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咖啡谜之十五:音乐小屋

一大早程依香的牛铃又响了,她打着哈欠开门……

“妳为什么不开手机?”柴井康在拉牛铃时,发现门口有块小木牌上刻着:音乐小屋。

“有人睡觉时开手机吗?”程依香一脸睡意地靠在门边。

“有啊。”柴井康精神地说。

程依香不耐烦地说:“我今天没力气带你去咖啡馆,改天再说吧。”程依香精神的确不好,她感觉头有点晕。

但柴井康不放过她,“你不知道台风要来了吗?”

“有吗?”

“快十二月了还有台风,不是很奇怪吗?”

“那你还来?”

“我是来扫庭院的,上次去船吧那次我还没付呢。”柴井康笑了。

“哦,那个没关系啦。”程依香打了个哈欠。

“有关系。我不喜欢欠债的感觉。”

“随便你。工具在车库里,记得扫干净一点啊。”程依香不理他,回房间继续睡。

但她哪睡得着?这人是神经病吗?柴井康真的一个人在那里打扫,程依香从窗户偷看,他把外套脱了,手臂上还有点肌肉,看起来还真像会做点事的样子。她发现他在看那两棵树,他在擦汗……唉,她投降了。

“这给你!”程依香拿矿泉水出来。

“谢啦。”柴井康接过来,打开来喝。

“你没打扫过院子,就别说要帮人家打扫,愈扫愈脏。”外头的风异常的大,
程依香全身包得紧紧的,只剩下两颗眼睛。

柴井康笑着说,“是吗?”

他们一起修剪树枝、除掉藤蔓,绑上支架缠紧,最后才除草。等他们把一包一包的垃圾丢进车库时,风已经大到很难走路了。

“天啊!还真累!”柴井康一回到小屋,倒在小橘沙泼上,外头就下雨了。

“这就是有院子的代价啊。”

“不过,也很过瘾。”

“那是因为你一辈子才扫一次。”

“你以为我是从不打扫的人吗?”

“不是吗?”

“因为我女友会扫啊,但我常在咖啡园帮忙。”

“哼,就是有人不管自己家的事,只管别人家的事。”

“对,说到咖啡,妳有咖啡吗?”

“我有咖啡吗?这是个好问题。”程依香打开柜子,的确有一包咖啡,但已经是四个月前的了。“我不知道还可不可以喝?”

柴井康过去闻,“妳敢喝,我就泡。”

“不用了。我看看有什么吃的吧!”

程依香的吧台兼厨房很小,东西不多。很快地,他们就把所有可以吃的东西都搬出来了。义大利面、洋葱、咖哩块,蛋和一颗苹果。柴井康在煮义大利面时,程依香冒着风雨跑到邻居花园摘了一颗南瓜。一小时后,他们有热呼呼的南瓜汤,咖哩洋葱义大利面加荷包蛋,饭后一人半颗苹果。他们坐在吧台上吃,程依香说:“抱歉,地方小又乱,招待不周。”她也不在乎她的客厅有多乱了。反正有个女人正在帮他打扫房子。

柴井康说:“可是我感觉很舒适,虽然这里小小的,但比起我的公寓,你这里有活力多了。”

“因为乱吗?”

“也许吧。”

“你的公寓,不会只有你一个人吧?”

“我女友偶尔会去,但其实……我不常在家。”

“为什么?”

“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民宿和旅馆,采访的关系。”

“有这么多咖啡馆好采访吗?”

“如果把全世界的咖啡馆加起来,再加上烘焙场、咖啡农产地,大小比赛,再加上咖啡展。啊!对了,后天就有个咖啡展要采访。”

“天啊,没想到咖啡的世界还蛮大的。”

外面的风雨,狂呼了起来,屋檐传来很大的滴答滴答声,柴井康听着笑了出来:“喂,妳的屋檐是发生了什么事?”

“哦,没事啦,只要下雨它都会这样响的。”

“这样真的很吵耶。妳不觉得吗?”

“一开始会不习惯,现在听久了觉得还蛮好听的。”

“不会吧?”柴井康问:“妳一直都一个人住?”

“嗯,从二十岁后就一个人住。”

“妳为什么不结婚?”

“我没有不结婚,我只是觉得自己现在过的很好,结婚未必更好。”

“妳一个人住都不觉得寂寞吗?像现在天黑了,那么安静,外头风雨声这么可怕,妳都不会想要有个人陪吗?”

“我从来就不怕寂寞,我就是喜欢安安静静。”

“喜不喜欢安静和怕不怕寂寞无关。那只是习惯问题,不意味你不需要。”

“什么意思?”

“就好像你听惯屋檐的滴答声一样,听久,妳就习惯了。有天没这雨声,妳还会觉得寂寞呢。妳一个人住惯了,不寂寞是因为从来就没有人和你住过。”

程依香有点气,“哼,那你一直都不缺女友陪,肯定不寂寞啰?”

