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咖啡只在精品咖啡馆是不会弄懂它的

在两边都是咖啡树的羊肠小径中穿梭,咖啡树下开满了非洲凤仙花。路面上长满了青苔的郊山步道,滑了几交之后,终于走到满山咖啡园的最深处,在海拔七百公尺的浅山地带,霍然出现一个开满莲花的天然涌泉,当地人称为“天池”。因为是雨季满水位,水里充满了鱼、青蛙、蝌蚪、莲花,空中也穿梭着各式各样的野鸟,松鼠在树与树之间忙碌地跳跃着。

“这是一个古老火山口涌出泉水所形成的池子。”

被这么一提醒, 我长久的疑惑突然得到了解答。从日据时代起,北投、阳明山、关子岭、四重溪就同时榜上有名的并列为台湾四大温泉,其中关子岭的泥浆温泉,根据我地理老师的朋友说,就是属于新第三纪沉积岩层在触口断层附近的温泉。
“原来天池是火山口啊!”

我立刻联想到夏威夷大岛的可娜(Kona)咖啡。

可娜咖啡被称为“咖啡之后”,跟“咖啡之王”的蓝山齐名,正因为除了温暖但不过热的气候,早晨阳光充足,午后多雨水。最重要的,还是沿着大岛南海岸酸性土质的火山土壤,为咖啡豆带来充足的养分,形成独特的葡萄酒香与酸味,入口清新且口感温醇。

天池在条件上跟夏威夷大岛像极了,上午十时才见得到阳光,下午西照时,有美丽的云海笼罩,温度、湿度及日照比都很平衡,没有过于突出或不足的地方,正像是西拉雅咖啡中段的厚实感。

我登上云雾缭绕的天池旁边“龟形山”上制高点的凉亭,眺望四周,看到咖啡园以注满涌泉的火山口为中心,放射状地拓展开来。咖啡树种在不采收的槟榔树和龙眼树林间,避免太阳直晒,形成咖啡半日照的最佳生长环境,火山土质让西拉雅咖啡直逼可娜咖啡美味的原因,这一切都变得合理了。

而且就像可娜咖啡价格昂贵的原因一样,围绕着天池生长的西拉雅咖啡,也是用纯手工的方式采摘和加工咖啡豆,昂贵的人工反映在价格上,但对于品质高的火山咖啡来说,却是值得的。

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西拉雅的东山咖啡,就是像夏威夷可娜咖啡那样的火山咖啡,而咖啡农场的生命之源—天池,就是古老的火山口。这些都不是在台北的精品咖啡馆看到台湾咖啡时可以想像的,甚至到了号称“咖啡公路”的一七五号公路,也不会知道的事。

来源:《在西拉雅呼喊全世界》
撰稿:褚士莹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