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韩国成为“咖啡共和国”这条路上 日本人美国人都帮了不少忙 但都比不上这位朝鲜皇帝

咖啡是由俄罗斯传到韩国,但日本、美国也在某种程度上对韩国的咖啡传播起到了历史性的作用,尽管缘由很无耻。

李熙/1884年
帕西瓦尔·罗威尔/摄

韩国史书上有记载的第一位咖啡爱好者,就是这位,朝鲜李氏王朝第25代君主高宗李熙。

其时,正好是朝鲜半岛最混乱的一段时间。19世纪末,日本和俄国相继敲开了朝鲜的大门,列强威胁,李朝风雨飘摇危在旦夕。到了甲午战争后,为了减少日本在朝鲜的影响力,高宗倒向俄国,俄国的势力因此不断在朝鲜扩大。对此,亲日的势力感到非常不安,于是发动了政变杀害闵妃,高宗也被迫躲到俄国公使馆避难。

在俄国公使馆的日子里,高宗渐渐爱上了喝咖啡。

高宗李熙在住进俄国使馆避难之后几乎被软禁了起来,俄国人断绝了其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只有亲俄派的几个大臣以及在俄国使馆的工作人员可以接触到他。在使馆生活的一年间,俄领事有德国血统的小姨子安托瓦内特·桑塔格(Antoinette Sontag)为高宗冲泡了这种来自西方的饮品。

1897年2月,高宗李熙回到庆运宫(也就是现在的德寿宫),想开启朝鲜的改革,提倡全面学习西方。而他在俄国使馆避难期间爱上的咖啡,也在这段时间里被引入韩国。

高宗特别在德寿宫内后院山坡上建了一座结合韩国传统风格和西洋风格的建筑物,取代了当时宫殿后院亭子的功能,命名为“静观轩”,也就是“静静俯视宫殿”的意思。

高宗常在这里喝咖啡,也在这里接待外交使节和举行宴会。这里是高宗皇帝和咖啡结缘的地方,也让高宗差点因为咖啡而被毒杀。

当时有一位名叫金鸿陆的人,本是在咸镜道的翻译官,是当时朝鲜时代唯一可以翻译俄罗斯语的人,所以得到高宗皇帝的钟爱和赏识。

金鸿陆一朝得志飞黄腾达后起了私心,利用作为俄罗斯语翻译官的便利垄断国政,并在韩国和俄罗斯的贸易中贪了不少钱财,后来因为贪赃枉法被判流放到全罗南道。

因为被判流放,金鸿陆竟然想要用鸦片来毒杀高宗皇帝,因此贿赂宫廷里的御厨,在煮咖啡的时候,把鸦片放进咖啡里呈了上去。高宗皇帝喝了一口就吐了,没有发生大碍,结果所有参与投毒者都被判处绞刑。

种种因素影响之下,使得高宗对人的戒心很重,前面提到的桑塔格这位有着德国血统的俄国小姐,特别受到高宗高度的信任。高宗在景福宫居住之时,桑塔格就已经受到高宗的信任,被允许进入宫中给他和闵氏烹饪西餐。在咖啡毒杀事件之后,更是受到高宗的信任,专责服侍高宗皇帝喝咖啡。

桑塔格被赏赐属于王室位于今天首尔贞洞梨花女高旧址的土地,在此建造了二层楼的建筑物,称为Sontag hotel,并在此贩卖西餐与咖啡,这就是韩国的第一家咖啡馆。

不过,也有民间说法认为,德国人孙铎在贞洞俱乐部(现今贞洞剧场)的咖啡贩卖店,才是韩国最早的咖啡馆。

彼时,李氏王朝整个社会、尤其是上流社会的贵族们对于西方的科技和文化并不会抗拒,而是抱持着一种好奇的态度。像高宗这样只在宫殿里出入的皇室成员,咖啡就是他们的标配。

慢慢的,咖啡在李朝的上层社会中流行开来,被认为是象征有品味、有地位、有财力的“贵族饮品”,很多权贵、富豪,政客、商人、艺术家以及知识分子,都渐渐地迷上了这种象征身份的欧洲舶来品。咖啡馆一时间成为了当时朝鲜上流社会的社交圈和名利场。为此,当局在很多比较有名的咖啡馆布了不少眼线,专门监视那些泡咖啡馆的常客。

再后来,韩国被日本殖民(1910年~1945年),留在韩国的日本人将他们的“口契[chi]茶店”开在了首尔的明洞,开始贩卖咖啡。但是咖啡作为一种新的文化形式,还是不被广为认可的。当时在首尔的茶座主要集中在明洞、忠武路、小公洞一带,中路一带只有一两家,其数量屈指可数。其中进出的客人大多都是高层官僚或是被西方文化影响的年轻人,与大众距离甚远。

1950年代韩战期间,美军介入韩半岛战事以后,也带来了速溶咖啡等西方货品,咖啡成为黑市上的抢手货,大量的咖啡从美军基地非法流向市场。60年代末,咖啡在黑市的交易量之大,迫使当时的政府为了减少税收和外汇损失,不得不专门设立了正式的咖啡交易市场。“东西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成为当时第一家合法的咖啡贸易公司,但是当时咖啡还是奢侈品,不是很普及,咖啡市场也相当的混乱。

到了70年代,咖啡开始广为城市的中产阶级人群所接受,从此咖啡随着韩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很快的步入了平常百姓家,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象征。

编辑:kaweh.net

Alice

kaweh.net 编辑、咖啡八卦爱好者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