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空间:琼岛“咖啡控”

那天上午,正在案头忙碌,窗外传来邻居张姐的喊声:“马先生马先生,您快点您快点!”不知出了什么事,我赶紧开门,只见张姐端一个热气腾腾的玻璃壶进来说:“我煮了海南最好的咖啡,刚刚磨好,您快尝尝!”说着就往我茶杯里倒满,我忙道谢,举杯呷一口,真的浓香润滑、甘甜可口!

来海南多日,实实在在过了一把咖啡瘾,常常处在氤氲缭绕的咖啡氛围中。我知道咖啡有提神益思、健胃解酒作用,它富含氨基酸、维生素和人体必需微量元素等营养成分。又听说咖啡经高温一煮,产生一种抗氧化物质,还有抗癌、抗衰老、预防心血管疾病之功呢。当地人说,海南咖啡以浓而不苦、香而不烈、略带果味著称。慢慢得知,琼岛咖啡主产地在兴隆和澄迈,已有不少著名品牌。海南传统木炭烘烤精制的“炭烧咖啡”和“海盐咖啡”更是畅销岛内外。

在中原,咖啡属奢侈品。我喜欢咖啡味道,但少有问津,虽然外地亲友常送它做伴手礼,超市里也有袋装速溶咖啡。想不到在遥远的海南,竟遇见如此景观。不禁想起今年热播电视剧《父母爱情》:资本家出身的大小姐安洁嫁给农民出身的海军军官江德福,从小养尊处优的安洁随丈夫驻扎在荒凉小岛,忍受了种种艰难困苦,她唯一的享受就是偶尔喝上一杯热咖啡–为此她还饱受“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抨击……今非昔比,如今咖啡已大步走进国人生活圈,但像琼岛如此火热的咖啡氛围,却也罕见!

文人们喝咖啡,大抵源于一种“小资”情结。创作进入高潮或遇到困顿,喝一杯香浓四溢的咖啡或抽支香烟,确有调节精神、活跃思维作用。如今吸烟危害人尽皆知,来一杯咖啡倒是既优雅又享受。在中原我也不时搞些文化沙龙,研讨诗文、漫谈创作,一杯咖啡或香茗,都是首选。在袅袅芳香浸润中畅谈文学,真的很温馨。可惜这机会不多,多数场合是五六十度白酒伺候,加之烟草雾霾充斥包间,令人不爽。

我从海口走西线,过临高、儋州、东方到三亚,再由东线经万宁、琼海、文昌返海口,一路走来感受最深的就是无处不在的咖啡香。哪怕在僻壤小镇或海边渔村,也不乏咖啡身影!我去了“中国长寿之乡”的澄迈县福山镇,当地主人自豪道:福山咖啡历史悠久喽!早在1935年,印尼华侨陈显彰先生就从印尼苏门答腊岛引进咖啡苗到福山,开创琼岛咖啡种植之先河。福山独特的火山红土和优越的气候条件产出高品质咖啡豆,经传统手工炒制,色泽纯正、香味浓郁,很快畅销香港和京津沪穗。农民们纷纷学种,福山便成了海南著名的咖啡之乡,如今更建成中国第一家“咖啡文化风情小镇”。

我们兴冲冲游览了“福山咖啡文化风情小镇”,椰林掩映的地中海风格建筑和欧式园林,加上百十家大大小小咖啡馆、咖啡座,很有一种异国情调。我们走进一家装饰“洋气”、名曰“咖啡驿站”的馆子,老板娘挺热情,打开一罐鲜亮的深棕色咖啡豆,现磨现煮起来,一品尝,果然丝丝润滑、口口留香,味道足可与雀巢、悦然、上岛、莱克士、星巴克、卡布奇诺等世界名牌媲美!服务小姐用海南普通话说,福山咖啡是海南咖啡上品,独特的红土壤才能长出绿色天然的优质咖啡豆。店里还供应五颜六色欧式甜点,什么提拉米苏、舒芙蕾、拿破仑蛋糕等等。四周一望,坐满中外客人,气氛和谐,令我想起西欧城市里比比皆是的咖啡馆。我感叹福山端的“与世界接轨”了,不愧“咖啡文化风情小镇”!

我还去了另一个海南咖啡生产地–万宁市兴隆县的华侨农场。热热闹闹的咖啡陈列馆和咖啡园、咖啡博物馆,观者如云熙熙攘攘。琳琅满目的展品告诉我们,兴隆的土壤和气候条件很好,1953年兴隆华侨农场的归侨们从东南亚引进咖啡,栽种后长势喜人连年丰收。1960年周恩来总理偕邓颖超视察海南时特地到这个农场看望,喝了他们的咖啡后总理直夸:“兴隆咖啡是世界一流的,我喝过许多外国咖啡,还是咱们的咖啡好喝啊!”来华访问的德国专家也慕名来兴隆参观,并伸出大拇指赞叹:“你们的咖啡太棒啦,但愿将来能在德国买到『兴隆咖啡』!”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海南,最受欢迎的“咖啡伴侣”当属咖啡糕。我品尝过几次咖啡糕,香甜可口、风味别致。我请教一位甜点师制作要领,他爽快道:先将咖啡加清水拌成浓咖啡水,再加粳米粉和牛奶反覆揉搓,攥成面团后来回滚动和过筛,加白糖继续搅拌,最后将面团用模具碾压成型,放入蒸锅大火蒸制半小时取出放凉,撒上坚果碎粒就大功告成。还有一种“咖椰包”,海南语发音是“ga hia bao”,甜软可口,大受欢迎。可惜笔者身患“三高”,无缘贪嘴。在三亚还流行一种半土半洋新吃法–咖啡配油条。早餐店常见人们一手端咖啡,一手拿油条,吃得津津有味,觉得挺奇葩。我也尝试一番,哎–这种中西合璧吃法别有风味哩!

琼岛各店咖啡要价不等,街头小店一杯只需三五元,中档馆子20元,“高大上”名店更贵了。但他们一般可免费续加。我见有客人不停地往杯里添炼乳和糖,一副“牛饮”状,老板也不生气,依然笑容可掬。客人形形色色,既有中外游客、当地白领与普通市民,也有过路渔民、果农和打工仔,或大口或小酌,一副轻松自在模样。不少人手捧咖啡,低头翻卷阅读,精致好温馨!一位老华侨对我笑道:“这些人都是『咖啡控』啊!想不到几十年前南洋华侨引进的咖啡,如今成了海南人生活时尚喽,如今海南要打造国际旅游岛,咖啡功不可没呢!”

当晚在海口骑楼老街与当地作家茶叙,话题很自然聊到巴黎左岸文化标志–著名的花神咖啡馆。大家知道,欧洲的作家艺术家,都是不折不扣的“咖啡控”,当年留法的巴金、徐志摩、徐悲鸿、冼星海等也是花神咖啡馆常客,徐志摩还说过“如果巴黎少了咖啡馆,就一无可爱了”的话。我说,1920年到法国勤工俭学的周恩来、邓小平等人也经常光顾“花神”,要一杯咖啡,谈乡愁、谈理想、谈革命。周恩来一度生活拮据,花神咖啡馆一名叫帕斯卡尔的服务员不仅免费给他咖啡,还慷慨借钱给他。30年后周恩来当上总理,不忘帕斯卡尔的友情,多次给他寄去中国香烟和茶叶,传为佳话。捧着香甜可口的咖啡,不禁思绪飞扬,咏出一诗:

海南盛行咖啡控
南洋归侨立奇功
打造国际旅游岛
幽香飘来情更浓

……

来源:文汇报
作者:马承钧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