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加坡、香港和台北:一个咖啡爱好者的四地精品咖啡印象

30岁时患了胃病,有20年不喝咖啡、茶和任何酒类,直至52岁,转了工,工作压力少了,开始饮小量茶和咖啡,亦常与七哥夫妇二人到澳门度周末。2000年头,澳门还是一个小城市,没有今天的繁荣,人口不多,每次去度假,感觉非常写意。七哥喜欢带我们到镜湖医院附近的檀香山咖啡室叹下午茶,他和大师公喜欢饮咖啡,而我则只是个初哥,连什么咖啡豆是有名的也不懂。

檀香山主要业务是咖啡烘焙事业,当年入口的咖啡豆占澳门整个市场的七成,故此檀香山咖啡室的咖啡无论是贵或平,都是新鲜烘焙,比其他咖啡室好饮得多。

每次到澳门度假,每日下午的指定动作是去檀香山,从差不多20款咖啡豆中各人挑选自己的咖啡,叫一份西多士和一客蒜蓉包,四个人分,这便是一个非常可口的下午茶。

初时对咖啡豆没有什么认识,试过牙买加蓝山,虽然是很醇但味道比较平淡。后来试饮夏威夷Kona,这款单品咖啡味道香浓,没有酸味,比其他咖啡豆香醇。后来对Kona咖啡的喜爱程度是连自家牌子的咖啡曲奇也要加入这款咖啡豆,可惜好的Kona咖啡豆愈来愈难买,来源短缺,在过去几年因收成少,价钱是三级跳。有时就算愿意出贵一些价钱也买不到纯正Kona,因为有些咖啡商加入其他咖啡豆来鱼目混珠。

在新加坡,女婿William每天上班前都会去到Tiong Hoe Specialty Coffee饮一杯咖啡,咖啡豆是用House Blend。有时我也会跟他去,亦试过和大师公二人去叹咖啡及吃件蛋糕,觉得咖啡味不够香浓,after taste的回甘味低。2017年6月,在新加坡时又跟William到Tiong Hoe饮咖啡,当日刚好他们的大老板陈先生也在店子。Tiong Hoe是陈先生的名字,虽年届75,但面上没有皱纹,老人斑亦很少,还非常精神抖擞的,看起来他还要比我年轻。新加坡人比较热情,跟他倾谈一会儿便熟络起来。他说每天饮一至两杯“靓咖啡”,对心脏会有好处,而他自己便是个人版。陈老先生16岁学冲咖啡,是一位荷兰人教他的。他基本功扎实,有60年烘焙咖啡的经验,在新加坡咖啡界是非常德高望重。跟他碰面时以为他只是一位咖啡店老板,后来上网查看他的资料才知道原来他是一位高人,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Tiong Hoe Specialty Coffee每日也有营业,除了星期日是外判,其他日子会有4位咖啡师当值,生意应该不错。当日我老实不客气地跟陈老先生说咖啡够浓但不够香,应该是咖啡豆的问题。陈老先生明白我的睇法,说这间咖啡室是他开给儿子,因位于普通住宅区,选择的咖啡豆不可能太贵。他有几间咖啡贸易公司进口咖啡豆,自己烘焙,供应给酒店和咖啡店。立即向他请教要怎样才能买到夏威夷Kona靓豆。陈老先生非常友善,仔细地给我解释。

他说首先夏威夷Kona来源短缺,在不同高度种植的Kona也会有不一样的质素,应该是要在高度3000呎以上才会有好Kona。另外,烘焙时不可以dark roast,否则会浪费了靓豆。他说新加坡跟其他地方一样,也有商人将其他咖啡豆混入作贵豆来卖。我立即打蛇随棍上,问他能否帮我买1公斤Kona。他初时也有些犹豫,后来我连续几日发WhatsApp请求他帮我寻找靓豆及烘焙,他才相信我是认真的。William亦跟陈老先生颇熟,也帮我美言几句,最后在我女儿回来前的两日,他终于为我找到了900克顶级Kona,算是不错了,价钱是450元坡币一公斤。

自从两个多月前在新加坡的Tiong Hoe Specialty Coffee饮了几次咖啡,估不到在这两个月里竟然有多番机会品尝到好质素咖啡。

家在香港西半山,行路到高街不需10分钟,因有行人电梯上落,非常方便。星期日外佣放假时,我会帮衬高街港式西餐厅The Villager吃简单午餐。虽然少饮咖啡,但其实是有要求。

