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方:秋日咖啡两帖

一、咖啡那点事儿

年轻时谁喝那杯苦水!

除了苦,就剩下绝望的黑。喝中药起码有希望治绝症、起顽疴,喝咖啡有啥?

我自首───这不是好咖啡的错,错的是时代,是长得像咖啡的进口垃圾。可这些年不同了,街边咖啡馆栉比鳞次,比装潢比风情比豆子比烘焙,还比“好像有故事的美丽老板娘”!

鄙人跟着“时代巨轮”一阵乱转之后,家中虹吸式滴漏式摩卡壶长嘴壶挂耳包……暨无数咖啡杯倚叠如山,宛如家庭版专卖店,喝时常瞬间迷路,今天该喝B?抑或轮到D?到底哪种冲煮法好喝呀?

这问题艰深复杂,升斗小民不敢回答。

若究其实,冲咖啡者,不过是将咖啡豆磨粉,然后用热水“淋、浇、煮、泡、蒸、压”而已矣。不同饮食文化自有不同调理方式,硬分高下,徒增烦恼,我既未领“咖发会”津贴于前,又万无熊心豹胆开店于后,操此闲心所为何来?“科技救国”?此技不在其中。

瞧,就这么简单,何需义式espresso或尖嘴长壶?弯曲降温(水别那么烫不行呀)、出水柔缓(谁倒沸水发神经猛冲呀)?一根吊杆,一个布制滤袋……大壶轻轻靠着,缓缓倾出,小杯欢呼承接,桌边人能不眉目间一片春山?

是了,豆子与水别太糟,同饮之人别太聒噪。杯旁有柠檬蛋糕,佳;无柠檬蛋糕,亦佳。窗外行人匆匆而过,佳;细雨迷离飘过,亦佳。若咖啡入口柔顺均衡,香味盘桓鼻窦喉间不去……啊,我固不知何谓涅槃,然此刻似唯“不生不灭”方足况之。

好闻好喝就成,咖啡就是咖啡,说成一朵花还是咖啡。简单视之,简单快乐。

二、咖啡之歌

我最初当然不爱喝咖啡,玻璃罐里的“世界名牌”粉粒驳杂,用热水冲泡,便与中药齐名,不加奶精方糖,正常人谁咽得下?后来三合一也试过,奶糖双多,就咖啡少。要喝只好再加“世界名牌”,对照包装盒上疑梦疑幻的美图,常生出悲凉之感。

近年进口原豆日增,分级日严,我这才渐入佳境。咖啡研磨时最最销魂,真是香满乾坤,连寒舍蟑螂都携眷探头探脑……。有回某“老情人”过访,我磨豆方毕,正用木匙、酒精炉以虹吸式烹煮,咕噜声中浓香飞散,她眸光荡漾流转;“哟,故意的吧?不让我走了?”“欧巴桑,妳想多了……”平日人家品茶多矜持!

此茶与咖啡之别也。美女喝茶,杯唇具小,兼以杯胚薄细、茶汤烫嘴,唯能小口啜饮,自然知性优雅。而咖啡杯风情万种,或轻捧掌心,或玉指轻勾,配上小碟小饼干,烈火红唇轻吮轻吻,贝齿轻轻咬下糕点一角,多美!Latte,Cappuccino ,Espresso,Caramel Macchiato,Coffee Mocha,……再配以非洲豆美洲豆爪哇印尼豆……单品也罢,各豆混搭也罢,端杯即是期待,入口瞬间意乱,饮罢方知情迷,而喉间余香回甘不散,一言蔽之曰:“就这样被你征服──”!

有时半夜微倦,或清晨朦胧将醒,滚烫咖啡闻着销魂,琼浆玉液又热又香,灌入口腔,再滑进食道,再暖到胃……我听见沿途所有细胞都在欢呼!一线热流过处,块垒无不熨贴。而鼻窦歙张,两眼慢慢发亮,发根宛如电流轻轻抚过……,噫!就这样又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喝下你藏好的毒!那英这首〈征服〉,根本就是咖啡广告歌。

人间美丽,老贼不死,正因杯中山水可化为胸腹间山水……

来源:联合报
撰稿:沈志方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