失败的恋情,让她彻底的不相信婚姻和男人。而在她最迷失痛苦的时候,她发现了边城。

“现在这样的生活,很好吧?”她拿起扫把,走到大红蛋椅旁,“谁知道他也许结婚了?很多人来到边城,都不会太久的,他迟早会回去的,这里只是他渡假的地方而已。”她生气地坐进大红蛋里。却想到,其实柴井康根本没有对她有任何的爱慕之意。他们之间,真的也只是喝咖啡而已。而且他们之间有交易行为。“我只是导游,而他也有付导游费。这很合理啊。很好,这样就好。”她从大红蛋椅里站起来,振作精神!但脸却挂在扫把上想,“这样就好了吗?难道不想更进一步?如果他还没结婚,只是有女友呢?只有女友的话,也不行!但妳不是只要爱情吗?妳不是只在乎当下吗?妳不是不在乎关系吗?妳不是不要结婚吗?”程依香抬起头来大叫:“啊!烦死了!别吵!”她用力挥着扫把,看见窗外那间待售中的空屋,“如果他每次下来边城都住在我这呢?噢不!我绝不当情妇!但如果他没结婚呢?那也不行。为什么?因为那样会破坏爱情。为什么那样会破坏爱情?因为我们生活习惯不一样啊!算了,还是保持距离,只留爱情就好。反正,爱情不会天长地久的,爱情本来就是短暂,会来来去去的东西,别想太多。来了就珍惜,没有就算了,会过去的。”这就是程依香不专心打扫后的结论。不过,也只是暂时的结论。

隔天一早醒来,她心情不错,哼着歌开心地走进琴室,拿出白纸放在琴架上……“嗯,写什么好呢?”她想着想着,便写了起来,“我把你藏在这里,藏在这里想你,可惜,哈哈,你不知道!要让你知道吗?唉,藏着究竟是苦?还是甜呢?这个问题就好像咖啡,你说究竟是苦?还是甜呢?嘿,你知道吗?爱情是不会永远的,这么美的东西,却不会永远。爱情不会永远,除非你给他句点。人家都说得不到的最美……哼,是吗?戒子,也是句点啊。”程依香现在才想到,柴井康手上好像没有带戒子,“还好你手上没戒子。但那又代表什么?代表我其实很在乎你结婚了吗?我为什么要在乎你结婚了没?唉,终有一天,我的咖啡馆会用完的,那时候你也会离开我。到时候,爱情就有了句点。也许那时,我真的就只能把你藏在这里──永远。”

一小时后,她写出了一首曲子:爱的句点。又一个小时后,她回到琴室,把曲子撕了。

中秋节还有多久?一个礼拜。

上个礼拜,程依香算蛮开心的。回忆里,也有很多甜蜜的养份。但这礼拜,距相约的时间愈近,她就愈不安。不但不安,她还很讨厌自己这种不安。她两个礼拜没交曲子了,现在一坐在琴室,就开始想到他,却写不出曲子。她去咖啡馆找吧台情人,结果发现他们只会被拿来和柴井康比较。她想到吧台分心,却连咖啡都喝不出味道了。她回到音乐小屋,心浮气躁地做什么都不对!打扫工作也停摆了。中秋节,还有三天,歌还是写不出来。“烦死了!不写了!”她决定去天天天凉找小岚。

“小岚,妳那时为什么会决定嫁给海洋?”

“想嫁就嫁,还有为什么吗?”小岚说。

“妳交的每个男友都想嫁不是吗?”

“是啊,可能刚好他也想娶我吧。”

“说得也是。”

“怎么了?妳有想嫁的人了吗?”

“怎么可能?”

“还没找到聊得来的人吗?”

“我现在聊得来的人很多,好吗?”

“也对。不过,那些咖啡馆的老板都不能嫁。”

“为什么?”

“因为他们每天不知道要面对多少妳这样的客人。如果妳是他老婆,妳受得了吗?”