很多时到 The Villager会自备 Kona咖啡豆。老板Andy将咖啡机里的UCC咖啡豆拿出,特别为我和大师公冲两杯Kona咖啡,品质虽是一般,但难得Andy不嫌麻烦,算是不错了。其实在高街与第二街之间有几间精品咖啡店,但我极少到下一条街即第三街,因没有行人电梯落山,怕行伤膝头。

一直不知道在正街56号,即高街与第三街之间,有间小小咖啡室叫Stone Coffee,原来是一位新相识的朋友于16年10月开设的精品咖啡。朋友说他们有两位咖啡师,做的咖啡不错,于是在6月尾的一个星期六与大师公及女儿一起去试这间只有4个座位的咖啡店。女儿从新加坡带来Tiong Hoe特别为我烘焙的Kona咖啡豆,于是也拿去请咖啡师为我试冲,看是否合格。咖啡师Vincent首先用手冲方式做Kona,朋友的评语是好豆,得他认同,令我放心,因这些豆的价钱真的是非常贵。第二杯由朋友帮我安排,是用他们的House Blend做Piccolo。我喜欢浓咖啡,觉得可以比Piccolo再浓些少,于是Vincent再调校,直至我满意后他就记录下来,以便我将来再去时,他和另一位咖啡师Caron能冲到我需要的味道。虽然这间小小咖啡室貌不惊人,但选料严格,做事认真,老板常到出名腌臜的台北挑豆园Naïve Yard买靓豆。

今年年初,Stone Coffee竟被一本国际性的瑞典咖啡杂志 96°,A guide to tremendously good coffee评选为香港最好的一间Specialty Coffee!

最怕货比货,7月到台北陪俊俊差不多两星期,女儿带我们到两间有名的精品咖啡,Simple Kaffa和Fika Fika Café。

Simple Kaffa兴波咖啡大有来头,掌门人吴则霖自2013年开始连续3年拿下台湾咖啡大师冠军,2016年在爱尔兰都柏林的世界杯咖啡大师比赛(WBC)夺冠,创下台湾选手参赛最佳成绩。

Fika Fika Café创办人陈志煌在2013 年的北欧咖啡烘焙大赛(Nordic Roaster Competition)拿到Espresso组冠军及跨组总冠军。

与女儿及她的旧同事到Simple Kaffa饮咖啡,大师公试了2016 WBC夺冠的手冲咖啡、女儿的旧同事要了冰冻咖啡,也点了甜点,有Tiramisu及柠檬挞。老实说,世界冠军的手冲咖啡只是一般,可能当日掌门人吴则霖没有坐镇,但这是不应该的,无论是哪一个咖啡师冲的,水准亦应该一样才对。令我们惊讶的竟然是Tiramisu和柠檬挞,做得非常出色,很新鲜,柠檬挞的柠檬天然香味很突出。本来是5个人分享两份甜品,最后每款再要一份才满足。他们亦有卖咖啡豆,可惜当日只挂住倾谈而忘了买。

拥有北欧瑞典风格装潢的Fika Fika Café,主持人陈志煌是咖啡烘焙大师,曾经因为冲调出色的Espresso而夺得比赛冠军。

当日我要了Piccolo,而大师公则饮Cappuccino,还要了简便午餐及一件柠檬挞。两杯咖啡做得非常好,咖啡豆新鲜,烘焙的时间刚刚好,是Dark Roast。过了一星期,带俊俊一起再去一次,饮Expresso咖啡及试甜品,水准十分稳定,是值得再来。

虽然人在台北,个心已经挂住Stone Coffee,为什么?是那窝心的个人服务态度、严格选择咖啡豆、豆很新鲜、质素好、烘焙功夫令人满意。回到香港立即带着俊俊到Stone Coffee几次,我试了Piccolo、Ristretto、手冲Geisha,大师公钟情他的Cappuccino、俊俊饮了拉花的朱古力Baby Chino、吃了火腿芝士牛角包及朱古力蛋糕,这个小孩子还要了一杯薄荷朱古力Smoothies才算满足。如你喜欢Geisha,Stone Coffee一定不会令你失望。

来源:信报
作者:大师姐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