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咖啡谜之十九:咖啡小屋

秋天又来了。程依香从琴室出来,走出大门伸伸懒腰,深呼吸秋天迷人的空气。顺便看了一眼隔壁小屋。隔壁小屋整修了大半年,看起来都已完工,但似乎没人搬进来。里面出奇的安静,一点动静都没有。打小屋开始装潢,程依香就注意到有个女人频频出现,那女人约三十来岁,很时髦,妆化很大,噪门也大,是让程依香皱眉头的那种。是她吗?但小屋的装潢看起来很简单,米色加褐色,里头的吧台也是深色木头,太朴素了吧?不像一个浓妆女人的窝。“管他的。”程依香吸够了秋天的空气,准备进琴室继续写曲子。突然,她发现牛铃有点状况。“这是什么东西?”牛铃的拉环上绑了一封信。程依香左看右看,打量很久,才小心翼翼地把信拿下来。

咖啡小屋,新居落成,诚心邀请隔壁邻居,过来喝杯咖啡。
星期一,早上九点,期待妳的脚步声………

“咖啡小屋?”程依香抿嘴一笑,“星期一早上九点?”她关上了门,进去坐在大红蛋椅上又看了一次信。这次她注意到,信是咖啡色的,和小屋同一色系。“米色、褐色、咖啡色,是那女人吗?”她看着海,想着新邻居是什么样的人?

星期一还有几天?三天。程依香这三很少出门,她有空就坐在大红蛋椅上,连琴室都没进去。她想先弄清楚咖啡小屋的主人是谁?随时留意是否有人出入?但奇怪,这个主人始终没出现,浓妆女人也没有,小屋一点动静都没有。

星期一早上九点到了。程依香还是没见到新邻居是谁?她开始怀疑:“要过去吗?里面真的有人吗?但为什么这个人都没出现过?这不是太奇怪了吧?”但当她这样想时,又讨厌自己了。近年来,她一直努力改掉过度想像的习惯,她不再迷恋吧台爱情那种短暂、充满想像的东西了。现前她有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她要珍惜的就是,每一天张开眼睛看到的一切,那才是她该想的,才是真实的。既然新邻居邀她去,就去吧!“反正,见到就知道了。”就这样,她抛开一切多余的想法,带了一把小花过去。

程依香走到门口,看到有个跟她一样的小木牌,也像是贝姨做的。上头写着:咖啡小屋。咖啡小屋大小和音乐小屋差不多,但有两片比她大的落地玻璃。大门没关,程依香走进去,“哈啰?哈啰?”她叫了二声,没人回应。她看见那个吧台,深咖啡色木质,俐落干净,简简单单就二张椅子。她在其中一张坐了下来,背着吧台,欣赏着不同角度的海景。

“这海景和妳的比起来如何?”一个男人的声音说。

程依香的眼神并没有从海面上移开。

“是海太迷人了?还是你想不起来这是谁的声音了?”男人说。

程依香还是没回头,但她笑了,“我不需要想这是谁的声音。”

“是哦……”男人笑了出来。

“因为我从没忘记过。”程依香转过头来。

柴井康微微一笑,“妳现在可以喝咖啡了吧?”

“只要不是太难喝的。”程依香说。

“呵呵,我尽量。”

柴井康用手冲泡了咖啡,整个屋子里迷漫着迷人的咖啡香气。他们喝得很慢……

“你的脸怎么了?”程依香问。柴井康的脸上有一个很深的疤痕,这个疤是她以前没见过的。

“车祸的。”

“车祸?你什么时候车祸?”

柴井康看着程依香摇摇头,“说了妳不会相信的。”

“为什么?”程依香不明白都车祸了有什么好不相信的。

“就在妳进医院那天。”

“什么!”程依香的确吓到了,“你是说三年前我晕倒那天……”

柴井康点点头。程依香却皱了眉头。她心有点痛,不知道是很痛?还是一点痛?反正那种刺痛很复杂。回忆把她带回那段痛苦的日子,但没什么好说的。她问,“车祸严重吗?”

柴井康没有回答,指着咖啡问:“还可以吗?”

程依香摇摇头,背向吧台看着海说:“你真会选。”

“妳是指咖啡?还是这间小屋?”

“有差吗?”

柴井康笑了笑,没说话。

程依香说,“你知道我以前也冲浪吗?”