“什么?”程依香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她连跟老板有进一步的关系都不会去想。她是可以很轻易地在离开吧台时,划上句点,然后回去写歌。但她从没想过,他们的老婆会怎么看她?别人是怎么看她这个游戏的?她真的没想过。但小岚是对的,咖啡馆的老板嫁不得。但她同意的是:“原来在聊得来里,还是分等级的。”这个等级,当然是拿来和柴井康做了比较。

十四天来,她心神不宁,一事无成。房子没打扫,曲子也没写。连中秋节都感觉愈来愈远,感觉上好像永远不会来。然而,这一年的中秋节,真的没来。柴井康没来,连电话都没有,连秋天都不见了。

天天天凉在烤肉,大家都在吃喝玩乐,只有程依香,怎么笑都像咖啡莫名其妙的带着微酸。她跟小岚说头晕先回去了。回到音乐小屋,她就后悔了。于其在天天天凉让大家陪她分心,也比她一个人看着月亮伤心的好。问题是:她干嘛伤心?

就因为一个陌生男人的一句话,她整个月的生活都乱了。“天啊!那口头上的约定,怎能放在心上?”她骂自己。但她就是放上了心啊!有什么辨法?她也不想啊!她也知道,他只是个遥远不切实际的幻想。但她就是会忍不住一直一直乱想!“也许,他太忙了。也许,生病了……”她还会帮他想没来的借口。“下次带他去老巴那,他一定会很开心!老巴会给我们喝什么?啊!喝完后,要叫他做什么呢?”她就一个人莫名奇妙地这样想了好几天。心情忽冷忽热、一下开心、一下痛苦,想像力莫名奇妙的丰富,却还是写不出曲子。她走进琴室,拿起白纸,写着:“实在不知道你对我的看法,而我也不想猜。我们才见一次?二次?天啊!这真是太夸张了!没辨法,我们的关系不明,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把你放哪里?放在心里吗?还是放在音乐里?我只知道我不停的想你,即使你有点高傲自大,冷漠无情,还是个言而无信的烂家伙!我还是想你。”她捂着脸,脸皱着,眼泪还是出来了。“我也没有辨法。我现在真想和你喝咖啡……真的。”她摇着头,用力的写,“真的太莫名奇妙了!柴井康!你这白痴,你才像谜呀!你就是一个咖啡谜啊!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岚说起你?你似乎不存在我的生活里,却死不离开我心里?你究竟是想怎样啊!”纸再度被揉成一团,滚到某个角落藏着。她离开琴室,决定去找老巴。

“妳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老巴说。

“是吗?给我一杯好咖啡,看起来就会好了。”

“看起来好,有用吗?”

“多少吧。”

“妳的司机呢?”

“我的司机?”程依香抿了一下嘴,“被我开除了。”

“原来。”

程依香瞪着老巴。

“有人载的心情,总比一个人走路好吧。”老巴拿出一包新的咖啡豆。

“我就是喜欢走路。”

“是哦,”老巴的磨豆机响起了迷人的声音,“妳知道一杯咖啡最神秘的力量是什么吗?”

程依香闻着空气中的香气,觉得这话有点熟悉,“最神秘的力量?情感的流动?我记得你说过………”

“是吗?我说过吗?”老巴安静了会,把咖啡煮好后,端给程依香。

程依香拿起杯子闻,“哇!赞!这个好。”她很小心地喝了一口,一股柔嫩微妙的甘甜在口中徘徊,这味道她没喝过,很有想像空间,酸度十分神秘,尝得到又说不清……

“情感的流动是当下发生的事情,像妳现在当场闻到、尝到的味道,很短暂,很快消逝。”老巴停顿了下来,欣赏着程依香那沉迷在咖啡里的神情,觉得十分有趣。“但一杯咖啡真正有魔法的是,喝完后才开始发作的那些力量。”

程依香随口问问,“那是什么力量?”她的鼻子和舌尖还在追踪这陌生的味道,她闭上了眼睛,全部心思都浸在了这美妙的世界里……

“想像力。”老巴说。

程依香突然睁开眼睛,瞳孔放大,瞪着老巴。

“西非,维德角。”老巴指着程依香的咖啡说,“这是妳没尝过的旋律。”

作者:彭可欣
版权:本文由作者彭可欣授权kaweh.net刊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说]咖啡谜之一:秘境咖啡馆
[小说]咖啡谜之二:边城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三:心跳之谜
[小说]咖啡谜之四:音乐危机
[小说]咖啡谜之五:打翻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六:船吧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七:天天天凉
[小说]咖啡谜之八:赤岛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九:放弃之谜
[小说]咖啡谜之十:咖啡之约
[小说]咖啡谜之十一:信任的咖啡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