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费曼:地狱的特别保留席 胶囊咖啡机

此前提过,口味是主观的。不同人偏爱不一样的咖啡,这不仅可能,而是很有可能。理性的人对很多东西持有不同意见,其中也包括咖啡。但我要明确指出:胶囊咖啡不但糟糕,而且错误—“糟糕”指胶囊咖啡机不可能产出一杯好喝的饮品,“错误”指它愚弄人们去买一件披着手工作品外衣的工业制成品—而且其中有将近70%的浪费。

让我们先看看胶囊咖啡的烘焙过程。好的烘焙商会告诉你包装里的咖啡豆种。如果是拼配,他们会告诉你成分构成;而如果是单品咖啡,他们则会介绍很多产出国之外的细节。好的烘焙商还会告诉你咖啡豆在何地烘焙,包装上标有烘焙日期而非赏味期限。胶囊咖啡上找不到任何以上细节。某些粉饼有产出国信息,但很少见。你不会知道咖啡的烘焙时间和地点,抑或何时被研磨。

胶囊咖啡品牌,如K—Cup和奈斯派索,滥用语言和独一无二的象征意义,但全无任何相应的工艺或美味。每个K—Cup胶囊包含了大约8克(0.28盎司)咖啡粉,而奈斯派索咖啡胶囊含有约5.5克(0.2盎司)。每杯份355毫升(12液盎司)的咖啡用8克(0.28盎司)咖啡粉,实乃44:1的水粉比!再加上少于60秒的萃取时间、不在掌控中的滤泡温度与注水方式,结果毋庸置疑、显而易见:不可能好喝。

有些人会争辩说,相比滤泡一壶咖啡,K—Cup胶囊浪费度更小,因为你只需要出品自奉杯量。但每购买1磅(455克)咖啡,就会浪费掉大约83个奈斯派索铝制胶囊,或57个K—Cup塑料胶囊。每个空胶囊重量约为咖啡重量的2/3,每冲煮1磅(455克)咖啡就会产生10盎司(285克)垃圾。与此相反,从一位可靠的咖啡烘焙商那里买咖啡,他们会用可回收或可降解材料包装豆子。胶囊咖啡厂商通常只支付商品层面的金钱,而咖啡烘焙商尚需支付此外大笔费用。

胶囊咖啡的诱惑力围绕着便利性、整洁性,一些美轮美奂的精品店或是花哨的广告制造出的欲望,这让我们希望自己能在店内一享糟糕的粉饼咖啡。这些生产厂商在讲一些我们事实上知道不对的故事:那就是,你可以不劳而获,按一下按钮就可以得到手工艺制品,台面上闪闪发亮的一包塑料品足以替代在一家好咖啡馆与朋友相聚享受手工咖啡的体验。

作者:詹姆斯・费曼(蓝瓶子咖啡创始人)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