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 Tsai:被第三波咖啡遗忘的波士顿 或萌发一场咖啡的宁静革命

第三波咖啡的浪潮席卷全美,西北角的大城市现在像旧金山,波特兰,或是西雅图都有出名的咖啡店。这股浪潮也正在从西岸往东岸漫延。不过在这场咖啡革命里,波士顿这个美国独立革命的滥觞地倒好像完全不关己事,到现在远远比其它大城市落后许多。

这应该跟波士顿向来有着浓浓的英式作风有点关系。英国的国饮一向是茶而不是咖啡,事实上美国独立正是起源于波士顿的一场“茶壶里的风暴”。1773年英国国会通过提高殖民地的茶税是压倒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当年的12月16日当英国茶船抵达波士顿时,Samuel Adams揪众集会商讨对策,最后群众强行登上三艘茶船,把三百余箱的茶叶全数投入波士顿港湾里。这一事件也开启了美国脱离英国的独立战争。

波士顿人因茶而革命,这个从英国承袭过来的饮料习惯好像也让它在咖啡的潮流里起步很晚。现在在这个“茶壶里的风暴”的发源地里要找好的独立咖啡店还真的是不太容易找。这次来试了几家的火候都还不大够,本来都已经要放弃了,结果最后误打误撞,碰上了这家George Howell Coffee。

George Howell Coffee现在在波士顿附近的Acton烘焙咖啡。它们的分店还不多,Newtonville有一家,波士顿市里有二家。这次来波士顿找咖啡真的是很有“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梗。

最早注意到George Howell Coffee的名字是因为去吃Puritan & Company时它们菜单上的咖啡就是用它们的。后来在逛Boston Public Market时看到它们在波士顿二家分店里的其中一家。Boston Public Market里头的店家都是新英格兰地区的一时之选,才开始觉得它的来头应该不小。最后一天要走之前下午还有点时间,想说给它一个机会。结果上网一查发觉它在波士顿的另一家分店在Godfrey Hotel旅馆里,而Godfrey Hotel就在这次来波士顿住的凯悦饭店Hyatt Regency Boston隔壁。等于是我这次在波士顿找咖啡找到不知道强手就躲在我的眼底下!

这家咖啡店其实也点出了当今第三波咖啡革命从西岸往东岸的长征路线。它的老板George Howell在70年代从柏克莱搬到了波士顿。他之所以会投入咖啡业就是因为他在柏克莱被Peet’s和其它那个时期在西岸崛起的咖啡店宠坏了,搬来了波士顿之后找不到类似的咖啡文化而让他在1974年于波士顿成立了Coffee Connection。将近廿年之后的1994年他把Coffee Connection卖给了星巴克,然后另起炉灶,用自己的名号开了这家George Howell Coffee。

这家的咖啡我觉得是我目前在波士顿地区喝过比较像样的。它在Godfrey Hotel里的分店装潢也很新潮,蛮合我的胃口。这场第三波咖啡的革命,也许终于还是在波士顿展开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它绝对不像在波士顿发生的另一场革命,这场咖啡革命绝对是宁静安详的。

 


这个作咖啡的柜台应该可以一口气应付不少的客人。


座位区挺大的。


闪闪发光的咖啡机。


今天喝的:冰滴咖啡一杯。


拿铁一杯。咖啡不错,不过拉花功力有待加强。

照片中分店的地址: 505 Washington St, Boston, MA 02111
网址:http://www.georgehowellcoffee.com/

作者:Andy Tsai
版权:本文由作者Andy Tsai授权kaweh.net编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