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恺愉:音乐咖啡屋

转角新开了一家咖啡屋,我经过很多次,都没有进去。虽然它的名字叫“音乐咖啡屋”,我并没有马上把它和音乐联想在一起。现在咖啡屋那么多,噱头也很多,各种各样的名字都有,看多了也就麻木了,很难吸引到我。

有一天,我又经过这家咖啡屋,正好有人从里面一边哼唱着不清晰的曲调,一边走出来。门一开,浓浓的咖啡香迎面飘来,把我扑醒,同时把我熏晕。咖啡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一种效果不明确的东西,有时候提神醒脑,有时候却越喝越困。

那个哼着歌的人看我在门边,帮我把着门等我进去。

我迟疑了一下。

“你不进去吗?”他问。

“哦!本来不进的,现在要进。”

“好!你不会后悔的。”

“我从来不后悔。”

他笑着走到马路上,我笑着走进咖啡屋。

这家咖啡屋没有背景音乐,不像很多新颖的咖啡屋那样,播放着快节奏的流行歌,也不像很多情调咖啡屋那样,放着缓慢柔软的爵士乐。但是店里面却隐隐约约流淌着一些曲调,我停下脚步仔细观察,发现是顾客们在哼唱,就像刚才我在门口遇到的那个人。

“早安!”咖啡师热情地招呼。“今天唱什么歌?”

“早啊!我今天第一次来。”我和咖啡师打完招呼,开始四处寻找菜单。

“菜单在这里。”咖啡师往自己的头上指。

一般的咖啡屋都会把菜单设在咖啡师的柜台上方。我往那里一看,上面有一个五线谱,谱上画了几个大小不同的杯子在不同线上,杯子的形状是圆的,画得像音符。

“要是看不懂,这里有翻译。”咖啡师指着另一面墙,墙上有直接用文字标示出的菜单,和五线谱菜单是相对应的。

全音音符(大杯)、二分音符(中杯)、四分音符(小杯)。

高音(高咖啡因)、中音(高咖啡因和低咖啡因的咖啡各一半)、低音(低咖啡因)。

装饰音(奶)、颤音(糖)。

升降记号用来表示奶、糖、冰块,还有各种调味料的增减。

这些指示都会被电脑记下,打印成标签贴在咖啡杯上。标签上没有文字,只有记谱用的符号。

“你们不打出字来,我怎么知道有没有装错呢?”我问咖啡师。

“你可以自己看着图表对照嘛!不然就当没有错啰!一首歌传来传去,每次听和唱都不一样的嘛!”

“有道理。”我其实不觉得有什么道理在里面,只不过觉得咖啡师很可爱,不自觉地支持他。

等咖啡的时候,我继续研究这家咖啡屋的装潢。墙壁是白的,有些地方画了中世纪的古乐谱做装饰。地板是木制的,桌子也是木头的,长而方,有点像德国啤酒馆。天花板挂了一些音符状的灯。座椅的椅背是各种谱号,有高音谱号、低音谱号,还有中音谱号。

我找了一个位子坐下。不知道为什么,空位子全是中音谱号。大概高音谱号和低音谱号人缘较好,或者就是比较多人认识吧!我以前在合唱团唱歌总是被安排在中音部,坐在中音谱号的椅子上挺合适,绝不是意外。

坐下以后,我才发现每个桌上都画了五线谱,并且放了一盒黑钮扣、黑橡皮圈和黑竹签。这大概是让顾客可以边喝咖啡,边在桌面上谱写音乐。我看到有人排好了一些音符之后,拿手机拍了照。

这家咖啡屋里说话的人很少。大家都陶醉在自己的天地里,无论是喝咖啡、作曲,还是闭着眼睛沉思。有些人喜欢在这里看书,翻阅书本的声音和哼唱即兴创作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别有一番意境。

从各个桌上传来的歌声并不总是和谐的,而且经常有人唱得走调,但是我在这里深深感受到和谐。和谐即是和平,是有声与无声完美的融合、有形与无形自由的交会,没有人被侵犯或骚扰,没有人感到被限制或排挤。

我迷上音乐咖啡屋之后,几个月都没有返回以前常去的连锁咖啡店。每次经过音乐咖啡屋,我都会进去喝一杯。有时候,我甚至会把它安排成目的地,特地来这里享受。我的每个好朋友都被我约到这里相聚过。无论他们喜不喜欢音乐,他们都表示,在这样一个有趣又安静的环境里喝咖啡很愉快。

我在上班前或下班后,经常独自来到音乐咖啡屋。我会根据自己当时的心情设计我的咖啡。由于我经常更换我的选择,咖啡师不会像对待一些熟客那样,客人尚未点购,就问:“今天也是维也纳全高音吗?”

有一天,我注意到每次我在那里时,都会有一个戴领结的中年人进来。他经常在同一时间出现,排队就排在我后面。更有趣的是,他会点一杯看似与我的订单相配的咖啡,这样两杯咖啡就像是一对。比如我点全高音,他就点全低音。我点二分低音,他就点二分高音。我加装饰音,他就配个颤音。

也许我只是敏感或善于胡乱解释,他只是随便点而已。他经常去另一张桌子的中音谱号椅子,我们笑着打过几次招呼,但是从来没有说过话。

很多天之后,我终于和领结男有了第一次交谈。那天咖啡屋生意特别好,除了我那桌,没有其他空出来的座位,所以我觉得他坐到我旁边并不奇怪。

“你不介意吧?”他把一杯“四分高音升颤音”放下,快要坐到椅子上了才问我。

“请坐。”我摇摇头,又看了一下他的咖啡杯。

“我创办这家咖啡屋的时候,就知道有些人会真心体会到我的用心。我看到你点咖啡的方式和玩乐谱的样子,就知道你肯定是个音乐家。”

“你是老板吗?”

“我只是喜欢咖啡的音乐之友。”

“我也是。”

“看到自己的心怎么唱歌,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是的,把心的歌声记在五线谱上,就像一幅画。”

我没有更多话要说。我看着这位可能是咖啡屋老板的人,像看着所有走进这家咖啡屋的人,像阅读不同的乐谱。每一份乐谱,都会让我更接近乐谱的主人。

老板仿佛知道我不太喜欢说话,转过头开始玩桌上的乐谱。我看他用黑钮扣拼出〈生日快乐〉的旋律,忍不住说:“生日快乐?”

“谢谢!”他笑说。

“今天真的是你的生日?”

“是啊!而且是这家咖啡屋的生日。”

在音乐咖啡屋,分分秒秒都是精彩的。我觉得它刚开幕的时候我没有马上来光顾,真是有点可惜。

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年纪较大、留着一把胡子的咖啡师在调配咖啡。他看起来很面熟,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他很像我中学时的音乐老师。不管是不是,我记得这位老师说过:“泡咖啡就像作曲,作曲就像谱写生命。”(下)

来源:世界日报
作者:孙恺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