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咖啡谜之十八:生活咖啡

春到来时,程依香隔壁那间小屋,卖掉了。整天进进出出的工人和施工声,吵得她不得安宁。终于,她去了船吧。

“天啊!稀客!”老巴问:“多少年没喝咖啡了?”

“二年多了。”小香说。

“我还没见过有人真能把咖啡戒掉的,妳是我遇过戒喝最久的一个!”

“我没有戒,只是刚好没有想喝。”

老巴摇摇头,煮着咖啡,香气再度进入程依香的心肺。她一闻就知道没救了!那味道就像老朋友。不是香不香的问题,而是一种感动,像自己身上失去多年的一部分,她趴在桌上一动也不动,“哦……天啊!真是要命的味道!”

“呵呵,想念吧。”老巴闻着搅伴器,“妳知道吗,咖啡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秘密情人。”

“秘密情人?”

“看不见,但真实感动在心里的情人。”老巴缓缓倒出咖啡,端给程依香。

程依香静静闻着,只闻,她就有答案了。有些咖啡气味特殊,光闻就知道是什么。但有一种咖啡闻起来没什么,淡淡地,不张扬,没有什么惊人之味,可是那就像一种密码,只有懂的人知道如何解。程依香没有马上喝,她放下杯子,转身背向吧台,看着海,她知道这是一杯值得等的咖啡。这时,她眼前的海,让她想起,有种人就像这种咖啡。但……算了。她想够了,回过头来,很小心地拿起咖啡,喝一口,含着,闭了眼,舍不得吞,她心里满意地说:“我就知道是他。”这是一个很闷的男人,冷酷无情的外表只是害羞的伪装,骨子里那浓劲藏得很深,来得很慢。她知道这支咖啡必需等降温时,油脂才会浮现,而那油脂之顺滑稳重是无人可敌的。接着,甜韵开始攀附舌缘,停留在喉头呢喃徘徊,如吟诗般撩绕不去………她慢慢由另一个世界回来,张开眼睛,看着老巴,淡淡一笑,“古巴,水晶山。”

老巴回以赞叹的一笑,“看吧,忘不了的,就是忘不了。”

程依香叹口气,摇摇头,“唉,是啊,怎么会这样……”她看着外头的云,海依然在远方,程依香突然想起柴井康说过,老巴离过婚。她问:“老巴,你为什么没再结婚?”

“妳怎么知道我没再结婚?”

“所以,你跟大审……?”

“就是个伴吧。”

“你跟大审谈得来吗?”

“没妳那么谈得来。”

“可是,你选择和她在一起啊。”

“我也选择和妳在一起啊。”

“哦,不一样吧。我只是船吧的一个客人,而大审是你每天的情人。”

老巴竖起指头说:“第一,没有每天的情人这种人。第二,从这杯咖啡开始,妳不再是船吧的客人。”

程依香吓了一跳,“为什么?”

“今天起,妳来船吧喝咖啡都免费!”

“那怎么可以?”

“唉,你以为我让妳来喝咖啡是为了赚妳一百块吗?”

“当然不是………但不是吗?”

“我还以为妳懂,吧台上最有价值的东西都是那些无价的啊。”

“我当然懂……但…”程依香在乎的并不是那一百块要不要付,而是这一句的前一句,“等一下,大审不是你每天的情人?”

老巴喝了一口咖啡,“让我这么说好了,爱情是一种很年轻的东西,我一直觉得,人到一个年纪,爱情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名词。”

“什么名词?”

“我不知道。也许像咖啡里的香气,像嘴里亲自感受到的味道,就像你二年没喝了,还是认得出来的东西……妳觉得那应该怎么说?”

程依香想歪了头,“嗯,是有点难说。”

老巴心有所感的说:“有些人每天都要喝咖啡,没有咖啡就是不行。买一磅水晶山回家,依手感、体温、心情,每天喝起来,有时差别很大,有时差别很小,但无论那杯咖啡是让你感动,还是没什么感觉,你每天还是一定要喝一杯。”

程依香不是很懂,“你的意思是,爱情变婚姻后,没感觉还是每天要喝吗?”

老巴摇摇头,“妳还记得伊期坦堡女人的故事吗?”

“那个要煮咖啡给夫家喝,级格才能嫁进去的那个女人吗?”

“嗯,就是她。”老巴看着程依香,没有接话。

程依香想了一下说,“我想起来了!爱情偏酸,婚姻是苦的。那你煮给大审喝的,是酸的?还苦的?”

“我煮咖啡给她喝;她煮苦瓜给我喝。”

“呵呵,难怪你们能在一起。”

“小香啊,告诉妳一个秘密,我卖咖啡豆四十年了,小心点,有有效期限的东西,都是骗子!爱情和咖啡都是骗子,被骗的人可多了。”

“什么?爱情和咖啡都是骗子?”

“不是吗?迷恋咖啡或陷入情网都叫人疯狂、无法正常生活。但不会长久的。人总要回到正常生活才真实。生活是一天接一天,很平淡、很平凡,这才是真的。”

程依香听得不是很懂,她正想问什么时,突然,她懂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明白的?她突然静了下来,看着海,缓缓地说:“没错……最美的回忆,也没有每天一杯咖啡真实。”

“能踏实、真实地过每一天,才能叫幸福。”

“就像每天都能喝到一杯咖啡,才是幸福。”

“没错。妳失去过喝咖啡的命,比起用离婚来学,妳算是幸运多了。”

“原来,这就是第一千杯咖啡的意思啊……生活,每一天的生活。”程依香看着自己写过的那张纸条,还贴在墙上……

第一次喝咖啡,是一个偶然;
第一百次喝咖啡,是一种渴望;
第一千次喝咖啡,是一种生活;
第一万次喝咖啡,是一种信仰。

老巴说:“不管哪一杯,真正会喝咖啡的人,都是在找那一杯咖啡背后无价的东西。”

“只有藏在那杯咖啡背后的东西不是骗子,才能长长久久。”程依香说。

老巴摸着银胡子说:“看来,妳已经知道第一万杯后面的东西是什么了。”

程依香回到音乐小屋,坐在大红蛋椅,看着海。隔壁偶尔传来槌打补钉的声音,但那并不影响她回想今天的水晶山。今天那杯咖啡让她想着:“当咖啡融入生活,每天都要喝时,已经无所谓喜欢或不喜欢的问题了,而是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每天都能拥有,且不能没有的……简单幸福。像这种的东西,比昂贵、难得、或出国才喝得到的豆子……真实。”那柴井康呢?对她来说,他是不是这样的东西呢?他那天都在她心里,也已经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了。她想着想着,又忍不住问了:“你找到咖啡谜了吗?”

[小说]咖啡谜之十七:不能喝咖啡

作者:彭可欣
版权:本文由作者彭可欣授权kaweh.net刊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