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巴黎咖啡馆里的观光客与冷雨中的行人

傍晚坐在夕阳余晖斜照的香榭丽大道旁边露天咖啡座中,看往来的行人,是一种享受;但还没有雨天坐在玻璃咖啡座里看雨中的行人来得有趣。

我几次到巴黎都碰上落雨。因我去的时候多半在早春,巴黎刚刚由寒冬中甦醒过来,地上该绿的地方都已经抽芽了,但大部分的树枝都还像掉毛的公鸡,显得秃秃的。只有沿着巴黎铁塔向两边延伸出去的公园里,可以看到早开的红得泼辣辣的大片郁金香,在向游人们强调着巴黎的春天。但一场冷雨浇下来,人们都赶忙将脖子缩进衣领里,弓着身子找临时可以避雨的地方,呆呆地等上一阵子。但也有不少巴黎人泰然自若地在雨中漫步,既不撑雨伞,也不着雨衣,好像下雨与他丝毫没有关系。这种风景,最是耐看。虽然我自己缺乏这样的勇气,但却极为欣赏在雨中漫步的那种洒脱的风致。

其实我也在巴黎淋过雨。某日到白色大教堂去,在踏上第一层石阶时,便开始落雨,我努力爬了十几分钟的阶梯,才到达大教堂的广场上,已全身湿透成落汤鸡。但居高临下看烟雨中的巴黎,一片白茫茫的调子,好美。走进大教堂,淡黄色的灯光下,正在举行弥撒,低沉的吟咏与教堂外的骤雨组成最佳的和声,我阖上双眼,沐浴透过彩色玻璃窗的温暖,连我这位佛教徒都能感受空气中愉悦的神灵。

在我的印象里,巴黎的铁塔与塞纳河畔的铜像从来没有干过。有一次我将风衣顶在头上,沿塞纳河桥上走了很长的一段距离,看冷雨由长满了绿色铜锈的雕像两颊上流下来,宛似在哭泣,泪水再流进河中,滚滚地逝去,颇能刻化出一幅萧邦哀伤的叙事调。而在雨中看巍峨的王宫旧第,特别容易触动历史的创痕,让你无端地惆怅上半天。巴黎整齐古典的建筑,在雨中欣赏更有股朦胧的版画美,罗丹的“沉思者”雕像,在冷雨中冥思的表情,最能使你感染上典型的巴黎式的抑郁。

我曾经两度被赶进街旁的店里去避雨,一次走进一间书店,无意中发现了一本印得极美的诗集,我读不懂法文的诗句,但它精美的纸张与封面设计都诱使我买下来,摆在书架上,作为一种装饰。又有一次我走进一间花店,里面的花美极了,使得狭小的店面像一间水彩画的展览室,我一盆盆地仔细鉴赏,等雨停出门之际,因受不了店员炙热的目光,只好买了一朵小蓝花。刚巧有一个小女孩,由街对面走过来,我顺手插在她的衣襟上,博得她粲然一笑。那一朵仍留着露珠的小花,相当适合她天真无邪的笑容。

坐在咖啡座里,啜着香醇的咖啡,看行人由冷雨中悠闲地走过,应是巴黎街头最美的插画。偶尔你会看到一两片叶子落在行人的发上或肩上,但他们绝不会去拂落它,那似乎说明了法兰西文化浪漫的步调。

来源:自由时报
撰稿:温婉婷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