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送的那只咖啡杯

那只咖啡杯摆置我家餐厅透明玻璃柜里近三十年,不曾使用过,但自去年起我开始用它了。

那是婚宴结束时从熟识的新郎新娘手中接下的小礼,水蓝瓷杯搭配同色爱心杯垫,杯身看似由一大一稍小的环圆组合,但却紧密无缝一体成型,杯内温润含光,散发出如新郎温文儒雅与新娘时尚可爱的气质。

那是我第一次在日本参加婚礼,婚宴在闹区大饭店举行,当天盛装出席的我享受了日本婚礼的乐趣,也感染了新人喜悦的气息。新人回礼的咖啡杯有水蓝及粉樱二色,虽然了解日本人认为偶数可拆开带有分离的意味,但我至今仍感遗憾,倘若各有一色的对杯一组,该有多好啊。  

友人婚后,孩子陆续出生,生活的压力让夫妻俩喘不过气,就在孩子十来岁时,两人决定离婚,监护权归女方。自此友人只身居住在婚后贷款买来的房子,平日开着破旧的二手车往返三小时上下班。

311日本大地震造成部分地区土壤液化,友人居住区域的房价大跌,教原有意出售房屋的他欲哭无泪。

数年前我到日本时,友人特地进城来叙旧。久违的他苍老了许多(我也是),大伙儿喝着咖啡,听他娓娓道来近况:总算卖掉房子、租屋独居的他因公司正职退休后未获续聘,只好偶尔接案子打发时间。闲聊中,我告诉他尚未使用他婚宴回礼的水蓝咖啡杯,他惊讶地睁大眼睛望我数秒后苦笑说:“好遥远的事,我已忘了,妳如不用,丢弃它吧。”

望着他因病而消瘦许多的背影离去,我轻啜一口咖啡,顿时觉得好苦涩,他从绚烂光彩走向凄凉孤苦的无奈,令人不胜唏嘘。凝视手上咖啡的我心想,返台后该启用那只杯子了,好好泡杯咖啡,缓缓生活步调,静静回忆过往,已届初老年纪,是开始学习孤独和品味清寂的时候了。

来源:联合报
撰稿:Noliko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