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rick Tam:埃塞俄比亚游记之琥珀色的图腾


咖啡真是一样神奇的农作物。

无论是泰国种植稻米的农夫、又或是巴西出产甘蔗的工人,在日出日落、四季交替中努力经营,把汗水渗入泥土以换取回报。这种生活对他们说,是世代以来的习惯,也是生活所需。所以他们大概都不会对自己的农作物作出精神上的联系或崇拜。印象中,青森的商店喜欢把当地特产 (苹果)变成卡通人物,并在采收季节举行祭典,推广一系列副产品。我到底分不清楚这是商业伎俩,还是他们在由衷的分享喜悦。但跟埃塞俄比亚人比较,这些都是流于表面。因为咖啡不单是农作物,而是存在的一部分。

我心里算了一下,法国的红酒庄主,每天会饮多少杯红酒呢?就算饮的话,可能也是招呼买手,又或者测试制品的质量吧。常有人问我做咖啡这行业,每天是不是要喝很多咖啡。我一般都会含糊其词,或者是因为我说出不多这个答案,好像有一点失礼,又或者不乎对方的预期。老实说,现在喝咖啡,很多时候都是以批判的角度去品鉴。就算在旅行的时候碰巧喝到咖啡,也逃不了职业病发作,用心底一把无形的尺去量度和比较。想起来都有一点不好意思。


埃赛俄比亚人不论男女老幼,每天都会喝咖啡。自孩童年代开始,便会接触这杯琥珀色的液体。但比起我在发达国家被灌输对咖啡的形象,当地人的更立体、更日常。咖啡,是母亲在家里招待客人的动作和表情、又或者是斜阳落下时,煮水用的木炭所散发的余温。它可能是建筑房子外墙用料的一部份,又或是围绕着村子,让小孩穿梭游走的山坡。古时,咖啡不单是饮料,更加是祭祀,与及红白二事的重要配件。原本想以“食小笼包需要醋”,又或是“看电影需要吃爆米花”等生活中理所当然的事情作比喻,但看起来总觉得欠缺一份深刻的关联。认真点思索的话,情况大概就像中秋节的明月和月饼:月饼是商品,但明月则是环境的一部份。我觉得咖啡于埃塞俄比亚人,仿如恒久就存在的月亮,多于后天加工制成的月饼。与其说是埃塞俄比亚人选择了咖啡,倒不如说是咖啡选择了埃塞俄比亚这片土地。

虽然这个国家未曾被欧洲列强殖民统治,但种族间的仇恨和冲突时有发生。去年我就是因为咖啡产区很多地方受到破坏而取消旅程。从业界的角度,我想去看看这个被视为咖啡之源的国家,在急剧转变的行业发展洪流中怎样适应,与及了解一下咖啡这东西对于当地人,尤其是原始部落住民的意义,并且把非洲大裂谷壮丽的风景拍摄下来。适逢有当地朋友邀请我为他即将出版的著作写序,借此开展了今次之旅。

作者:Patrick Tam
摄影:Patrick Tam
版权:本文由作者Patrick Tam授权kaweh.net 编辑刊发

(Patrick Tam,香港精品咖啡店Knockbox店主,美国精品咖啡协会、欧洲精品咖啡协会认可咖啡师,美国CQI认可杯测师,Cup of Excellence首位港人评审)

You may also like...