“不知道。”

“我没有冲得很好,但我喜欢一个人坐在浪板上等着大浪来的感觉……”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柴井康没有冲过浪。

程依香拿起咖啡杯,“就像这支咖啡的感觉。”

柴井康拿着咖啡坐上吧台椅,“海塩的独特性,若隐若现,一如海浪般不可预期……”

程依香接口,“独特的海洋记忆,海塩与紫苏的完全结合,在海浪中翻腾,享受着一种不受任何干扰的孤傲品质。”

柴井康继续,“孤傲不羁的性感海味,载浮着一股乘风破浪的紫苏气息,不完美但绝对自由……”

程依香笑着说:“厄瓜多,海龟。”

“妳真厉害。”柴井康看着她问:“喜欢吗?”

程依香点点头,“这支咖啡是我对海洋的记忆,是我的最爱。”

“呵呵,那就好。”柴井康又问了一次,“妳真的可以喝咖啡吗?”

“可以。”程依香大致把她病情说了遍,柴井康只是静静地听,听完他只微微笑,“那就好,那就好。”

“你呢?”程依香看着他,“你还没说你的故事。”

“我的故事?”柴井康想了一下,“都过去了,没什么好讲的。”

那天程依香进医院,医生诊断完,等到胡天岚来,柴井康便一身泥的赶回北都。在高速公路上,他想着:如果是他呢?如果不能喝咖啡的人是他,不是程依香呢?他会怎么样?他想起了那个他已经放弃的咖啡谜,如果真有咖啡谜,为什么要让一个懂咖啡、爱咖啡的女人,再也不能喝咖啡?他想起:他就是用咖啡谜让她带他去那些咖啡馆的。一开始,他在天天天凉听见她们对话,然后在赤道相遇,在大马路上约定,在海边看夕阳、吃汤包,然后一起带着中风的老巴去医院,还在台风天打扫庭院……柴井康摸了一下他的口袋,那张他从琴室带出来的白纸还在。他现在想的每个画面里都有她,他现在才注意到跟她在一起是多么的愉快自在。接着,他想到那条蛇。他们因为一条笨蛇,花了一天大扫除,但最后去了夜光、看见钟乳石,遇见大麻……“天啊!”柴井康突然发现,这一连串的记忆里为什么没有咖啡?就在他还来不及多想时,他撞车了。车祸的他,在医院待了二个礼拜,脚骨折,脸有伤,脑部受到撞击,他的有钱家人来接他回去。在家里修养一个月之后,他辞掉工作,女友离开他,卖掉公寓和车子,出国了。当然,他不想跟程依香说这些,至少不是现在。

程依香也不逼他,随口问:“你还在采访咖啡吗?”

“没有。我车祸后就离开了杂志社……”

“车祸严重吗?”程依香又问了一次。

“还好,都过去了。我离开杂志社不是因为车祸,是因为……”

“咖啡谜?”程依香帮他接了下去。

柴井康疑惑地看着她,“妳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程依香无辜地说,“我只是猜的。”

“那妳为什么会猜咖啡谜?”

程依香拿起咖啡杯,敬一圈咖啡小屋说:“这不就是答案吗?”

柴井康双手叉腰,有点气地说:“妳为什么知道?”

程依香耸耸肩说:“我一直都知道。”

“什么?”

“你喜欢这里,也属于这里。”

“妳怎么知道的?”

“看你喝咖啡的样子就知道了。”程依香笑了出来。这话是以前柴井康对她说的。

“什么嘛?”

“我说真的啊。”

“妳怎么看出来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妳怎么会……”

程依香打断他,“很简单啊,我们去的那些咖啡馆,只有真正的边城人才会去。”

柴井康真的生气了!“天啊!那妳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程依香啾着小嘴说:“我也不是一开始就知道的,我也是在失去一切后才知道的。”

“失去一切?”

“嗯,失去了健康、失去了喝咖啡的命、失去了……”程依香没有说出,她失去了他。

“妳并没有失去一切,妳还有边城,妳还在这里……”柴井康无奈地说:“这是我用了多少年、多少代价才知道的事啊……”

“所以,你觉得自己属于边城?”

柴井康看着她说:“还记得我们去夜光那晚吗?”

“嗯,记得啊。”

“那晚妳说:当你喝错咖啡,就遇不到对的人。去错咖啡馆,就找不到咖啡谜。只要一杯对的咖啡,就够让你找到自己的同类、找到和你同一个世界的人,那是一种你一定知道的……”

“归属感。”程依香微笑着说。那天她那么说,只是有感而发,因为她刚从老巴那听到了边城的咖啡谜──归属的精神。而夜光,的确是让她找到归属感的地方。

“没错。就是归属感。”柴井康喝了一口咖啡说,“没错!我属于这里。那就是我的咖啡谜。咖啡是要我明白我属于这里,这个答案在车祸前我就发现了。”

“那你为什么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才来?”

