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主的日常:如何把客人从咖啡地狱里给拉出来

大年初二,蛮早,还不到开店时间,就有客人进来。我起床起得晚,蓬头垢脸,随便抹一把脸就下楼来接客。来的是一位年轻的男生,和两位女生,也都很年轻。他们说明来意,要买豆子送礼。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找到Full House的?他们说是看网路有人推荐。我笑说他们很大胆,这么就相信了,不怕被雷到?他们面面相觑,有点不知所措。我心底窃笑,有一点坏。

我问他们要买什么?他们说让我推荐。其实我最害怕这句话,手心手背都是肉,每一支进得了Full House的豆子,都是一时之选,要我在当中挑出一支,其他的总觉得有遗珠之憾。

我问他们有没有预算?

他们说没关系,反正只送一包,价钱高一点也没关系。

我问了被送的人用什么器具煮咖啡?

他们互相看了看,说没注意。

其实我这句话是白问的,只要被送的人不是开咖啡店的,一般家庭应该没有人会用营业用机器,所以基本上是没什么问题的。我又问,你们知道对方比较喜欢花香啦、果香啦、坚果啦,或者喜浓嗜淡?

他们说对方喜欢苦一点的咖啡。

为什么?

因为他不喜欢酸。

哇塞,又是一个对酸有成见的人,这个人如果是在我的店里,我保证会给他肯亚,我认为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对酸有误解的人,当然得从酸里面爬出来,可惜他人不在现场,我还得考虑他冲煮的手法,如果水温不对,给他有酸表现的咖啡,铁定会恨死了。

我推荐他摩卡爪哇,摩卡爪哇是全世界公认最完美、最速配的调和豆,它的酸非常细柔,不会带给口腔违和感,这支豆子不管用什么器具,都是相对安全的。为了让他们知道他们送这支豆子不会被打枪,我说我煮一点咖啡让他们试试,有一男一女说好,另一个女生说不用倒给她,她不喝。我看了看她,没说话,就去煮咖啡了。

我煮了一点咖啡,先倒给一男一女,告诉他们咖啡怎么喝,然后转头问问那位女生要不要试试看?

那个女生打死不喝,她说她喝过一次黑咖啡,心脏跳到差一点死掉,所以她就再也不敢喝咖啡了。

我说妳是在哪里喝的咖啡?

她说在简餐店,简餐吃完,餐后饮料她点咖啡,他们的咖啡也是用Syphon煮的,那个经验太可怕了。

这个时候,旁边那一男一女碰碰那个女孩儿的肩膀,欸,这杯咖啡好好喝咧,只有一点点苦,而且那个苦就像老板娘说,喝下去就不会苦了,而且会在喉咙有甜味,感觉真的很不错。

我见时机成熟,转身去拿另一个小杯子,倒了一点点咖啡,放在那个女生跟前,我跟她说,这杯咖啡如果小口喝,顶多五口,五口咖啡给妳身体不会带来太大影响,妳喝咖啡的时候一口跟一口间时间要拉开,不要续着喝,而且不要喝太大口,我保妳没事!

那女生还是犹豫着,手碰都不碰杯子。那两个朋友一旁怂恿,叫她试试看,一直催、一直催。我想那个女生应该是硬着头皮上阵,她只是浅浅的轻啜一口,此时,我叫她停住,不要吞,让那口咖啡停留在她口中。这女生好可爱,明明就是一副很惊惧的样子,又必须得听从我的指令,整个脸部表情就是惊慌。

差不多二十秒,我让女生吞下咖啡,然后交代她,第二口咖啡慢一点再喝,先看看心脏有没有什么反应。这女生真是乖,真的静静地待着。五分钟过去了,我让她再喝一口,她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我还是叫她让那口咖啡含在嘴里,还是过了二十秒,再让她吞下。就这样,她就被我拐喝了那一小小杯咖啡。

我问那个男生,这包咖啡可以吗?男生说可以,这支咖啡好喝,就买这包豆子。我拿了手提袋把咖啡放进袋子里,收钱、找钱,银两入袋!

他们再待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我问女生,妳现在的小鹿还好吧?

小鹿?什么小鹿?

妳的小鹿有没有在乱撞?

她听懂我的意思了,说没有,目前为止还很正常。

我说,妳咖啡都喝了有二十分钟了,如果会心悸,现在早就跳个不停了。

她问我为何会这样?

我告诉她,那是因为她喝的咖啡里面应该有萝伯斯达的豆子,而且咖啡应该是被煮太久了,所以咖啡里的茶碱含量太高,她是对茶碱敏感,太高的剂量让心脏有负担了。我还解释什么是阿拉比卡,什么是罗伯斯达。

那个女生对我一再道谢,说今天的体验让她对咖啡完全改观。其实这就是我的工作,我只是做应该做的事罢了。今后她还是要有挑选咖啡的能力,简餐后那杯附赠的饮料就不要点咖啡了,不用钱的东西,品质应该都不会太好才对!

我很高兴又把一个人从咖啡地狱里给拉出来,地藏王菩萨发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我想我能理解那个意境!

版权:本文由Full House Coffee 授权kaweh.net刊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