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主的日常:大陆来的学生

大陆来的学生?可以说是学生吗?
      

三个女生一进门,听她们口音就是大陆腔,北京腔,咬字清楚,翘舌的厉害。
   


我说“妳们来自大陆!”


“是呀!”


“妳们自由行?”


“对呀,现在团体已经不给走了,自由行也要申请很久,我们预计去年就来,没料就到现在了。”
   


我问她们预计来几天,她们说大约七天,今天已经第四天,绕到花莲去,就要回北京了。
   


“老板,您知道吗,你们这家咖啡厅可是重点经营。”


“重点经营?何意呀?”


“咱们是特意来宜兰喝妳们的咖啡的。”


“嗄?”


“我们要来台湾,朋友就特叮咛,说我们这么爱喝咖啡的人,一定得到宜兰的Full House试试。”我有这么红吗?还是陆友特意推荐!
   


人家远从对岸来,我很耐心跟她们解释咖啡,教她们喝咖啡。其中一个女生喝着咖啡,突然跟我说“喝着您的咖啡,突然我想自己开咖啡厅了。”我又是一阵错愕,这么快,就几口咖啡,她就能下这种决定?
   


我问她“您想开什么性质的咖啡厅?”她您来,我就您去。


“卖咖啡,好喝的咖啡。”


“好喝的咖啡定义是什么?”


“酸,舒服、甜,舒服、苦,舒服、香,迷人,回甘,慎人!”她说得飞快地。


“慎人?慎人不是叫人害怕吗?”我有一点点意见。


“不不不,慎人用于味道,就是难以忘怀之意!”她振振有词的。真是这样吗?
   


其实她对味道的阐述相当精准。经打探得知,这位小女生家境非常好,叫家人拿钱出来开店,不是问题。大陆的咖啡也是新兴的行业,夯的很,这么年轻就掌一家店,对大陆市场我不是很懂,当然就不知是否可行。
   


“妳煮咖啡吗?”


“没有,我只喝咖啡。”


“妳不煮咖啡,要开咖啡厅,您不需要学习吗?”


“学呀,您教我,我朋友叫我来宜兰喝咖啡,真是对啦!我一直不知道要做什么,现在可懂啦,我喜欢喝咖啡,如果又能够煮好咖啡,这可好啦!”
   


我?短短几个小时,跟我学咖啡,回家就能开咖啡厅?我神呀!这孩子天真的很!
   


我尽其份,把咖啡该怎么看温度,怎么搅拌,很费心地跟她讲得明白,还让她进吧台煮,先是用空罐练习看走水,再用粉正式练习煮。是不是大陆的孩子都是这个样的,以前南京妹雨辰学咖啡也是这么专注,一有问题就问,没有问题也问,教这样的孩子,感觉很有成就。两个多小时,她似乎领悟,竟然能把咖啡煮得像那么一回事。我还简单跟她说一些咖啡的处理方式,还有一些该懂的基本知识,她还拿出纸笔认真作笔记,让人挺感动的。
   


临走她拿出一万元台币要给我,我跟她说三杯咖啡,一杯蓝山,一杯可纳,一杯肯亚,不过才750元。她说,剩下的当作束脩,学本领给钱天经地义,何况我又是这般尽心尽力,说什么我都该收下,留下我的微信,说日后有问题可以透过微信请益,然后就走了!留下我面对那一万元,不知所措!
   


大陆人的积极我是见识过的,但是,面对这样一个女孩子,还真是头一回给碰上,她真的会开店卖咖啡吗?

作者:Full House Coffee
版权:本文由Full House Coffee授权kaweh.net刊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