“不。正好相反,正因为我常有人陪,所以我更明白寂寞的滋味。”

“你是说我不是不怕寂寞,而是不明白寂寞是什么滋味吗?”

“呵呵,别误会。我只是觉得承认自己寂寞是好事,如果……有人让我明白寂寞,其实是很幸福的。”

程依香闷闷地想:为什么这说法,听起来像一个人喝咖啡时的感觉……

柴井康突然想到,“啊,问妳一件事。”

“什么?”

“妳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写音乐的。”

“难怪。”

“难怪什么?”

“音乐小屋,妳门口上的小木牌写的。”

“哦,那是附近住在石头屋里的贝姨做给我的”

“贝姨?她是艺术家吗?”

“不算,也算。我刚去摘的南瓜就是她的。她一个人住,种很多菜,喜欢收集漂流木做些东西。我有时去海边散步,会带些漂流木回来给她,她就送我很多菜,叫我要吃自己去摘。”

“唉,看来只有不用奔波的人,才能住在这么舒服安详的地方。”

程依香打了个哈欠说:“不用在外面奔波,不意味风平浪静。”

柴井康听着外面呼啸的风雨声,“也对。”外头风浪那么大,但他心头却有一种难得的轻松和平静。

程依香说:“天啊,十二点了。我真的好累,先去睡了。不好意思,你自己想辨法找地方睡吧。”

“没问题,我自己处理,妳去休息吧。”柴井康阻止了程依香收拾吧台的动作,“这些我来收就好。”

程依香关上房门时想:“有人收拾还真不错。”

柴井康收拾好餐盘,精神却不错,他好奇地推开了一扇门──琴室。他轻声地走了进去,好奇地东看西看后,坐在地上,看见有张白纸在角落,他随手捡起来翻开来看。不知多久后,他也睡着了。

隔天一早,柴井康在程依香的尖叫声中醒来!他跑出琴房,正好和冲出房间的程依香撞上。程依香抱着他大喊,“蛇!蛇啊!”

柴井康一看,是有条蛇,但是在窗外,和一堆叶子黏在玻璃上。等消防队来捉走后,程依香还穿着睡衣。柴井康说,“我去买点早餐回来。”

程依香捉着他,摇摇头。

“好吧,妳在车里等。”

他们开车去买早餐,停在海边吃。两人就这样看着海,没有说话。等程依香早餐吃完,心情好点时,柴井康才问:“可以回家了吗?”

“不可以。”程依香用力甩着头。

“那要怎样才可以?”柴井康无奈地问。

“大扫除。”

“我也要吗?”

程依香点点头。

柴井康有点为难地说:“但我明天有咖啡展要采访……”

“你帮我大扫除,我就带你去最后一间咖啡馆!”

“最后一间?”柴井康犹豫了。

程依香看着海说:“最棒的一间!”

“一言为定。”

柴井康认为帮她大扫除,也不会花太多时间。而他的确只剩最后一间秘境咖啡馆,就可以出书了。但不幸的是,程依香的龟毛个性又发作了,她把屋里的每个细缝都检查过,挖干净!每个窗都拆了又装,每个家具都移了又搬,最后屋外都洒上厚厚的一层石灰,确定一切都干干净净后,她才说:“太好了!这样就放心了。”结果,天又黑了。

柴井康这回真的累坏了,他一屁股躺进大红蛋椅,“哇,你这椅子真舒服,白天可以看到海吗?”

“当然。”

“可惜,现在天黑了,看不到……”

程依香进房去拿个东西,出来时,发现柴井康已经睡着了。她靠着窗,看着他熟睡的脸,知道天一亮,他就要回去了。这一走,不知何时才会再来,也许不会再来了。自从知道他有女友后,程依香就一直告诉自己:妳是没希望的。但她还是在乎他,她静静地看着他,真希望他就这样睡着,他的脸好安详,睡得像个小孩,她看着看着笑了,心里想着:这男人,我能为他做什么呢?要不要告诉他咖啡谜的事……

“起来!”程依香把柴井康摇醒。

柴井康眯着眼,翻个身问:“干嘛?”

“喝咖啡了!”

“喝咖啡?”柴井康揉揉眼睛,“现在几点?”

“三点半。”

“下午?”

“半夜。”

作者:彭可欣
版权:本文由作者彭可欣授权kaweh.net刊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说]咖啡谜之一:秘境咖啡馆
[小说]咖啡谜之二:边城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三:心跳之谜
[小说]咖啡谜之四:音乐危机
[小说]咖啡谜之五:打翻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六:船吧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七:天天天凉
[小说]咖啡谜之八:赤岛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九:放弃之谜
[小说]咖啡谜之十:咖啡之约
[小说]咖啡谜之十一:信任的咖啡
[小说]咖啡谜之十二:中秋节之约
[小说]咖啡谜之十三:老巴中风
[小说]咖啡谜之十四:喜欢之谜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2017年5月3日

    […] [小说]咖啡谜之十五:音乐小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