“车祸后,我花了一些时间才处理完在北都的事,像工作、车和房之类的。”

“妳女友呢?找到咖啡谜,你们应该可以结婚了。”

“妳想吓死她吗?搬来边城?没有工作的男人?车祸脸上有疤的男人?呵呵,她自动离开我了。”

“你不难过?”

“难过不是没有,但心却变更宽、更平静了。”

“哦?”

“很多迷人的事物,总叫人激动不已。但真正属于自己永远的东西,却是可以让人平静的。”

“这么说她离开你,你反而解脱啰。”

“应该说她的离开,反而让我清楚自己本来就有的是什么。我虽然在车祸前就发现了答案,但还不是很明白自己找到了什么?我也是迷失很久,流浪了一阵子才终于搞清楚的。”

“流浪?”

“嗯,我出国去流浪了二年。”

“去哪?”

“很多地方,就是走走,没有特地的想法。”

“跟咖啡有关的地方?”

“不,完全跟咖啡无关的地方,但我还是会到处喝咖啡。”

“那些咖啡喝起来如何?”

“只会让我更想回来边城。”

“呵呵,所以你就买下了这间小屋。”

“没错。”

“那你现在呢?工作?还是跟咖啡有关吗?”

“说有关也有关,说无关也无关。”

“天啊,你说话开始像老巴了。”

“以前,我一直认为咖啡之所以可以带我们到未知的心灵秘境,是咖啡的问题。我对咖啡产地有很深的了解,我知道不同的气候、不同的风水会让咖啡的口味差很多。我也学过烘焙,知道烘焙如何影响咖啡在口中引发的想像空间。所以,我一直想找出人们享受咖啡最具魔力的原因,需要什么条件?”

“也就是咖啡谜。”

“没错。但事实上,咖啡谜出乎意外的没那么复杂。”

“哦?”程依香在老巴的吧台上多少体悟过了咖啡谜的精神。但她很好奇,这个必需靠自己找才有用的男人,找到了什么?

“有一阵子,我放弃了咖啡谜,我以为根本没有人在乎咖啡谜。但我错了……其实每个人,至少那些不能没有咖啡的人,都很在乎咖啡谜。”

程依香安静地听着,她发现,她还是很喜欢听他说话的样子。

柴井康继续说:“只是咖啡谜在每个人身上发生的方式不同,每个人发现和寻找咖啡谜的方式也不同,当然答案自然也不会一样了。”

“但只要找到了,就知道那是自己的咖啡谜。”

柴井康瞪着程依香:“这就表示妳也找到过啰?”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带你去那些咖啡馆。”

“少来!妳那时候还取笑我,咖啡会迷人,不是因为咖啡,是因为人。哪有什么谜好找的!”

“哈哈!你还记得啊!”

“我当然记得!”柴井康也笑了出来,“等一下,真的吗?”

“什么真的?”

“妳也有咖啡谜?”

“不告诉你!”

“哼,反正妳早晚要说的。”柴井康也不逼她。那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能这样说话,就够了。

程依香问:“那你现在的工作是什么啊?”

柴井康走到房间里,出来时,放了一本书在吧台,封面写着:咖啡谜。

“咖啡谜?”程依香抬起头说:“你在写咖啡谜?”

“现在我想做的是,把咖啡谜在不同人身上发生的故事,写下来。”

“喔,那这是谁的咖啡谜呢?”

“妳何不看完后再告诉我?”

“我可以看?”

“当然。”柴井康说,“不过,有个要求,故事还没写完,我希望妳看完后,能给我一些……想法。”

程依香回到音乐小屋。坐在大红蛋椅上,轻轻把书翻开第一页……

在那个世界里,每个人都在爱咖啡,但他们真正爱的是:别的东西。

…………
…………
…………
…………
…………

“妳愿意喝我每天为妳泡的咖啡吗?”

程依香阖上书,看着海……想起那个,伊斯坦堡女人。那个要泡咖啡给夫家喝,及格才能嫁过去的女人。“哈哈!”她笑了出来。她又想到,老巴曾经问过她类似的问题。那时,她想了半天想不出哪个男人会为她做这种事?她只好说:“不知道啦!”

隔天,程依香把书还给柴井康,最后一页的最后一行,多了几个字……

“我愿意。”

院子里的两颗大树,随风摇曳,咖啡小屋里,传出了磨豆子的声音……

~全篇完~

作者:彭可欣
版权:本文由作者彭可欣授权kaweh.net刊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说]咖啡谜之十八:生活咖啡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