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主的日常:一个孝顺的孩子


有一个很英俊、很英俊、很英俊的男生(我用英俊而不是帅,看倌应该也就清楚这个男生有多美了),用轮椅推着一位老太太,老太太看起来年纪有一点大,但是皮肤非常白皙,肤质也好,如果不看她的脸,只是看她的皮肤,你会以为她很年轻。

因为老太太坐着轮车,所以我请他们到厢房,因为厢房的桌子较低,所以她不用换椅子。男生很温柔,细声细语问着老太太要喝什么咖啡。我告诉她,我这里只有咖啡,他说他知道,朋友有告诉他。我没有问他什么朋友,反正我这里有很多熟客,我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大多时候我都帮一些熟客取我自己知道的外号,名字我就没仔细去问,为了避免他告诉我他朋友的名字,而我还是不知道对方是谁的尴尬,索性就别打破沙锅。

男生对老太太态度极好,我问他“老太太喝咖啡吗?”

他回我“我妈妈从年轻就喝咖啡了,而且还都是喝黑咖啡。”喔~~~原来是母子。这太太这么有品味,从年轻就喝黑咖啡,那得是多久以前的事呀!那时候的咖啡可是一片荒漠呀!

男生问我“有没有蓝山?”

我说“已经卖完了。”

他又问我“有没有可娜?”

“可娜也卖完了!”

他低头犹豫了一下,问我“有没有什么咖啡像蓝山或可娜一样,入口是轻轻的,味道却是饱满的咖啡?”

我迅速让所有的咖啡味道都在脑子里刷一下,中美洲味道虽然清爽,可是要论饱满,可能差强人意— —,我问他听过圣海伦娜吗?

妈妈说话了,她说“不是拿破仑被放逐那个岛吗?”。

我把眼光调往妈妈的脸,半晌无法回话,这妈妈可是读过书的,而且肯定学历不低。

“对,就是那个岛,所以您知道圣海伦娜咖啡啰?”

“知道,可是没有机会喝,你们有圣海伦娜咖啡?”这妈妈说话的语调轻轻柔柔的,很是好听。

“有,但是剩没几杯了,这种咖啡叫好不叫座,太贵了,宜兰人一向节俭成性,舍不得喝呢!”我跟她解释。

她回过头跟儿子说“就喝圣海伦娜好吗?”

“好呀,就来两杯圣海伦娜。”

我告诉儿子“你不要喝圣海伦娜咖啡好吗?”

“喔?那你要给我什么咖啡?”

“加那利,一支台湾喝不到的咖啡。”

妈妈又说话了“是非洲外海那个加那利群岛吗?”又是一句让人肃然起敬的回答。我打算把咖啡先送出去,再来好好跟妈妈聊聊,感觉妈妈应该有很多故事呢!

我把咖啡送出去,然后也躲到厢房去陪妈妈聊天,反正没有别的客人。聊天当中,我知道妈妈是曾经在海外留学的,读的是西洋史的,多年前还曾经是某国立大学的教授,因为一场车祸,伤了双腿,就退下来了。那位很英俊的儿子也是在国外读书,然后留在国外奋斗,后来因为父亲过世,他才回国照顾母亲。

儿子曾经结过婚(这是儿子到外面移车时,妈妈跟我说的),那时候儿子还在国外,结婚不过四年,媳妇儿就因病走了,儿子就一直未再婚,直到回台照顾母亲十多年,一直保持单身。母亲要他再找个伴,他总说母亲行动不方便,会连累人家女孩子,所以就是专心照顾妈妈,也不思自己的幸福与否。

那位很英俊的男生还是单丁,看起来应该是四十多岁,细皮嫩肉的,肤质像极了妈妈,长相斯文有礼,应该煞死很多女生,可惜男生没有再结交女友的意念。

男生说我的咖啡很好喝,让他萌起了想自己煮咖啡的念头。我告诉他,如果想自己煮咖啡,我可以教他怎么煮。

他想了想说“等他下回来再试。”下回来?下回来?哈哈哈,下回来!

这年头像这样孝顺的孩子已经不多见了,这个妈妈真是好命,有这么好的儿子陪在一旁终老,夫复何求!

来源:Full House Coffee
版权:本文由Full House Coffee授权kaweh.net刊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