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产批发起家的日本筑地,今日的咖啡馆文化也不可小觑

对于筑地,我常觉得多年来市场的名声过于响亮了,以至于耀眼的光芒覆盖掉这地方,其实除了生鲜渔产和各类干货以外,还有其他的特色也不容小觑。随着筑地场内市场搬迁到丰洲新市场,我们终于也该仔细瞧瞧这一带除了海鲜以外,还有什么原来也在静悄悄的滋生着。

于我而言,现在说到筑地,最先想到的已经不是生鱼片,而是咖啡馆。

咖啡馆?没有搞错吗?到筑地不就该是找各个海鲜老铺,大啖新鲜的鱼货美味吗?哪有什么特色的咖啡场域呢?也许有人会这么说。事实上,从新富町到筑地这一带的巷弄之间,藏着不少咖啡馆。有老派日式吃茶店风格的咖啡馆,亦有师法国外咖啡师技巧回国展店的新式咖啡馆。从纯粹的滴漏式单品咖啡,到浓缩咖啡和流行的拉花拿铁,又或者是添加各种甘味的花式咖啡,不同店家,各自拥有迥异的特色品目,将筑地逐渐塑造成一块咖啡饕客的新圣地。

LIVE COFFEE

我最常去的一间,是位于筑地三丁目的“LIVE COFFEE”。这间咖啡馆算是小型连锁店,目前共有五间店铺。在1955 年创业,迄今已逾六十年。LIVE COFFEE的总店位于月岛的文字烧商店街,不过,月岛店只提供自家烘焙咖啡豆的贩售,无法在店内享用咖啡。其余有提供店内饮用的分店中,我觉得1985年开店的筑地店,气氛是最讨我喜欢的。从外观到内部装潢,简单俐落,咖啡就是唯一的主角。在黄色调灯光的烘托下,咖啡豆散发出来的香气,仿佛也带着职人的温度。小小的空间中,流转着每天经过此地,非得坐下喝一杯才算开启一日生活的常客。

另一间值得注目的小咖啡店,是在筑地本愿寺斜对面巷弄里的“Turret COFFEE”。Turret COFFEE是个人经营的咖啡店,整个气氛接近于近年来所谓的“第三波”精品咖啡。店老板川崎清在开店以前,曾经向涩谷知名咖啡店“STREAMER COFFEE COMPANY”里世界级知名的泽田洋史拜师学艺,并曾在六本木DOWNSTAIRS COFFEE工作累积经验,终于在2013年创业,成立Turret COFFEE。

Turret COFFEE主打拉花拿铁,搭配店里的长崎蜂蜜蛋糕与铜锣烧,口感意外的合拍。

经常有人找不到Turret COFFEE。因为在Turret COFFEE的巷口,是一间更为醒目的星巴克咖啡。有趣的是,老板在制作放在巷口的引导看板时,将星巴克也清楚的标示了出来。他并不担心客人反而去了星巴克,因为相信真正喜好精品咖啡的饕客,自然知道如何抉择。

yonemoto

最后是一间在筑地场外市场的咖啡店,名为“米本咖啡”。逛筑地场外市场时,或许曾有人注意过这间咖啡店。因为,在一丛寿司店、料理器具和鱼货商店之间,突然岔出一间咖啡馆,而且还人来人往的,有点突兀,却实属抢眼。

米本咖啡跟LIVE COFFEE和Turret COFFEE最大的差别,是这里能喝到如加了冰淇淋、焦糖奶油等类型的花式冰咖啡。

这间店创业于1960年代,目前在筑地有本店和新店两间,另外神田也开了分店。米本,是这间店经营者家族的姓氏。米本咖啡的前身,原来是一间面包店。一开始,米本家族在战前也是从事鲜鱼店的生意。战后,米本先生不幸脑溢血过世,整个家计就由米本太太(米本百百子)辛苦的独撑起来。

在偶然的机缘下,米本太太为了满足还是小学生的长子谦一,天天想吃面包的心愿(当时附近没有面包店),于是决定开间面包店。谦一成年后,决定继承母亲的家业,便将面包店转型成吃茶店,开始为筑地往来的人们,提供优质却极为便宜的咖啡。米本太太多前年以高龄八十一岁过世,米本咖啡就由儿子的家庭继续经营下去。

喝着米本咖啡的时候,谁人知道,一杯咖啡的前身,其实是一个面包呢?只不过这一回,面包里抉择的不是爱情,而是一份母爱。

来源:日经中文网
撰稿:张维中

张维中,台北人,现居东京。在台取得文学硕士后,08年来日。早稻田大学别科、东京设计专门学校毕业。现于东京任职传媒业。大学时以长篇小说踏入文坛,迄今出版著作25部以上。近作为游记《爱的魔幻旅行》、《东京,半日慢行》、《一日远方》、小说《恋爱成就》。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